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33章 会成为兄弟
    ,!

    四道锋芒爆射在张昌盛身体血痂表面,张昌盛那不似人类的猩红的双眼中,也是闪过一抹郑重之色。

    紧接着,他的步伐也是停了下来,反手一掌拍在胸膛处的血枷上,而后,那包裹在他身体之上的那层血枷,竟然是缓缓的融化起来。

    随着血枷的融化,一丝丝血流,开始汇聚向张昌盛的手掌,顿时,那一条手臂,便是变得猩红可怕,宛如地狱魔手一般。

    血臂凝聚,那张昌盛没有给几人任何的准备时间,膝盖微曲,然后便是如同一头捕食的恶狼一般,闪电般的对着陈少陵暴露而去。

    “六品武学,地狱血魔手!”

    厉喝响起,血光在整条街道之上爆发而开,紧接着,一道足有丈许大小的血色光印,便走出现在了张昌盛掌心!

    血臂凝聚,气势暴涨。

    那张昌盛没有给几人任何的准备时间,膝盖微曲,然后便是如同一头捕食的恶狼一般,闪电般的对着陈少陵暴露而去。

    “六品武学,地狱血魔手!”

    厉喝响起,血光在整条街道之上爆发而开,紧接着,一道足有丈许大小的血色光印,便走出现在了张昌盛掌心!

    “枪挑山河!”

    “铁牛推山!”

    “怒龙冲霄!”

    “三阳启泰!”

    望着下方急速涌来的血腥之气,马前卒、王胖子、张昌盛与苏凉七眼中也是掠过一抹厉色,四声低喝,四道气机锋芒在一次呼啸而出!

    在那众多震惊目光注视下,血光与旋风般的四道锋芒,直接是在半空狠狠相撞!

    “砰!”

    巨声,如同一道晴空炸雷,在大街之上响彻而起,狂猛的劲风冲击,将地面直接炸裂陷落出一道十丈之宽的深坑。

    地面更是破碎为细沙。

    众人抵御着那等劲风吹拂,目光,却是眨也不眨的盯着半空处,在那里,血光与法器锋芒,在霎那后同时爆炸开来!

    “轰!”

    爆炸之中,一道身形暴退而出,砸落在地面上,腾起一阵烟尘。

    闷哼之声,从其嘴中传出,而其面色,也是苍白得可怕,一丝血迹,挂在嘴角,不断噗噗流出,最后狠狠的落到地面上,塌陷出一个丈许深坑,方才缓缓稳住。

    “张昌盛!”

    望着那一道狼狈落地的身影,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在霎那间投射了过去。

    而当他们在见到那一道狼狈而苍白的脸庞时,皆是不由得惊叫了起来,声音之中,透着一种难以置信。

    在那些惊叫之声下,张昌盛面色也是涌上一阵潮红,一口鲜血喷射而出,旋即他的眼中,再度掠过一抹狠色,不过,就在他刚欲挣扎着爬起身来时,一刀闪电刀光直接落在张昌盛的脖子上。

    身体僵硬时,张昌盛的目光,微微移动,喉咙滚动了一下,他丝毫不怀疑,若是现在的他再敢动弹,那锋利的短刀,会在顷刻间洞穿他的喉咙。

    张昌盛咽了一口血水,“诸位,绕我一命吧。”

    “饶你奶奶个腿!”王胖子刀身一转,将张昌盛击晕乎,“有什么话,见到我们年哥再说吧。”

    一夜之间将,张昌盛重伤被抓,哭弥勒被灭,所有小弟被打散,所有地盘,都被新来的天启社团占领。

    天亮之前,哭弥勒所有的武学典籍、商会生意、社团地盘、地下交易场悉数归于天启社团所有。

    一轮金阳冉冉升起,王胖子等四人抓着张昌盛到了丘逢甲的别墅。

    此时此刻,丘逢甲心里那个五味陈杂啊。

    他也不傻,显然这一伙人把张昌盛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大张旗鼓的带进他的地盘,这是经过傅余年精心的安排的。

    如此一来,就算自己和张昌盛的死没有关系,但说出去谁会信啊?

    自己这一回可是被傅余年坑惨了?

