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38章 多活几天
    ,!

    傅余年可顾不上这些,他笑了笑,“丘逢甲,还有这些兄弟,都是要赴宴的客人,钱叔,您看?”

    “都走!”钱不吝挥了挥手。

    丘逢甲察言观色,自然不傻,知道这个时候脱身才是关键。

    他一挥手,招呼刚才和他同一阵营的十几个老大一起走。

    那十几个老大如同大赦一般长出一口气,纷纷对傅余年投过来感激的目光。

    李屠龙拳头握的嘎嘎响,沉寂了一会儿,望着傅余年的背影,笑着道:“傅余年,小杂碎,我就让你多活几天。”

    “我谢谢你全家,谢谢你家户口本。”傅余年挥了挥手,没回头,径直走出了大厅。

    等走出了大厅,钱不吝立马松开了傅余年的胳膊,他胖乎乎的手上全是汗水,就连傅余年胳膊上的衣服都湿透了。

    钱不吝扬天出气,过了大约两三分钟,这才缓过气来,胖手伸过来,“给我。”

    “什么?”傅余年皱了皱眉。

    这时候,几辆车子停了下来,陈少陵从车上下来,笑呵呵的将血族之书交到了钱不吝的手上,“多谢钱将军帮忙。”

    钱不吝的脸色总算恢复了正常,“妈的,我今晚也是豁出去了,你知道吗,李屠龙那可是修行过禁止武学的修行者,一旦动起手来,那就是杀神啊。”

    “还好我们成功了,不是吗?”傅余年摊了摊手,也是有点心有余悸。

    “呵呵······”钱不吝摇了摇头,“记住了,今晚这只是一次相互利用的交易,我们以后就没有任何关系了。还有啊,友情提醒一句,李屠龙这个人就是个疯子,别招惹他,对你没有好处的。”

    “谢谢你的提醒。”

    钱不吝双手捧着血族之书,得意洋洋的在扉页上亲了一口,喜悦的神色就像是孝子得到了羡慕已久的玩具一般。

    他开心的自言自语道:“哈哈,有了这本书,我就可以上报华夏帝国中央大元帅,马上就可以提升军衔,成上将军衔了,哈哈······”

    傅余年笑呵呵的,“那就先恭喜钱将军高升了。”

    钱不吝注意到自己有点失态,于是擦了擦脸上的汗,板正脸色,“我走了,记住了,我们以后没有任何关系,这只是一锤子的买卖,了解?!”

    “明白!”傅余年点头。

    钱不吝很开心,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带领军队急匆匆的离开了。

    这个时候,丘逢甲走了过来和傅余年高别。

    和丘逢甲那个一起过来的,还有三四个老大,其他一起走出来的老大,全都逃命一般的跑了,连说一声感谢都忘了。

    傅余年暗暗摇头,逃命一样走的那些人,真的是太丢人了。

    不过他还是深深的记住了和他告别的这几个人,对天启社团来说,这几个人的对他的威胁更大一点。

    毕竟天启社团要扩张,想要成为龙门之王,那就要清除硬骨头,而这几个等着和他告别的人,算是硬骨头了。

    他已经开始盘算,在清除了李屠龙之后,就要对这些人下手了。

    等到与丘逢甲分别之后,傅余年一伙人坐上车,才算是真正安全了。

    傅余年靠在座椅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等到与丘逢甲分别之后,傅余年一伙人坐上车,才算是真正安全了。

    傅余年靠在座椅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陈少陵递过来一瓶水,笑容很平静,“年哥,李屠龙的境界很强大?”

    “触及到金刚境界一线了,很难对付。”傅余年清楚的感受到李屠龙一掌拍碎桌子的那一股霸道邪门的气机。

    气机波及之处,似乎能够渗入肌理骨髓一般,就连他身体中那一条沉睡的天龙,都隐隐感受到了威胁而睁开了眼睛。

    “如果年哥和他单挑的话?”陈少陵示意司机开车。

    旁边的胖子有话就说,“单挑什么?咱们天启社团这么多人,直接上去轮了他,我就不相信乱拳打不死那个王八蛋。”

    傅余年笑了笑,没理会胖子,仔细的想了想,道:“要是你死我活的话,最后的结果就是他重伤,我死。”

    陈少陵做到胸有成竹,开始慢慢的盘算,良久,才道:“年哥,这一战几乎不可避免,看来,年哥接下来要好好修行一段时间了。”

    “是啊,不过在这之前还要做两件事。”

    “两件事?”

