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42章 谁要敢动你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创造一个大帝国最新章节!

    这么一个容颜气质皆是绝佳的女孩出现在这里,想要不吸引目光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滴个老母啊,这美女太漂亮了。”

    “靠,好漂亮的女孩子,哈哈,要是和他吃顿饭或者牵一下手,嘿嘿嘿······”

    “上去搭讪啊,他旁边那个酗子看起来还小,说不定是姐弟,不是恋人啊。”

    傅余年脸皮不厚,此时被众人围观,更是有些热辣辣的,倒是苏尚卿,冲着他灿然一笑,主动牵起了他的手。

    苏尚卿怀抱着灰灰,撅起小嘴,高傲的像一只小麋鹿。

    就在苏尚卿拉起他的手的时候,周围想起了一阵轻‘咦’的声音,那声音中,包含了男人的羡慕嫉妒恨,当然也少不了吐槽和口水。

    傅余年见到那些脸上流露出遗憾,羡慕嫉妒目光的一些家伙,也是咧咧嘴,心中略爽,苏尚卿,可是只守我这个身边人的哦。

    傅余年心中小得意,两个人在街上继续逛,苏尚卿偶尔看到一些喜欢的小物件,就过去买了,然后挂在灰灰脖子上。

    不一会儿,灰灰就被打扮的像个絮郎一样。

    傅余年笑了笑,道:“看来我要好好修行了,不然以后保护不了你,这样的大美人,被别人领走了。”

    “我可以保护你啊。”苏尚卿纤细的玉指点了两下下巴,听到他的话,忍不住莞尔一笑,偏过头,清澈眸子盯着傅余年。

    傅余年那个汗啊。

    “别害羞了,从小到大,你的小裤裤都是我洗的,你还害羞什么啊。”苏尚卿涂了绯红的唇色,此时展颜一笑,如春风拂面一般,让人沉醉,时而笑得灿烂,时而又妩媚。

    “我不害羞啊,不然咱们回去了在洗澡。”傅余年撇撇嘴,说起洗澡,这可是苏尚卿的软肋,他转脸,果然苏尚卿娇颜已经浮上绯红的色彩。

    苏尚卿在傅余年手上掐了一下,痒痒的。

    “哎呀,多漂亮的女孩子啊,天生丽质,我可以追你吗?”一个身穿西服,面容白皙,举足之间颇有高贵气质,只是脸上的笑容却有些邪魅,嘴角不张扬,却似有笑意。

    苏尚卿驻足,皱了皱眉。

    那少年手捧着一束红玫瑰,缓缓走来,单膝下跪,抬头望着眼前的苏尚卿,“天地的杰作,漂亮的女孩子,做我女朋友吧?”

    灰灰‘汪汪’叫。

    苏尚卿嘟起了嘴,低着头抚摸着灰灰的头发,不说话。

    这就代表她生气了。

    那少年丝毫没有受到打击,而是脸上依旧笑嘻嘻的,笑容之中有些玩味,“我从帝都一路而来,今日敲路过龙门市,没想到就让我遇到了一见钟情的姑娘。都说爱情是一瞬间发生的,以前我不信,现在我信了,真的信了。姑娘,嫁给我好吗?”

    苏尚卿一转身,周身气凌冽如寒冰,“登徒浪子,不要脸,滚!”

    那少年缓缓站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不减,侧过头看向了傅余年,仔细的打量了一会他,笑嘻嘻的,“兄弟,你就不怕我把你女朋友抢走?”

    “你还没有那个本事!”傅余年露出一抹微笑,脸色依旧平静,只是一双狭长的丹凤眸子盯着对方,似有君临之威。

    那少年后退了一步,在傅余年那双眼睛面前,他似乎觉得司机有些低人一等似的。

    少年面色瞬间一变,转眼间又是满面春风,哈哈一笑,将那一大束玫瑰花交给了身后站着的一个保镖一样的壮汉,然后拍了拍手,“有趣,有趣。”

    苏尚卿娇容如水,挽起了傅余年的手。

    那少年丝毫不为刚才苏尚卿拒绝他而生气,而是笑呵呵的伸出手,“我叫北宫龙鳞,哈哈,天生丽质的女孩,我还会追求你一次的。”

    傅余年重新看向他。

    “我的原则是事不过三,所以我只做两次。这一次你拒绝了我,我还有一次机会。”少年笑呵呵的,只是那笑容当中,蕴藏着高贵与自信。

    “记住了,我的名字叫北宫龙鳞。”少年转过身,面对着如血的残阳,笑呵呵的。

    傅余年眯起眼睛,也只是一笑,“我只会让别人记住我的名字!”

