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47章 挡我者滚开
    ,!

    他在思考,双刀大汉口中所说的釜底抽薪有几分是真是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双刀大汉忍不住的抬起头,说话的时候,眼中又充满了刚才的狂热之情,“我不希望天启社团灭了,因为我还想和你挑战。”

    傅余年一双下场的丹凤眸子盯着双刀大汉,看他脸上的表情,真诚而又热烈,观他刚才的一言一行,能为手底下的兄弟挡刀,是个讲义气的人,这样的人应该不太会撒谎。

    况且双刀大汉脸上的表情也不似作伪,那么他所说的李宣廷今晚要釜底抽薪,到底是什么意思?

    出门后傅余年见王胖子一直皱着眉头,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王胖子嘿嘿一笑,“年哥,按照我原来的想法,直接放把火烧了算逑了,简单粗暴,我就不相信李宣廷那老王八能一直躲着不来。”

    傅余年笑了笑,胖子的想法就是很单纯,笑道:“今晚我们的目的只是围魏救赵,不宜直接动手,要不然我们也不会来这一出了,再说了,以后抢占了王朝会,这样的商会要是毁了,就可惜了。”

    胖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年哥,你说得对。”

    拔山和张昌盛来的目的就是要在李宣廷和丘逢甲的总部捣乱,让他们的阵营出现分歧,让他们不得不带着人赶回来救火。

    那么李宣廷父子那边必然会受到牵扯,说不定还能一举将丘逢甲彻底从龙门市除名。

    至于张昌盛,傅余年并没有放在心上,他能击败张昌盛两次三次,就能击败五次六次,他现在在意的,就是李宣廷去了哪儿。

    刚才双刀大汉对他说的那句话,他始终没有参透。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傅余年给苏长安和苏凉七打去电话,让两人严查李宣廷的下落,得不到李宣廷的具体消息,他心里始终笼罩着一丝阴霾。

    傅余年的心里,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莫名的有些心慌,嘴角和手上的肌肉突突跳,总觉得的有大事发生。

    他似乎察觉眼前笼罩着一层迷雾,想要揭开,却总是差一点儿,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傅余年刚回到天启社团总部,还没有来得及见到陈少陵,他的电话就响了,接起电话傅余年道:“情况怎么样?”

    那边传来马前卒的声音:“年哥,张昌盛带走了一部分人马,现在就丘逢甲的人还在,不过人数大约在四百左右,我们现在怎么做?”

    “这样,你带人去骚扰丘逢甲的商社,记住了,不和他们正面打,而是打游击。一直不断的骚扰他就行,让丘逢甲心慌,腾不出手对付我们。”傅余年冷笑着说道。

    傅余年心头的阴霾没有散去,想了一会儿,转身对王胖子道:“你留在我身边也没用,这样吧,你安排青龙堂的人分成几个小队,你当队长,去给丘逢甲惹点麻烦,记住量力而行,不要正面刚。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路。”

    王胖子点点头,嘿嘿一笑,兴奋的说:“年哥,放心吧,我最喜欢做这种事情了。”说完大吼几声,带着十几个兄弟朝丘逢甲的商会奔去。

    陈少陵老神在在的坐在别墅大厅中,闭着眼睛。

    傅余年轻声走了进来。

    陈少陵睁开眼睛,眼中布满血丝。

    傅余年开门见山,将他今晚见到双刀大汉的情形仔仔细细说了一遍,陈少陵的听完,开始在屋子里踱步。

    这是陈少陵的习惯,思考问题的时候就会踱步。

    显然,对于双刀大汉口中所说的釜底抽薪,两个人都想到了说的是哪儿,但为了谨慎起见,还是仔细考虑了一会儿。

    陈少陵才开口,“年哥,李宣廷一直没有路面,会不会去了龙门市?”

    傅余年早就想到了这个可能,但他在回来的路上打过电话,陈少陵和陈少陵都说了,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发现异常。

    龙门市现在就是天启社团的天下,一有风吹草动,以陈少陵谨慎的性子,必然会察觉。

    “这个李宣廷到底在搞什么鬼?”傅余年想了一会儿,对于陈少陵今晚的行动,确实有点捉摸不透了,“李宣廷一直没有露面,这是个很大的威胁。而且李屠龙又不知去向,这是个更大的威胁。”

    陈少陵考虑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问道:“我觉得他们可能声东击西,东门市必须早做防备。而且,我似乎有种感觉,李宣廷是被李屠龙架空了,现在王朝会的实际掌控者,是李屠龙。”

    陈少陵的这种思维太跳跃了,也太不符合实际了。

    按照常理推断,李屠龙和李宣廷,毕竟都是同族的兄弟,况且李屠龙这个人背后肯定有什么势力支持,不至于会那样做。

    但这个说法,越想却越有可能,上一次在龙门市武道会议的时候,他就察觉到李宣廷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而且在事后,陈少陵也说过,李屠龙有可能为了自己的目的将李宣廷架空,自己成了王朝会的老大。

