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31章 又是一场混战
    ,!

    另外一边,傅余年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信息,然后微微一笑,回了一个‘嗯’字,然后又开始老神在在的喝茶了。

    丘逢甲现在是心急如焚,对手都已经要来捣老窝了,傅余年能坐得住,但他坐不住了。

    他站起身,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语气有些吱吱呜呜的问道:“傅余年,你······有什么打算?”

    “喝茶啊。”傅余年笑了笑,

    “可是·······”张昌盛手下众多,而且还有黑典韦这样一员猛将,要是真的打过来,八方会就要麻烦了。

    丘逢甲见傅余年没什么表示,起身召集众人,准备战斗。

    傅余年笑了笑,叫住了丘逢甲,“不用着急,我今晚来见你,自然是有见面礼的。”

    “见面礼?”丘逢甲又有些不明白了。

    就在这时,丘逢甲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丘逢甲深吸一口气,接起电话。

    刚接通电话,另一边就传出刀尖交织,拳脚碰撞如杀猪般的大叫声:“老大,这边不好了,两边人杀起来了······

    “详细点!”

    “打起来了,完全就是屠宰,好像······好像黑典韦被人轰死了。”

    “啊?!!!”

    听闻这话,丘逢甲整个身子都僵住,手里的手机差点没握住,摔到地上。

    想到这里,丘逢甲额头的冷汗流淌下来,如果今天不是有傅余年拦阻自己,那自己现在已经去赴宴了,若是那样的话,恐怕最终只会落得和那些附属社团老大一样的下场。

    他越想越怕,越想心越寒,手心握着的手机被强悍的力道生生捏碎成了粉末。

    “老大?!”

    “我在!现在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丘逢甲毕竟是见过战场杀戮的人,短暂的愤怒与惊慌之后,他很快镇定下来,冷静地问道。

    丘逢甲久久没有说话,心里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那边的小风又说话了,“什么天启社团?把话给我说清楚!”

    “到处都是天启社团的人,黑衣、黑刀、黑压压的人······”

    丘逢甲倒吸口凉气,天启社团的人还真诗会挑时候,偏偏在丘逢甲刚刚杀掉附属社团小老大的时候到了,天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他猛的抬头看向傅余年,骇然道:“这······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这就是你要给我的见面礼?”

    这时候,丘逢甲才意识到,傅余年这个天启社团创建者,就坐在自己身边。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丘逢甲心狠手辣,杀了周边的社团老大,我们天启社团就以暴制暴,给他们偿命嘛!”说着话,傅余年拍下椅子的把手,阔步走到丘逢甲面前,拍拍他肩膀。

    一双狭长的丹凤眸子闪烁着亮得惊人的光芒,笑吟吟地说道:“今晚过后,张昌盛的手下就将不复存在,你们两大社团之间的附属社团又会群龙无首,这是个好机会啊。”

    丘逢甲激灵灵打个冷战,以前他并不觉得傅余年有多可怕,只觉得是个修炼天赋奇高的年轻人而已。

    传言中的傅余年,也只不过是只会耍一些阴谋诡计的小聪明而已,但他没想到,今晚连环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尽在傅余年的预料当中。

    此刻,他心里有了一个想法,这样的人,要么成朋友,要么看就要赶快杀掉。

    傅余年看到了丘逢甲眼中那一闪而逝的锋芒,只是云淡风轻的笑了笑,“别想着杀我,你不是对手。”

    咕噜!

    丘逢甲背后一阵冷汗,他咽了一口口水,仿佛自己的那点小心思,在傅余年面前根本就不够看似的。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甚至都不明白自己究竟在怕傅余年什么,要论实力,两人都是魁首,而且他的名声在龙门市,可要比傅余年响亮太多了。

    最关键的,这儿是他的地盘,但就是怕他,从心底敬畏他。

    也许正是他的那份从容、那份随意才让人觉得倍感恐怖,谈笑之中,却又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内,他带给人的不是那种实实在在的威胁,而是一种心理上的恐惧感。

    这是一种令人恐惧的强大气场。

    丘逢甲坐了下来,“这么说来,八方会今晚没事了?”

    “有天启社团做第一道屏障,自然没事。”

    “那你的目的是什么?”

    “加入我天启社团。”

    “······”

    丘逢甲沉默了,他突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丘逢甲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似乎是要将肩上的担子卸掉一样,问道:“其实今晚你可以救下那些附属社团老大的性命的,对吗?”

    “当然!”

    “那你为什么不救呢?”

