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40章 蚂蚁的力量
    ,!

    对于这些传言,傅余年倒是不太在意。

    傅余年和陈少陵谋划的第二件事情,那就是攘外之前先安内。

    自从灭了张昌盛,收服八方会之后,天启社团已经占据了龙门市半壁江山,天启社团与王朝会,战甲商社的三足鼎立之势已经形成。

    在对其余两大势力动手之前,天启社团首先要做的,就是要稳定后方,解决这些小型社团的依附问题。

    三天之后,以天启社团为首的武道会议,在龙门市大南边召开。

    会议之前,苏凉七带领黑袍的人已经将大南边的势力摸排的清清楚楚,由他安排,十分妥当。

    会议开始前五分钟,傅余年现身,他身边跟着张昌盛以及新加入的丘逢甲。

    傅余年正了正脸色,缓缓走到会议大厅外面。

    在大厅中,就有许多的小弟充当耳目,不断观察着地势,看起来像是要为随时逃命做准备一样。

    他一出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傅余年笑着摇了摇头,这些老大没有一点城府,而且如此怕死,他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失望的。

    不过在他心里,他希望这些老大都是窝囊废,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会少消耗一些力气来对付这些人了。

    穿过人群嘈杂的大厅,刚走到会议室门口,傅余年几人便听到里面吵杂的声音。

    “我说,这个傅余年真把自己当成是大南边的当家人了,我们都等了快一个小时了,他还不来,装什么装啊。”一个老大大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一脸的鄙夷。,双腿叠放在桌子上,

    “是啊,铁拳王,他以为是咱们怕了他们了?”

    “妈的,一个外来势力就敢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以前张昌盛在的时候,也没敢这么嚣张,更别说丘逢甲了,奶奶个腿毛的。”

    “铁拳王,待会儿那杂碎来了,你可要好好说说话。”

    “那是当然。”被称呼为铁拳王的男子笑哈哈的,对于天启社团,还真是没有看在眼里。

    对于铁拳王这个人,傅余年还是知道一点的。

    他自称为铁拳王,实际上也差点成为龙门市南边之王,只不过向后被张昌盛压制,后来又被后起之秀丘逢甲超越,在南边沦为了二流势力。

    不过铁拳王在南边这些小型社团中,实力也是首屈一指的。

    也难怪他有那么足的底气。

    傅余年站在门就听了听,看着身边的两人,三人哈哈一笑。

    丘逢甲上前推开门,傅余年和张昌盛走了进去,而那些老大一见他们来了,叫嚣正顿时消失,整个会议室安静了下来。

    整个会议室烟雾缭绕,好像群魔乱舞似的,有些老大双脚搭在桌子上,有些则干脆坐在桌子上,站没站相,坐没坐姿,完全的徐混做派。

    傅余年皱了皱眉。

    张昌盛立马打开了窗子,招呼人摆正了一下桌椅。

    丘逢甲继续抠鼻孔。

    “社团的事情很多,来晚了,大家见谅。”傅余年看了一眼坐在上首位置的铁拳王,虎目鹰眼,看起来还是有点实力的。

    铁拳王大大咧咧的,双腿还搭在桌子上,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语带嘲讽的道:“傅余年,你请我们过来是什么意思?”

    傅余年目光扫过会议室,瞥了一眼,冷着脸,沉声问道:“龙门市南边有十六位小型社团老大,怎么只来了十三个人?”

    丘逢甲听见傅余年的话后,连忙道:“龙虎帮、大刀门还有无敌商社的老大没有来。”

    点了点头,傅余年依旧淡淡道:“去把他们带来。”

    丘逢甲有些为难的道:“可是······他们万一不来呢?”

    “那就带点别的东西来,总之,他们必须到场。所有人都到齐了,会议再开始,我就在这儿等着。”

    丘逢甲答应一声开门走了出去。

    所有人都没明白傅余年话里这句带点别的东西是什么意思。

    傅余年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气定神闲的喝着刚泡好的茶。

    这下众位老大不愿意了。

    一个长发的老大站起身,对这傅余年竖起了中指,“傅余年,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小杂碎,就敢在我们头上撒野。老子一点都不服你,知道吗?”

