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44章 被调戏了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创造一个大帝国最新章节!

    苏尚卿身子酥软,扭着身子躲避着他的袭击,娇喘细细地道:“别闹了,灰灰看着呢,这样不好。”

    苏尚卿窘的轻轻捶打着傅余年的前胸,忽尔眸光一闪,羞得把头埋在傅余年怀里。

    那种女儿家羞态看得傅余年只觉得身子一轻,骨头一酥,精神一荡,真恨不得立刻把苏尚卿就地正法。

    他吸了口气,抱起苏尚卿苏尚卿轻盈的身子放在自已膝上。

    连带着灰灰,也趴在了他腿上。

    苏尚卿轻慢慢仰起头,“想不想听歌?”

    苏尚卿格格笑着逗着傅余年,娇翘玲珑的圆臀微一挪动,忽然触到一个硬如钢铁的东西,她先是怔了怔,接着便双手捂住潮红的脸颊。

    傅余年苦笑一声,他觉得鼻子闷,好象鼻血都要留下来了,赶忙把放凉了的茶水一饮而尽,清咳了两声,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道:“那你唱,我听。”

    苏尚卿张开指缝,偷偷瞄了傅余年一眼,这才慢慢放下手来,含羞带怯地道:“我也是听来的。”

    傻俊角,我的哥,和块黄泥儿捏咱俩个。

    捏一个你,捏一个我。捏的来一似活托,捏的来同床上歇卧。

    将泥人儿摔,着水儿重和过。再捏一个你,再捏一个我。

    哥哥身上也有妹妹,妹妹身上也有哥哥

    等苏尚卿唱完了,她眼眶满含泪花,晶莹的眼泪流过晕红的脸颊,“这是我听明月唱的,她说这是陈少陵教她唱的。”

    苏尚卿脸上流泪,忽而就笑了,见傅余年看着自己,羞红了脸颊。

    “小傻瓜。”

    他伸手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

    苏尚卿乖乖地闭了嘴,眉梢儿却浮起一丝轻松和喜悦,世间若遇知心人,哪怕一日,便是一生!

    傅余年,就是我苏尚卿的知心人。

    傅余年和苏尚卿,仿佛天生的两个半圆,为彼此而生。

    他贪婪地摸了一下苏尚卿光滑的脸蛋儿,他故意打了个哈欠道:“夜凉了,小心着凉,我们回房间吧。”

    苏尚卿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摇摇头,笑问道:“魁首巅峰是不是还不稳固?”

    “还需要一战,才能稳固境界。”

    “那我陪你好了?”苏尚卿攥紧了小拳头,有些淘气的在他鼻头上摁了几下,“我陪你打啊。”

    傅余年满头黑线,苏尚卿修行天下大道剑,实力比他还要高出一线,和苏尚卿动手,自己的屁股恐怕就要遭殃了。

    “不用了,不用了。”傅余年嘿嘿笑着。

    “切!”

    傅余年顺着她斜开口的衣襟看到胸口一抹幼滑的肌肤,那娇小的蓓蕾瞬间闪过,已经初具优美的弧形了。

    傅余年眼一直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顺着她的脊背望下去,一双洁白干净的小脚丫娇俏地在空中摆动着,带动她的裤脚,不时显现出结实浑圆的臀部曲线。

    十八岁的苏尚卿,容貌还有些像花褪残红青的小青杏,可是那具宛宛香臀已经颇具女性美丽的征兆了。

    苏尚卿看到傅余年火辣辣的目光,有些害羞地放下了小脚丫。

    傅余年龙门上去,“苏尚卿,咱们打一场吧。”

    苏尚卿脸颊酡红,扭过去脸不看她,那口型分明说道:“休想!”

    苏尚卿的蜜唇已经被傅余年覆盖上去,发出一阵呜呜咿咿的可爱声音。

    ······

    “刺啦”

    满外不断传来刺啦的声音,两人循声望去,只见一名面色白皙的少年站在院子门口,手里拿着一把铁锹,不断地挖掘着深坑。

    “是他?”苏尚卿苏尚卿也感受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肃杀之意。

    傅余年望着那人的动作,仔细感受着空气中那一股杀意,定了定神,“他说过回来,没想到还真来了。”

    苏尚卿苏尚卿望了一眼傅余年,“他来干什么?!”

    傅余年对那日两人在街上相见的情形记得一清二楚,眼前这个面容白皙,笑容邪魅的男子,正是那天当街手捧玫瑰的男孩子。

    “你忘了,他说了,还会来追求你的。”

    苏尚卿撇撇嘴,有些不满的道:“你去把他打发走。”

    傅余年示意苏尚卿不要动,他轻声缓步走过去,定睛看了一会儿,问道:“你真的来了?”

