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30章 全都乱了
    ,!

    又是十次的循环,也最终让得傅余年彻彻底底的疲惫,而这一次,他总算是摸到了一些战阵布置的规律,而充沛的精神,也充满了疲惫感,他知道,这走到达极限了,若是再强行锤炼下去,便是会伤及本身。

    到了这一步,傅余年方才不得不停下这种疯狂的修炼,而察觉到这一点的傅余年,也是安下了心,凡事都有着一个度,即便是修炼也是如此,过犹不及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而在结束了此次的观想。

    傅余年老神在在的进入了修炼状态,丝毫没把周围的人放在眼中,再看苏长安,则是如一道影子一样站在傅余年身边,一动不动。

    光是这一份定力,足够让丘逢甲等人高看一眼。

    傅余年活动了一下筋骨,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这个时候,宴会快要结束了吧。”

    “是啊。”丘逢甲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了一声。

    傅余年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老神在在的等着。

    “现在怎么办?”

    “等!”傅余年的回答意意简言赅,“等你派出去的兄弟给你回信。”

    别墅大厅中静悄悄的,时间仿佛停止了似的。

    等待!

    难熬的等待。

    这样的等待,是对人精神的一种煎熬。

    丘逢甲在房间里如坐针毡,抓耳挠腮。

    傅余年则是一脸的平静,老神在在,不断再回想刚才观想的一字长蛇阵战阵布置规则,倒是一旦也不觉得枯燥。

    只是不一会儿,肚子就打起了退堂鼓,开始抗议。

    傅余年端着茶杯说道:“你的兄弟正在推杯换盏,你就不准备点饭菜,大家等了一天,肚子早就抗议数次了。”

    丘逢甲怔了怔,而后连连点头,交代一旁的手下兄弟。

    不过半个时辰,大汉就带着几个兄弟端进来十多样菜肴,色香味俱全。

    傅余年和苏长安早上都没有吃饭,尤其是前者,昨晚只喝酒没吃东西,现在早已是饥肠辘辘。

    傅余年拿起方便筷子,向对面的丘逢甲说道:“我不客气了。”说完话,他又对一旁的苏长安说道:“别光愣着了,快吃吧,一会饭菜就凉了。”

    傅余年胃口很好。

    苏长安也是一点都不客气,狼吞虎咽。

    周围有这么多的大汉在虎视眈眈,只要有一个不对,他们便可能随时抡刀提枪扑上来,要是换成别人,没尿裤子就算好了,这俩人完全跟没事人一样,胃口大好。

    房间里,只有傅余年和苏长安两人在大吃特吃,四周的众人都在眼巴巴地瞅着他们,大眼瞪小眼,没人说一句话。

    丘逢甲半开玩笑的说道:“兄弟,你就不怕这里边有毒?”

    谁知道傅余年没有半点惊讶,手上的筷子都没停,只是淡淡地说道:“在食物里下毒,那是最无耻的行为,你不会的。”

    丘逢甲心中暗赞。

    傅余年吃完饭,喝了一杯热茶,顿时舒坦了许多,他笑了笑,“你可以开机了,宴会到了尾声,你的兄弟应该汇报了。”

    果然,置于桌上的电话突然震动起来。

    丘逢甲接起电话,“怎么样?”

    “很和谐。”那叫小风的小弟回答道:“张巨擘和这些附属社团的老大无话不谈,而且说什么以前的不愉快都一笔勾销,不再计较什么的。总之就是推杯换盏,一片和谐,一点摩擦都没有。宴会上,张巨擘特意问了你四五次,我只说老大你有事情,估计他一会儿还会给你打电话的。”

    “知道了。”丘逢甲说完,挂了电话。

    这时候,他对于傅余年的话,已经相信了五六分了。

    傅余年摆了摆手,“怎么样?”

    “很和谐!”

    “果然!”傅余年表面轻松,内心也是长出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这一次是猜对了,至少已经让丘逢甲消除了对他的敌意。

    忽然,他灵机一动,想起昨晚和付斯文的谈话,一定要争取道丘逢甲的力量,笑着对丘逢甲道:“我们打个赌怎么样?你信不信,待会儿张巨擘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照着我说的做,今晚那些赴宴的老大都会死,你信吗?”

