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43章 我在挖坑
    她哽咽着道:“别人想要你的命,就先要问过我手中的剑。”

    傅余年摇着苏尚卿的手臂,“你怎么固执,我说过了·······”

    “我说过的话,不会变!”苏尚卿满脸泪珠儿,傅余年忍不住心中一痛,喝斥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苏尚卿眼泪汪汪地抬起头,稚气、认真地道:“有谁敢动你,我就先杀谁!”

    傅余年的心儿突地一颤,一轮红日升起,美人笑靥之下,他忽然现,这个自己一直依赖爱护的苏尚卿姐,眉宇之间已然带着种成熟女人魅惑的风情。

    “灰灰,你来说说,你苏尚卿姐是不是傻瓜啊?!”傅余年感动地叹息,重又将她拥在怀中,额头抵上了她的刘海儿。

    苏尚卿紧紧拥抱着眼前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男人,此时此刻,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男人的阳刚之气,让她不知不觉已经暗里着迷。

    苏尚卿撇了撇嘴唇,尽管有些不愿意承认,但她已经对眼前的男人着迷,“我不要站在桥上看风景,也不愿意看风景的你看到我。我要做的,便成为你看风景的那一座桥,支撑你看到更远的风景。”

    她满足地想,眉梢眼角尽是万种风情。

    傅余年心中一荡,在苏尚卿光洁的鼻翼上一勾,笑着问道:“苏尚卿姐,你刚才说有一把剑,是哪一把剑啊?”

    苏尚卿一时间没明白傅余年的意思,美目流转,嘟起粉嫩嫩的嘴唇想了一会儿,道:“天下大道剑啊!”

    “我倒是有一把剑,苏尚卿姐要不要欣赏一下啊?”傅余年笑着替苏尚卿擦去粉颊上的泪痕,纵情一笑,豪情顿生。

    苏尚卿在傅余年后腰掐了一把,美目中闪过一丝明媚的慌乱,两靥潮红,“那要看你的剑术是否高明了!”说完站起身,脆生生的笑着给他递过来筷子。

    傅余年细嚼慢咽,享受着美味的早餐。

    一边有美女作伴一边修行,傅余年的生活也不算无聊。

    修行十龙十象术第三式之余,傅余年也继续感悟战阵师的的核心规则。

    想要在实际的战役中布置出杀伤力巨大的战阵,除了修行者需要极高的天赋之外,还需要天时地利。

    这就需要战阵师对战阵核心规则非常精通。

    傅余年老神在在,在书房收殓心神之后,继续感悟一字长蛇阵的真义。

    长蛇阵运转,犹如巨蟒出击,攻击凌厉!

    全阵分阵头、阵尾、阵胆三部分,阵形变幻之时,真假虚实并用。

    长蛇阵是根据蛇的习性推演而来,长蛇阵共有三种变化。

    一、击蛇首,尾动,卷。

    二、击蛇尾,首动,咬。

    三、蛇身横撞,首尾至,绞!

    一字长蛇阵布置完成,只见两支军队在线条战阵上不断绞杀。

    其中在一字长蛇阵的不断消耗与冲杀之下,白军士气一落千丈,已经完全失去战斗力,像山崩一样的垮下来,将士们只顾争着逃命,互相冲撞践踏,死伤的人不计其数。

    那些虎、豹、犀、象等野兽也早已脱缰逃走。

    正当白军望风溃逃的时候,天空忽然阴暗下来,接着狂风呼啸,雷电轰鸣,大雨倾盆而下,另一面的黑军立刻暴涨起来。

    风声、雷声、雨声、水声喊杀声汇成一片,简直要把丧魂落魄的白军淹没了。

    黑军凝结而成的阵势,宛如一头遮天巨蟒,不断撕咬着白军的队伍,死伤不计其数,吞天巨蟒穷追不舍,狂追百里,将白军军队包围起来。

    黑军以雷霆万钧的气势,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启动阵法,激战,黑军在阵法掩护之下,士兵无不以一当十,向白军猛冲、猛打、猛追,不给白军以喘息的机会。

