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50章 舍命一搏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创造一个大帝国最新章节!

    尚纵横笑了笑说道:“快点吧,今天咱们两人,只能有一个见到明天的太阳!”

    “说不定是阴天了?!”张巨匠半开玩笑的说道,同时他右手重重的握住了刀柄,为决战做最后的准备。

    尚纵横也是如此,两个人的动作如出一辙,“太阳,总会升起的。”

    闻言张巨匠说道:“虽然我不喜欢眼光,但我不希望别人跟我分享,接招吧!”

    话音刚落,整个人像一颗炮弹一样射出来,手中兰博刀在灯光下发出反光,寒意森森,没有任何虚招,直刺尚纵横喉咙。

    后者嘴角挂着微笑,婴儿一般白皙嫩滑的双手突然舞动,蝴蝶刀在他手里,正如翩然翻飞的蝴蝶一样,轻盈而美丽,下一秒,与张巨匠再一次战在一起。

    “当!当!咚!叮!”

    两刀相撞,金铁相撞之声不断,同时撞击声伴着火花不绝于耳,突然尚纵横很大胆的快速蹲下身子,一个虎扑之姿势直接撞击张巨匠的小腿。

    后者怎会被尚纵横这一刀划到,猛地跃起,单手撑地,同时右手手心的兰博刀直接扎过来,这一刀若是得逞,尚纵横的脖子就会被环形的切割下来。

    尚纵横无奈只有用刀架住这势大力沉的一刀,当啷一声脆响,尚纵横手中的蝴蝶刀脱手而飞,自己身体由于是蹲着的往前扑空,整个人就地一个打滚,身子猛地站起来。

    但动作,已经失去了连贯性,稍显狼狈。

    而这时张巨匠已经到了尚纵横面前,向尚纵横面门狠狠砍去,尚纵横可是红了眼,两脚一发力直接蹦向张巨匠的短刀,同时手里的刀也刺了过来。

    这一下将张巨匠着实吓了一跳,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他没想到旗鼓相当的两人打斗到这个时候,尚纵横会采取这么冒险的手法。

    张巨匠也是惊的嘴皮子一颤,瞳孔放大,双眼圆睁,不得不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收剑向一旁闪去。

    张巨匠收手了尚纵横可没有,手中弯刀顺势一刀横砍向张巨匠,后者躲闪不及左臂被划开一条口子,这一刀不深,但张巨匠却退出了六米左右才停下,双眼杀气冲天的看着尚纵横,着实吓人。

    尚纵横喘了几口气,脸上依然笑容不变,只是原本的英雄眉,在此时这是微微上翘,脸上的笑意和蔼,但眼中已经满是浓烈的杀意。

    张巨匠顿了顿,嘴角上翘:“这一次,你就不会那么好运了。”

    尚纵横也没有回答,面对张巨匠而站,身子微微前屈,脚跟离地,脚尖蓄力,笑眯眯的看着张巨匠不再说话。两个人都调整了一下呼吸,准备最后一搏。

    舍命的一搏!

    张巨匠狠声道:“反正我死了,也是解脱了,就怕你敢不敢?!”

    “呵呵!”尚纵横笑了一声。

    陈凉生想不通,既然豹子和张巨匠先后来到黑白道ktv,为何豹子要离开,而张巨匠要拼命呢?最奇怪的是,张巨匠为何屡屡说自己战死就是解脱?

    难道,这里边有什么猫腻,又或者说豹子和张巨匠两个人事先根本就没有通气,两个人都不知道对方到了黑白道?

    虎豹虫这三人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很亲密才对,那么事先肯定是知情的,但为何张巨匠拼命而豹子绝不出现呢?

    看来最不合理的解释,也是最合理的解释,那就是豹子和张巨匠两个人没有事先通气豹子只是想试探一下黑白道的深浅,而张巨匠遇到了尚纵横,直接就打算拼命了。

    尚纵横说道:“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张巨匠毫不犹豫的冲向尚纵横,后者也直接迎了上去,两个人又展开一轮对攻,张巨匠双手握刀开始猛攻,而尚纵横也是将全部的气力放在右手上,挥舞短刀。

    这一次的对攻,精彩绝伦。

    短短几个呼吸间,两个人已经对攻了不下三十四次,尚纵横胸部和胳膊都有了新的伤口,鲜血直流,张巨匠也是,额头开始出冷汗,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两个人势均力敌。

    二人喘着粗气,体力也因为过度运动而迅速流失,失血过多的二人脸色开始发白,张巨匠整个人脸色变得恶狠狠地,五官扭曲在一起。

    尚纵横左右晃了两下站定,喘着气说道:“再来啊。”?

