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35章 百年平衡
    ,!

    天启社团的出现,一夜之间打破了龙门市上百年的社团平衡。

    张昌盛闪电被灭,八方会和天启社团态度暧昧。

    这时候,张巨匠有些坐不住了。

    傅余年不但灭了张昌盛,而且将他周边的所有小型社团老大都收服,完全占据一片地盘,有了立足之地,而且已经站稳了脚跟。

    剩下的两大社团,王朝会和战甲商社。

    王朝会的老大李宣廷和张巨匠是李家一族之人,他们自然不愿意看到天启社团坐大,威胁到王朝会的利益,再说了,还有王朝会的仇要报呢。

    所以,张巨匠把主意打到了张巨匠的身上。

    张巨匠这个人极其吝啬,特别爱财,最近在张巨匠归来之后,从王朝会攫取了觉得利润,对于张巨匠的话,自然是马首是瞻,丝毫不敢违拗。

    而且,李宣廷还派过来自己的儿子,李连魁辅佐张巨匠对天启社团的打压,张巨匠心里门儿清,说是辅佐,其实是监督。

    只不过张巨匠不计较这些,只要张巨匠能给他足够的利润,打谁杀谁都无所谓。

    张巨匠手上有两大战将,一个叫丘八,一个叫做韩大洲。

    夜晚,张巨匠派出商社主要力量的六百多手下,分成两伙,由丘八率领四百人攻打天启社团占据原来李连魁的地盘。

    韩大洲带领两百多人攻击天启社团驻扎在郊外的大院本部,企图能够双管齐下,一举将天启社团在龙门市的有生力量消灭掉。

    韩大洲在战甲商社的地位不低,而且实力雄厚,已经是大宗师巅峰,还差一步便突破到了四大境,这些年在战甲商社,也算是个大人物了。

    韩大洲在战甲商社说一不二,就连爱财的张巨匠也要让他三分,孤傲自大,尤其对于张巨匠这一次的安排特别不满意。

    安排丘八攻打李连魁原地盘,一旦抢下来,这就是大功劳。

    而他则是去攻击身在郊区的小小天启社团,韩大洲心里十分不满,心中暗骂张巨匠不是个好东西。

    仗着自己也姓丘,和张巨匠是同姓三分亲的狗·屁理由,就和张巨匠眉来眼去,不断的挤压排挤他。

    “妈了个把子的,丘王八,老子希望你死在那儿。”韩大洲骂骂咧咧的,入夜之后,带着二百号人浩浩荡荡从战甲商社出来,直奔郊外天启社团本部驻扎地而去。

    不过韩大洲虽然骄傲自满,但也不是傻瓜,这么多人浩浩荡荡的出行,必然引起社团所有人的注意,所以他安排两百多人分批次赶往郊区。

    韩大洲带着几个贴身心腹,坐车而来。

    韩大洲自以为着一些计划的紧密,但却逃不过天启社团黑袍的眼睛,从他们一出战甲商社就被黑袍堂的人盯上。

    黑袍盯梢的人员将情况反映给苏凉七,很快,傅余年便知道了这件事情。

    张巨匠不会动用自己的力量,而是先用张巨匠的力量来消磨他们的实力,这是他早就预料到的。

    傅余年安排了下去,“长安,老七,你们负责韩大洲。”

    “是!年哥!”

    “山河,老刘,万里负责李连魁原地盘。”

    “是,年哥!”

    胖子嘿嘿一笑,站了出来,“年哥,我去哪儿?”

    “你留下来,保护咱们的大管家,老付。”傅余年安排完了,站起身,道:“丘八和韩大洲实力一般,但大家也不要轻敌,大家分头做准备吧。”

    “是!”

    汽车在暗夜中飞快驶向龙门市南郊天启社团本部,坐在车上的韩大洲一边抚摸这刀柄,一边骂骂咧咧的。

    韩大洲大声说:“丘王八算个什么东西,实力不如我,计谋不如我,就仗着自己也姓名丘,一直在老大面前恶心我。”

    “妈的,这一次我闪电拿下天启社团本部,宰了那一群杂碎,去了看丘八怎么说。”韩大洲擦拭了一下刀刃,寒光闪闪。

    韩大洲的心腹一个个胆战心惊。

    他们这位老大脾气暴躁,动不动就要杀人全家,打人骂人那都是最平常的事了,所有人都习惯了。

    见韩大洲心情郁闷,旁边一个看起来尖嘴猴腮的机灵小弟笑呵呵的,道:“韩大哥,你也别郁闷,这一次咱们要是亲手抓了傅余年那小子,说不定李屠铁拳王一开心,直接让你去王朝会了,还用和丘八争位置?!”