    “什么?”丘逢甲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呵呵,镇定!”傅余年摆了摆手,示意丘逢甲要淡定。

    “这······这怎么可能,他既然没有对那些人动手,那就不会动手了,你这是跟我扯犊子呢。”丘逢甲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的。

    “附耳过来!”傅余年勾了勾手指。

    丘逢甲望着桌子上的手机,咬了咬牙,还是听了傅余年给他的吩咐。

    “要是我赢了呢?”傅余年笑着道。

    丘逢甲听了傅余年刚才的话,有些不可思议,他不相信张巨擘会那么做,他拍了一掌桌子,发出‘咚’的一声巨响,“要是真的是那样了,我以后跟着你混!”

    “好!”

    两人说完不一会儿,电话响起。

    丘逢甲身子一震,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对面的傅余年,后者不紧不慢地睁开眼睛,对上丘逢甲询问的目光,他含笑点头道:“说吧。”

    听闻他的话,丘逢甲吞了口唾沫,有些艰难的拿起电话。

    丘逢甲的手,有一些抖。

    “我说丘逢甲,等你等得黄花菜都凉了,宴会都结束了,你还不来?你的兄弟告诉我你有事,到底是什么事情啊?”电话里面的声音传来,可以听出张巨擘语气中浓烈的不满。

    丘逢甲先是看了傅余年一眼,而后说道:“家里有事发生了,我要处理一下。你也知道,李屠龙一直在针对我,我······不去了,我退出这一场游戏。”

    “什么?你不来了?丘逢甲,你是龙门市四大社团的老大,你不想借此机会解决矛盾了?你不想和我和解?”

    “不是,张巨擘,现在李屠龙处处针对我,我想退出了。”

    “你的脑子是不是有坑?你居然想退出?那你的地盘和生意怎么办?手底下还有那么多兄弟要吃饭呢,你想退出,那你滚蛋吧。”

    “行,那我滚蛋。”说着话,他又再次看看对面的傅余年,说道:“我已经决定了,现在就走,至于要打要杀要和解,都和我无关了。”

    张巨擘沉默了一会儿,再一次确认道:“不会吧,丘逢甲,你真要退出?!”

    “当然!”丘逢甲咬了咬牙,“你也知道,李屠龙要集合大家的而力量对付天启社团,我不同意他,他就处处针对我。我现在的商会入不敷出,各地破产,我要退出了。我现在就在机场,以后的事情,都和我无关。”

    “那你的那些兄弟和地盘怎么办?”

    “就地解散!”

    电话那边的张巨擘声音中有一丝颤音,“真的?”

    “真的。”

    “目光短浅,胸无大志,心慈手软,一事无成,行了,你要滚蛋,就走吧。”说完话,张巨擘挂了电话。

    丘逢甲放下电话,看着傅余年,问道:“李屠龙处处针对我,是真的,只不过没有那么惨。你说现在,张巨擘就要向依附八方会的那些老大动手了?”

    “等消息吧,看看张巨擘是怎么做的。”傅余年心中嗤之以鼻,对于张巨擘这个人,实在是没有好印象。

    无论是从百里想念的口中所说,还是蛤蟆脸说的,他都知道张巨擘是个贪得无厌,阴险狡诈的人。

    这一次在李屠龙巨额利润的诱惑和授意下,设下宴会,希望能把丘逢甲和附属的社团老大杀了,岂不是一石二鸟,一箭双雕,作为一个心狠手辣的阴谋家,张巨擘是不会放过这样一个天赐的好机会。

    就在这时,丘逢甲的电话震动了起来。

    刚接通电话,另一边就传出刀尖交织,拳脚碰撞如杀猪般的大叫声:“老大,这边不好了,两边人杀起来了······”

    “详细点!”

    “打起来了,完全就是屠杀,张巨擘对刚才参加宴会的所有老大出手,现在都已经杀的差不多了。”

    “啊?!!!”

