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59章 落幕之后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创造一个大帝国最新章节!

    傅余年椅了椅自己的脑袋,自己还在发蒙的时候,就听见了边上“兹啦~兹啦”的电锯的声音,傅余年边上的大门一下就被人给锯开了。

    傅余年睁开眼,看见鲜血顺着自己的额头流过,自己的脑袋又有点蒙,苏长安几个人两个人用力一拽,一下就把傅余年拽了出來。

    傅余年是最先被拽出來的,接着苏长安冲到前面去,顺手拿着手上电锯照着驾驶位置处的玻璃上“咣,咣,咣”的就是几下,直接就把玻璃给砸碎了,丘逢甲和跛子两个人从前面就往出钻,后面的人手上拿着一桶汽油从后面的车子上面就开始浇。

    傅余年连忙站了起來,椅了椅自己的脑袋,丘逢甲到傅余年边上,一拉傅余年,傅余年们前后用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全都从土堆上面滚了下去,丘逢甲最后下去的时候,转身拿着枪对准了身后的雅阁车“嘣”的就是一枪,紧跟着“嗡”的一声,雅阁车直接就燃烧了起來。

    傅余年们从工地上疯狂的就往出跑,就听见身后“咣···”的剧烈的爆炸声音响起。

    雅阁车直接就被炸的飞了起來,重重的摔倒了地上,苏长安带领的两个人冲出去之后,二话不说,直接奔着两个方向就跑开了。

    紧跟着第一辆迈腾车行驶过來,到了傅余年的边上,副驾驶的门被丘逢甲拉开,丘逢甲往上一推傅余年,傅余年坐上了副驾驶,傅余年转头,居然看见了豆腐。

    傅余年都沒來得及反应,豆腐“嗡”的一声,车子就发动了,也就是同一时间,傅余年转头看了眼身后,又是一辆车子冲了过去,丘逢甲跳上了副驾驶,另外一边的跛子,自己转身奔着斜前方的胡同也冲过去了。

    这前后的安排的,一切的一切,这个时候,傅余年们的身边已经沒有警车了,傅余年冷静了下來,鲜血还在往下流,豆腐从边上递给傅余年纸巾

    “赶紧把身上的伪装卸一下,沿途丢掉,我现在再开车子绕圈,快点。然后晚上了找机会回市区!”

    傅余年点了点头,连忙开把帽子啊,口罩什么的都往下摘,胡子,纹身,边上还有水,傅余年直接就清洗了自己的脖颈,车子绕了十多分钟,豆腐也带着耳机,傅余年耳机里面还能听见何八招的声音,他一直在说哪里有警察,哪里沒警察,哪里沒在他的监控范围。

    傅余年们今天动手的地方,其实基本上很多地方都不在何八招的监控范围,傅余年们多车子的时候,完全是丘逢甲之前的安排,让黑熊一行人在所谓的地方的制高点,拿着望远镜监控一切,及时联系的,越往市区里面行驶,何八招能监控到的范围就越多。

    不一会儿,傅余年收拾的也差不多了,听着何八招的话,傅余年们已经脱离了警察的追捕,傅余年深呼吸了一口气,觉得一切的一切,好像还是那么的虚幻,就像是做梦一样。

    “张巨匠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人杀了吗?”

    “不知道,他跳河了,沒有见到他的尸体,我现在心里面七上八下的。”

    傅余年觉得他生还的希望不大,那条河我刚才去观察过了,水流很急,他应该是受伤了,而且从五楼跳下去,直接扎到水底,我计算过高度,还有那个位置的水深了,还有张巨匠的体重,他直接掉下去的话,很大面上会摔倒自己的,再加上有伤,他被冲到河流下游的可能性很大,我觉得他生还的希望不大。”

    “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了,你还问我干啥?”

    “我知道有人跳河了,但是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还有,我不知道是活着跳的,还是死着跳的,问问你多正常啊。”

    “把事情闹的这么大,还想出城?原路返回,停车,现在那边已经设立关卡了,所有的出城的口,都被警察封死了,特警已经出动了,还是那句话,快点,你还有一分钟的时间,最好把车停在路边。”这个时候,耳机里边的何八招说话了。

    “丘逢甲,情况有变,不能出城了,傅余年们怎么办?”