    傅余年望着窗外,“借鉴李屠龙的做法,整合一下我们占据的地盘,把那些不愿意依附我们的社团全部清除出去,消除我们身边的隐患。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有关丘逢甲的。”

    “嗯嗯,这个很有必要。我已经安排老苏和老七去调查了,相信很快,咱们周边所有社团的老大信息,都回传过来的。只不过有关丘逢甲的,我们不好直接动手,劝说的话,恐怕没什么作用吧?”

    “嗯嗯,这一点做得很好。”傅余年眯起眼睛,想起今晚丘逢甲的情形,笑呵呵的道:“现在又不一样了,丘逢甲今晚明确选择和李屠龙站在对立面,那就等于他自己堵死了退路,他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

    陈少陵知道丘逢甲是傅余年的一块心病,对于收服这个人,他私下也想了很多办法,但总觉得都不太妥当,今天听傅余年这么说,顿时心中一块石头落地了,“那就好!”

    傅余年接过来第二瓶水,从头浇下去,让自己冷静下来,“一个月!给我一个月的时间!等我精通十龙十象术第三式,可以与李屠龙一战。”

    “把握?”陈少陵咬了咬牙,暗暗握住了拳头,平时如此心静如水的一个人,此时都有些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傅余年笑着摇了摇头,示意大家不要紧张,“武道一途,影响修为和战斗力的因素太多,两人交手,不可知的因素也太多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而为,拼死一战。如果非要说把握有多大,三七开吧。我三,他七!”

    车上所有人都没说话,静悄悄的。

    车子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开过,傅余年望着窗外,心中的征服欲越来越强烈。

    或许是觉得车里的气氛太过于沉重了,陈少陵清了清嗓子,缓和一下气氛,开口说道:“年哥,通过钱不吝这件事情,我也想明白了一些事。”

    “哦?”傅余年来了兴趣,准备洗耳恭听。

    傅余年收服陈少陵,可不是用来解闷打屁的,而是作为社团主要智囊,谋划型的人才,听到陈少陵有见解,他的心情也逐渐的放松了下来。

    “通过今晚的事情,我忽然明白,无论社团属于什么目的,那都需要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我觉得让社团能够和当地的镇守将军扯上关系,用一种类似于黑白交融的发展关系,对于社团的扩张和发展,特别便利。”

    这也是傅余年刚刚才想明白的道理。

    在大多数人的思想中,从小就被灌输的想法,那就是评价一个人或者看待一件事,从来都是非黑即白,殊不知这种观点完全就是错误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白或者黑,就如没有绝对的好人或者坏人一样,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

    在饿肚子直到受不了的时候也会去抢劫犯罪,就算是十恶不赦的王八蛋,其心底也会有一方温暖的角落留给某个他所在意的人。

    毕竟,人都快要饿死了,还不吃嗟来之食的这种怪咖是比较少的。

    现在看来,真的是小学课本害死人啊。

    目前世界上各种各样的社团太多了。

    各种社团当初组建的目的不一,主要来说有两种目的,比较单纯的一种就是通过武学典及交易,获取利益的同时,淘选适合自身修行所需要的武学。

    其二,也就是大多数社团的模式,那就是把武学典籍纯粹看成是一种商品,用来赚取利润。

    所有人都知道世界政府安排加盟国每一个省市的镇守将军,都是用来镇压社团,控制武学典籍交易的,可以说社团发展与镇守将军之间是天然的矛盾关系。

    而陈少陵却能够反其道而行之,从这里面找出可以共通共生的地方,是难能可贵的。

    傅余年点了点头,很欣赏陈少陵这种新颖大胆的想法,道:“老付,以后的社团发展,可以甄别选择发展模式。对于那些可以拉拢和控制的镇守将军,那就黑白交融,对于不能为我所用的,那就尽量排挤让其走人。”