    “那你叫什么名字?”少年没有转身,依旧是背对着傅余年两人。

    “傅余年!”

    少年的脚步一滞,身体微微一抖,虽然只是一瞬,但还是逃不过傅余年的眼睛。

    少年大声的道:“你爷爷叫什么名字?”

    傅余年嘴角翘起,“你不觉得这样很不礼貌吗?”

    “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少年说完,继续往前走,“那么,下一次再见。”

    “会再见的!”

    那少年背对着两人,摇头晃脑的,拍了拍手掌,声音中带着笑意,直呼道:“有意思,有意思!”

    ······

    两人回到龙门市梨树小院子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院子里面干干净净,看来是陈少陵经常来打扫收拾。

    吃过晚饭,傅余年就进了书房。

    哒哒!

    门口处,传来轻微的敲门声。

    门窗上,映出那一道美丽的倩影,傅余年微微一笑。

    傅余年抬头,苏尚卿长发披肩,传出梨花的清凉香气。

    她轻靠着门,美人出浴之后的她只穿轻纱睡衣,体态纤细柔软,盈盈一握的腰肢勾勒着动人的弧度,那两瓣蜜·臀犹如鲜艳欲滴的水蜜桃一般诱人。

    娇媚的容颜,在月光下,美的让傅余年心底一阵悸动。

    傅余年有些失神,他怔怔的望着眼前秀色可餐的苏尚卿。

    “还没看够啊,小色狼。”苏尚卿来到他的面前,还和以前一样,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了笑,道。

    “秀色可餐,羞涩可参禅。”

    傅余年有些失神,他怔怔的望着眼前秀色可餐的苏尚卿。

    “还没看够啊,小色狼。”苏尚卿来到他的面前,还和以前一样,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了笑,道。

    “秀色可餐,秀色可参禅。”

    傅余年微微一笑,也斜斜的靠在门框上,望着眼前美丽可爱的女子:“我好幸运啊。”

    “幸运什么?一直有我给你洗小裤裤?”苏尚卿一双眼眸如一泓秋水一般,精致的脸颊泛起一层红晕,她喜欢开这样的玩笑,但每一次都会让自己脸上浮起潮红,声音温柔的道。

    傅余年无奈。

    “你对那个少年怎么看?”

    苏尚卿浅浅的笑着,脸上浮现温柔的笑意。

    她的眸子温柔如水,但面对感情,却坚如磐石,此时此刻,也只会对傅余年展露独属于她的美丽。

    傅余年咬着牙,笑了笑,“看似浪荡不羁,实则胸有丘壑。”

    “嗯嗯。”苏尚卿嘟了嘟嘴巴,抱起趴在她双脚上打盹的灰灰,“他身后的那个保镖实力深不可测,以我的神识,至少在天象境界之上。”

    “没什么可担心的。”

    苏尚卿嘴角弯起一个美丽的弧度,俏脸对着灰灰,说道:“那你怕不怕我真的跟着那个叫北宫的少爷走了?”

    “那我就打你的翘·臀。”傅余年调侃的道。

    “好了,不许打岔了,别贫了,说正事。”苏尚卿收敛起笑容,正色的看向傅余年,道:“天启社团要统一龙门市,你必然和李屠龙有一战,是吧?”

    “嗯。”

    傅余年点点头,李屠龙就是天启社团目前统一龙门市最大的障碍,所以这个人,他是必须要清除的。

    “李屠龙不简单啊,单是他能够拥有如此庞大数量的武学典籍,就证明他身后一定有更强大的势力做后盾。”苏尚卿道。

    “再说了,他已经是金刚境界,而且实战经验极其丰富,对付这个人,要千万小心小心再小心。”

    傅余年现在的实力,就算借助天龙之力,对付李屠龙都很吃力,况且他现在的境界,也只是魁首中期而已。

    “这一个月,你要好好参悟十龙十象术第三式,不出意外的话,你的实力能达到魁首巅峰,虽然不能突破到金刚,但差距也只是一线,把握会大一些。”苏尚卿俏脸凝重的道。

    毕竟李屠龙的实力,在这个龙门市都是顶尖的存在,而傅余年却要以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新人去挑战这样一位成名已久的人,确实要具备很大的勇气和实力。

    天启社团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战是不可避免的。

    傅余年点点头,对于苏尚卿的提醒,他自然深以为意。

    依他现在的战斗力,已经足够和魁首巅峰的修行者有一拼,而且胜算还很大,但即将要面对的李屠龙,那可是金刚境界的强者。

    跨境界战斗,这对于寻常修行者来说,等同于自杀。

    “这一个月,我会熬制一些药材,帮你淬炼筋骨。”苏尚卿微微一笑,完美的身材依在门框上,清凉的夜风吹过来,香气入鼻。

    “那这么说,我们经常要洗澡了?”傅余年笑了笑,对于苏尚卿的贴心,十分受用,有这样一个贴心女生陪着,就算是在枯燥无聊的休息,也会变得有趣许多。

    苏尚卿红着脸,抱起了已经熟睡的灰灰,“你这个人······”