    他现在是黄泥巴落裤裆,再也说不清楚了。

    丘逢甲心里是又气又急。

    旁边的傅余年倒是神采奕奕,给自己倒上茶,还叫人送来了早餐,招呼自己的兄弟坐下来喝茶。

    王胖子笑呵呵的,一脚踹醒了张昌盛,“丑鬼,别装死了。”

    张昌盛对傅余年这个人还是有所耳闻的,他知道自己落到了傅余年的手上,恐怕是没有好下场的。

    但他心中还是有一丝幻想,毕竟傅余年才十六岁,年轻气盛,说不定说点好听的,就会脑子一热,放了自己。

    张昌盛露出一个比鬼还难看的笑容,趴在地上,“你是就天启社团老大傅余年吧,可真的是年轻有为啊。”

    “你的这一群兄弟实力很强悍,唉,我是老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是该退了,回家养老喽。”张昌盛脸露唏嘘之色。

    “本来我早就想着要退了,只不过一直被李屠龙逼着做事情,现在好了,哭弥勒灭了,我也没有利用价值了,李屠龙该放了我了。”

    “其实啊,天启社团抓了我,正好是救了我,我还要感谢你们呢。”张昌盛脸上的笑容又真诚又坦白,看起来就像是个刚刚脱离苦海的苦哈哈在庆祝自由。

    傅余年吃完了早餐,擦了擦嘴,洗了次手,听了张昌盛半天的废话,笑呵呵的,“你也别给我戴高帽子,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自己的结局。”

    张昌盛听到这话,身体一颤,他闭上眼睛,知道今天要完了。

    傅余年坐在了张昌盛的面前,“张昌盛,我来问你,李屠龙答应过你什么,你就要对八方会动手,对天启社团动手?”

    张昌盛面带惊恐的摇了摇头,“没有,真的没有!”

    “呵呵······”傅余年只是笑了笑,对张昌盛的演技,他真是有点服了。

    倒是一边的丘逢甲忍住,一脚将跪在地上的张昌盛踹的翻了两个跟头,“妈的,那你为什么要对那些附属社团的老大动手?昨晚我要是去的话,恐怕也被你暗算了。”

    “这······这不可能?!”张昌盛大摇其头,一副自己比窦娥还冤枉的表情,“我怎么可能做那样的事情?”

    傅余年懒得和张昌盛浪费口水,于是将拷问蛤蟆脸拍摄的视频拿了出来,放在了张昌盛眼前。

    张昌盛终于闭上了眼,一句都不说了。

    而丘逢甲看到那视频,清楚的知道,张昌盛要对他动手的事情,确实是经过李屠龙授意的,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现在,丘逢甲对傅余年的话,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

    他可以肯定的是,傅余年在昨晚来找他的时候,几乎已经预料到了昨晚可能发生的所有事情,而且做好了准备。

    傅余年身子凑近了,问道:“我问你,你是不是抓过一个叫做百里想念的小姑娘?”

    想起那个小姑娘,傅余年心里就一阵温馨的感觉浮上来,从那晚两人在厨房偷吃烤鱼之后,他就决定,一定要弄死张昌盛,来让小姑娘心安。

    张昌盛知道自己死定了,反而安静了下来,只是扬起脖子闭着眼,时不时来一句:“给我个痛快!”

    “你对那个小姑娘做的事,是不可原谅的。”傅余年怒道。

    “呵,老子这辈子杀的人多了,玩的姑娘也多了,记不得了。”张昌盛扬起脖子,神色高傲的像一只刚下了蛋的老母鸡。

    傅余年前一秒还笑着道:“那你就该死!”

    下一秒,张昌盛的人头已经咕噜咕噜滚落在了地上。

    闪电出手,在场的所有人都没看到傅余年出手,张昌盛已经死了,身体像半截子枯木一样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呼!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谈笑之间杀人,毫不留情。

    他真的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吗?

