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32章 就属你嘴贱
    ,!

    陈少陵笑了笑,“哎呀,你下手太狠了。”

    张昌盛并没有理会陈少陵。

    可能是他的叫声实在太难听太惨烈,让原本已打算走开的陈少陵又退了回来,他看看清楚那小弟,笑着道:“你和你老大真像,一样的丑。”说完,再瞧瞧他骨折的手臂,随即‘好心’的在面门补了一掌。

    那小弟如前一名持刀小弟一样,被陈少陵强悍的掌力气机直接拍飞出去三四米,躺在地上再也没起来,动也没动一下。

    王胖子如猛虎下山,不断在人群中搅合,翻腾,一丈之内的小弟一个个在地上翻滚,一名小弟准备从后面被他扫中面颊的那名大汉身体打着横摔倒在地,像个人形大沙袋似的,扑通一声砸在地上,一动不动,当宠死过去。

    另一名被他脚尖点中肚子的大汉一连退出五、六步,站立不住,跪坐在地,脸色难看,以片刀支撑着身体艰难的又站了起来。

    他咬着牙向前还走出两步,可紧接着,他的身子突然弯了下持刀斩杀王胖子,那只被那脑袋大的战锤打中,直接飞出去。

    又有一名小弟,别王胖子一脚掀翻,双手抱着肚子,侧身翻倒,躺在地上,如同一只被煮熟的大虾,身子佝偻成一团,豆大的汗珠子顺着面颊不断滴淌下来,牙关咬得咯咯响,人已疼得叫不出声来。

    三百余名哭弥勒帮众,围攻马前卒、张昌盛等三百余人,刚开始,场上的局势还一片混乱,人喊马嘶,分不清谁优谁劣。

    苏凉七带领的黑袍人员,个个出手狠辣,一招致命,一拳一脚之下,就有哭弥勒的人被掀翻在地。

    这样的战斗力,实在让哭弥勒的那些小弟有些泄气。

    而随着火拼的持续,场上的局势也渐渐变得明朗化,哭弥勒的人已有过半被打倒在地,哼哼唧唧地爬不起来,反观天启社团那边,三百人中损伤不到三十人。

    也就是说哭弥勒躺在地上的一百五十多人,几乎都是被这四人掀翻的。

    此情此景,让张昌盛看傻了眼,他做梦都没想到,天启社团的人竟然会这么强,强到己方三百多号人都打不过他们四个人,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更别说天启社团还有三百小弟加入战场,这完全就是一边倒啊。

    见己方的局面越来越被动,张昌盛也不由自主地一点点地向后退,看来今晚自己被人算计了。

    他试图在人群中寻找黑典韦的身影,这时候,苏凉七看着他,冷声道:“别找了,他已经死了。”

    这个消息对张昌盛来说,无异于晴天炸雷。

    张昌盛听到一阵心惊肉跳。

    张昌盛虽然愤怒,但并不傻,对于一个心狠手辣,善于使用阴谋诡计的人来说,要比寻常人更加看重自己的生命。

    就在他想退回到哭弥勒总部的时候,突然从人群里冲了出来。

    马前卒手里还拿着一座血迹斑斑的一杆银枪,看到张昌盛,他断喝一声,奇迹涌动,御空而来。

    张昌盛未战先怕,虽然他的境界修为不必天启社团事儿堂主中任何一个人底,但也禁不住四人的联手攻击,何况刚才陈少陵是有意要消耗他的气力。

    张昌盛不是看不出来,平日里的胆量一瞬间也不知道都跑哪去了,他对身边的几名贴身小弟连连叫道:“拦住他!杀了他!别让他过来!”

    他推出手下小弟去拦挡马前卒,他自己则直奔哭弥勒总部,夺路而逃,亡命狂奔。

    估计张昌盛这辈子也没有哪回跑得像今天这么快,气机涌动到了极限,身形化为道道残影,等他来到总部门前,正要破门而入,猛然,在他的背后踹来一脚,一股罡风扑面而来。

    张昌盛来不及闪躲,只好双手抱拳在胸防御。

    陈少陵这一脚,完全是魁首中期境界的劲道,一脚踢出,罡风如刀锋,凌厉异常,直接将总部大门划碎,切成碎片。

    张昌盛被这猛然的一击轰击的身影暴退,同时心底生寒。

    “你不是要生吃我呢吗,来啊,我看看你的胃口怎么样,我已经洗白白了啊。”陈少陵肩上扛着刀,刀身在滴血,赫然出现在张昌盛的面前。

    “啊?!”张昌盛忍不兹出生。

    马前卒、王胖子与苏凉七,张昌盛五个人围成一个圈,将张昌盛包围起来。

    “来啊,吃我啊,龟儿子。”陈少陵不断地刺激着张昌盛脆弱的神经。

    “你······”

    张昌盛总算回过神来,怒视着陈少陵,闻言,他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知道今晚不拼死一搏,就是死,心底一横,豁出去了。