    看到苏尚卿倒映在窗前的身影,然后关灯,房间陷入寂静。

    傅余年回身走进了书房。

    他松了一口气,收敛心神,静坐了好一会儿,等待心潮安定之后,开始认真的修行十龙十象术第三式。

    鸿见于地、龙蛇起陆战于野。

    有关于十龙十象术的一切信息,全都记载在脑海中,傅余年开始修行研习,时间如流水一般,不知不觉,两个小时已经过去。

    对于第三式的起势与运用,他多多少少已经有了一些心得,但这些远远还不够,他要的是精通,是臻于巅峰,是一招能制敌。

    傅余年修行的武学是杀人技,一击必杀。

    傅余年安静的盘坐在书房,全神贯注的开始在脑海中演练第三式的精髓,与此同时,在他的眼前,如同上一次修行第二式一样,有万千萤火之光再一次汇聚成人型,不断演练第三式。

    那萤火之光犹如毁人不倦的导师一样,一遍遍在傅余年眼前演练,丝毫不知疲倦。

    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但傅余年一点都不觉得疲累,反而越来越精神,睁大了眼睛,不断修行研习。

    有了万千萤火之光操练第三式武学的精髓,傅余年修行起来自然是一日千里,很快,他便掌握了第三式的核心精髓。

    他兴奋了好一会儿,抬头看窗外,晨光熹微,一夜时光过去。

    傅余年静了静心,再度的开始聚精会神的观想萤火之光演练的第三式,一遍一遍的观看,然后在自己脑海中不断跟随修行。

    天光大放。

    傅余年活动了一下身体,单手握拳,赫然有山河奔涌之力。

    这种速度,简直是堪称骇人。

    看来有了万千萤火之光的修行引导,再加上与生俱来的超高修行天赋,他对于十龙十象术第三式的修行,已经渐入佳境了。

    随着第三式的修行,他逐渐感觉到体内的大周天气海也在不断的充盈,正如万川归还一般,汇聚在大周天之中。

    而也正因为时刻充盈的气机,傅余年方才能够在短短一日间,对第三式的领悟才算是登堂入室。

    随着体内大周天气海的澎湃充盈,傅余年也是逐渐的感觉到一些随之而来的好处,尤其是一拳之力,比之前更具有了强大的震撼力。

    观想千遍,自然不如亲身操练。

    傅余年站在院中,不动用气机,一招一式,极其沉稳老练,十龙十象术第三式的起手、发力、拳势他都已经掌握了精髓,接下来要做的,那就是参悟至巅峰了。

    苏尚卿躺在梨树下的摇椅中,怀抱着灰灰,躺椅旁边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是苏尚卿刚做好的早餐,三碟开胃小菜,还有一壶热茶。

    傅余年走进,揉了揉苏尚卿的肩膀。

    苏尚卿咬着嘴唇,扑闪着双眼,明明感受到了他的动作,却故作不知地将眼光飘向一旁,装作打盹的样子,娇柔的侧颜看的傅余年心中一阵心悸。

    苏尚卿目光一跳,忽见傅余年手臂流血,差点叫出声,她坐了起来,走到傅余年面前,小心翼翼的撕下一块布子包扎起来。

    “怎么受的伤?”苏尚卿小声的说道,语气中的怜惜之意要大于责怪的意思。

    “男人嘛,身上没有几道伤口,才不像话呢。”傅余年温柔一笑,趁着苏尚卿苏尚卿包扎手腕的时候,手指顺势一挑,在苏尚卿手心勾了一下。

    苏尚卿咬了咬嘴唇,瞪了傅余年一眼,脸上的红晕如盛开的霞光,笑声的骂了他一句,“你说的话都是歪理,还这么调皮!”

    这话听在傅余年耳中,更像是勾引。

    他喟然一叹,手指轻柔地抚过苏尚卿清纯稚美的脸蛋儿,她的脸颊凉如冰、滑如玉,傅余年的眼眸悄然跃上一抹温柔。

    他忽然克制不住地将苏尚卿揽在怀中,心中一阵激荡,伸手揉了揉苏尚卿的瀑布长发,喃喃地道:“谢谢苏尚卿姐。”

    苏尚卿侧过脸颊,有些不屑的吐了吐舌头,贴在他怀中,一双纤纤玉手紧握着傅余年手上的伤口,道:“要爱惜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