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61章 恐怖炸了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创造一个大帝国最新章节!

    面包车上面又推下来了一张简易折叠床,他们把傅余年抬到了床上,边上的几个人在抽烟,两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子面无表情的就从我的边上开始准备手术用具。

    开始戴手套,拿出了手术刀,傅余年亲眼看见了明晃晃的手术刀,心里生出一种寒意,这衣服场景,堪称恐怖,傅余年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他脑子里边直接就炸了,傅余年一阵心惊肉跳,整个人身上的皮肤开始突突地跳动,全身鸡皮疙瘩像颗粒一样直接凸起来。

    傅余年看见了一把一把的手术刀,他额头的汗水就不停的往下流,这一次是真的慌了,傅余年两只眼睛睁的像打灯笼,嘣蹬蹦蹬的,看着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一定已经做过很多次这样的事情了。

    想象一下,你被人摁在手术台上,他们不是为了给你治病,消除布,而是要你命,摘下你身上的一个器官,恐怖不?!

    傅余年整个人的呼吸都变了,已经乱了。

    就在他惊慌失措,一阵子害怕的时候,他突然之间看见我面前的一个大夫,白大褂,黑框眼镜,这个人的脸好像在哪儿见过,但又说不出来,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两个人就这么四目相对,这***的可不是眉目传情,暗送秋波,真的是生死一刻,傅余年屏住了呼吸,就这么死死的盯着这个戴着黑框眼镜的人。

    那人,同样也在看着他。

    傅余年好像一下子就看到了希望,看到了还能活着的希望,他嘴皮子动了动,但没有说话,因为这个时候说话,就一定会被阿毛他们察觉的。

    傅余年虽然心里十万火急,但脑子还是十分清醒。

    直到这个时候,傅余年才真正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好死不如赖活着,这种感觉,就像是经历了地狱一般,傅余年整个人感觉像是躺在沼泽里边。

    这样说一点都没有夸张,他全身都是汗,连折叠床的单子都湿透了。

    这个时候,黑框眼镜的大夫微微摇了摇头,皱皱眉,奇怪的是他抓了一把傅余年的背心,之后便转身,“拿点麻醉剂!”

    黑框眼镜大夫转身就往金杯车上面走,几分钟以后,他回来了,看了傅余年一眼,然后手上拿着麻醉剂针剂,这个时候,蹲在边上抽烟的阿毛笑出声了,“直接弄死得了,那么麻烦干啥。实话告诉你,这个人必须死。”

    “一刀子下去,多省事啊,你还节约点麻醉剂的钱!”小三说话了,没想到这个瘦瘦弱弱的侏儒心肠更是歹毒。

    “该用还是要用,这玩意儿马虎不得,现在像这么健康的人,而且还是年轻酗子的肾脏,不多了,好东西,就一定要保护好,哈哈!再说了,这大喊大叫的额,贼麻烦。”

    “他已经全身麻木了。”

    “保险起见,你们是给我货,至于怎么弄,那是我们的事,你说这破坏了****,是你们负责还是我们负责?!”

    这个时候,就看到了黑框眼镜大夫皱了皱眉,调整了一下呼吸,拿着针剂一下子就扎到了傅余年胳膊上,直接注射,针剂里边的药液都推完了。

    黑框眼镜大夫依旧是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的拔出针头,然后小心翼翼的把针头搜集起来,他皱了皱眉,对着身边的阿毛说道:“今晚的长陵市不太平,我刚那会儿过来的时候,已经有警车到了柿子区巡逻。还有一群从湾区出来的车队,也不知道是干啥的,就在西郊地面上转圈圈,也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了。”

    阿毛笑了笑,“不关咱们的事,你动作快点。”

    黑框眼镜大夫笑了笑,“那当然,这是一笔好生意。”

    这个时候,傅余年突然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体力开始恢复了,全身也有了力气,而且刚才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这意思很明显,黑框眼镜大夫是给他暗示逃跑路线。

    就在这个时候,准备工作已经都做完了,敲这个时候有一把手术刀放在了他的手边上,傅余年躺在这张折叠床上面,他看见了黑框眼镜大夫嘴巴动了动。

    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退路,傅余年一咬牙,猛地坐起来,抓住了边上的手术刀,一把扣住了黑框眼镜医生的脖子,手术刀就顶到了他的脖颈处“都别动,都别过来,谁过来我弄死他!”