    杀完了张昌盛,傅余年微微将他的尸体推开,依旧坐在餐桌上,继续开始品尝起了早餐,一边喝粥,一边吃菜。

    王胖子等人已经放下了筷子。

    丘逢甲这边甚至有人直接吐了。

    丘逢甲也是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适合摆出一个什么样的表情。

    这伙人中,只有苏凉七依旧胃口大好,一边还给傅余年夹菜,“年哥,来,你试试龙门市腌制的咸菜,很开胃。”

    傅余年夹了两筷子,点点头。

    两人是吃该吃吃该喝喝,完全不在意现场有多血腥。

    苏凉七还笑着道:“年哥,手下一个兄弟告诉我,陈少陵刚才好像昨天去定做蛋糕拉蜡烛,应该是要给他的老婆明月过生日,我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消息。”

    “是啊。”傅余年漱了漱口,听到这个消息,忽然灵机一动,他想收服陈少陵,除了打实力牌之外,还应该再来点感情牌,拍了拍苏凉七的肩膀,“这个消息的确很重要。”

    苏凉七有些得意的点点头。

    傅余年越看重黑袍,那么自己的堂口对社团的贡献越大,自己脸上也有光。

    “给那位兄弟奖励五千块钱,还有昨晚参战的兄弟,按照社团的奖励方法发放赏金,不要遗漏任何一个兄弟。”

    “我知道了,年哥。”苏凉七站起身,就要走,转过身,“哦,对了,年哥,嫂子也向我问了陈少陵的情况。”

    傅余年会心一笑,自然知道苏尚卿心底的想法。

    在扑鼻的血腥味中傅余年终于吃完了早餐,就算是丘逢甲的那些人,也都是长出了一口气,就在这期间,已经有七八个小弟吐了。

    他们完全不明白,傅余年的胃口怎么这么好。

    丘逢甲动了动嘴皮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浊气,像是等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时间,终于等他吃完了,这才挤出一个笑容,“你终于吃完了。”

    “当然,食物嘛,不能浪费。”傅余年正襟危坐,开始和丘逢甲谈事情了。

    丘逢甲表面镇定,但胃里早就翻江倒海了,只不过自己是做老大的,就要给手下兄弟做表率,要是自己都吐了,别说自己的兄弟看不起,也会成为傅余年这一伙人的笑话。

    “你的胃口真好。”

    傅余年笑了笑,“我的胃口一直都很好,无论是对食物还是对地盘。”

    傅余年这话是什么意思,丘逢甲不会不明白,显然,傅余年已经给他指路了,剩下的就要自己选择了

    丘逢甲吞了口唾沫,突然站起身形,倒退两步,傅余年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若是他现在还反抗,估计就有点自大了。

    想到这儿,丘逢甲浑身打一个冷颤,寒意从头到脚而生,已经被傅余年的心机与手段深深折服,对傅余年正色说道:“今天你救了我的命,以后······”

    丘逢甲刚要说话,被他身后的一个小弟拉了拉衣服,示意一个眼神。

    丘逢甲惊出了一身汗,心中暗感幸亏小弟提醒了自己,不然直接就开口答应了,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明白了小弟的意思,于是他顿了顿口气,道:“以后,我们就是朋友!”

    傅余年笑了笑,当然注意到了那小弟的示意,只不过没说话,只是眉头皱起,伸出手来,说道:“只是朋友吗?!”

    丘逢甲怔住,但他还是咬了咬牙,伸出宽大的手掌,与傅余年击掌。

    他说是朋友,那就是平起平坐的关系,若是向傅余年低头加入天启社团,那他就是傅余年的小弟。

    能做老大,谁愿意给人当小弟呢?

    而且丘逢甲还有一层顾虑,毕竟自己的八方会家口不小,手下小弟五六百,再加上各种商会交易,走私渠道,地盘划分都是很麻烦的问题,万一加入天启社团,把他的小弟全部打散怎么办?

    那自己就真成了孤家寡人了。

    傅余年一笑,拍拍他的胳膊,说道:“我想我们,会成为兄弟的。”

    傅余年说完,径直往外走去。

    丘逢甲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现在去哪儿?”

    “给一个朋友的爱妻过生日。”傅余年撂下这一句话,带着手下众人,头也不回的走出丘逢甲的别墅。

    只留给丘逢甲一个背影。

    送走傅余年一伙人,丘逢甲感觉就像是送走了一群瘟神。

    丘逢甲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怔怔发呆,不时的望着眼前张昌盛的尸体,心里一阵冰寒,昨天还活蹦乱跳的一个人,今天就死翘翘了。

    这时候,他身边一个平时充当智囊的小弟走过来,刚才傅余年的话,特也是听明白了的,轻声的问道:“方哥,你怎么打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