    张昌盛总算回过神来,躺在地上的他大口喘气,汗流浃背,怒视着陈少陵,他咬了咬牙,血灌瞳仁。

    闻言,他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知道今晚不拼死一搏,就是死,心底一横,豁出去了。

    “妈的。”他怒骂一声,再不多说废话,抡拳,拳风如滚石,轰隆落击陈少陵的脑袋。

    陈少陵真实的战斗力能与张昌盛,马前卒齐平,虽然张昌盛的境界要比他高一点,气机修为更加精深,但张昌盛想要从陈少陵这儿突围,显然有些不可能。

    他身形向下一低,巨大的身躯顿时如游鱼一般躲过张昌盛的滚石拳风,等张昌盛转回身形再找他时,忽觉得大腿一阵刺痛。

    张昌盛低头再看,原来他的大腿不时什么时候已被划开一条长长的血口子。

    他不由自主地向后踉跄了一步,表情惊骇地抬头看向陈少陵。

    只见陈少陵正一脸憨厚地笑着,冲着他嘿嘿地笑道:“你怎么了?是不是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下啊。”

    张昌盛气得脑袋嗡了一声,堂堂龙门市四大社团之一的老大,什么时候被人戏弄侮辱过。

    他‘啊’的怪叫一声,张牙舞爪地再次向陈少陵扑去。

    陈少陵照样和刚才一样,身子提溜一转,再次从他腋下钻了过去,与此同时,张昌盛又感到另条腿一阵刺痛。

    堂堂的哭弥勒老大,什么时候受过这一种屈辱。

    这回他的另条大腿也多出一条口子,而且比刚才的口子更长更深,破裂开的皮肉都在外翻。

    身子一阵椅,险些坐到地上,急忙伸手扶住一旁的汽车,没让自己摔倒。

    形势不由人!

    此时的张昌盛气机涣散,斗志全无,心惊胆寒地看着笑呵呵的陈少陵,望着陈少陵那张憨厚的脸,张昌盛就从心底打寒颤。

    听陈少陵说话,就像是听到了阎王的召唤一样恐怖。

    他哪里还敢再打下去,咧着大嘴,踉踉跄跄的向一旁跑,边跑边大叫道:“救我,小弟们,救我·······”

    他喊出还没两句,追上他的陈少陵已一刀捅在他的后腰上,笑嘻嘻地说道:“生吃我啊,生撕我啊,我就在你面前。”

    张昌盛终于站立不住,向前扑倒,他五官扭曲,一边奋力的向前爬,一边回头怒骂道:“小子,我杀了你。”

    “还敢骂,我今天生切了你。”说话之间,陈少陵已经到了张昌盛面前,毫无预兆的,又是一刀。

    刀刀见血,刀刀入肉,刀刀又不伤及要害!

    张昌盛这辈子也没吃过这样的亏,遭过这样的罪,他直被陈少陵捅得连连尖叫,刚开始声音还很大,渐渐的,他的叫声越来越弱。

    陈少陵还要继续。

    王胖子扛着战锤来到了陈少陵身后。

    张昌盛看见王胖子那一张呆萌的脸,像是看见了救星一样,立马叫到:“胖子,替我向你们的老大傅余年说一声,我愿意放弃哭弥勒,给你们五个亿,不,十个亿,我再也不听李屠龙的话了,留我一命吧。”

    王胖子笑呵呵的,呆萌的脸上毫无杀气,听到胖子两个字后猛地变色,再听到张昌盛直呼傅余年的名字,气的七窍生烟,脚底抹油直接跳起来,在张昌盛脖子上踩了一脚,“妈的,敢叫我胖子,弄死他!”

    张昌盛怪叫了一声,“小胖子,咱们好好谈谈啊。”

    “还敢叫小胖子?!谈你奶奶个腿,趁你病,要你命。”胖子将战锤砸在地上,回头向火拼的战场那边望望,哭弥勒的人伤的伤,散的散,逃的逃,已经没有几人站在场内了。

    王胖子点点头,低头冲着昏死过去的张昌盛冷笑一声,不解气地又踢了两脚,骂道:“直呼年哥的姓名,还要灭了我们天启社团,你这是找死。”说完话,王胖子一锤砸在张昌盛头顶。

    还未砸下去,陈少陵脸色顿变,语气变得尖厉,冲着王胖子喊道:“等等,等等!”

    “嗤嗤!”

    一股股血色的气雾,不断的从张昌盛体内喷射而出,最后这些血色气雾缓缓回缩,竟是在张昌盛的身体表面,凝聚成了一层薄薄的血枷,而其双掌处,也是被血枷所包裹,指尖处,血刺凸出,泛着阴厉的寒芒。

    这些变化,都是在短短一瞬之间完成,而也就是血枷凝聚而成,那张昌盛的气息,竟然是再度在众多震惊目光中,继续攀升!

