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48章 我不敢倒下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创造一个大帝国最新章节!

    傅余年笑了笑,对于这样的商人而言,命才是最重要的,“我问你,李宣廷和李屠龙去了哪儿?”

    “不知道!”丘逢甲摇了摇头。

    傅余年一拳砸碎一张红木大桌,“老刘,给他放点血。”

    丘逢甲急了,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唾沫自都飞出来了,“我真的不知道。”

    “确定?!”

    “真的······”丘逢甲点头如捣蒜,“年哥,我说的是真的,一直都是张昌盛和我联系的,其他的我一概不知道。到现在我连李宣廷的面都没见过,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傅余年一双狭长的眸子明亮如星月盯着他,让丘逢甲不敢直视,他缩着脖子,一直战战兢兢的,浑身已经湿透。

    确定问不出有用的消息,傅余年心底还是有些失望的。

    李宣廷和李屠龙到底在搞什么鬼?

    不过,他当然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走丘逢甲,毕竟眼前这人,三番两次的充当别人的马前卒给自己制造麻烦,要不是现在还有王朝会的这两个巨头没有消息,不然傅余年真有心一举灭了战甲商社。

    傅余年仿佛自言自语一般道:“据说,李屠龙给了你两个亿啊,这些年你也捞了太多钱了吧,让我猜一猜,你这一条命值多少钱?”

    敲诈别人的感觉还是很爽的。

    傅余年很喜欢这种感觉,再说了,丘逢甲手上的钱,也没有多少是来源干净的,不拿白不拿,能拿就多拿。

    咕噜!

    “唐······年哥,我只是个跑腿的,这个,也没有多少身价,你说吧。”能让嗜钱如命的丘逢甲这样张口,也算是十分难得了,不过听到傅余年只是敲诈要钱,他心里多少也安定了一些,。

    丘逢甲信奉的真理,那就是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算事。

    “不识好歹!”张昌盛一脚踹在丘逢甲的膝盖上,丘逢甲疼的咧嘴跪在了地上,冷冷道:“你当我们是要饭的吗?这是你浪费我们时间的赔偿。赔偿费,你懂吗?”

    “我懂,我懂!。”

    丘逢甲惨嚎一声,趴在了地上,嘴唇颤抖着道:“一个亿,一个亿,年哥,别看我风光,其实也没有多少。”

    傅余年点了点头,从丘逢甲的口袋中掏出手机道:“来吧,说话!”

    “丘八,带一个亿,送到我这儿来。”丘逢甲咧嘴,不惨的喊着。

    傅余年笑了笑,“不用,直接送到天启社团总部。”

    “好好好,总到天启社团总部。”丘逢甲不断的点头,对电话那边的丘八不断地吩咐着,看得出来,在战甲商社还是很有威严的。

    傅余年笑着对张昌盛说:“让丘老大站起来吧,这样不像话。”

    张昌盛点点头,一把将丘逢甲提了起来,摁在了桌子上。

    傅余年看着周围那些小弟,一个个眼睛瞪的圆滚滚的看着他们,像是见了怪物一般。

    就在傅余年一边等着和送钱,一边喝酒的时候,外面出了大事。

    丘逢甲不断地在王朝会的地盘上捣乱,就在这个时候,张昌盛出现了。

    张昌盛手提着刀,一步步向前,“灭了天启社团,有赏!”

    王朝会的赏赐是十分丰厚的,众人一听到张昌盛说到有赏,顿时杀心大起,李少爷从来都是出手阔绰。

    王朝会的小弟一个个野心爆发,杀心大起,冲着丘逢甲迎面攻来。

    “兄弟们,撤。”

    丘逢甲在龙门市的名声很好,很受到天启社团所有人的尊敬,此时听他振臂一喊,所有人都开始散开跑路。

    丘逢甲一手提着刀,吊在了队伍最后面断后。

    丘逢甲明白,今晚是关乎天启社团生死的一夜,他一点都不敢放松,但一点都不害怕,即使面对李屠龙他都不怵,更别说是张昌盛。

    “堂主,不好了,前面也有人,我们好像······被包围了。”前面探路的一个兄弟回头喊道。

    丘逢甲抬头望去,在前面路口出站着一队人,手里的刀光闪闪发亮,杀气森森,他心里明爱,这是要被包了饺子了。

    “所有兄弟围成一个圈。”丘逢甲果断的下着命令。

    就这样,丘逢甲身边十来人围成一个圈,等待着死战的到来。

    对面的人数过四百,看起来是早有准备了,他心里一沉,但丘逢甲好歹也曾是一方老大,经历过的死战苦战无数,尽管心里一凉,但还是没有意思惬意。

    丘逢甲告诉自己要镇定,一定要看冷静,自己一慌那这些弟兄们也就乱了,那一切就都完了。

    “兄弟们,大家加入天启社团是为了什么?”丘逢甲高喊道。

    “武道!”众人齐声喊道。

    丘逢甲手里的长刀一甩i,杀气腾腾,喊道:“去他·妈的武道,我老子告诉你们,钞票、女人、地位、不被人欺负!这就是我们加入天启社团的目的,是不是?”

