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34章 死而后已
    ,!

    丘逢甲苦笑了一声,拍了拍那小弟的肩膀,道:“你是怎么想的?”

    “丘大哥,其实你已经有了决定了,不是吗?”那小弟看着眼前的丘逢甲,刚才要不是他提醒,恐怕丘逢甲已经认傅余年为大哥了。

    丘逢甲抬起头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有些无奈,“是啊,刚才差点就答应了。”

    两人沉默了一阵。

    丘逢甲低下头,神色无比认真的道:“那你刚才提醒我是什么意思?”

    “丘哥,虽然我们是龙门市四大社团之一,看起来实力雄厚,其实真实的情况我们自己也明白。自从李屠龙来了之后,就开始暗中捣鬼,控制我们的交易,现在社团的武学交易每况愈下,收入大不如前,可以说已经是半死不活了。”

    那小弟意味深长的道:“而且,依照丘哥你的脾气,又不可能和李屠龙这样的人为伍,早就被其他三大社团孤立了。”

    丘逢甲叹了口气,“是啊,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所以,天启社团的到来正好破了这个局,与其被李屠龙一直针对挤压下去,还不如加入天启社团一起搏一把。天启社团赢了,我们皆大欢喜,天启社团完了,我们也沉船。”

    “可是······”丘逢甲咬了咬牙,一双铁拳握的嘎嘎响,“我们以什么身份和傅余年合作?这个人你也看到了,小小年纪,城府之深,算计之狠,出手之辣,前所未见啊。”

    “呵呵,我倒不这么认为,傅余年年纪轻轻,就能一手创建天启社团,而且迅速崛起,就可见此人能力之强,手段之多,心胸之广。而且,要知道,他可是出身龙门唐家,那可是世代出枭雄的家族啊。”小弟露出一抹向往的表情。

    丘逢甲突然来了兴趣,疑惑道,“你知道龙门唐家的事情?”

    “我哪知道具体的事情,只不过道听途说罢了。”那小弟露出一抹释然的笑容,望着地上张昌盛的尸体,沉声说道:“丘哥,这就是我刚才拉住你的用意了?”

    “什么意思?”

    “我们可以制造一个契机,掌握主动权,然后和傅余年谈判啊。既然要加入天启社团,而且是这么多人,主动权一定要掌握在我们手上。”那小弟笑了笑,然后在丘逢甲耳边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听完之后,丘逢甲猛地从沙发上蹦起来,“什么?!你竟然敢······”

    走出丘逢甲的别墅,苏长安才问道:“年哥,刚才为什么不继续施压呢,说不定他就松口了。”

    “是啊。”马前卒咬了咬牙,“是那个小弟最后提醒了丘逢甲。”

    王胖子最心急,“年哥,我们现在就杀一个回马枪,不信丘逢甲不答应。”

    张昌盛拍了拍王胖子,“别那么心急,先听听年哥怎么说。”

    傅余年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别墅,自信的笑了笑,“他现在没答应,只不过是心中还有顾虑,等他考虑清楚了,自然就会找我们来了。”

    “年哥,你不担心他投靠李屠龙?”陈少陵摇了摇头。

    “呵呵,李屠龙是怎么排挤威逼他的,丘逢甲比我们更清楚。再说了,张昌盛被灭,天启社团与李屠龙对峙之势已经形成,他必须站队。而且,我们是他唯一的选择。”

    回到苏凉七租住的大院,已经是中午了。

    下午起来,傅余年洗了洗脸,“张昌盛的地盘收拾的怎么样了?”

    苏长安笑了笑说:“张昌盛的所有商会和底下交易场我们都接手了,其他堂口的人已经开始驻守,张昌盛,是彻底的完犊子了。”

    “哦?呵呵,那不错啊。丘宁儿也来了吧?有她负责商会的事情,我很放心,还有啊老苏,即使兄弟们到了龙门市,但还是不能放松武道修行和军事化的作战训练,这一点,你和老七要多操心。”傅余年心情很好。

    “你放心吧年哥。”苏长安拍了拍胸脯,“要说,丘宁儿还真是个经商的天才,半天时间,他几乎已经将张昌盛的所有生意都梳理顺了,有这样一个大管家在,我们也都放心了不少。”

    傅余年愣了愣,突然大笑一声说:“叫大家准备一下,晚上,我们安排个安静的地方,一起去给陈少陵的老婆过生日。顺便,也让大家休息放松一下。”

    “我知道了,年哥!”