    其余一些老大瞧见长发做了出头鸟,一个个脸上露出兴奋的光芒,丝毫要合力将傅余年撕碎了一样。

    傅余年不气反笑,脸上笑眯眯的,端起桌面的茶杯喝了口,然后有些好奇的问道:“长发,都说你的拳头很硬,是不是这么回事?”说完将茶杯放在桌面上又道:“你是初入魁首?和我切磋一下?”

    “妈的,老子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一拳碎山岳的力道。”长发双臂一震,发出金刚碰撞的响声,颇有几分气势。

    好多老大看到长发的架势,有些不怕事大的还开始鼓起掌来。

    “霸道拳罡!”

    突然,长发双臂之上,忽然绽放出淡淡金辉的光芒,气机喷涌如潮,开始凝聚霸气的拳罡力道,对着傅余年轰击而来。

    这是长发最强的一击,他要在傅余年面前展露自己的獠牙。

    拳罡呼啸,当空一震。

    傅余年身形纹丝不动。

    “想和年哥动手,你还没有这个资格!”站于傅余年身后的张昌盛身形一闪,毫无正好,一拳击出,气机凌空而下,声势骇人。

    两拳相碰,声浪冲天!

    众目睽睽之下,气浪横扫,将长发凝聚的拳罡震碎。

    长发双臂时之上的所有的光芒全部都消失,身体直接被震在墙上,墙体出现一个‘人形’深坑,掉落地面,脸色灰败,奄奄一息。

    “你······”

    他死死的看着傅余年,嘴里不甘心:“你们的实力?”

    “天启社团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碾压你!”

    张昌盛出手果断,再不给长发废话的时间,阔步上前,迎着他怨毒不甘心的目光,一拳轰击进入他的体内。

    这一拳,直接断了长发的所有生机。

    这位在龙门市南边纵横十多年,也算是个人物的长发,就这样死了。

    完全是被碾压,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整个会议室,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所有人脸上都是一个表情,那就是惊骇。

    过了半天,双脚还搭在桌子上的铁拳王终于坐直了身体,他动了动嘴皮子,喉咙格格作响,但没敢说话。

    “长发······死了?”

    “死的不能再死了。”傅余年喝了一口茶,自信的说道。

    “你·····”

    傅余年不屑的撇撇嘴,看着铁拳王,眼神扫过在场的众人,笑呵呵的道:“都坐下吧,这样站着,还说我欺负你们一群老人。都是老胳膊老腿的,也经不起折腾了,还不如今天四四六六把话说清楚,你们也该去享受余生了。”

    在场的所有老大都不傻,傅余年这话,等于是告诉他们,该滚蛋了。

    铁拳王算是见识过大场面的,脸面上还算镇定,他虽然对张昌盛刚才的出手怀有畏惧之心,但该说的还是要讲的。

    铁拳王冷笑几声,握紧了拳头,“傅余年,你要小看我们,等我们联合起来,就算你们天启社团也不是对手。”

    傅余年冷笑,这个铁拳王心思还真不简单,一句话就把在场所有人拉在了自己的阵营里面,集体讨伐他了。

    “联合起来又怎么样?一群老骨头,联合起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分开来就是一个个老乌鸦,不能成事。”

    “妈的,你······”

    铁拳王愤然站起身,指着傅余年却是说不出话来,显然被气的不轻,身体也开始颤抖不止,“你······好你个傅余年,你有种啊!”了半天后,铁拳王重重一拍桌子,冷哼一声准备离开。

    见他要走,张昌盛脚下一移,闪身挡在他前面。

    “你们敢?”铁拳王双目圆睁,转过头愤怒的看着傅余年。

    傅余年笑了笑,站起身拉了一下铁拳王的手臂,被铁拳王震开。

    下一次,铁拳王想要震开,却被傅余年死死扣住手臂,“既然来了,就必须把这个会议开完,谁都没有特权。”

    铁拳王挣扎了几次,却发现傅余年那一双看似柔软白皙的手如铁钳一般,他根本就挣脱不了。

    他心里一震,随即明白了。

    傅余年刚才对长发不出手,不是因为实力不济,而是不屑于出手。

    铁拳王知道,傅余年的武道境界,恐怕还要超出他身后这个年轻人太多。

    傅余年心里很清楚,如果铁拳王一定拼了命要走,他也不会拦,毕竟十多个社团如果拼了命联合起来对付天启社团,也够他们焦头烂额一阵子的。

    今天召开会议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事情,而不是激化矛盾,刚才对长发出手,只不过是震慑一下这些老大而已。