    “嗯嗯。”陈少陵点了点头。

    他对于傅余年对这一想法的完善很欣赏,因为他知道,傅余年的脑子,尤其是应变能力,不输给任何人。

    王胖子挠了挠头,“可是年哥,刚才钱不吝都说了,以后和我们没关系了。”

    “这怎么可能?”陈少陵摇了摇头,语气很坚定。

    傅余年笑了笑,“我们就是狗皮膏药,一旦黏上他了,他就别想脱身了。”

    “哈哈······”

    “对,我们就是狗皮膏药。”

    ······

    回到张昌盛总部别墅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

    傅余年皱了皱眉,心中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这个时间,苏尚卿都会喝杯红酒或者看会儿书,又或者和灰灰一起打盹等他回来。

    苏尚卿,今晚不在。

    他问过几个兄弟,才知道是去了陈少陵家,给明月治疗眼疾去了。

    傅余年准备静坐一会儿,忽然,有两个黑袍的兄弟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他眯起眼睛,苏凉七的黑袍堂以严格著称,兄弟们绝不会如此鲁莽的。

    两个黑袍的兄弟灰头土脸,大口喘气,看得出来跑了很长时间,脸上神色急不可耐,有事要发生了。

    傅余年吸了一口气,皱眉头道:“什么事,慢慢说。”

    “苏尚卿小姐,还有······明月小姐被抓了。”带头的黑袍兄弟捂着胳膊上的伤口,气喘吁吁的道。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

    傅余年猛地一步向前,像一头暴怒的猛虎一般,“谁?是谁?!”

    那个兄弟被傅余年吓的不轻,毕竟一向以温文尔雅,手段霸道出名的傅余年,很少有这么暴怒的时候。

    那黑袍兄弟浑身打着哆嗦道:“我们奉苏凉七堂主的命令暗中保护苏尚卿小姐,只是今晚九点多的时候,一伙人突然闯进了付智囊的家里,把两位小姐抓手了。他们有三十多人,我们两个打不过,但他们对我们没有下杀手,而是叫我们赶回来传话。”

    “什么话?”傅余年咬着牙,冷冷的道。

    “他说······”黑袍小弟又气又着急,憋得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他说,让你一个人来八方会的别墅,就让你一个人来,不然他们就撕票。”

    这个时候,最想听到消息的苏凉七和苏长安走了进来,然后是王胖子马前卒张昌盛陈少陵,紧接着陈少陵和丘宁儿也走了过来。

    可以说天启社团高层,在短短几分钟时间就集结完毕了。

    苏凉七抬头,咬着他,他有些自责,狠狠的握紧了拳头,“年哥,是我的错,早知道我就派更多人保护了。”

    苏凉七能够未雨绸缪,提前对苏尚卿和明月的安全保护作出安排,傅余年怎么还能忍心责怪呢。

    “妈了个臀的,年哥,这个丘逢甲给脸不要脸,咱们直接去弄死他。”

    “是啊,你今晚才救了他,这个王八蛋反而恩将仇报,是该教训一下他了,年哥,玄武堂请战!”

    “年哥······”

    陈少陵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先别说了,让傅余年安静的考虑一下。

    听到众人七嘴八舌的询问,傅余年反而安静了下来。

    这件事情有疑点,苏尚卿的境界强悍,别说丘逢甲派来五十人,即使是一百人,恐怕都未必能够拦得住苏尚卿。

    而且,丘逢甲派出的人对黑袍堂的人没有下杀手,而是让他们通风报信,那就说明丘逢甲指向谈判,不想翻脸。

    想到这儿,傅余年忽然眼前一亮,灵机一动,思绪想通,柳暗花明啊。

    傅余年侧过头,瞧了陈少陵一眼,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

    笑完,陈少陵呵呵的道:“年哥,恭喜你了,又得一员大将啊。”

    傅余年和陈少陵一唱一和的,让在场所有人都迷糊了。

    不过,丘宁儿玲珑心思,转移一想就明白了这两人大笑的原因,笑着打了个哈欠,眸子瞥了傅余年一眼,扭动着腰肢,“我要睡我的美容觉了。”

    丘宁儿说完,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