    韩大洲想了想,自己这个小弟说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

    韩大洲点了点头,随即一巴掌挥出去,‘啪’的一巴掌,那小弟的脸上留下五道深深的巴掌印“妈的,这话只能底下说,不能让其他人听到,知道吗?”

    “知道,老大。”

    这一巴掌打下去,就连开车的司机都吓的身体一颤,方向盘差点脱手,车子一晃,韩大洲一个没坐稳,脑门撞在了车椅上。

    “妈的,再有下一次,老子宰了你。”

    “是是是!我错了!”

    “妈的,开快点,办完事还要去找姑娘呢!”

    说道找姑娘,韩大洲身后的小弟们发出嘻嘻哈哈的笑声,车里的气氛也轻松了不少。

    开车的小弟暗暗擦了擦汗,心里暗暗祈祷,今晚的一切可都要顺利啊。

    很快,车子就到了预约市南郊。

    这里已经属于城郊,公路两边没有行人,偶尔有车辆经过,周围两边都是不高不低的小山,显得有些阴沉。

    车子越来越接近城郊,车上的众人都感受到了漆黑夜晚中的一丝诡异,今晚的城郊,似乎安静的有点不寻常了。

    车上的众人也不说话,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韩大洲咳嗽了两声,问道:“兄弟们埋伏的怎么样了?”

    刚才挨巴掌的机灵小弟凑上去,还是笑呵呵的,“老大大,你放心吧,我安排的,妥妥的。”

    “嗯嗯。”韩大洲点了点头,

    车子继续前行,忽然间,“砰”的一声,车头陷了下去。

    车上的众人,都感觉有些不妙。

    这时候,从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大约有七八个人,将车子团团围住,站在前面的少年嘴里叼着一支烟,在暗夜中一明一暗的。

    “车上坐着的,可是战甲商社的韩大洲?”

    “没错!”车上的人愣了愣,感觉有点不对经,刚才说话的机灵小弟探出头,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们是谁?韩大哥的朋友?”

    “我们不是他的朋友,而是送他回老家的人。”

    “去你妹的,什么回老家?”机灵小弟一听这话就怒了,伸手指着眼前的少年,“你他·妈的杀了狗眼了,敢在这儿碰瓷?知不知道车上坐的是韩大洲老大,分分钟弄死你。”

    这机灵小弟平时脑子够灵活,但这个时候却有点糊涂了。

    他把黑袍苏凉七,当成了城郊碰瓷的徐混。

    “我先送你回老家。”苏凉七闪电出手,一把将机灵小弟从车窗拉下来,没见手上有动作,只听见脖子‘咔吧’一声,那机灵小弟已经死翘翘了。

    坐在车里的韩大洲并不傻,刚才机灵小弟说话的时候他就暗暗观察,现在看来,这些人不是什么碰瓷的徐混,最有可能的就是傅余年的人。

    韩大洲暗感不妙。

    他一巴掌拍过去,将陷入震惊中的司机拍醒,“妈的,快点开车跑。”

    司机也被吓着了,只不过车子前轮陷入到了大坑中,根本不可能开动,司机猛地打开车门,“去你·妈的韩大洲,一直欺负我。老子先跑了,你继续等死吧。”

    韩大洲愣了愣。

    那司机还没跑出几步,就看到眼前已经战了一排人,将他的前路堵死,司机立马跪了下来,“各位老大,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是个开车的。”

    前面的一人,一拳砸在司机脖子上,直接砸晕乎了。

    韩大洲咬了咬牙,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敌人的手中,说不定他派出去的所有人,都已经被人弄死了。

    韩大洲咬了咬牙,握紧了刀柄。

    抽烟的少年敲了敲车窗,“韩大洲,别让我看不起你!”

    韩大洲平时性格暴戾,在龙门市也算是数得上名号的人物,但此时见到对方如此阵仗,他亲身感受到了死亡的阴影笼罩自己的阴冷感觉。

    他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呼吸了几口冷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问道:“你们······是天启社团的人?”

    带头的年轻人将烟头熄灭,笑呵呵的,“看来你还不笨嘛。”

    韩大洲背靠着座椅吸了吸气,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伸手抹了一把脸,发现上面全是汗,冷汗已经湿透了衣服。

    “能······放过我吗?”