    按照这个思绪捋下去,又合情合理。

    傅余年站起了身,“老付,你交代少陵一声,今晚务必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我亲自去见一趟丘逢甲。”

    此时,在龙门市北区一家商会中,丘逢甲带着四百多人驻扎在这儿。

    张昌盛因为王朝会的部分商社受到了威胁,于是带走了一部分人

    马前卒干的十分漂亮,砸完一个商会转身就去下一个,完全的游击战,打也打不死,抓也抓不住。

    马前卒、王胖子、张昌盛再加上苏长安和苏凉七,大约是十几拨人游走在龙门市个个商会之间,他们的目的,就是分散王朝会和战甲商社的注意力,分散他们的人手,让他们集结不了人对付天启社团。

    天启社团今晚得到消息的早,先下手为强,在他们的人还没有集结完毕之前就开始到各大商会捣乱,这才分散了张昌盛和丘逢甲手底下的人手。

    要不是天启社团抢占先机,恐怕这会儿就要遭殃了。

    毕竟天启社团在龙门市立足的时间尚浅,而且手底下那些附属社团的势力也并没有完全收拢在一起。

    很快,张昌盛带着傅余年来到了一座大型商会的外面。

    “你们是谁?”一个说话有点大舌头的中年人道。

    这个人就是丘八。

    自从韩大洲上一次死后,丘八就成了战甲商社唯一境界到了大宗师的高手。

    “天启社团、傅余年,张昌盛!”

    丘八听到张昌盛的名字,双腿一弯,在听到傅余年的名字,双腿就开始打颤,上一次行动失败,他就是败在了张昌盛手里。

    想起那一次,自己差点就死了,现在回忆起来,还是忍不住冷汗连连。

    丘八风一般的跑进了商社,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传达给了坐镇的丘逢甲。

    丘逢甲爱白胖胖的嘴皮子一颤,遇到天启社团的人,他还真是有点心虚,毕竟上一次是吃过大亏的。

    他是一个商人,一个纯粹的商人,他和天启社团之间也没有任何的过节,之所以对天启社团出手,就是因为李屠龙巨额利润的诱惑。

    说白了,就是李屠龙出钱,他出人,就这么简单。

    这就是一场交易。

    只不过到了这个时候,手底下几百人都眼睁睁看着呢,要是自己龟缩不敢出去,那他在龙门市的名声就完了,以后也不用混了。

    丘逢甲先是一愣,然后大口喝了一杯品酒,腆着肚子走了出来,紧接着拍手叫好道:“傅余年,就你们这几个人,就敢来这儿捣乱,你知道吗?我么这儿有四百人。”

    傅余年自然看出来丘逢甲是个见利忘义的商人,此时的他只不过是色厉内荏罢了,于是冷哼一声,跨步向前,一步一步十分沉稳,握紧了拳头,道:“我想来就来,我想走就走,就你们这些人,还没有人能拦住我。”

    “你的武道实力很强悍吗?”丘逢甲笑嘻嘻的,摇头晃脑,脸上的表情尽是嘲笑。

    丘逢甲笑了笑,道:“来吧,你先打败这一百人了再说。”话音一落,周围黑压压的涌上来上百人,挡在了丘逢甲面前。

    一百人齐整的站在傅余年面前,威风凛凛。

    丘逢甲得意洋洋的,裂开了嘴。

    傅余年面色不便,道:“一百人,就这些歪瓜裂枣?”

    “小子,别把牛皮吹大了,我告诉你,蚂蚁也能咬死大象,况且你只能算一头猪,而这一百人,可不是蚂蚁,而是疯狗。再说了,我身后还有三百人,我不怕,你怕吗?”

    丘逢甲胸有成竹的站在一边,一边笑哈哈的,一边还端起了一杯红酒,居高临下的看着傅余年,那眼神,分明是在看着瓮中的鳖一样。

    傅余年笑了笑,“李屠龙给了你多少钱?”

    “两个亿。”丘逢甲伸出了手指头,拍了拍圆圆的大肚皮,“五百本五品武学典籍,价值两个亿,你懂得。”

    丘逢甲喝了一口红酒,他看着傅余年道:“没想到吧?其实你们那围魏救赵的计谋早就被李少爷给看穿了,我想李屠龙现在在什么地方,你绝对想不到。还有啊,你们的那个丘逢甲,今晚有他的苦头吃的。”

    听到丘逢甲的话,傅余年心中那种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呵呵,傅余年,你要是识趣点,就乖乖坐在这儿等天亮,等事情结束了,或许李王朝会饶你一命。我可以告诉你,李屠龙,绝对不是你能玩得过的。”丘逢甲高高的举起了酒杯,白白胖胖的脸上的肥肉颤抖。

    傅余年朝着张昌盛使了个眼色。

    张昌盛会意的点点头。

    眨眼之间。

    傅余年闪电出手,震地一踏,好似风雷而出,威若龙虎出山,周身气机如风雷涌动,一拳击出,大地震颤。

    轰!