    傅余年笑了笑,瞅着眼前的丘逢甲,真不知道这人是憨厚呢还是太将道义,“天启社团要扩张,他们终究会是阻碍,借张昌盛的手除掉他们,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是啊。”丘逢甲又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身体突然像是失去了力气一样,背靠在沙发上,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那我算幸运的了。”

    “因为我看中你了。”

    “呵呵······”丘逢甲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丘逢甲将今晚发生的而一切细细想来,傅余年的计划可谓是缜密精细,一环套一环,滴水不漏,几乎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之中。

    他实在有些搞不懂,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怎么会有如此心机和城府,如此的算计和布局,他是一辈子赶不上了。

    丘逢甲有一点颓丧。

    ······

    王胖子、马前卒、陈少陵、丘逢甲、苏凉七站成一排,身后跟着一百多天启社团兄弟。

    天启社团的帮众人数接近六百人,这一次来的都是经过几位堂主精挑细选的精壮人员,个个身强体壮,战力非凡。

    一群人将张昌盛的手下的人堵在总部街道的中央,紧接着,人们齐齐盯着总部,有人肩扛大刀,手持大刀,腰挂钢刀,长剑在背。

    张昌盛的手下总部,大厅中的张昌盛也看到了外面的情况,顿时心里觉得而有些不妙,“怎么回事?”

    “天启社团的人!”

    “天启社团?!”张昌盛大骂一声,“龙门市的杂碎敢来这儿闹事,跟我出去,一起宰了他们。”

    张昌盛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兴奋,带领众人走出张昌盛的手下总部。

    “哈哈,张昌盛,你也太不讲信用了,那些老大高高兴兴来赴宴,你他·妈把他们全杀了,真够有意思的。”王胖子双手拄着宽刃大刀,一脸的憨厚,笑呵呵的。

    听到这话,张昌盛脸色瞬变,傻子都知道天启社团的人来干嘛了。

    “妈的,天启社团狗,敢来我们张昌盛的手下的地头上撒野。”张昌盛缓缓走出总部,不断散逸周身强悍的气机,脸色冷峻,鹰眼,塌塌鼻,钢筋铁骨,皮肤黝黑,相貌凶恶。

    张昌盛大嘴撇撇着,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下面,冷笑着,手舞足蹈地大声嚷嚷道:“天启社团的野狗敢来送你,你们就不要手下留情。”

    “是!老大。”

    张昌盛的手下众人刚刚杀了许多小型社团的老大以及手下,正是杀意沸腾的时候,望见对面的天启社团众人,异口同声地应了一声。

    潮水一般,狂奔而来。

    “哈哈,今天就让我验证一下这两个月的苦修。”陈少陵露出憨厚的眼神,望见这一幕,非但没有害怕,而是下意识有些兴奋的舔舔嘴唇。

    王胖子听到陈少陵这话,转头道:“妈了个臀的,少啰嗦,直接干。”

    马前卒和贺八方,周身气势骇人。

    苏凉七带领黑袍的人站在暗处,像一柄随时准备出鞘的利刃。

    陈少陵说完,手提钢刀,体内气机暴涌,先是环视一圈周围的敌人。

    最后,目光落在张昌盛的脸上,哼笑一声,接着跨前两步,大声说道:“前面那个老鼠眼,塌塌鼻,鬼头蛤蟆脸的就是张昌盛吧。”

    听闻他的话,张昌盛的鼻子都快气歪了,他最气氛的就是别人骂他长得丑。

    他一侧头,抬手指向陈少陵,叫骂道:“你小子谁啊?是嫌命长了,送死来了?”

    “天启社团,陈少陵。”

    “杂碎,我今天就撕碎了你。”说着话,他看了看左右的张昌盛的手下小弟,咆哮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啊。”

    张昌盛听闻陈少陵的话,他的鼻子都快气歪了,他最气愤的就是别人骂他长得丑。

    他一侧头,抬手指向陈少陵,叫骂道:“你个小杂碎是谁啊?是嫌命长了,送死来了?”