    阿毛几个人都在地上抽烟,这个时候一下都反应过来了,几个人目漏凶光,盯着他一脸的愤怒,傅余年连忙下地,看着周围的人,边上的另一个大夫也慌了。

    “都别过来!”傅余年冲着他们大吼了起来“过来我就杀了他!”

    阿毛几个人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傅余年的话,黑框眼镜大夫的生死对于他们来说,完全不值得一提。他们也是眼神凶悍,随手抓起板砖,石头直接就过来了。

    “傻·逼,别他·妈过来,我要杀人了!”承担疯狂的大吼了起来。

    这个时候,黑框眼镜大夫突然说道:“去西郊,丁三道他们都在那边,记住,走小路,偏路。”突然间,黑框眼镜男直接就朝着阿毛一伙人扑出去。

    傅余年整个人身体如箭矢一样射出去,急速的就跑开了,都给了他一次活着的机会,要是还抓不住的话,那就只能等死了。

    看见傅余年跑了,阿毛一伙人也是着急了,一群六个人直接跑出去开始追。

    他们一伙人也不敢喊,毕竟这是豹子交给他们的事情,一旦这件事情传出去,那他们在豹子手里,即使不死也得是个半死半残。

    而傅余年一旦落到了他们手里,绝对是十死无生,所以这一次的半死对全死,双方都是用上了吃奶的力气,就这奔跑和追赶速度,博尔特都可以去扫厕所了。

    傅余年和阿毛这一伙人,在面临生命威胁的情况下,都是激发出了最大的潜能,就这速度,绝对是世界前列。

    傅余年身上出了一条裤衩,其他的就什么都没有了,光着脚丫在在路上疯跑,不一会儿脚磨破,鲜血就渗出来,后面的阿毛几个人追了半天,突然就开始破口大骂。

    傅余年在前面跑了,快要摆脱这一伙人的时候,阿毛他们突然就不跑了,这个时候,傅余年突然就意识到不好,他们肯定是想要追杀傅余年的。

    但为什么突然就不跑了。

    因为他们有比双脚还要跑的快的东西,那是什么?傅余年心里一惊,那就是子弹!

    傅余年果然预料的没错,这一伙人开始跳墙了,猛然间,傅余年突然一个前扑,整个人摔倒在地上,他顺势一滚,直接就滚到了路边的草丛。

    “嘭!”

    几乎就是在同一时间,后面的枪声就响了,这一声枪声在静谧黑暗的夜色中极具有震慑力,傅余年以前看过一个说法,意思就是在别人开枪的时候,你要是拐弯蛇形的跑动,只要距离拉开够远,子弹打着的概率只有百分之四、五左右。

    当然,你要是走了****运,中奖了也没办法。

    所以这个时候,也只能赌一把,傅余年立马起身就跑出去,紧跟着第二枪就响了,子弹真的是擦着耳朵呼啸过去的,前面的树枝直接就被打断了。

    这幸亏是手枪,一次只能打出一颗子弹,要是沙喷子,一次吐出那么多散弹,估计他早就被打死了。傅余年一阵心惊肉跳,也不管脚上的疼,直接就飞奔出去。

    突然这个时候,傅余年屁股后面就有一辆车子开过来,车灯齐开,一下子就照到了傅余年的屁股,车里的小三大喊,“阿毛哥,上车,快!”

    傅余年暗骂了一声,咬咬牙,如果今天能逃出去,老子一定要剁了你全家。

    ?傅余年这个时候,什么都顾不了了,他疯狂的蹿上了马路,蛇形前进,一路往前跑,很快,后面油门嗡嗡的声音,远光灯已经照射到了他的边上。

    距离越来越近了。

    傅余年也着急了,又开始加速。

    幸亏这是一条小路,地面上是时不时有大石头,路面断陷地带,傅余年这个时候不得不感谢一下这些偷工减料的人,看来豆腐渣公路工程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傅余年沿着小路一直跑,一直跑、、、、、、

    阿毛哥几个人再身后一直追赶傅余年,时不时放黑枪,这个时候,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把傅余年弄死,卖不卖钱都没关系了。

