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45章 男人的底气
    ,!

    北宫龙鳞眼神冰寒,手中梨花瓣凝聚将而成的枪尖划圆,猛的一震,竟是爆发出一阵嗡鸣破空之声。

    所谓枪如游龙,说的便是枪如游龙扎一点,枪扎出去要想令对手捉摸不定,绝不能直来直去,而要枪杆抖颤,犹如一条蜿蜒前进的龙蛇,不仅有直刺的力量,而且有上下左右磕、格、崩、滑的力量,劲力便发挥的淋漓尽致,收效也便显著。

    此时北宫龙鳞手中聚气而成的梨花之枪,犹如水蟒般席卷而出,重重的轰击在了那两道龙象般若拳罡的白光之上,狂暴的气机席卷而开!

    气机暴散席卷,傅余年的身体竟是被震得步步倒退。

    那一道八风浩荡的屏障也被震荡的快要消散,眼前北宫龙鳞一样看穿他的境界高低,现在又是一眼瞧出他要近战的目的,实在是个难缠的对手。

    傅余年紧咬着牙,他望着那逐渐被压迫得后退,光点晦暗的拳影。

    再看了一眼那破空而来的大刀,那种寒意,令他耳膜震荡,面颊生疼,直刺他的心窝,令得他皮肤都是发麻起来。

    “拳起!”

    傅余年已经近身五丈,现在便是最好的机会。

    “起手撼昆仑!”

    傅余年暴喝声响彻心间,喝声嗡鸣回荡间,只见得傅余年的身体表面,突然亮起了一道道耀眼的淡金色光芒。

    一股奇特的波动,也是陡然自傅余年体内席卷而出。

    那种波动,并不是特别的强大,但在波及到北宫龙鳞的时候,后者的身体却是微微的颤了颤,眼神出现了霎那间的恍惚。

    “好霸道的拳罡!”

    男子神情出现了一刹拉的恍惚。

    不过这种恍惚仅仅出现了瞬间,北宫龙鳞便是冷哼着恢复过来。

    咻!

    北宫龙鳞手臂一震,那由梨花瓣凝聚而成的大刀瞬间暴涨,狂暴的气机冲击中,枪芒激射,寒意森森,竟直接是生生的那道拳罡震碎,然后快若闪电般的刺向了傅余年肩膀。

    当!

    北宫龙鳞这道攻击极为的凌厉,自两道拳影的空隙间穿过,令得傅余年都是来不及防御,那大刀寒芒便是刺到了傅余年肩膀上。

    不过在接触的霎那,傅余年身体之内,迸发出一道璀璨直极的拳罡,犹如巍峨昆仑一般,拔地而起,威势万千,直接将大刀搅为碎片。

    “唰!”

    大刀的残影破口而过,擦中傅余年的肩头。

    北宫龙鳞望着这一幕,淡淡一笑,想来已是认为局势已定,目光对着眼前的傅余年望去。

    却是见到那长街之上,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正盯着自己,在那种霸道目光的注视之下,北宫龙鳞居然有些想要后退的感觉。

    这是一种气势。

    嗖!

    傅余年脑后长眼一般,挥手将大刀残影击碎,根本没有顾忌肩头的血迹,甚至连那种疼痛都是未能让得他眉毛有丝毫的抖动。

    他双掌抖动,一道寒光斜飞而出,最后在北宫龙鳞那惊愕的目光中,一道道充满森寒之意的拳罡漫天席卷而来。

    拳风如雨,萧萧而下,整条街道全是无数道如山岳一般拳罡组成的杀阵。

    “妈的,疯子!”

    北宫龙鳞大骂了一声,面色却是变得凝重了许多,看起来眼前的傅余年已经起了杀心了。

    “这个坑,说不定埋的是你。”

    傅余年冲着北宫龙鳞咧咧嘴,笑道,眼神中尽是疯狂和丝毫不加掩饰的杀意。

    北宫龙鳞皱了皱眉,暗骂了一声,身形一闪而逝,悠然留下一道残影,等下一次出现的时候便是在十步拳罡的杀阵之外。

    北宫龙鳞衣衫破碎,身上的小伤口不下数十个,流着点点鲜血。

    傅余年盯着前方,在那里,北宫龙鳞正面色郑重的看着他,片刻后,开口笑道:“我就是追求一下你女朋友,用得着这样吗?你个疯子!”

    傅余年也是笑了笑,只是那眼神中充满着戒备与警惕:“可我想杀你!”