    “是!”

    “大声一点!”

    “钞票,女人,地位。”

    天启社团的这些兄弟也都是热血酗子,听到自己的堂主这么说,顿时一阵阵热血沸腾,修行武道,还不就是为了钞票女人和地位嘛。

    所有人,双目中迸发出炽热的战意。

    丘逢甲刀尖一挑,指向长空,吼道:“那要是他们想抢了我们的钱,搞了我们的女人,杀了我们全家,我就问你们,怎么办?”

    “杀!杀!杀!”

    所有人的热血和狼性都被调动了起来,在这种环境下,所有人的杀气和情绪都被调动到了最高点。

    人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在绝境中会爆发出超乎想象的力量,而现在,丘逢甲就需要这种力量。

    张昌盛带人走近了,笑呵呵的,握紧了拳头,“丘逢甲,你的死是你有眼无珠,投靠傅余年造成的,别怪我。”?

    丘逢甲没有理会张昌盛,眼神一凛,刀锋旋起。

    丘逢甲将手中的长刀高高举起,跨步向前,做出冲锋的姿势,充满杀气的大喝一声:“兄弟们,都要活着啊,给我杀!”

    呼吸间三帮人马碰面,霎时间砍刀碰撞声,入肉声,惨叫声,漫骂声,周围的行人早在三帮人马出现时就闪的一干二净。

    睁眼瞧着身边一个兄弟倒下,丘逢甲呲目欲裂,大叫一声:“谁敢杀我天启社团兄弟者,我必斩之!”说完长刀一挥,罡风四起,有四五人顿时被砍被刺被挑,惨叫声连成一片。

    不论是张昌盛带领的人还是自己身边的兄弟,都被这一刀震住了,这才是真正天启社团大将的实力。

    丘逢甲虽然心痛,但并没有失去理智,反而头脑愈发的冷静,大喊道:“都别分散,背靠背围在一起!”

    这时,张昌盛手下一个干将持刀砍来,丘逢甲气机一震,架主刀锋,马蹄踏山一般,一脚踢在那人肚子上,骂道:“滚开。”

    大怒的同事,反手一刀,从地而起,反挑上去,张昌盛手下那名干将也是有点本事的,身体顺势一滚,避开了丘逢甲如此凶悍搏命的攻势。

    只是他运气欠缺,身体一滚,直接滚落到了天启社团小弟围成一圈的旁边,众人提刀,大地做砧板,直接乱刀剁了。

    那叫一个血肉模糊,惨烈辣眼。

    眼见弟兄们伤亡越来越大,十来个兄弟转瞬之间,只剩下六七个了,折损了一半,丘逢甲心里那个痛啊。

    这些兄弟,可都是原来跟着他,一路从八方会到天启社团的,算是他的心腹兄弟,少一个,等于是断他的脚趾手指头。

    丘逢甲等人已经成了瓮中之鳖,张昌盛带领的两拨人马不断的围堵,消耗,不一会儿又有人中刀倒下。

    丘逢甲一边高喊着,一边打气,道:“兄弟们,我已经传出消息了,很快,我们的兄弟们就来了,我们要坚持住啊。”

    此时的丘逢甲,已经有些麻木。

    他虽然实力强悍,但在四百人的围困中还是有些力不从心,他毕竟只是魁首境界,距离中期还差着几张牛皮的距离。

    再说了,丘逢甲不是傅余年这种修行妖孽,也没有什么强悍的底牌,而且修行的武道典籍,也都是中规中矩,并没有太高等级的神通。

    遭遇四百人围困,还要照顾手底下幸存的六七个兄弟,坚持半个小时不倒,已经是他所能支撑的极限了。

    丘逢甲机械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刀,体内大周天气海早就已经枯竭,丘逢甲不知道自己砍倒了多少人,所有被他的刀锋波及的人,都已经站不起来了。

    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去,身边的三四个兄弟,还需要他的保护。

    “堂主,我们掩护你吧。”一个兄弟一边挥刀抵挡着一边喊道。

    “八丘哥,这一辈子兄弟们跟了你,不后悔,你走吧,我们断后!”一个小弟捂着冒血的伤口喊道。

    “八丘哥,记起我们的时候,一碗烈酒就够了。”

    “兄弟们,为堂主断后!”