    说完房内几人大笑起来。

    “哦,对了,年哥,昨晚张昌盛最后出手的时候,好像是修行了一种叫做血族之书的邪术,据说这是李屠龙给他的。”

    傅余年皱了皱眉,顿时来了兴趣,“那么说,李屠龙就是这种邪术的传播者了。”

    “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苏长安点头道。

    傅余年笑了笑,“呵呵,最好把那本血族之书的典籍查找出来,或许,我们可以利用这本典籍对付李屠龙。”

    “对付他?”苏长安不明白的道。

    “你们就是因为他修行了邪术才围剿他的。而现在我们直接找到了邪术的典籍,所以可以利用世界政府的力量来对付他。”

    苏长安眼前一亮,拍了拍脑门,“我怎么这么笨。”

    这是苏尚卿和丘宁儿一起同时出现,两人一路轻声谈笑,出现在了九拐十八弯的小巷子里,准备接明月过生日。

    “嫂子,你已经是金刚境界了吧?”丘宁儿叫嫂子的儿脸上有些热,心里有点酸意,只不过能这样调侃一下文静如水的苏尚卿,也算是占了一点便宜了。

    苏尚卿白皙的面容染上一层红晕,只不过却不理她的话,“你是天启社团的大管家,你要做好两件事情。”

    “什么事情?”丘宁儿有些好奇的问道。

    苏尚卿瞥了一眼丘宁儿,心中暗自嘀咕,自从进入天启社团后,她的衣着就显得成熟妖艳了许多,心中忽然生出一些惆怅,那家伙面对丘宁儿这样火爆成熟的风采,会不会胡思乱想呢,“第一件事是要做好大管家该做的事情,另外一件嘛,就是要保养身体。”

    丘宁儿轻声一笑,听明白苏尚卿的意思,尤其是第二句,便是劝她要多休息,心底涌出一些感动,牵起苏尚卿的手,“谢谢嫂子。”

    “咳······”苏尚卿差点被呛到了。

    苏尚卿和丘宁儿都是极其聪明的女孩子,她们知道傅余年要收服陈少陵的心思,在陈少陵还没有最后答应之前,先打一打感情牌,是最好的办法。

    于是两人,便不约而同的出现在了陈少陵家的小院子。

    三个女人一台戏,尤其是三个聪明的女人唱戏,更是一场精彩的戏份,很快,苏尚卿和丘宁儿就接到了明月,三人开始上街,为晚上的生日会做准备了。

    苏尚卿一个性格恬静温和,一个霸道热辣,两人陪着明月在龙门市逛了一个下午。

    三人,很快便到了约定好的地点。

    在那里,傅余年一伙人已经在等待了。

    陈少陵有点失落。

    钱包已经空了,最关键的是,他失业了。

    张昌盛被天启社团一夜之间攻占,所有的产业被天启社团接手,原来的那些员工,全都失业了。

    幸好,早上的时候,天启社团的大管家丘宁儿宣布,只要是愿意留下来继续工作的,不但升职,而且没人加薪三成。

    只是,陈少陵就有些尴尬了。

    天启社团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位是老大看重的人,上到几位堂主,下到天启社团的小弟,见到他都是客客气气的,这让夜不归酒吧的老板都不敢随便安排他的工作。

    就这样上不上下不下,陈少陵反而没了个去处。

    下午,陈少陵拿回了定做的蛋糕,还有蜡烛,他慢悠悠的走回了家里,坐在院子中,心情稍微有些失落。

    他希望自己的爱妻能够康复。

    他希望自己能够追随傅余年身骑白马万人中征伐天下。

    其实自从苏凉七的口中听说了昨晚发生的一切事情之后,他对于傅余年的能力就佩服的五体投地,试问自己如果面对丘逢甲,也很难有如此的大局观,能做到应对自如,掌控一切。

    能够一辈子追随这样的老大,是他的幸福。

    但是,陈少陵就差临门一脚,下定决心了。

    他苦笑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夕阳的余晖,整理了一下心情,洗了一把脸,不管怎么样,今天是明月的生日,他要给她带来一些欢乐。

    陈少陵走进房间,脸色顿时惨白。

    明月居然不在房间。

    陈少陵浑身一颤。

    电话响了,陈少陵从口袋掏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他咬了咬牙,定了定心神,接起电话,“你们是谁?”