    “舍了你一条命,也要杀我?”那人看着傅余年的眼神,像是看着一个疯子。

    傅余年淡然一笑,“临死能拉上你,也不算亏!”

    那男子笑了笑,“我叫北宫龙鳞。”

    他脸上神色不变,依旧淡淡的道:“我不管你叫什么名字,我只会让别人记住我的名字。”

    北宫龙鳞笑了一声,“妈的,疯子。”

    傅余年不置可否的一笑。

    北宫龙鳞又恢复了笑嘻嘻的态度,伸手摸了摸身上的献血,“我做人有个原则,叫做事不过三,我只做两次。这是第二次我追求苏尚卿失败,所以我不会再追求了。”

    “你倒是很信奉原则。”傅余年觉得此人信仰的原则倒是很有意思。

    “那是当然。”北宫龙鳞坐在了梨树下,顺了顺气,“我相信我们以后,还会遇见的。要是以后遇见,我还会和你打一场。”

    “事不过三吗?”傅余年冷静下来,瞧着眼前的少年,看他举止行为,应该是富贵大族之家,于是道:“我能打败你一次,就能打败你两次三次,你走吧。”

    北宫龙鳞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看了一眼傅余年,然后望着苏尚卿,居然嘿嘿一笑,“你有个好媳妇!”

    然后,扬长而去。

    很快,他又回到了龙门市天启社团总部。

    龙门市天启社团有陈少陵和陈少陵镇守,傅余年是很放心的。

    陈少陵笑呵呵的出来,“年哥,你怎么提前来了?”

    “修行比较顺利,就提前了几天。”傅余年锤了锤陈少陵的胸膛,“要注意身体,以后的路还很长,可别熬坏了身体。”

    “对啊,撸撸更健康。”王胖子笑哈哈的。

    这一个月是如此的平静,两大社团之间连一起摩擦都没有发生,但所有人都知道,双方偃旗息鼓,是为了下一次战争积蓄力量。

    马前卒与丘逢甲镇守龙门市天启社团,在这一个月中,将天启社团上下梳理了个通透,将周围的小型社团大理的服服帖帖。

    苏凉七的黑袍,已经渗透到了龙门市各个阶层,每天会有无数的消息送到傅余年手***他和陈少陵参考。

    尽管他这一个月一只修行,但小喜鹊从没有闭塞过,这要归功于苏凉七的功劳。

    苏长安来回于龙门市与龙门武道学院之间,而且最近几人商量之后,提拔了一批从武道院训练完毕的小弟,然他们从基层成了天启社团的中坚力量,这让天启社团的所有人都看到了升迁的希望。

    以前这些小弟对武道院的训练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的,而现在则是自愿加入,可以说龙门武道院,已经成了天启社团大后方人才输出的一个基地。

    这也保证了天启社团能够有源源不断的有生力量进入社团,而且训练完成的人员,大多数都能成为社团发展的中坚力量。

    龙门市表面看起来平静祥和,但谁都知道,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酝酿。

    此时在战甲商社一个大厅中,几个男子正在商量着什么。

    “老大,对于李屠龙的命令,你怎么看?”丘八坐在下首,看着一脸白白胖胖的丘逢甲,双手都是汗,有些紧张的问道。

    丘八在天启社团身上吃过亏,现在提起天启社团,任然是有些心有余悸。

    这时候,另一个人走了进来,他就是张昌盛,“据说傅余年要闭关一个月,还有几天就出关了,我们要赶在他来之前,给他一个惊喜。”

    “最关键的是,我们一直忍着没有动手,耗尽了他们的耐心。现在他们都等着傅余年的归来,我想防备都是最弱的时候。现在进攻天启社团,是最好的时机。”

    丘逢甲有些谄媚的笑了笑,“李少爷,我能和李老大说说话吗?而且,你们带领的人员在哪儿,我都不知道啊。再说了,李老大这一次是要坐镇指挥的,上一次我们在天启社团手里吃过亏,所以······”

    “和我老爸说话,就不必了。”张昌盛有些粗鲁的打断了丘逢甲的话,“到时候他会给你指示的额,至于我们的人员,自然是藏起来了。”

    丘逢甲识趣的不再问了。

    张昌盛一双眼睛盯着他。

    丘逢甲知道该是自己表态了。

    他猛地一拍桌子,他对于上一次韩大洲的死,还是有些气愤的,毕竟那可是自己的主力人员啊:“战甲商社以李屠龙老大的命令为首,而且我们商社也要抱报了上一次的大仇。那可是五百多人啊,最后回来的不到一百人。”