    丘逢甲浑身颤抖,双目流泪,“给老子挺住,年哥马上就来!。”

    丘逢甲愤怒的高吼。

    “八丘哥,我们遭遇围堵,其他堂主那边肯定不好受,或许也在死战,我们就不要添麻烦了。”身边其他兄弟也一再劝说。

    “是啊,万一天启社团不灭,万一年哥能带你们征伐天下,要记得我们曾经为其战斗过!”

    丘逢甲咬着牙,眼角含着泪水,浑身不断颤抖。

    他知道身边仅剩下的四个兄弟说的很对,现在要是他不走,所有人都要死在这儿。

    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其他堂主一个没来,恐怕也遭遇了比他们更大的困境,或许也在死战苦战。

    丘逢甲知道,他不能死,不能让敌人消失,他是不能死的。

    敌人未灭,我怎敢先死?

    “丘逢甲,一定会给各位兄弟们报仇。”说完,丘逢甲身形如奔腾蛟龙,长刀所过之处,有人血肉尸骨堆积,劈开一条生路。

    耳边传来惨叫声,丘逢甲一颗心在滴血。

    另外一边,傅余年还没有回到天启社团总部,就得到了丘逢甲被包围的消息。

    “年哥,老付推测,此次李屠龙的真正目的是龙门市,他已经带老苏和老七,还有山河赶过去了。”刘土后握紧了拳头。

    陈少陵的这个做法还是很冒险的,如果一旦猜错的话,那么等于直接放弃了龙门市的天启社团地盘,敌人就会乘虚而入。

    但这个时候,容不得迟疑。

    傅余年点了点头,“我们去接应老贺。”

    “年哥,要是龙门市的基地被毁,天启社团就真的完了。”张昌盛紧张的冷汗都下来了,对于天启社团来说,龙门市才是根基,而龙门市的基地不过是扩张的一个翘板而已。

    孰轻孰重,张昌盛心里很清楚。

    傅余年心里当然也很清楚,此时他苦笑了一声,他摇摇头,说道:“无论如何,我都要把丘逢甲平安的救出来,天启社团没了可以再造,兄弟没了,那就是两世人了!”

    傅余年要救下丘逢甲,除了男人之间的热血友谊之外,还有另外一层考量,那就是丘逢甲在龙门市的口碑和名声。

    如果今晚丘逢甲被张昌盛围困,死在了王朝会的手上,那么这一次的作战即使天启社团能生存下来,对于天启社团的名声也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折损。

    试问,一个社团连刚加入的堂主都保护不了,那么以后还有谁敢加入天启社团呢?

    恐怕就连有南边类似于铁拳王之流的那些小社团老大,也都会人心思变,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年哥,你决定了?”

    “当然。”

    “那好,我陪你去吧。”

    “不行,你快去龙门市支援,那里才是我们的根基。”傅余年正色说道:“区区一个张昌盛还有几百人,还不是我的对手!”

    “年哥,不行,我必须跟着你去!”张昌盛斩钉截铁地说道:“年哥,从我决定跟随你,生死就在其次了,你说得对,有了兄弟才有社团,以前,我是有些本末倒置了!”

    傅余年紧皱着眉头,看着张昌盛,再看着地坤堂十几个精干分子,他们也都大点其头,一脸的坚定。

    “哈哈!”傅余年突然大笑起来,仰头说道:“好,那我们就一起去,今晚,必须把丘逢甲平安的带回来。兄弟们,可敢一战?”

    “死战!”

    “好,死战!”傅余年振作精神,握紧了拳头,狭长的丹凤眼中流露出的,是一种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我傅余年,要带领兄弟们身骑白马万人中,征伐天下。”

    傅余年十几人很快就到了丘逢甲被围的地方。

    等他们到时,大街上正在发生激烈的交战,也看不出来双方打了多久,山坡上能看到不少的尸体和伤者。

    见此情景,傅余年等人连歇息都未歇息,直接向战场中心冲过去。

    街面周边有几名大汉正扬头在四周观望,看起像是通风的,听闻身后有脚步声,几人一齐扭转回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