    张巨匠慢慢调整呼吸,他也在打算,今天若是跟尚纵横一直拼下去,恐怕真是个鱼死网破的结果。

    今天就算拼命杀掉尚纵横,自己也没有力气再去杀陈凉生了,自己兄弟的仇恨就很难报了,为了自己的兄弟,张巨匠宁可舍命。

    张巨匠的眼光游弋了一下,他一咬牙,不管额头上浸出的细密汗水,整个人长出几口气,仰天叹一声,面色一正,丝毫没有畏惧,直接冲上去。

    其势若奔雷。

    张巨匠毫不犹豫的冲向尚纵横,虽然速度不像一开始那么快了,但是也没有逊色多少,这已经是张巨匠最后的爆发。

    他想在最短时间内解决掉尚纵横,无论能不能杀的了陈凉生,他都要试一试。

    尚纵横单刀直入,大开大合,直接猛然刺向张巨匠的心脏,两个人在半道相遇,可张巨匠到了尚纵横面前脚下一滑,虚晃一下,身子一低,转一个圈直接从尚纵横肋下滑过去,速度相当快,没有丝毫停顿直接冲向陈凉生。

    苏长安等人在陈凉生的提醒之下早有防备,见状,苏长安使出浑身力气,一记大鲨鱼砍刀直接抡下去,速度之快无与伦比,但还是被张巨匠躲过去。

    张巨匠神奇的躲开了苏长安这全力劈斩的一刀,还想举起第二刀的时候,已经有些不可能了,张巨匠身体一扭,一脚蹬在一张桌子正面,身体借力,对着陈凉生喉咙就刺了过去。

    “当啷!”

    一声震耳的巨响,张巨匠落地后身体在地上滚了两下,刚站起来有些立足未稳,而胖子整个人身体“噔噔噔”的退后三四步,面色红透,喘着粗气,整个人双手下垂,好像被折断一样。

    双手握着的开山刀,也“当”的一声落在地上。

    张巨匠这使尽全力的一刺,力道实在是太大,胖子将近一百八十斤的吨位全力阻挡,才勉强将其阻挡下来,那还是在苏长安减缓了一下张巨匠的攻势的情况下。

    张巨匠的力气,简直恐怖。

    胖子整个人双手下垂,面色难看,核双臂已经完全麻木了。

    这个时候,张巨匠看着陈凉生,居然没有想到此人会早有防备,突然间他的眼神恶狠狠的瞪着马前卒,“***的。”

    这个时候,贺八方也怒了,他一把抓起军刺,一句废话也没有说,直接就冲了出去,张巨匠左臂短刀直接击打在军刺之上,划出一声极其刺耳的声音。

    对着贺八方大开大合的进攻,暴露的缺点太多了,贺八方不是尚纵横,他出手凶悍,但与张巨匠这个级别的人相比,身手一般,暴露的前身直接将手中袖剑甩了出去,太快了。

    贺八方这时想躲避已经来不及,只能尽力避开要害部位。

    “扑!”

    兰博刀直接扎进了贺八方的手心,明晃晃的刀尖直接透了出来,贺八方痛叫了一声,张巨匠没给他反应的机会向前一步抓住剑柄直接抽了出来。

    贺八方急撤数步,张巨匠横扫的一刀划破了他的下颚处皮肉,再晚零点几秒这一剑就可能切开了贺八方的喉咙。

    这一系列动作只是在瞬间完成,转眼间贺八方已经躺在了地上。

    前面说过,兰博刀的刀背是尖锐的刃口锯齿,这种刀伤对于人体骨骼来说,几乎是粉碎性的,很难愈合。

    张巨匠扭头丝毫没有停顿,一刀直接扎在了刚才哪位倒下去的服务员身上,可怜那名青年什么都不知道,在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就送了命。

    实在是冤屈呐!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等他成功转移了马前卒一伙人的注意力之后,没有哪怕一丁点停顿,张巨匠又冲向陈凉生。

    这时候马前卒也到了,忽然间他双手握住一把大砍刀,直接就挥过去,那锋利的刀刃和凶悍的气势,让人胆寒气短。

    张巨匠大惊,刀身擦着肩膀掠过,刀尖划在脖子上,只是一个划痕,要是在进几厘米,张巨匠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张巨匠也惊出一身冷汗,身形一偏躲过这一刀,马前卒还要出刀,被张巨匠躲开,紧接着一个回旋踢,一脚踢在马前卒肩膀上,马前卒整个人重重摔在地上大砍刀脱手掉落在地。

    躺在地上的马前卒脱了一口唾沫,“我***的。”