    “来了!”

    “你这是在干嘛?”

    “挖坑!”

    “干什么?”

    “埋人!”

    “谁?”

    “你。”

    “我?”

    “对啊,埋了你,我就可以带走你女朋友了。”

    那人停下了动作,微微抬起了瞟了傅余年一眼,举止雍容大度,流露高贵之气,按理来说最起码也是大家族的子弟,只不过笑容却有些邪魅,举止乖张,这样的两种气质,在此人身上却呈现出一种异样的和谐感。

    傅余年神色从容,“你带不走。”

    “我要做的事,很少有做不成的!”

    “抱歉,我会让你做不成的。”

    “所以啊,我要挖坑埋了你。”

    两人都极其吝啬言语,连一个标点符号的废话都不多说。

    “动手吧。”傅余年暗暗运转气机。

    这时候,那人一瞬间停住了动作,眼神中带着疑问道:“你不想多问一点?”

    傅余年愣了一瞬,也不知道眼前此人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便道:“你要说,那就说了,不说,我就是废话,不是吗?”

    “呵呵,有意思嘛。我从帝都这一路而来,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个特别有意思的人。”那人笑道,脸上的表情真诚而热情,好像两个人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那人笑呵呵的,丢掉了手中的铁锹,他身后站着的一个大汉立刻递上来纯白毛巾,“第一个人,名字叫做陈庆之,你是第二个。”

    傅余年两条眉毛向眉心汇聚,眼前这人看起来年纪和他差不多,口气倒是不刚才还是吝啬语言,这一会儿又是废话连篇,还真是怪异的有些让人看不透。

    “你叫傅余年是吧,我记住你的名字了,哦,对了,你记住我的名字了吗?”那人很自信地摇了摇脖子,将身旁的铁锹一拳击成了碎渣子。

    “嘿嘿,我叫北宫龙鳞。”那人说完,双臂张开,笑了笑,“让我来瞧瞧你的成色。”

    傅余年不解,“成色?”

    “掂量一下你的斤两。”那人笑了笑,鼓动全身的气机,“怎么样,是不是怕在美人面前丢了面子,不敢出手了?”

    以傅余年的神识,眼前此人也是魁首境界,还没有到达巅峰,即使一战,傅余年自信都有自保之力。

    他之所以没有动手,是因为根本看不透眼前这个少年。

    这个人行为怪异,举止乖张,言语霸气又有着高贵的外表,傅余年有些看不透。

    “今天这个坑,我要埋了你。”傅余年的脸色忽然变了,他笑了起来。

    “你?”北宫龙鳞诧异的看着面前这个少年,心道“他竟然看出自己先前的话是想让他乱了章法!果然是个厉害人物。

    北宫龙鳞也开始认真起来,神色凝重。

    “来!”

    “来!”

    二人做出战斗姿势,在一瞬间撞到一起。

    啪啪啪啪!

    在短短一盏茶时间之内,二人已经相互试探着进攻了三十次。

    傅余年中了三拳一脚,北宫龙鳞胸部中拳,脸上挂彩。

    “嗨,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呦,同境界很少有人是我的对手,今天你是个例外,可是,想要打败我,那是不可能的。”北宫龙鳞笑呵呵的说道。

    傅余年的嘴角渗出一丝鲜血,北宫龙鳞厌恶地皱了皱眉头,嘴里不知嘟囔着什么。

    一旁的苏尚卿忽然道:“他怕血!”

    北宫龙鳞向后退了一步,恐惧的看着傅余年嘴角的血色。

    这一细微的面部表情被傅余年尽收眼底,傅余年猛然笑了起来:“你难道怕血?”

    “你你胡说什么!”北宫龙鳞就好像一个孝儿被父亲拆穿了谎言一样,大声怒喝着。

    “也许吧,但我还是想试试。”傅余年将嘴角的血迹随意涂在手掌中。

    真的让苏尚卿猜中了,染着鲜血的拳头北宫龙鳞竟然不敢硬接!只是一味的躲避,每每见到傅余年肩膀上流淌的鲜血,北宫龙鳞总会露出恐惧的表情。

    “砰!”北宫龙鳞脸上挨了傅余年重重的一拳。

    “啊!”北宫龙鳞捂着受伤的左脸摔倒在地上,没等他站起来,傅余年已经来到他面前。

    北宫龙鳞向后一跃,大喊到:“卑鄙!”

    北宫龙鳞向后一跃,大喊到:“卑鄙!”