    韩大洲很想硬气一回,但他根本就硬气不起来。

    他是大宗师巅峰境界,而眼前的少年,已经是魁首中期了,而且他这些年酒色过度,疏于修行,动起手来,根本不是眼前少年的对手。

    这一点,韩大洲心知肚明。

    带头的年轻人抬了抬手,身边的人举起了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接伸进了车子,那少年笑说:“你别在车里面尿了啊。”

    这个时候,韩大洲完全像是被人戏弄的病猫,失去了之前的虎威,蜷缩在车里,“各位老大,你们饶了我吧,要钱要女人,我都有,我都给。”

    年轻人笑了笑,“我们什么都不要,我就就想送你回老家。”

    “各位老大,饶了我吧,以后我不敢跟你们做对了,我要是还敢跟你们作对,我就是你们的孙子。”韩大洲已经完全失了分寸,开始语无伦次了。

    少年笑了笑,一把将韩大洲从车里拽出来,又一巴掌将他手里的刀打飞,“你是我们的孙子,那你把你们爸妈摆到哪儿去?”

    “额,这个······”韩大洲浑身颤抖,双手合十了求饶,一脸严肃的道:“我可以和我老爸老妈商量商量。”

    少年摇了摇头,“我知不知道你们爸妈造你的时候是有多么着急,我反正为你的智商着急。”

    少年人很失望的摇了摇头,“来,抽支烟吧。”

    韩大洲有些魔怔的抽了一口烟。

    “生前一支烟,死后做神仙。”少年笑了笑,银色的匕首已经出现在了手中。

    神志有些不清的韩大洲拼命抽了几口烟,嘴里嚎叫着,站起身,然后疯了一样开始向龙门江的方向跑去。

    “放了我吧,我不要回老家!”

    “唉······”少年摇了摇头,一把匕首,闪过一抹月色一样的寒芒,在夜空中划过脖子。

    韩大洲凄厉的尖叫声也在黑夜中骤然而止。

    张巨匠在战甲商社和李连魁悠闲的喝着茶,等着今晚的行动成果。

    在他看来,今晚这一次的行动是必然有收获的,张巨匠喜滋滋的,“李少爷,我们这边的武学典籍出现供货不足的情况,你看是不是······”

    李连魁笑了笑,知道眼前这人是个认钱不认人的货色,只是语气淡淡的道:“傅余年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还是等结果吧。”

    张巨匠无奈只好点点头。

    很快,商社总部的大门被打开,两人走进了大厅。

    丘八灰头土脸衣衫破碎,气喘吁吁汗水淋漓,身上脸上血迹满满,浑身颤抖嘴巴说不出话,还没等张巨匠走过来就已经倒了下去。

    张巨匠尽管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将丘八扶起来,笑着道:“怎么样?”

    “他们······早有准备,带去的三百多人,回来的不足五十人。”丘八语带哭腔,身体一软,就要趴下去。

    “妈的!”听到丘八的话,张巨匠猛地一怒,一拳将丘八打出去好远,就差拿大刀把丘八砍了。

    这一次,自己是失算了啊。

    不但没有灭了天启社团,而且也没有得到李连魁承诺的生意上的事情,人财两失,最关键的,丘八带出去的三百多人可都是战甲商社的主力。

    张巨匠肥硕的脸皮子颤抖,还好,还有韩大洲这边没传来消息,大概是有好消息吧。

    李连魁看到这情况,就已经明白今晚的计划失败了。

    傅余年是什么样的人,李连魁可是最清楚。

    既然能在李连魁的地盘设防,怎么可能让自己在郊区的本部留下让你们趁虚而入的空隙呢。

    李连魁摇了摇头,回头走了。

    张巨匠笑呵呵的跟在后面,屁颠屁颠的,“李少爷,韩大洲实力雄厚,你看要不要再等等,说不定是好小心呢。”

    李连魁只是礼貌性的摇了摇头,“我看,没这个必要了。”

    看着李连魁的背影,张巨匠咬了咬牙,他心中还有一丝希望,虽然韩大洲平时为人嚣张跋扈,但实力还是毋庸置疑的。

    他期望韩大洲能够扫灭天启社团的郊区总部,最好是能够活捉傅余年,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在张巨匠面前换来大额的武学典籍,又是一笔丰厚的收入啊。

    张巨匠安慰了一下自己,有些焦急的等着韩大洲的消息。

    可是一夜过去了,不仅韩大洲没有消息,就连他带出去的两百多人,都没有一点讯息,渐渐的,张巨匠的脸色变了。

    他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