    一踌战,白军全军灭亡。

    傅余年坐在书房中观想,脑海中不断出现刚才线条上浮现出的一字长蛇阵的灭世绞杀之法,一支将近五百人的白军,在启动阵法的绞杀之下,全军覆灭。

    这等可怕的战力,要比一位天象境界的高手恐怖得多。

    这只是他在脑海中观想而布置出来的战阵,若是在实际战争中,那么白军也该是全军阵亡了。

    一位天象境界高手,战场之上,杀人者不过一两千就力竭,哪怕是三上境的强者也无法做到战场万人斩,但九重天的战阵师布置阵法,在战场想要杀死万人,不过只是谈笑之间。

    战阵师,乃是天地之间极其稀少的存在,也是强悍的存在。

    傅余年继续修行。

    夜半之时。

    他脑海中观想出来的那片战出然轰的一声,与此同时在这片天地之内,整片天地轰鸣之声惊天动地。

    天地瞬间轰鸣,霞光刹那百万丈的向外猛烈的扩散,使得百万里天空一片赤红,其内七彩缭绕,如天地异相。

    与此同时,更是在这片天地百万里的天空上,赫然出现了一个个字迹,那些字迹大都模糊看不清晰,可唯独前一行字清楚无比,让人一眼就可以认出,那是战阵师核心规则。

    核心规则!

    百万天地异相,似经文出现,尤其是那核心规则四字,更是散发出强烈的光芒,直接闪耀整个这片天地的虚空,似生怕外人看不到一样,使得这一瞬,他体内的那条天龙,也都跃动起来。

    傅余年仰望天地,心中感悟符文核心规则,那战阵核心规则便缓缓出现在眉心之中,收敛气机,则又消失不见。

    这金色的光芒缭绕时,傅余年的身体在这一刹那如被改变,他体内的大周天气海浪潮翻滚,渐渐整个大周天都成为了金色,那金色的湖水咆哮翻滚间,改变了傅余年的全身。

    他的身体出现砰砰巨响,他的骨头如在生长,他的血肉如在发育,他的身体里里外外一切都在这一刹那,被强行改变。

    身上那条盘龙犹如获得强悍的生命力,不断在他身体表面有活动,双龙游动的的同时,龙身增大,龙鳞发出金光。

    他的经脉仿佛透明,融入血肉之内,他的头发不断地生长,他的身体,正按照战阵师的天地规则不断淬炼,正在被不断的过渡。

    这一过程持续了约莫四个小时,随后傅余年体内轰的一声,他猛地睁开眼,立刻在他的目中出现了一缕金芒。

    半晌后,傅余年目中金芒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激动,他的脑海中清晰的浮现了一段天地规则,这规则如烙印在了他的灵魂中。

    他清楚的知晓每一句规则的含义,清楚的知晓这段规则,正是······战阵师修炼的最基础也是最核心的规则。

    这是在外界,足以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足以让无数战阵师为之争夺疯狂的战阵师核心规则,如今,它在傅余年的脑海中!

    随着那四个小时傅余年身体的改变,此刻的他尽管还是魁首中期境界,但他修行的,但他的肉身实力,足以和魁首巅峰境界前期的强者一战,不落下风。

    若是一旦一字长蛇阵的战法布置成功,或许要绞杀一位魁首境界的巅峰强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样的造化,就算是那些大家族,大学院的学员,也都很难获得。

    战阵师的天地规则,不仅能够帮助他掌握战阵世界的天地规则,而且对于淬炼体魄,吞噬气机,帮助身体那条盘龙的成长都有强大的作用。

    可以说现在的傅余年,同境界无对手。

    傅余年内心激动,他狠狠的握住拳头,内心要变强的渴望更强烈,直至许久,他才深吸口气,走出了房间。

    走出房间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傅余年见苏尚卿房间开灯,灰灰还传来轻微的打鼾声,上了二楼,轻轻叩了叩房门,房中一股玫瑰花香味道入鼻,眼前水雾缭绕。

    苏尚卿站在水中,舀了一瓢飘着花瓣的水,自胸口淋将下去,看的傅余年一阵心惊肉跳,身体火热,嘴村发干。

    手腕儿上缀着晶莹的水滴,顶端上两粒小樱桃俏皮地翘挺着,窄窄的细腰还没有成熟的丰腴感,带着种少女的青涩,平坦柔软地小腹下,骨盆已开始宕起优美流畅的曲线。

    颤抖地一声轻呼,苏尚卿猛地坐进水里,扯过一条毛巾遮住胸口,眼含热泪,秋水眸子滴出几颗晶莹的泪珠子。

    苏尚卿的容颜就要埋到那一对玉峰里了,苏尚卿咬着牙,嫩白的脖子都变成了绯红,才低声道:“你,怎么不打招呼啊?”