    铁拳王见挣脱不了,气呼呼的坐了下来。

    整个会议室又安静了下来,静悄悄的,所有人都不说话,鸦雀无声。

    那些前面还叫嚣着的老大们此时一个个将头深深埋下,深怕傅余年下一个就拿自己开刀。

    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傅余年嘴角弯起一个迷人的弧度。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被打开。

    苏凉七领着三个黑袍人员走了进来,三个人,手里端着三个大盘子,盘子被盖住,大声道:“年哥,我们把另外三个老大请来了。”

    傅余年心中了然的点点头,“那好,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会吧。”

    所有老大看到黑袍人员手上的盘子,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甚至一些人,趴在墙角开始呕吐了。

    丘逢甲一边抠鼻孔,一边有些得意,笑呵呵的道:“年哥,对不起,这些人都不愿意来,所以我就送了他们一程。”

    “我们无能。”苏凉七低着头,脸上摆出一副甘愿受罚的表情。

    “这样也好,我们的任何决定,这三位老大就算是默认了。提前争取到了三票,挺好的。”傅余年看着那三个大盘子,眼神玩味的道。

    虽然盘子的盖子没被揭开,但所有人都知道那里面盛着的,不是什么珍馐美味,而是三个老大的项上人头。

    所有人,看着傅余年以及身后几个人的时候,神色都变了。

    就连铁拳王,这个人都有些坐立不安。

    傅余年眉梢细长,狭长的丹凤眼像是会说话一样,目光看向铁拳王,笑眯眯的问道:“铁拳王,怎么了?椅子不舒服吗?”

    “没······没有,很舒服。”铁拳王眼泡有些浮肿,之前高高挺起的朝天鼻也没有高傲了。

    铁拳王趁着傅余年转眼的时候,偷偷吃阿勒擦额头上的汗水。

    傅余年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慢慢的喝茶,看着那些老大小丑般的模样,他心中真的有些鄙视,真不知道这些老大是怎么混到社团掌门人的位置的。

    一杯茶喝完,傅余年续上第二杯。

    整个会议室的气氛特别紧张,有些老大不断地擦汗,两条袖子都被汗水浸湿了。

    见傅余年不说话,下面的老大们更坐不住了,有些人的眼神时不时的瞟向桌子上的三个大盘子,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迷茫了,他们不知道傅余年接下来要干什么?

    一个个都神经兮兮的,有的老大更是紧张的浑身发抖,这些平时嚣张霸道的老大们,现在都蹲在墙角眼神飘忽,像是犯了错的小宝宝一样,等待着家长的处罚。

    傅余年喝完第三杯茶,才坐直了身体,和颜悦色的说道:“我这次请你们来,是想商量商量龙门市南边这一块的归属问题。你们在这儿蹲了这么久,我想大概已经想清楚了,我们天启社团,是不可能滚蛋的。”

    傅余年见火候差不多了,他知道不能在给这些人压力了,物极必反。

    那些老大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都没有开口,只是神色不一。

    傅余年笑了笑继续道:“还记得半月前张昌盛发生的事情吗?张昌盛把依附八方会的十几个老大叫去赴宴,结果吃饱喝足之后就送他们上了西天。为了替那些老大出头,天启社团和八方会共同出手,一夜之间把张昌盛给灭了,就是给那些死去的老大报了仇。”

    所有人都没说话,静悄悄的。

    张昌盛叫那些老大赴宴这件事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后来张昌盛突然变卦,对这些老大们出手,他们也是知晓的。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同一天晚上,张昌盛的张昌盛也被灭门,干出这一切的自然就是天启社团。

    “你们知道,张昌盛为什么突然会对那些赴宴的老大下杀手吗?”

    傅余年笑吟吟的,继而大声道:“正是因为他们一个个心怀鬼胎,不听八方会的号召,所以才被张昌盛各个击破。赴宴的当天,丘逢甲还提醒他们不要去赴宴,张昌盛没安好心,但他们就是不听话,所以他们就死了。他们的死,一方面是不听话,咎由自取,另一方面,也是不团结,所以才被张昌盛全部干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