    “年哥被围堵了,你的妻子也在,地点就在张昌盛的私人别墅,十万火急,你赶紧来吧。”电话中苏长安的声音十分着急。

    陈少陵心里一惊,以傅余年众人的武道实力都被堵了,难道是李屠龙出手了?

    但此刻不容他多想,他知道这个时候多耽误一分钟那傅余年和妻子就越危险,拿起身边的衣服一边朝外跑,一边大声道:“是谁干的?”

    “快来吧。”说完,苏长安挂了电话。

    陈少陵是个普通人,并不是武道修行者,跑出了巷子,飞奔到了街上,拦下一辆车,不断催促着司机加速。

    陈少陵骨子里是个有些书生气的人,办事说话讲究轻缓慢,但此时,他已经顾不得其他了。

    若是自己的爱妻有事,那他的后半生将会怎么过?

    刚刚燃起了征伐天下的热血之心,难道就要随着傅余年等人的被堵而熄灭了?

    陈少陵很不甘心。

    原本需要半个小时的车程,在陈少陵近乎疯狂的呼喊和威逼之下,四分钟就到了。

    一路上,陈少陵几乎是在和司机互骂互殴,司机也不知道自己闯了多少红灯,反正就是各种违反交规。

    打开车门,陈少陵直接将自己的钱包丢给了司机,“这是我的全部身家,一千两百块,你拿去吧。”??说完急匆匆的就跑了。

    留下司机一个人撇嘴,在风中凌乱。

    陈少陵一个人横冲直撞的狂奔进了别墅,直接到了大厅中,带头的傅余年,然后是苏尚卿和丘宁儿,在紧接着是王胖子,苏长安,张昌盛,马前卒陈少陵等天启社团的高层,几乎都在这儿了。

    人群中间簇拥着,坐在轮椅上的一位美女,正是自己的妻子明月。

    “叫付哥。”傅余年的声音响起。

    “付哥好。”在场的恶意或人开始喊起来。

    这时候陈少陵才发现,整个大厅中所有的人,认识的,不认识的,还有一些原本是张昌盛的加盟生意伙伴,所有人都围在自己和妻子周围,一些女孩子手上还点燃了闪亮烟火。

    就在这时,傅余年一拍手。

    大厅中央飘下二十四条大红横幅,上面写着:陈少陵祝爱妻明月生日快乐!

    陈少陵明白了这一切,他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长出了一口气,像是结婚时候一样,缓缓的走到了妻子明月眼前。

    眼前的妻子,挽着简单的小发髻,穿着一件淡雅的白色旗袍,上面是雏菊的淡淡花纹,领口、袖口与裙摆处锁着精致的白边,整个人就像是一朵恬淡美丽的雏菊。

    陈少陵清晰的记得,上一次明月穿旗袍,应该是三年前新婚的时候了。

    陈少陵的手有些颤抖,眼眶湿润,半跪在明月面前。

    明月伸出一双玉手,准确的环上他的脖子,将陈少陵揽在自己胸前,两人相拥。

    一对璧人,相拥而泣。

    当蜡烛点亮的一刻,陈少陵低着头,偷偷抹去眼角感动的泪水。

    也替爱妻擦去泪水。

    在众人叫好声中,明月一口气吹灭了所有蜡烛。

    生日宴会,正式开始。

    明月显得特别的开心,整个人依偎在陈少陵的怀中,那一个眼神望过去,满满都是快要溢出来的爱意。

    傅余年笑呵呵的,“要不要给你放个假,让你和嫂子再度一个蜜月怎么样?”

    陈少陵罕见的老脸一红,“年哥就不要取笑我了,都老夫老妻了,这样健健康康的活着就知足了。”

    明月也点点头,不失时机的道:“在家,老付照顾我,在外,你们就多照顾老付。”

    傅余年暗暗点头,多么聪明的一个女人啊,答道:“进入天启社团,就是兄弟,亲如手足,那是当然!”

    生日宴会一直到凌晨才结束。

    临走之前,陈少陵拽住了傅余年的胳膊,“年哥,谢谢你啊,这是我们两个人自从结婚之后,最开心的一天,以后,我全心全意的跟着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能让这样一个温文尔雅又成熟稳重的王佐之才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有些不容易的,但傅余年还是办到了。

    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傅余年拍了拍陈少陵的肩膀,“我不要你们死,我要你们跟着我,身骑白马万人中,征伐天下。”

    陈少陵点点头,神色特别的认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