    丘逢甲提起上一次对天启社团的行动,就有些肉疼,说完之后,丘逢甲抬起眼,有些讨好的笑问道:“李少爷,那你们答应的下一笔生意的事情······”

    “哼”张昌盛冷哼一声道:“放心吧,我们说话算数。”

    张昌盛站起身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断消耗天启社团的力量,而且我承诺,抢下天启社团的商社,我们王朝会一概不要,全给你。”

    丘逢甲脸上露出贪婪的神采,张昌盛提出这样的条件,他是没有办法不答应的,他在意的是商社的钱财,对于社团的小弟,只要有钱,那都是可以继续招收的。

    咬了咬牙,丘逢甲道:“好,那么今天晚上行动,对天启社团的那些兔崽子来一个雷霆一击,哈哈。”

    张昌盛摇摇头道:“这一次,我们可不希望再有上一次那样的事情发生了,丘老大,你明白吗?”

    丘逢甲点了点头。

    这天晚上,傅余年几何人一起吃饭的时候,陈少陵喘着大气跑进了别墅。

    “年哥,我探听到消息,这次咱们有麻烦了。”苏凉七喘着粗气来到别墅,不等傅余年问他直接开口道。

    “怎么了?先别急,慢慢说。”傅余年有些不解的问。

    苏凉七有些焦急的说:“我刚收到消息,张昌盛还有李宣廷到了战甲商社和丘逢甲会面,恐怕要对我们出手了。”

    傅余年放下了饭碗,皱着眉头一字一顿道:“消息确定?”

    苏凉七点点头道:“我们黑袍的人员有渗透到战甲商社,所以消息可靠。”

    傅余年缓缓坐下,片刻后他笑了,对苏凉七说:“来,坐下来吃饭。”

    苏凉七坐了下来。

    陈少陵笑了笑,道:“恐怕,他们是早有预谋了。”

    “早有预谋?”苏凉七有些不明白。

    “呵呵,年哥闭关未出,而这个时候也正是我们警惕性最弱的时候,这个时候动手,是最有把握的。”陈少陵有一双看穿迷雾的眼睛,有一颗睿智的头脑,这样简单的把戏,在他面前就是小儿科,拨云见日,一针见血。

    傅余年点了点头。

    苏凉七狼吞虎咽,一连吞下两碗米饭,傅余年递给了他一杯水,看得出来,他在黑袍这个位置上很累,但却十分尽心尽力。

    这一切,傅余年都看在眼里,笑呵呵的道:“老七,还是那句话,要多注意身体。身体才是本钱。”

    苏凉七有些憨厚的点了点头。

    听了陈少陵的话,苏凉七没啃声,只是的点了点头,他知道傅余年懂自己的意思,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下,他越发发现自己的决定很明智。

    表面无异常但苏凉七却掩饰不住眼中流露出的兴奋神色,原本因该担心的他此刻却觉得一切都是那么无所谓,他相信傅余年一定能很好的解决这件事。

    陈少陵吃饭永远是细嚼慢咽,细细品味,一顿饭能吃一两个小时,在饭桌上,他无论是喝茶还是吃饭永远都是慢条斯理,不慌不忙,慢慢享受美食,十分有绅士风度。

    等他吃完了,才擦了擦嘴,又漱了漱口,这才笑呵呵的道:“可惜,他们不知道年哥已经提前出关了。”

    很快,张昌盛、马前卒等人都到了别墅。

    几人寒暄之后,傅余年也不废话,直奔主题道:“刚才老七的消息你们都收到了吧,怎看?”

    大家都点了点头。

    马前卒“噌”的一下站起来大声道:“年哥,他们人在那?我去灭了他们,我们都憋了一个月了,该是给他们点教训了。”

    胖子也站了起来,拍拍手,脸上有些激动,道:“对啊,年哥,我在龙门武道院虐菜虐了一个月,该是真枪实战的来一发了。”

    傅余年白了他们两人一眼道:“先别冲动,对我们动手的事情,他们恐怕预谋了很久了。别贸然出手,大家想商量一下再说。”

    张昌盛皱着眉头道:“消息可靠吗?”

    “可靠,当然可靠。”苏凉七点点头道。

    “我们现在首先要知道的,就是他们准备什么时候行动,而且这一次有李宣廷坐镇,人数和声势很肯定很大。”张昌盛说。

    丘逢甲也点了点头,“是啊,李宣廷这个人我还是很了解的,城府很深,这一次被李屠龙派来坐镇,怕是要有大动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