    “按照后备计划,所有人分开藏匿,到时候一切听傅余年的指挥就行了,先躲过去···”豆腐听完之后,点了点头,又发动了车子,傅余年们奔着城南那边又往过行驶。

    “我们接下來去哪儿躲着去?丘逢甲这个也已经安排好了,是吗?”

    “当然了,如果安排不好的话,那还是丘逢甲吗,堂堂的阎王大人,你没有听过那句话吗?阎王叫你三更死,你就活不到无更。不过说实话,这长陵市的警察还是真凶悍,我很少看见办事效率这么高的警察了,今天差一点就让警察堵死了。”

    傅余年看了看苏长安的脸色,嘴角的肌肉突突突的跳。

    傅余年沒再说话,脑子里面都是那个丘逢甲,对于他,傅余年本來最开始觉得傅余年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底,而且看得清清楚楚的,他想知道,九千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他们两个人从来就没有见过面,怎么会放心把城南的生意交给他,让她坐上这个大佬的位置,还让马前卒,高八斗,李长陵,高八斗这一群人辅佐他。

    傅余年心有余悸,这个江湖,黑·道,太深不可测了。

    ······

    傅余年一伙人在雅间里边就开始喝酒,“兄弟是天,兄弟是地,有了兄弟顶天立地;兄弟是风,兄弟是雨,有了兄弟呼风唤雨。”

    一伙人开始举杯。

    人的一生,不能百年孤独,总要有朋友,如果你想做一名合格的平民百姓,只要奉公守法,那随着你的性子交友,你愿意交就交,不愿意就让他滚蛋,这没有什么。

    但你想在社会上混出点名堂来,就得有选择性地交友、有功利性地交友。对于一般人来讲,朋友圈中起码得有一名医生、官员、律师、一名地痞流氓。

    傅余年虽然现在没有考虑这个问题,但他知道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准备的,除了自己交心换命的兄弟之外,其他的这几类人都需要用得上,

    虽然这些人平时基本上用不着,一般人朋友圈里多是同事、同学、邻居,因为平时打交道的朋友、一起喝酒唱歌洗澡的朋友,也就这一圈了,若没有一定的目的性,谁会去刻意交往一个律师或一个流氓呢??

    医生、律师、官员,这些平常好像很少用到的朋友,关键时刻是能救你的急或难的,有些能救你的命!到医院看病,有一名医生朋友是值得庆幸的。

    省下了冤枉的挨宰费是小事,合理用药用材料,替你联系他自己心里清楚的医术高超的好医生帮你看病这才是真正不可缺的帮助。

    律师的作用,大家应该都知道,你落难倒霉的关键时候,他能拉你有力的一把。这些都是你需要的外围配置。

    真正的高手,不是独行侠,一人闯天下,而是一伙人,还有帮助他们的一伙人,组团闯天下,抱成团混社会,才会更有成就。

    混社会的人,在大众眼中,那就是社会蛀虫,败类,但同时也和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普通草民,劳苦大众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选择的职业不同而已。

    再说官员、流氓。

    拥有一名官员朋友,哪怕是一个基层公务员朋友的好处有多少,我想地球人都知道。在此基础上,官越大越好,相应的,处成朋友的机率也就越小。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计人。

    这就需要你的能力,机缘了。

    至于为什么要有一个流氓地痞朋友,很多人不明白,其实很简单,在现阶段的社会里,日常生活中很多事,用这些朋友去解决,比其它任何方法都简便有效得多,但不能无限制地使用,他的副作用也是蛮大的,没有代价只有得到是不可能的,具体怎么考虑性价比,请精密计算。

    当然,如果是决心要混社会的,自己本身就是社会人,属于同类。

    至于更豪华的配置,能拥有就更好,比如朋友圈里有富豪,有七品以上官员,有老板,有二世祖,有很牛叉的某长,再比如朋友圈里有比尔盖次有奥·巴马什么的,那不叫混社会,那叫玩社会。

