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0149章 给我跪下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创造一个大帝国最新章节!

    这时候,一个黄毛青年肩上扛着刀,咬着牙呵斥道:“王朝会在此办事,你们不想死的话都滚开。”

    看这个衅毛嚣张得意的表情,张昌盛就想一拳把他打飞到厕所吃虫去。

    傅余年微微一笑,眯了眯眼,说道:“听说你们在这儿活捉天启社团的丘逢甲堂主,我们是来帮忙的眯!”

    帮忙的人?

    黄毛少年脸色一喜,然后一怔,刚要过来凑近乎,但又停下了脚步,眼神有些疑惑,他慢慢摇了摇头,重新退开了两步,下意识地问道:“你们是谁?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们?难道,你们是小坑儒会的人?”

    小坑儒会是个什么东西,傅余年一点都不清楚,不过衅毛这么问,傅余年顺水推舟的点了点头。

    衅毛笑呵呵的走了过来,“那就对了,你们是李屠龙老大的手下,我们是王朝会的,一家人嘛。”

    “是啊。”傅余年脸上答应,心中骤起波澜,只不过此时不是仔细思索这个的时候,他仰起头,越过了衅毛的视线,问道:“天启社团的那帮人呢?”

    “嗨,丘逢甲身边的十几个小杂碎已经被我们剁碎了。”衅毛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现在就剩下丘逢甲跑路了,李少正在追赶呢。其实啊,你们完全不用帮忙的,我们四百多人围困一人,难道还能让他跑了?”

    听到衅毛称呼天启社团的人为小杂碎,张昌盛一伙人的拳头握的嘎嘎响,要不是此时傅余年没说动手,不然他们早就冲上去把衅毛剁了。

    傅余年听他废话,已经得不出任何有用的消息。

    毫无预兆,傅余年一拳横推出去。

    衅毛还在滔滔不绝的吹嘘,对傅余年的出手全无防备,一拳之下,那衅毛身体如断线风筝一样横飞出去,几秒之后,落地。

    砰!

    巨响声传来,不死也得重度伤残。

    傅余年阔步向前。

    张昌盛十几人毫不犹豫,几秒钟解决了战斗,跟随衅毛的几个人全部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幸好丘逢甲还活着,还没有落到张昌盛的手上。

    傅余年心中暗暗祈祷,他带领众人往前奔去,迎面窜下来两名修行者,这二人,一人手持剔骨刀,一人手攥钢刀,与傅余年在街上打了个照面。

    “给老子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去你·妈的!”傅余年回了一句,身形一闪,已经到了两人身边,拳风凌冽,对准两人的脖子而来。

    那人反应也快,立刻提刀招架。

    当啷!

    拳罡砸在刀身上,发出金铁相撞的声响。

    那人双眼瞪的大大的,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凶悍的拳罡。

    傅余年想要赶紧救出来丘逢甲,一刻也不想耽误,再说了,龙门市的情况还未可知,他心中更是焦急万分。

    刚才用了三分力气,一拳没有打倒大汉。

    傅余年脚下一个滑步,直接越过两人,他不在蓄力,也不废话,回身便是双拳出山。

    这一拳,犹如蛟龙出海,势不可挡。

    拳罡迸发,扑杀四野。

    刚出手的那名大汉大喊一身,跳出一步,试图脱离拳罡的轰击范围,但在如此磅礴的拳罡之下,那人直接被一拳击飞。

    落地之后,又是‘嘭’的一声巨响。

    另一名持剔骨刀的修行者怒吼一声,拔刀凌空斩下。

    傅余年一拳将其击落。

    如此轻描淡写的一拳,就把他的杀招化解于无形,那大汉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对手,吓得脸色大变,没时间挥刀,双手一松,抽身向后跳跃。

    后面的张昌盛眼神中露出虎狼的厉色,“嘿嘿,落到我们手里了。”

    随后,那名大汉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凄厉惨叫声。

    时间紧迫,傅余年一刻都不敢耽搁。

    很快,他便来到了刚才衅毛说的街道,在他的附近刚好有两个大汉,那两人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想到是敌人冲上来了,以为是自己人。

    其中一个小弟有气无力的说道:“丘逢甲已经被困在了那座小酒吧。赶紧去杀······”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傅余年反手一巴掌,那人已经彻底晕死过去。

    “啊……你……”

    “垃圾!”傅余年一脚将那人踹翻。

    张昌盛等人上去补刀的时候,那人大叫道:“救我,快救救我······”

    他这一嗓子,把街上聚集的王朝会的小弟都吸引过来了。

    傅余年迅速地扫了一眼,有七八个人,他丝毫没有犹豫,所有人手中的刀还没有握紧,就见一条人影快如闪电般追了过去。

    一拳!