    拳罡交锋,震耳欲聋,磅礴气机倾泻而出,瞬间震爆四周!

    滚滚烟尘激荡中,众人只见站成一排的一百人,居然被傅余年这一拳震动的推后了半步。

    而傅余年如山岳,巍峨如松,纹丝未动。

    在场的所有人看到这一幕,也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如此一拳,堪称神来之拳。

    站在一边的张昌盛眼中露出浓浓的震惊,虽然他和傅余年有一场大战,一直感觉傅余年实力远非表面那么简单,但傅余年这一棍展现出的实力确实让张昌盛做梦也想不到,内心震撼到了极点。

    傅余年这一个月的闭关,当真是实力大增。

    张昌盛握紧了拳头,“这,才是支撑起天启社团不断征伐天下的脊梁!”

    “这······”

    丘逢甲脸上的肥肉一颤,这一拳之力的强悍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所见所闻,手中的就被掉落在地上,摔碎成为碎玻璃渣子。

    丘逢甲虽然是个商人,但好歹也是接触武道修行者的人,傅余年这一拳,足以在龙门市扬名立万。

    丘逢甲从镇定中醒悟了过来,他伸手在脸上掐了一下自己,猛地吼道:“拦住他,挡住他,每个人赏十万!”

    能让那么爱财的张昌盛这样下血本,看来真的是害怕了。

    被傅余年一拳震退半步的一百人,听到丘逢甲的话,重新开始发力。

    傅余年浑然无惧,拳罡霸道,威御八方,强势硬撼,声势如山!

    轰!

    又一次,傅余年一拳轰出。

    傅余年身影不动,双脚在雄浑力量的压迫下都是下沉了一尺有余。

    而那一百人,有五十多人纯粹被强大澎湃的气机震伤,脸色惨白,实力更差一些的,则是趴地呕血。

    傅余年趁势而出,一拳横扫,龙吟浩荡,象催八方,浩瀚威能直压迫得周围八方为之震颤!

    “一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有如此威力!”

    “这······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这人他·妈的是怪物吗?”

    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得眼珠子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这······这就是天启社团十六岁的老大展现出来的实力?

    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妖孽啊?!

    轰!

    拳罡击出,拔地而起,裹挟着狂野无匹的威能重重的轰在了前面众人的胸膛!

    啊!

    众人中顿时杀猪般的哀嚎起来,这一瞬间,把一百人已经被傅余年震动的七零八落,傅余年向前走一步,那些人就后退一步。

    一个个眼神惊恐,如见杀神。

    “恐怖!”

    “傅余年真是太恐怖了!”

    丘逢甲的手下们震惊得眼睛都直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一幕,心脏狂跳,感觉傅余年就像是传说中的战神一般。

    傅余年嘴角微微撅起,缓缓登上商社台阶,“谁敢拦我,死!”

    傅余年龙行虎步,浑身杀气腾腾,气机潮涌,一步步走向丘逢甲,再无一人敢阻拦。

    丘逢甲两颗眼珠子圆睁,浑身颤抖不止,嘴皮子都不利索了,“拦·······住他,拦住他!”

    “给我拦住他,赏金一百万!”

    丘逢甲手下四百多人,竟无一人敢动一步。

    丘逢甲见状大惊,转身后退,忽然间眼前闪过一抹寒光,连忙侧头,匕首却正中他的肩膀。

    傅余年不等张昌盛的众小弟反应过来,一拳将护在丘逢甲身边的几人打飞,张昌盛已经摁住了丘逢甲。

    张昌盛先是被匕首刺中,鲜血直冒,张昌盛的匕首刃口距离他的脖子不足一厘米,丘逢甲惊恐的连大气都不敢出,额头上的冷汗如刚洗完澡般往下掉落。

    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吓的,听到傅余年的话后连忙咧着嘴对小弟们吼道:“都滚开啦,都滚开啊。”

    走进了商社,傅余年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红酒,品了一口,点了点头,笑呵呵的举起酒杯,“好酒,很不错。”

    傅余年喝完了酒,然后把杯口钉在了丘逢甲脖子下面,对张昌盛说:“我问一句,你说一句,一句说错,这杯子就会盛满你的鲜血。你要是觉得自己血量足够的话,就和我扯谎吧。”

    丘逢甲的汗珠子哗啦啦流下来,衣服都湿透了,浑身不断的颤抖,“唐······哥、老大、你说话,你问吧,知无不言,我不敢说谎。”

    丘逢甲脸色苍白,颤抖着声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