    傅余年笑道:“再强的人也会有弱点,真没想到,你的弱点竟然是怕血,哈哈,就这样还想挖坑埋了我?”

    傅余年步步向前。

    北宫龙鳞慢慢后退。

    北宫龙鳞完全失去了攻击的能力,他的眼前满是猩红的小学,恐惧,发自他内心的恐惧。

    傅余年的拳头一拳拳的打在北宫龙鳞身上,他的身体飞出三丈之外。

    傅余年看了他一眼,嘴角浮出袅雄的笑容。

    北宫龙鳞闭着眼。

    过了好半天,他忽然睁开眼睛,右手抹了一把鲜血,伸进了嘴巴里。

    北宫龙鳞忍着厌恶将鲜血吞食掉,他朝着傅余年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克服了。”

    傅余年微微一笑,只不过心里还是很震惊,眼前的此人如此怕血,但却在短时间内强行忍住内心的厌恶而克服这个毛病。

    要论毅力,还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接下来,就该让我看看你的成色了。”北宫龙鳞喊道,之间他身形一动,毫无犹豫,大手挥动,只见得那院中凋谢的梨花花瓣竟是犹如利刃席卷,铺天盖地的对着傅余年笼罩了过去。

    傅余年见到这般惊人攻势,心头也是一惊,眼前北宫龙鳞攻击力果然厉害,如此攻势,缺乏经验的武者第一时间就会被逼得乱了阵脚,失了分寸。

    “力贯万斤象步堕!”

    傅余年急急后退,急忙使出象般若功第第三式,体内莹白气机飞快的涌出,而后在其面前仿佛是形成了一道薄薄的光幕,将其身体保护在其后。

    砰砰砰!

    漫天的梨花花瓣,源源不断的砸在那莹白光幕上,光幕顿时嗡鸣颤抖起来,涟漪急速的散发着。

    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北宫龙鳞连续攻出十几招。

    “不能这样拖下去,必须主动出击!”

    傅余年望着那迅速崩溃的莹白光幕,心中念头急速的闪烁着,北宫龙鳞的气机十分强悍,十步之内难有破绽,想要速战速决,他唯一的出路,便是打破北宫龙鳞的攻击,采取近身攻击的办法破局。

    傅余年深吸一口气,心情在这种危险时刻反而逐渐的冷静下来,他目光微闪,猛地,一道拳罡霹雳而来。

    “轰隆!”

    晴天寒芒,一道冲天拳罡从虚空降下。

    傅余年面前那由气机凝聚而成的淡金色拳罡锋芒,裹挟着丝丝闪电雷霆,犹如利刃一般,直冲北宫龙鳞爆射而去。

    拳罡掠过他的脸庞,带起了一缕血丝。

    傅余年的双眉也是在此时犹如剑般扬起,脚掌一跺,身形崛起,而其身体却是犹如猎豹一般,笔直的对着眼前北宫龙鳞暴射而去。

    北宫龙鳞见状,淡淡一笑,“还真霸道啊。”

    他旋即手掌一挥,只见得梨花瓣凝聚,竟是化为一杆大刀,凌厉无匹的对着傅余年暴刺而去。

    傅余年身形前扑而去,一拳直接击碎三尺大刀。

    “说你霸道,你还真霸道。”

    北宫龙鳞见状,笑着赞了一声,但那下手却是越来越狠,手掌一扬,数道大刀凝聚,划起刁钻狠辣的弧度,对着傅余年周身要害笼罩而去。

    傅余年身形敏捷的挪腾着,不过依旧是被一柄大刀划过了胸膛,衣衫破裂,出现了一道血痕,鲜血顿时就是渗透了出来。

    不过他却是根本没有去理会胸膛处的鲜血,猛的数步掠出,终是接近了北宫龙鳞。

    后者见状,却是微微挑眉,“近战?!”

    那人淡淡一笑,手掌一握,只见得漫天梨花瓣对着他掌心汇聚而来,直接是凝聚成了一柄犹如液体般的梨花瓣战枪,大刀之上,仿佛是有着雄浑气机蔓延。

    大刀一点,气贯长虹,三尺枪芒,寒光闪闪。

    傅余年双掌紧握成拳,莹光涌动,两道白光之印顿时携带着霸道气机波动浮现而出,然后毫不犹豫的对着北宫龙鳞狠狠的轰了过去。

    拳郁啸而过,直接将梨花瓣轰碎,撕裂,呜呜的破风声,令得北宫龙鳞都是微微一怔。

    显然是没想到傅余年竟然能够以魁首境界的实力,施展出如此霸道凶悍的攻势。

    而且,北宫龙鳞的实战经验居然如此丰富老道。

    “不过,这还有点不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