    “天启社团,陈少陵。”

    “杂碎,我今天就撕碎了你。”说着话,他看了看左右的张昌盛小弟,咆哮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啊。”

    “丑鬼,来啊,和我单挑啊。”陈少陵继续挑逗张昌盛。

    听到这话,张昌盛脸色涨红,陈少陵骂他是丑鬼,完全是触犯了他的逆鳞了,张昌盛简直要气炸了。

    “我要生吃了你!”张昌盛两颗眼珠子瞪着陈少陵,气的七窍冒烟。

    随着他一声令下,三百来号张昌盛帮众齐声呐喊,钢刀,大刀同一时间举了起来,人们龇牙咧嘴,满面狰狞,一齐向陈少陵,王胖子等人冲了过去。

    一名小弟速度最快,三步并成两步,来到马前卒近前,二话没说,抡刀就砍。

    他的刀快,马前卒的脚更快,他一脚蹬出,正中对方的小腹,那小弟怪叫一声,倒飞出去,抡出去的钢刀也被马前卒一拳轰碎。

    在马前卒的这一脚一拳之下,也彻底拉开了双方大火拼的序幕。

    王胖子最喜欢的就是乱中取利,他膀大腰圆,虎背熊腰,一身千锤百炼的身躯如狼如虎,冲入对方的人群里,简直是要风有风,求雨得雨。

    他双手持战锤,一锤砸在地上,青石板街道立马塌陷一个深坑,大锤抡过去,时不时有人高声哀嚎,低声惨呼。

    大手抓过一人,便将那人高举过头顶,紧接着向前用力抛出,耳轮中就听哗啦一声,被他扔出的帮众砸倒后面三四名同伴,众人在地上翻滚成一团。

    “嘿嘿······来啊,张昌盛的孙子们。”王胖子继续碾压着张昌盛的小弟们。

    马前卒魁首中期境界的修为,站在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烈火一般的气机从体内爆发,直接将周围三人轰飞,几乎他身边三丈之内的人都在倒下。

    陈少陵与张昌盛一战而退,再战再退,不是他的实力不济,而是有意消耗张昌盛的气力。

    张昌盛是初入魁首境界的人物,而陈少陵也是魁首境界,这两人本就打一个平手,谁也弄不死谁。

    陈少陵也没有想着直接单杀张昌盛,而是最大程度消耗张昌盛的气力,然后合而围之,再聚而歼之。

    陈少陵边战便退,连连拍大腿,嘴巴也没闲着,嘟嘟囔囔地说道:“打啊,倒是追我啊,张昌盛你个龟儿子,你追老子啊,龟孙子你会不会打架啊,哎呀,可愁死老子我了······”

    这样的混战,张昌盛想要近身也不容易,况且陈少陵实在太灵活,刚一交手就跑,滑溜溜的像泥鳅,偏偏能听到陈少陵这样的刺激。

    张昌盛气的全身发抖,一脚踏下去,周围的青石板寸寸崩碎,嘶吼着,“陈少陵,我要抓到你,一定生撕了你。”

    “你来啊,老子等你呢,你倒是来啊儿子,丑鬼,这尼玛丑死了。”陈少陵一边呵呵笑,一边叫嚣着。

    这时候,有数名张昌盛的人向陈少陵所在的方位而来,看到这两人,一名大汉窜入近身,挥手对陈少陵就是一刀。

    陈少陵吓的一缩脖,险险把这一刀躲开,紧接着,他回头大叫道:“妈的,来啊,我大天启社团怕过谁啊。”

    张昌盛逐渐向张昌盛逼近,刀气森森,杀意凛凛。

    陈少陵聚气在拳,的气机凝聚在手掌之上,一掌看似没怎么用力,但气机如一面城墙一般,将那人的身体拍飞,陈少陵转头不满道:“赶紧弄死他们!”

    张昌盛威风凛凛,突然见到刚才被陈少陵一掌拍飞打晕的那个大汉似乎苏醒过来,正颤巍巍地抬起头,手里提着刀朝着陈少陵的后背猫着腰身走过来。

    张昌盛暗叹口气,跨步走过去,但一走一过之间,他的脚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巧’踢在那人的脑袋上,随着嘭的一声闷响,那人两眼翻白,彻底昏死过去。

    张昌盛与陈少陵,马前卒不断汇合,迎面便大喊大叫着冲过来一名手持大刀的小弟,来到他近前后,对着他的脑袋就一枪探过来。

    张昌盛微微侧身,闪过对方的锋芒,剑光一闪,悠然如一道闪电,眨眼之间大刀断裂,张昌盛面色如常,扣住那名小弟的手腕,只是随意的向外一掰,就听咔嚓一声脆响。

    那小弟立刻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再看他的胳膊,前臂反折到另一侧。

    那名张昌盛的小弟抱着骨折的胳膊,站在原地连声怪叫。

    陈少陵笑了笑,“哎呀,你下手太狠了。”

    张昌盛并没有理会陈少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