    傅余年身上被树枝划开了开几道口子,两条小腿上也流着鲜血,光着脚丫子疯跑,跑起来还真的有些费劲,但他知道这个时候只能跑,绝对不能停。

    傅余年一直跑,但人的十一号还是比不过四个轮子,虽然没有被追上,但也没有甩开他们一伙人,如果不是豆腐渣工程路面难行的话,早就追上傅余年了。

    傅余年虽然对这一带不太熟悉,但西郊大方向还是知道的,突然间傅余年就变速冲散了主干道,一路狂奔,这尼玛速度,真的是非人类。

    傅余年的脚底,火辣辣的疼,像是被针扎,被锥子戳一样,但他丝毫没有减速,一点都没有打算放弃,忽然间,傅余年隐隐约约就听到了前面的车声。

    也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的,反正傅余年一下子就高兴了,他又开始狂奔起来,突然间他脑子里出现了《狼图腾》那本书里边的画面。

    猎人们开车追着狼群在大草原上跑啊跑啊跑,等跑到最后的时候,狼突然就停下来了,不是因为狼不想跑了,而是跑动时间太长,距离太远,体力超负荷,整个狼的内脏都碎了,所以跑着跑着突然之间就翻倒了。

    傅余年脑子里突然出现这个奇怪的想法,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傅余年暗暗咬牙,不管怎么着,再没死之前还是要跑的,还是那句话,人都是逼出来的。

    人都是逼出来的!

    傅余年反复念着这句话,突然间,前路一阵灯光大亮,傅余年欣喜若狂,整个人什么都没管,直接就朝着停车的地方冲过去。

    其实这个时候傅余年的身体负荷也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整个人的理智也在丧失,若是阿毛一伙人足够聪明,叫同伴在前路截住傅余年。

    傅余年的这一举动,岂不是投怀送抱了。

    但是,他们没有。

    就在傅余年狂奔向停车处的时候,阿毛那一伙人的陆地巡洋舰也追了上来,两者相距不到五十米,傅余年什么都没管,以百米加速度直接就冲过去,离着停车处五十米左右的距离,对面的吉普牧马人打开了远灯,很刺眼,照的傅余年睁不开眼睛。

    傅余年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看了眼自己的脚底,都是血迹,身上渗出道道血痕,血液浸出来,混杂着汗水,很疼,很疼。

    傅余年也不是没有目的的坐下,他想缓口气,最重要的就是观察一下前面停车处的车子,是不是丁三道他们一伙,要是他们一伙的话,那就最好了,要不是一伙的,这五十米的距离,傅余年还有转圜的空间。

    傅余年悄悄观察了一下。

    这个时候,陆地巡洋舰已经冲过来了,还有不足二十米,傅余年就要被撞飞了,傅余年一阵心惊肉跳,他立马起身,身体在地上打一个滚,直接就滚出了路面。

    阿毛那辆陆地巡洋舰调转一下车头,朝着傅余年这边直接碾压过来,就在这个时候,对面两辆吉普牧马人同时就动了。

    五十米的距离,几乎不用时间,两辆吉普牧马人直接就加速冲过来,“嘭”的一声,前后不差三秒,直接就撞在陆地巡洋舰的车身。

    陆地巡洋舰根本来不及闪躲,一下子就被撞离了车道,车身倾斜地躺在了道沿上,西郊这一条道那是国道,道沿两边都有一米五高的水泥护栏。

    不然这样一撞,陆地巡洋舰直接就进了长陵江了。

    同一时间,另外一辆吉普牧马人原地转向,正好车头蹭到了傅余年的身上,傅余年一愣神,车门打开,傅余年就被打开的车门撞翻在地上。

    一个人,光头汉子,穿着黑色西服,右手提着一把骏马快刀,着手握着沙喷子,嘴里叼着一支烟,看了没看傅余年一样,“小子,该请我喝酒了。”

    傅余年蹲在地上,终于是长舒一口气,“三爷,一定请!”

    这个时候,阿毛一伙人居然一个个都从陆地巡洋舰里边钻出来了,车尾都变形了,居然没有死一个,真是***的好人不长命,坏人乌龟王八蛋活千年。

    丁三道笑了笑,一伸手,“兄弟们,举枪!”

    阿毛气势汹汹的也端起了手枪,“你们是谁?敢坏老子的事,信不信老子、、、、、、”

    阿毛话还没有说完,丁三道笑了,“准备射击!”

    阿毛明显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