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60章 夜半惊魂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创造一个大帝国最新章节!

    那一伙人,也不跑了,还有几个人也从那边的车里边跑出来,足足有六七个人,他们恶狠狠的看着傅余年,他也知道今天必有一战,跑是跑不了了,拿着折刀直接就冲进人群开始招呼。

    傅余年的速度很快,直接就冲过去,尤其是在晚上,还没有月亮,前后又有两个人被傅余年刀尖化中,在黑夜里边相继”啊“的惨叫两声。

    傅余年疯狂的一顿乱抡,周围的人都往后退,单元楼下也不宽阔,方圆也就是十四五步的距离。

    这一伙人被傅余年抡的都往后退,侧面突然之间一个人伸手抓他的手腕,傅余年转身冲着他肚子抬腿就是一记膝撞,紧接他卯足了劲一肘子打在那人喉咙上。

    “啊······咔咔”

    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一阵剧烈的咳嗽,傅余年也没有手软,一脚蹬在他脑袋上,身子直接倒下去,那人攻击直接就晕乎了。

    紧跟着,不知道突然从什么方向,一阵破风之声,傅余年猛然间闪躲,但还是没有来得及,一棍子打在傅余年胳膊上。

    火辣辣的巨疼,但傅余年还是握紧了折刀,他知道一旦折刀脱手,他就没有了任何武器,对于他来说,那就是致命的。

    傅余年握刀的手臂一阵麻木,根本使不上力气。

    傅余年突然一个侧踢,?这个人使劲往后退了一步,但还是没有躲过去,一脚踢中了裆部,那人直接摔出去,“咣!”的就是一声,紧跟着我又开始乱抡。

    傅余年这个时候,累的气喘吁吁的,尤其是刚才这样一阵乱斗,体力消耗更大,但唯一让他宽心的,那就是妈妈肯定没有收到骚扰。

    傅余年抬头看了看楼上,有很多家的灯光也亮了,这一伙人肯定不敢再冲进去了。

    正想着,离着他最近的是一个光头男子,他们都在傅余年身后的台阶位置站着,几个人怒气冲冲的盯着我傅余年,明显的非常的愤怒。

    傅余年借着楼上微弱的灯光,看见了眼前几个人的样子,不看不重要,一看吓一跳,远处那辆陆地巡洋舰的车灯前面,站着的正是豹子。

    傅余年一下子半截身子就凉了。

    紧跟着豹子就打开了车前灯,眼光极其恶毒的看着傅余年,阴狠的笑了笑,用哪种沙哑中带着寒冰一样的语气说道:“你小子,死定了。”

    傅余年是有点慌,但也不至于怂了,他知道即使现在自己跪下来求饶都无济于事,那还不如直接干一场,说不定还有逃生的机会,虽然······虽然很渺茫。

    “豹子,我草你妈,为什么三番五次的害我!”傅余年也怒了,这个时候也只有放手一搏了,当然嘴上说话也不用留情。

    “你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今晚你就要死,就对了。”豹子说完,恶狠狠的笑了。

    傅余年话音刚落,边上的一个男子就愤怒了,他猛的往前冲了一步,这架势就是要往上冲,嘴里面还很愤怒的叫骂着“小兔崽子,***的!”

    那人直接冲上来,速度也是快的一逼,第一下子躲开了傅余年的一刀,那人双手“咔”的一下子,直接就锁住了傅余年的喉部。

    傅余年一下子就感觉呼吸有点困难了。

    那人双臂像蛇一样缠绕上来,越勒越紧,恶狠狠道:“傻·逼,去屎吧。”

    这个时候,傅余年已经无路可退,他突然之间右手直接砸在光头男子肋骨处,紧接着一记反手拳击敲击光头男子右边太阳穴。

    傅余年这一次出拳,那人也是没有想到,但他的反应速度同样很快。

    男子“***”的喊了一声,头部偏出,但他忽略了傅余年左手手里还有刀,这个时候手臂虽然麻木了,但临到生死关头,傅余年整个人身上的潜力也被激发出来。

    正手握刀,“咔”的一下子,刀尖就划到了光头男子的肚子上,也是刚才那一棍子太用力了,所以整条手臂确实使不上力气,不然再给傅余年三分,直接就能开膛破肚了。

    光头男子惊呼了一声,“***”