    站在最前面一个王朝会的小弟被砸中。

    这一拳之下,那人身体横飞,撞在了街边一辆轿车上。

    轿车车头完全扭曲变形。

    在场的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何等的杀伤力。

    “啊——”

    这人惨叫一声,砸在车身,落地之后,口喷鲜血,当场毙命。

    很快,解决了眼前的七八人,傅余年带人走到了眼前的一家酒吧。

    四百人围困丘逢甲一人。

    站在人群最前面的,正是张昌盛。

    张昌盛笑呵呵的,颐指气使的样子,望着靠在墙角,退无可退的丘逢甲,“呵呵,你选择追随傅余年那个傻·逼,是你这一辈子做过的最愚蠢的决定。”

    张昌盛说完,退后一步,挥了挥手,“丑脸,过去宰了他。”

    只见丘逢甲贴墙而靠,浑身浴血,气喘吁吁,在他的肩头上,插着一把明晃晃的短刀,血流不止。

    在丘逢甲面前,那个王朝会的小弟,被张昌盛称为丑脸的家伙,手持一把刀,缓缓过来。

    他来到丘逢甲的近前,露出极其难看的笑容,“能把龙门市昔日四大社团的丘逢甲杀了,我真的是很开心啊。”说完,丑脸怪笑一声,手中的刀,对准丘逢甲的头颅劈斩而下。

    看到这一幕,傅余年心中一凛。

    还好,丘逢甲还活着!

    他大吼一声,随手拿起一把钢刀,气机震荡,钢刀朝着丑脸后心暴射而去。

    当啷!

    丑脸发现来自后方的威胁,他猛然转过头,一刀挑飞了激射而来的钢刀,这一声震耳欲聋的乍响,仿佛晴空炸雷一般,震得地面嗡嗡颤动。

    丑脸举目四望,眼神中露出浓烈的杀机。

    “是谁?”丑脸举刀。

    傅余年这才看清楚那一张脸,实在是丑的有点过分,也不知道他老爸老妈造他的那一晚上是有多麽的潦草,生出来个这样的玩意儿。

    此时的丘逢甲身体靠着墙,慢慢的滑落下来,在墙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已然是神智模糊,奄奄一息。

    他双手拄着一把钢刀,但身体已经没有了任何力气,只是用刀支撑着疲累到极致的身体,不让身体倒下,不能跪下。

    他吐了口血水,缓缓抬起头,挑起目光,看向关键时刻救下自己的来人,辨认了好一会,他面露惊色,有气无力地说道:“唐······年哥,你来了?”

    “我来了!”傅余年堂堂正正的拨开王朝会的四百多人,走到了丘逢甲面前。

    “我死了没关系,兄弟们的仇有人记得就好了。”丘逢甲精神懈怠,浑身一松,钢刀‘当啷’落地,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

    丘逢甲喘着气,似乎是在吸取最后一口空气一样,“年哥,敌不过就走,来日方长嘛。嘿嘿······”

    “妈的,是你!”丑脸已然大怒,魁梧高大的身形直奔傅余年奔了过去,手中的长刀也顺势向傅余年的头顶劈斩下来。

    嗡!

    刀芒势大力沉,呼啸而至。

    傅余年身形一闪,没有抵其锋芒,向旁躲闪。

    轰隆!

    一刀斩落地面,长街之上,发出轰隆雷霆一般的巨响声,立刻蹦出一条长长的裂缝,有一指宽,无数如蜘蛛网一般的裂缝不断延伸,甚至到了周围的民房。

    这一刀,力拔山河!

    一刀劈下,势大力沉。

    傅余年身形如龙,巧妙闪过。

    一击不中,叫丑脸的大汉立刻一刀横扫挥出,扫向傅余年的腰身。

    傅余年见此人攻势猛如虎,一跃而起,人在空中,向下重劈了一刀。

    “来得好,今天就让我宰了你。”丑脸大喝一声,横刀招架。

    当啷啷!

    刺破耳膜的碰撞之声再次响起。

    傅余年身形反弹之力,再度跃起。

    丑脸昂首冷笑一声,手中的钢刀猛然向地上一砸,与此同时,长刀散发出气机,道道气机如刀锋锋芒一般,对准傅余年切割而去。

    对于丑脸这样的攻击,虽然势大力沉,声势震天响,但对于傅余年却没有什么实际的伤害,他一拳击出,不再拖延时间。

    如山岳一般的拳罡砸落下来,生生将那些升腾的刀锋砸碎。

    傅余年继续攻势,挥出的拳罡去势不减,在空中升腾,‘嗡’的一声向上飞掠出去,直击丑脸所在之处。

    见傅余年竟然轻而易举地破了自己的气机锋芒,丑脸气得暴跳如雷,哇哇怪叫着纵起身形,跳到空中,对准傅余年恶狠狠地重击了一刀。

    轰隆!