    到了那个层次,就好好玩吧。

    傅余年虽然没有考虑的这么清楚,没有想得这么远,但他也开始有意识的思考,开始摸索,当然也少不了丁三道的引导。

    “来,兄弟们,多么牛·逼的未来也比不过我们曾经傻·逼的岁月,咱们现在正在经历最傻·逼的岁月,干杯!”贺八方举起了酒杯。

    “你才傻·逼。”商纵横一伙人开始回了一句,又开始灌酒了。

    一伙人喝酒到下午的时候,才走出红顶宴,都有些醉了,贺八方一把搂住了傅余年的脖子,“年哥,我爸爸公司缺一名地区经理,我想阿姨去,超市的工作,就辞了吧。”

    傅余年心里其实挺感动的,他知道贺八方说这话,一定是求了他爸爸之后,经过同意才说的,傅余年咬咬牙,但他知道妈妈的脾气,从来不求人,不弯腰,那样倔强的脾气············

    贺八方看了看傅余年,锤了他胸口一拳,“妈的,你知不知道,老子很羡慕你,我爸爸为了娶了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妈妈,和我妈离婚了,我草他·妈的,狗·日的!”

    傅余年深吸一口气,“兄弟······”

    贺八方笑了笑,蹲在红顶宴大厅沙发上就吐了,的骂着,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刚要说话,贺八方扔过去一张银行卡,“赔多少,自己去刷!”

    “年哥,我羡慕你,我有三年多没见过妈妈了。”贺八方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傅余年一伙人脸上都不好看,贺八方笑了笑,“傻·逼,比我大两岁,做我后妈,傻·逼,傻·逼,傻·逼······”

    “年哥,我玩的这么疯,一部分是因为你们是我真心的兄弟,一部分,是我心里苦啊,兄弟们,比我大两岁,要让我叫妈,草!”

    傅余年洗了个澡,给伤口擦了一些红花油,回到房间之后,傅余年觉得实在闷得慌,有些喘不过气,打开窗子,傅余年开始在房间健身。

    锻炼肌肉,防止挨揍。

    大约一个多小时之后,傅余年气喘吁吁的,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些天以来发生的事情,他有一个好习惯,那就是静静思考,能把发生的事情都在脑子里边过几遍。

    这样才能够明白得失,体会舍得,保持冷静的头脑。

    傅余年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光,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之后,突然间,傅余年的手机就震动起来,是高八斗。

    傅余年笑了,接起电话,“年哥,家里有人来了,四个人,这会儿都在车里,我估计快行动了,你注意一点,我叫兄弟们过来。”

    傅余年还没有放下电话,就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和轻轻敲击木门的声音,傅余年一阵心惊肉跳,几秒钟的心慌之后,傅余年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他用了最快的速度,让自己平静下来,穿好衣服,快速走进妈妈的房间,妈妈还在熟睡,傅余年关上了房间门,紧接着折刀便出现在手中。

    傅余年深深呼吸几口气,出现在了门边。

    紧接着就是只能听见外面有人再轻轻的撬门锁的声音。

    傅余年暗骂一声,“妈的”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挨着门框就听着轻微的声音,大概也就是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轻轻的一声碎响,他们家里屋的这一层门,也被人推开了。

    夜,漆黑的厉害,伸手不见五指,楼道里边黑漆漆的,看来声控灯都被他们卸掉了,傅余年这个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保护好妈妈。

    他二话不说,身影突然就窜出来,一刀子划过去,接着楼道里面“啊!”的就是一声惨叫,傅余年猛的上前冲着前面又是一刀,那个人一下就退到了后面。

    傅余年顺势关上了房间门,紧跟着一声大吼“有贼啊,起火了,抓贼啊。”把房间的大门一关,那一伙人就“咚咚咚”的跑出了楼道,傅余年在后面追,那一伙人在前面跑。

    其实这个时候,只要脑子稍微清醒一点的人都知道傅余年是乱喊,有小偷怎么可能起火了,但这个时候人都睡得蒙蒙的,傅余年这么喊一嗓子,有的房间门也开了。

    那一伙人本来停在了二楼楼道里边,但见有拽开门了,也不敢停留,直接跑出了楼道,傅余年这个时候也没管一切,直接追出单元楼,转身就锁上了单元楼大门,他害怕自己和这帮人纠缠,还有另外的人分身去找帮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