    傅余年嘿嘿的就笑了,左手再一次用力,那人直接就跳起来了,也松手了,但这也给了傅余年机会。

    傅余年也没管其他的,右腿直接扫过光头男子的双腿,他“嘭”的一声就摔倒在地上,傅余年根本没有客气,冲上去“咔”的一脚直接踩在脸上。

    傅余年这一次出手,狠辣,果决,这一下也是给了下面所有的人震慑,下面的几个人都盯着傅余年再看?“豹子,***,傻·逼。”

    傅余年故意声音喊的这么大,希望能够引起周围的人的注意,但这个时候,豹子的脸色就变了,当他突然间握着刀的时候,他看见站在后面的一个男子,突然之间从自己的身后,抄出来了一把沙喷子。

    冰冷的枪口,直接摁在了傅余年太阳穴上,“不想立马死在你老母面前,就闭嘴。”

    傅余年感受着枪口那一股凉意,这个人顿时清醒了起来。

    “小子,扔了刀,这可不是什么玩具!”那人笑嘻嘻的,傅余年就听到了手枪击锤响动,手枪里边“咔咔”的细微响动声。

    傅余年不怀疑,这帮家伙会真开枪杀了他。

    这个时候,说实话傅余年有些泄气了,心里面凉了一截,然后,就是傅余年一个愣神的功夫,离着他最近的一个男子,猛的往前一大跨步,上来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腕。

    傅余年双手使劲挣脱,他力气也不小,这一下没有挣脱开,但是就是这一下的功夫,拿着沙喷子的那人直接照着他的脑袋一枪托。

    傅余年整个人双眼翻白,一阵天旋地转,傅余年一咬牙,上去一拳就抡倒了按着他手这个人的侧脸上面,接着好几个冲着我就扑了过来。

    这几个人“腾腾腾”的踢了傅余年几十脚,紧跟着傅余年就被装在了一个大麻袋里边,?紧跟着一个人从身上的小包里边拿出来一包白色的东西,直接摁在了傅余年鼻子上。

    傅余年疯狂的挣扎,可是三四个老爷们按我按的死死的,他不可能不呼吸,他使劲呼吸了几下,换了几口气,剧烈的呛了几下,整个人脑袋就开始晕乎了。

    傅余年没挣扎几下,紧跟着就感觉全身力道涣散,连握紧拳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傅余年心脏一阵狂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一点都不知道,但他真的慌了,心脏“砰砰砰”地跳动几下。

    几个人还是按着傅余年,不一会儿,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尝试着松开他,都看见傅余年没有什么反应了,几个人直接包扎了麻袋口子,架了起来。

    傅余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软塌塌的,身体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突然间几个人停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后面响起了警车,豹子脸色也变了,他握紧了拳头,对着后面驾着傅余年的人说道:“你们去处理了他,我去赶走这些蚊子。”

    那几个人会意,直接把傅余年仍在车里边,紧跟着车子就从小区另外一面开走了,这个小区年代久远,有很多地方可以进车。

    傅余年被架上了车子,车子飞速行驶,不一会儿就出了小区,后面没有警车的声音,这个时候,傅余年心里也慌张了,害怕了,最让他害怕的,就是明明可以听到,但他什么都做不了。

    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车上面驾驶一个人,副驾驶一个人,后面坐着四个人,其中副驾驶的那个男子手上就拿着电话,“豹子哥,条·子走了吗?”

    “你们处理好就对了,我这边没事!”

    电话里边就是豹子的声音,傅余年听得清清楚楚的,但这个时候,他甚至连想要动一根手指头都不可能,这种放在案板上,就等着挨一刀子的感觉,实在太他·妈的恐怖了。

    “放心吧,豹子哥,妥妥滴!”

    “好!”