    听闻这话,丘逢甲整个身子都僵住,手里的电话差点没握住,摔到地上。

    傅余年刚才预料的都成真的了。

    张巨擘真的是摆了一桌鸿门宴,完全就实在自己的预料之中。

    想到这里,丘逢甲额头上的冷汗不断流淌下来。

    如果今天不是有傅余年拦阻自己,那自己现在已经去赴宴了,若是那样的话,恐怕最终只会落得被张巨擘阴杀的下场。

    他越想越怕,越想心越寒,手心握着的电话被强悍的力道生生捏碎成了粉末。

    “我在!现在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丘逢甲毕竟是见过战场杀戮的人,短暂的愤怒与惊慌之后,他很快镇定下来,冷静地问道。

    “今晚参加宴会的老大,估计不会有一个活着的。”

    “我知道了。”丘逢甲回过神,喃喃说道:“张巨擘·······还真的下手了。他还真是不讲信用,真是他娘的心狠手辣啊。”

    傅余年放下茶杯,面带笑意,擦了擦嘴角,动作如流水,慢条斯理地说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丘逢甲久久没有说话,心里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

    “是,你都说对了。”丘逢甲一双牛眼直瞪瞪的盯着傅余年,他自己也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但经此一事,他知道,傅余年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也是一个很会算计的人,和这样的人做对手,会死的很惨。

    丘逢甲迅速冷静了下来,他身子凑上前,问道:“你说,丘逢甲在杀了那些老大之后,他想做什么?”

    傅余年双手一摊,“张巨擘在电话里问了你两遍有关于地盘和生意的事情,确定你要放弃,这样难得的机会,你说他会错过吗?”

    “你的意思是?”丘逢甲已经想到了后果,已经满脸惊骇的站了起来。

    “······呵呵,我想张巨擘现在计划的,就是趁着你出走的机会,一夜之间攻占八方会的所有地盘和生意,做着成为龙门市第一社团老大的美梦呢。”

    “去他·妈的!”丘逢甲牙关一咬,一拳将眼前的桌子砸成了碎片。

    张巨擘踩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满屋子的献血,他脸色阴沉的笑了笑,“典韦,人手准备的怎么样了?”

    黑典韦像一座黑塔一样,屹立在张巨擘的身边,“都准备好了。”

    “那就动手吧!”张巨擘脸上的笑容变得扭曲,而且残忍。

    傅余年预料的没错,此时的张巨擘已经梦想着明天的太阳升起,自己就是龙门市最大社团的老大了。

    黑典韦皱了皱眉,“鬼哥,咱们是不是在考虑一下,我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蹊跷啊?”

    张巨擘平时就是个多疑狡诈的人,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欺骗他。

    张巨擘双手叉腰,抬起头看了看惨白的天花板和地上的鲜血,“听丘逢甲的语气,不像是骗人。”

    “可是······”黑典韦还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丘逢甲平时是个很讲义气的人,一般情况下,他是绝对不会丢下这些附属老大不管的。”张巨擘瞧了瞧地上的七八具尸体,嘴角露出一抹残忍冷酷的笑容,“可是现在丘逢甲连这些人的生死都不管了,看来他是真的想退出了。”

    黑典韦眉锋皱起,“可我还是觉得不妥。”

    张巨擘抬起手,打断了黑典韦的话,“丘逢甲被李屠龙整的挺惨的,现在退出的话,其实也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要不要再派人打探一下?”

    张巨擘猛然转过身,双目直挺挺的瞪着眼前的黑典韦,呵斥道:“你是不是怕死了?你要是不敢去的话,就别混了。”

    从今晚的宴会开始,黑典韦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尤其是对这些附属社团老大动手之后,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但老大决定的事情,他没有办法反驳,只有去执行。

    哪怕是死,也只能去死。

    黑典韦点了点头,尽管心中有疑虑,但事到如今,他只能往前冲,“放心吧,鬼哥,我一定把八方会的地盘打下来。”

    “好!”张巨擘拍了拍黑典韦的肩膀。

    黑典韦走出大厅,对外面的小弟吼道:“兄弟们,今晚发生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现在,跟我去强占地盘,谁打倒的人最多,赏金也最多。”

    “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