    华夏大砍刀,这种刀作为最典型的传统冷兵器之一,为华夏所独有,特点是刀身前部宽厚,势大力沉,利于劈砍。

    应该说,这是一种最具华夏特色的刀,稍具兵器常识的人,一眼就可看出,此刀来自华夏,而不会是别的国家。

    尽管它没有繁杂的工艺,没有华丽的装饰,朴素得就像任何一个名叫张三李四王麻子的华夏人一样,但全世界都曾领教过它的厉害。

    义和团的弟兄们用它砍过西洋鬼子,二十九军的勇士们用它砍过东洋鬼子。

    在任何诚,它不藏不掖,光明磊落,正正堂堂,舞动起来威风八面,豪气干云,即便是鬼子们颇为自诩的武士刀,碰上它也要退避三舍,不敢和它硬拼硬架。

    一旦被它挨身,便难逃袅首厄运。

    它不像有的刀剑一样,可作装饰和摆设,它来到这世上的唯一目的这是杀敌砍仇,只有它,才把“刀”的内涵阐释得淋漓尽致,因此,它可以算是所有刀类的祖宗?。

    华夏大砍刀,杀尽四方狗!

    之所以马前卒拿着这一把刀而没有被张巨匠发现,就是因为这一把刀被江湖经验丰富的马前卒做过特殊处理,刀身上加了特殊涂层,甚至做成磨砂刀面,以增加隐蔽性。

    这个时候,陈凉生身体里边的少年热血彻底被激发出来,他抽出战术折刀,在手心里划了一下,鲜红的血液就流出来,陈凉生看见鲜血,整个人顿时就兴奋了。

    陈凉生挥刀而上,张巨匠以为是别人一个急转身镰刀狠狠刺过来,陈凉生一个急速闪身闪开,同时一个猛虎下山,直接扑出去,但张巨匠的反应显然更快,他刀身下落,膝盖上顶,打算对陈凉生直接剖腹了。

    膝盖顶在陈凉生小腹,瞬间的痛感几乎让他失去力量,兰博刀的刀尖,眼看就要刺下来。

    陈凉生也惊慌了,但他手底下的动作依旧很快,他单手握刀,直接刺向张巨匠的裆部,这个时候也没管什么战斗精神,活下来就是最大的福利。

    陈凉生一刀猛刺出去。

    显然,陈凉生这一刀真是吓了张巨匠一跳,这是要让他断子绝孙啊。

    张巨匠也慌乱了一下,膝盖落下,但他没有打算就此放过陈凉生,冷然一脚,张巨匠的动作一气呵成,煞是好看。

    陈凉生胸口咚的一声前冲的身体倒射出去,摔在了一张木桌上,木质桌子瞬间破碎。

    这个时候,苏长安高八斗一伙人也都怒了,高八斗几个人抓起砍刀直接就抡下来,五六个人组成人墙,齐齐挥刀砍过去。

    张巨匠很随意的躲过了几次追击,陈凉生这一伙人是真的生气了,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见陈凉生这一伙人如此勇猛,张巨匠也不正面对抗,闪避了几次。

    一脚踢在高八斗肋下,高八斗整个人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但就是没吭声。

    见张巨匠如此勇猛,草三月、贺八方一伙人又开始前后夹击,乱战混战,突然间贺八方一脚踢在张巨匠肩膀上,苏长安手里的大鲨鱼大砍刀直接就剁下去。

    贺八方也是个打架不要命的家伙,手里抓着军刺配合着苏长安,一高一低,一前一后,一把砍刀一把军刺,直接刺过去。

    只见张巨匠突然一个鱼跃,从两个人身体的缝隙之间传过去,苏长安的大砍刀和贺八方的军刺都刺空,后退的同时张巨匠挥出肘子。

    一人后背上挨了一肘子,两个人直接“啪”摔一个狗吃·屎。

    张巨匠躲过二人围攻却没有注意到后方,突然这个时候,陈凉生抓住时机,一刀剁下去,直接砍在张巨匠后背上,鲜血溅起,张巨匠闷哼一声,一个后脚朝天咚的一声踢在陈凉生胸口。

    陈凉生整个人几乎是倒飞出去,趴在地上,嘴里边涌上一阵腥甜。

    张巨匠整个人也趴在了地上。

    贺八方晃身向前一脚踢在了张巨匠胸口,后者身体在地上直接擦出去半截子,又滚了几圈直到墙角才停下。身体撞在一张桌子上,桌子上面的酒杯酒瓶子啥的打碎了一地。

    张巨匠口吐一口鲜血,面色苍白,吐出一口鲜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