    放下电话之后,车里边突然一阵沉默,傅余年这个时候,实在是慌张的不行,说不定这一群丧心病狂的家伙什么时候就对自己下手了,傅余年屏佐吸,心脏就要跳出来了。

    “阿毛哥,豹子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样,拉到郊外直接埋了,或者扔到长陵江喂鱼也行。”

    刚才问话的那个带着耳环的青年低着头嘀咕了一声,?“阿毛哥,你说这么一个大活人,时不时可惜了啊。”

    刚才接电话的阿毛脸色不太好,语气也有些生硬,“怎么着,小三,你想放了他?!”

    叫小三的耳环青年干笑了两声,“阿毛哥,看你说的,我跟了你这么久,你还不了解我的为人吗?我听说最近苹果又出新机子了,阿毛哥,你不说要换手机呢嘛,干一票啊。”

    叫阿毛的笑了笑,低着头想了想,“小三,就你鬼主意多。”

    “嘿嘿、、、”小三坐在后面,就笑了。

    阿毛笑了笑,“这尼玛真是个好主意,哈哈,不用我自己卖肾了。”

    “小三,联系一下黑市,问一问价码,两个肾,眼角膜,能抽多少血算多少,其他的都白送。”

    傅余年一听阿毛这么说,心里面当即就慌了,整个人都炸了,全身汗毛倒数,他拼命的想要挣扎,可是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傅余年是真的害怕了,被他们就这么拉着,二十多分钟以后就被他们拉到了西郊化工厂一侧,傅余年被几个人直接提出来丢在了水泥台阶上,拖到了一边的地上,周围的几个人开始抽烟,他躺在地上,觉得身体好像恢复了一些行动的能力。

    双手也可以握住了,但还是没有多少力气。

    边上的几个人一边抽烟,一边唠嗑,嘻嘻哈哈的,听着他们说话的口气,知道他们肯定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说实话,傅余年是真的害怕了,心里也慌了,乱了。

    “这次他们给多少钱?两个肾,眼角膜,血液不限量,我草,至少三十万有吧。”阿毛站在台阶上看了看麻袋里边的傅余年,搓搓手,“我草,幸亏那帮条子办了咱们忙,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一笔横财呢。这一票干完了,咱们好好耍几天。”

    “二十万,多一分都不给,***的苏东来。”

    “操,他·妈隔壁的,这些人比咱们更黑。”小三在边上骂了一句,几个人都沉默了。

    这个时候,还是叫阿毛的说话了额,“傻·逼苏东来,都做了好几单了,每一次都不优惠一点,傻·逼。”

    “阿毛哥,你看、、、”叫小三的拿出了手机。

    “行了,就这样吧,这也算是一笔横财,咱们不要太贪心了。还有啊,这件事情大家都闭嘴,一旦被豹子知道了,他会生撕了咱们的,他的手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这一伙人六个人,应该是以这个叫做阿毛的为头头,这个小三明显就是个狗头军师,这一伙人沉默了一会人,阿毛发话了,“把他抬进去,给苏东来打电话,叫尼玛快点。”

    小三点头答应了一声,又开始打电话。

    这几个人轻车熟路,配合默契,不一会儿小三打完电话,几个人已经把傅余年抬到了化工厂一个厂房里边,破旧颓废的厂房里边,各种石灰砖头,地上的土直接能淹过脚面。

    大概也就是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一脸金杯车就驶进来,阿毛几个人立刻分散站在隐蔽处,不一会儿,两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人就下来了。

    这两个人摘下了口罩,拿出手机打开屏幕,在空中晃了三下,阿毛给小三示意,小三笑了笑,“我们这里不买菜。”

    其中一个身材敦实的男子笑了笑,“我们只卖豆腐块。”

    说完话,阿毛一伙人也都松了一口气,阿毛亲自说话了,“都是老朋友了,进来吧。”

    “好嘞!”

    这两个人手上拿着专业的器具,一人拎着一个医疗箱子,他们肯定不是第一次合作了,轻车熟路的开始摆弄各种器具。

    他们几个人就去了面包车上面,从上面直接抬下来了一个小冰柜,打开里面都是冰,他们很是熟练的配合,两个人开始脱傅余年的衣服,瞬间就把他扒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