    如今的张昌盛,本就已是魁首中期,这个境界,再增强,便是金刚境界,要比马前卒等人高出一境界。

    “这是······”陈少陵望着那身体缓缓被血枷包裹的张昌盛,似是想到了什么,目光中蕴藏着一丝震惊。

    “以血祭气。”一旁的苏凉七,声音低沉的道。

    “以血气祭奠气机!”张昌盛,王胖子等人一怔。

    “一种极为狠辣邪恶的秘籍功法,施展此法,能够汲取体内气血,从而短时间内令得实力有所涨幅,只不过后遗症极大,这一次施展,那张昌盛,恐怕至少得休养半年时间才能康复!”苏凉七见多识广,缓缓的道。

    “那这张昌盛实力能涨到什么地步?”陈少陵急忙道,心底直恨刚才没有给张昌盛脖子上抹一刀。

    “应该是金刚境界了。”马前卒苦笑了一声,道,“咱们要有一场苦战了。”

    “金刚境界······”,听到此话,哥五个面色有些难看。

    “你们几个小鬼,能把我逼到这一步,就算是死了,也该无憾了······”张昌盛身体已是尽数被掩盖在那层薄薄的血枷之下,一对充斥着猩红的双眼,有着浓稠的血色涌动,盯着四人,宛如野兽吃人一般。

    苏凉七猛然抬起头,“这是李屠龙血族之书的修行之法,你怎么会有?”

    “我怎么会有?哈哈······”张昌盛放声大笑,声音如洪钟,“你这小杂碎,居认得这是血族之书的修炼之法,也算是见识宽广。不怕告诉你,这就是李屠龙传授给我的五品武学,血族之书,以血祭气,所向披靡。”

    苏凉七笑了笑,“可你知道,这是世界政府明确禁止修行的武学,这种邪术,还是不要修行的好。以后,你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是所有修行者唾弃的对象。”

    张昌盛笑了笑,“被人唾弃又能怎么样?”

    “你个丑鬼,他·妈的脑子怎么就不好使呢,被人唾弃,你就成了过街老鼠了啊。”陈少陵吐了吐口水,忍不住骂道。

    “成了过街老鼠又能怎么样?”

    “你个丑鬼,那就会人人喊打啊。”陈少陵忍不住鄙视了张昌盛一眼。

    “人人喊打又能怎么样?”

    “哎,你······”陈少陵发现自己和张昌盛没办法沟通,伸手指着他,“你个丑鬼,别和老子弯弯绕。”

    张昌盛哈哈大笑,极其放肆,“人人喊打又能怎么样?那我来告诉你,我把喊打的人全杀了,你就行了?”

    王胖子舔了舔嘴唇,“妈了个臀的,今晚所有人都看见了你修行邪术,你的小弟们也看到了,难道你要把他们都杀了?”

    “有何不可?!”张昌盛双手一挥,血灌瞳仁,被这对猩红双眼盯着,马前卒等人也是警惕了起来。

    陈少陵转过身,对哭弥勒的那些小弟喊道:“听见了吧,你们老大要杀了你们,你们还给她卖命,这尼玛傻乎乎的。”

    那些小弟一个个神情呆滞,没想到追随了十多年的老大,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好多的小弟,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开始慢慢的向后退去,已经完全没有了斗志,企图脱离战场。

    “砰!”

    张昌盛猩红的双瞳盯着傅余年,旋即猛然一脚踏出,整个身体,直接是化为一道红绿珠,暴掠而出,这等速度,比起先前,不知道快上了多少。

    “别想着要跑,今晚,你们都得死!”张昌盛恶狠狠的放出一句话,开始出招。

    红影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马前卒等人面色凝重,凭借着上百的战斗经验,因此当下脚步纷纷急忙侧移一步。

    “嗤!”

    就在陈少陵身形侧开的霎那,一道红光便是从其先前所站之处划过,泛着血腥味道的凌厉罡气,直接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数尺深的痕迹。

    张昌盛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陈少陵,“哼!小子,就属你嘴贱,我想宰了你!”

    一击落空,那张昌盛眼中红芒更甚,凝固在手掌之上的血刺,直接是横切而过,那目标,就是陈少陵的喉咙,这家伙,果然是在下狠手。

    “小子,我今天要生生炼化了你!”

    张昌盛的攻击速度,显然也不是刚才能够相比,红芒一闪,便是临近陈少陵喉咙,眼见就要直接捅了进去,陈少陵身形却是突然凌空飘退而开。

    而此时的马前卒,则是身体如一杆大刀,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一阵龙吟虎啸之声,那一杆气机凝结的巨大枪芒脱手而出,狠狠刺向张昌盛。

    张昌盛闪电一般凝聚一道拳罡,电光闪烁之见,那一柄手掌之宽的罡风激射而出。

    王胖子肩上的战锤,同样凝聚着强悍的刚猛力道,砸向张昌盛。

    苏凉七一拳轰出,气浪如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