    傅余年转过身,“你穿衣服吧。”

    很快,苏尚卿便穿好了衣服,为他端上来已经准备好的饭菜。

    傅余年轻轻揉着苏尚卿颤抖的香肩,笑呵呵的,“苏尚卿姐,对不起啊,洗澡也在浴室嘛,你怎么在房间洗澡了!”

    苏尚卿忽然站起来,双手环住傅余年的脖颈,在他脸上轻轻一啄,然后把他推开,一边还握紧了小拳头,在他眼前晃了晃,“记住了,你什么都没有看到啊。”

    “对,我啥都没看到。”傅余年一边欣赏着苏尚卿罕见的霸道娇媚,一边大快朵颐吃完饭。

    苏尚卿给他添饭。

    傅余年侧过头一直看着,忽然在她圆嫩水滑的翘臀伤轻轻一拍,俯这身子在耳边轻轻说几句俏皮话。

    苏尚卿嘴中发出热气,早就不知所云了。

    苏尚卿一身贴身睡衣坐在床边,伸手给傅余年倒茶。

    一对翘臀微微翘起,此时窗外的微风一吹,松垮的布料禁不住拉扯煽动,一时鼓胀如帆,唯有风过处的布纹涟漪,在臀尖曼妙轻舞,只可惜非风动,非帆动,乃心自动。

    此时傅余年的心,已经如那绿野奔腾的马匹,不知道何处是归处。

    苏尚卿像一头受惊的小鹿一般,转过身有些调皮的笑了笑,瞪了他一眼,咬着牙道:“赶紧喝茶,别噎着了。”

    “咳咳······”

    苏尚卿站在身后,双手在他的背后匀匀的拍打,那一双玉手,时不时在肋下,脊椎处勾动一下。

    傅余年浑身一颤,暗道:我这是被苏尚卿调戏了啊。

    这一种暧昧的小甜蜜,两人特别享受。

    傅余年对战阵核心规则的领悟,已经算是登堂入室了。

    在这些日子中,他一边修行十龙十象术第三式,一边不断观想核心规则,一些关于布阵的精要,胸中的见解已经大大超越了以前。

    凝聚气机布阵,防御与杀敌,都可以运用起来,化为气阵、战阵、剑阵,威力也是与日俱增。

    而在他观想战阵第十八天,终于亲手布置除了第一座战阵。

    一座还没有达到巅峰的一字长蛇防御阵。

    定下神来,傅余年看着眼前如流光一般交织而成的阵法,整座阵法由天地奇迹构筑而成,

    不但拥有较强的防御力,而且还能够对修行者有淬炼形体,增强自身修为,汇聚天地气机的作用。

    在“一字长蛇防御阵”中修炼,他深深感觉到了地底气机的精纯与浩瀚,此时,傅余年就坐在院子中梨树下,感受气机奔腾,浩瀚如海潮。

    生生不息的天地气机汇聚,促成了一字长蛇阵的运转,甚至在梨树下,能够听到天地气机归来,终于汇聚成海的澎湃之音。

    在具体的实战中,傅余年还不确定自己能否布置出来完整的一字长蛇阵。

    毕竟在实战中,阵法的执行者都是活生生的人,不可控的因素太多,而只是利用气机布置阵法,就没有那么多束缚了。

    院子中这个小小的战阵,气机汇聚,生生不息,壮大自身。

    而傅余年在梨树之下一坐,便是三天。

    第三天傍晚,傅余年睁开眼。

    洗完澡之后的苏尚卿抱着灰灰,坐在梨树下的躺椅上,长发披肩,湿漉漉的搭在肩上,发香入鼻。

    苏尚卿感受着傅余年身上阳刚昂藏的气息,眼神一喜,摇醒了正在打鼾的灰灰,“你突破了?”

    “魁首巅峰!”

    苏尚卿抬头望了一眼天空,“这一座战阵,对你的修行帮助这么大?”

    “嗯嗯。”傅余年坐了下来,“以前我也没有想过,十龙十象术可以在战阵之中修行,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苏尚卿替他端上晚饭,茶水,还有亲手熬制的汤药。

    苏尚卿总是如此贴心,傅余年不禁大受感动,每一次仔细修行,总会有美味等着自己,他走到苏尚卿身后,替她揉了揉肩。

    苏尚卿娇羞地挣开肩膀,嘟起粉嘟嘟的嘴唇:“你去好好洗个澡吧,有汗味呢。”

    “好哇,嫌弃我有汗味,那我可要执行唐家家法了。”傅余年大手张开。

    苏尚卿咬着唇,娇艳欲滴。

    一巴掌,拍在苏尚卿蜜·臀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