    丑脸这一刀,攻势猛与之前任何一招。

    只是傅余年已经不打算陪他练招,侧身闪过,在他的背后一掠而过,一走一过之间,他的拳罡也撕开对方背后的后防,在其身后划开一条一尺多长深可及骨的大口子。

    丑脸疼得大叫一声,手中的长刀恶狠狠地向后抡去。

    傅余年向他而来,“我没有时间陪你玩了。”说完,一拳平举,犹如一线海潮一般,声浪滔天而来。

    这一拳,声浪过处,所有人都后退两步,被强悍的气机刺的面颊生疼。

    拳罡消散。

    丑脸躺在地上,胸膛塌陷,如被碾压一般。

    一直站在人群中,没有发声的张昌盛大笑三声,一边拍掌,一边走了出来,“傅余年,你时时刻刻都在和我作对。”

    “是你找死!”傅余年针锋相对,身后是退无可退的酒吧墙面,以及十多个兄弟,其中还有重伤的丘逢甲。

    他面对的,是带领四百多王朝会小弟的张昌盛。

    形势如何,一眼分明。

    张昌盛左右看了手下一眼,严严实实的将整条街都堵住了,他张开双手,脸含嘲讽,笑呵呵的,“你这叫羊入虎口,今天,你走的了吗?”

    傅余年凛然不惧,手中长刀一挥,发出璀璨的寒光,“龙门市,任我游!”

    “霸气。”张昌盛竖起了大拇指,摇头晃脑的,“换个说法,也可以叫做傻·逼,实话告诉你,今晚过后,天启社团将不复存在,救了个半死不活的人,又有什么意义呢?你还能东山再起吗?”

    傅余年听出了张昌盛的画外音,看来李宣廷和李屠龙就藏在暗处,等着给天启社团以致命一击,但到底是什么样的计划,他一无所知。

    忽然,傅余年心中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若是能将张昌盛控制住,那么一定能从他口中得知到消息。

    这个张昌盛,应该是参与过今晚对天启社团动手的谋划的。

    傅余年转过脸,瞧了一眼张昌盛,随即眼角指向张昌盛,然后再看向丘逢甲。

    张昌盛多聪明,知道傅余年这是动了劫持张昌盛的心思了。

    他点了点头。

    傅余年扫视众人,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们的李少爷三次败在我手里,根本不是我对手。如

    “放屁!傅余年,你厉害又能如何,我们有四百人,你来啊?”张昌盛的目光落在傅余年的身上,怒气顿生。

    傅余年提到曾三次在龙门武道院的院魁争夺上连续碾压张昌盛,这让后者暴跳如雷,他最不愿提起的,就是这一段历史。

    甚至在翰林心里,把这一段历史视作自己的耻辱,此时却被傅余年不失时机的提出来,简直就是当众打他的脸。

    张昌盛刚愎自用,狂妄自大,他的眉毛都竖立起来,两眼放光地说道:“今天,我就要在四百人面前,亲自杀了你!”

    “好啊!”傅余年双手一摊,“只要你有那个实力。”

    张昌盛阔步向前,“我最近又修行了一门武学,我今天就用它宰了你。”

    傅余年见张昌盛的斗志已经被他激起,正是趁势劫持他的好时机,心中暗暗点头,这个张昌盛,还真是刚愎自用。

    站在身后的张昌盛心中大点其头,都是这个时候了,傅余年依旧脑子清醒冷静,不但有王者之气,更有大将之风。

    “李少爷,不如让我来解决这小子。”

    张昌盛身后一人走了出来,刚才傅余年一拳击杀丑脸,让他怒不可竭,此时得到机会,他绝不放过。

    张昌盛皱了皱眉,心中暗暗思忖,让手下人去探探傅余年的虚实也好,他一点,收住拳势,“杀了他,我会重用你。”

    傅余年看也不看他,只是望向张昌盛,“让手底下人探探虚实,张昌盛,你到底是有多么害怕我?”

    张昌盛被说中心事,猛地暴怒,“你?!”

    傅余年神识窥测,眼前此人与丑脸实力相差无几,他一拳挥出,平淡出奇,杀伤力也十分有限。

    看得那人仰头狞笑,笑呵呵的道:“天启社团的老大,就这点实力?”

    轰隆!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龙象嘶鸣之声骤气,金戈铁马气吞万里,起落如猛虎,出拳雷霆震怒,气机化为漩涡,拳头洞穿铁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