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64章 有点蔑视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创造一个大帝国最新章节!

    “这一套拳法叫做五岳拳,第一式泰山压顶,第二式怒劈华山,第四式风涌恒山·······”

    傅余年双拳挥动,纵腾跳跃,拳势如泰山压顶,斧劈华山一般,身体闪转腾挪,有攻有防,而且招式简单实用,起手便是杀招,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王胖子看的眼睛发直。

    他的心思灵活,看得出傅余年演练的拳法似乎真的要比腾龙十式更精妙几分,尤其是这一套拳法攻防兼备,简直毫无破绽可寻。

    王胖子两只呆萌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是发现了新世界一样,随着傅余年的身形不断变换,神情肃然又惊喜。

    片刻之后,傅余年就将一套五岳拳演练完毕,双拳收回,看向王胖子。

    王胖子嘴巴大张,眼神有些呆滞,显然还在处于震惊中没有回过神,口中喃喃的自语着道:“妈了个臀的,牛掰,厉害,年哥,你真是太厉害了!”

    傅余年微微一笑道:“怎么样,想学吗?”

    王胖子不说话,眼神中浓烈的惊喜已经告诉了他的答案。

    傅余年将五岳拳的拳法典籍交到王胖子手上,“五品武学,五岳拳,招式简单实用,攻防兼备,来吧,好好修行。”

    王胖子点头答应,已经开始如饥·似渴的修行起来。

    就见他一拳“呼”的劈下,一瞬间的气势还真有些双手举斧,兜头而下,凌空劈华山的凶悍气势。

    这一拳劈出,王胖子自己也有些发呆,凝视着如风一般的拳罡,好半晌才惊叹道:“年哥,这一套拳法太适合我了,以前修行的那些武学,都可以去扫厕所了。”

    “虽然只有五式,但每一式只要修行到了极致,都能发挥出奇效。你好好修行,无论是打架还是把妹,必定有一鸣惊人的效果。”傅余年道。

    王胖子笑呵呵,“年哥,要不咱俩过两招?”

    王胖子自然知道,从小到大他和傅余年切磋了不知道有多少次,每一次都会被傅余年打的鼻青脸肿,没有赢过一次,对于心境复归无垢恢复的傅余年,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只不过刚刚修行五品武学,心中的那一股热血开始上涌,他也想找一个比自己高明的对手切磋一下,试试这一套拳法的实战效果。

    王胖子话音未落,一记嵩山穿云便瞬间到了傅余年身后。

    傅余年笑了一下,刹那之间,龙行虎步,躲过了王胖子身后一拳的锐锋,双手变拳,将王胖子打过来的招式一一化解。

    “我来真的了。”王胖子话音喊出,同时拳势如雨,在一瞬之间,拳势茫茫如海,倾泻而下,拳罡呼啸,拳势以摧枯拉朽之势直击傅余年。

    如此的拳势,也算是王胖子使出他的看家本领了。

    嘭!

    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眼看傅余年的身体就被拳波及之时,这一?刹那之间,傅余年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他身如鲲鹏,一跃而起,同样一记嵩山穿云,悍然便已到王胖子身后。

    “厉害!”王胖子一笑,竖起大拇指,因为傅余年施展嵩山穿云的速度,比他可快了不止一个档次。

    那种速度,几乎用肉眼捕捉不到。

    傅余年笑了笑,“让你减肥,你不听嘛。”

    “我要胖成一片海,淹死所有的瘦子。”王胖子反应也算神速,脸色惊讶之下,骇然,转身便是以及刚猛的腿法掠过。

    在这呼吸之间,傅余年闪身而过,最简单的招式,最普通的变化,直接躲开了王胖子的一击。

    “来了······”傅余年如此快的速度,让王胖子骇然,一下子他都知道这是什么武学了。

    但是,已经迟了。

    傅余年一脚踹出,迅疾如电,气象森然,携万钧风雷之力。

    这一脚快得恐怖,仿佛龙蛇起陆,巨象轰吼一般,一脚如万雷齐鸣,王胖子根本就躲不过这一脚,太快了。

    傅余年这一脚,敲停在了王胖子的胸前。

    一脚带起的罡风,刺的王胖子面颊生疼,汗毛倒立,一脚形成的强大空气波差点将王胖子的身体掀翻在地,真的是惊出一身冷汗。

    “呼······”王胖子长出一口气,眼神热切,为傅余年恢复天赋由衷的开心。

    从小到大,王胖子就对傅余年的实力深信不疑,这一次亲眼所见,更是心悦诚服。

    “妈了个臀的,年哥,我修行了这套拳术,咱们现在就去把歪嘴干了吧,我有点忍不了了。”王胖子咬牙切齿的握紧了拳头。

    傅余年看王胖子脸色有点不太好,于是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事儿?”

    “啊?”王胖子愣了愣,他摆了摆手,“没事,年哥,我们去吃饭吧。”

    “王胖子,你一说谎就脸红,瞒不过我的,说吧,什么事?”傅余年眯起眼睛,王胖子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一般不会这么吱吱呜呜的。

    王胖子咬紧了牙关,气呼呼的,“歪嘴他们要报复章怀义,结果两次行动我都没有去,所以他们就生气了。昨晚我妈妈去买菜,被车子蹭伤了。”

    “伤的重不重?”傅余年也皱起了眉头,所谓祸不及家人,歪嘴这一伙人做的确实有些过分,甚至有点无法无天了。

    傅余年想起今天早上歪嘴对他说的话,心中隐隐有些愤怒。

    王胖子不想去也无可厚非,而这些人却把气撒在家人身上,简直有点无耻了。

    傅余年握紧了拳头。

    “年哥······”

    傅余年笑了笑,“晚上,我们去找他们。”

    “嘿嘿······”王胖子笑了笑,“年哥,你有没有想过,直接当年哥啊,接手马哥的社团。”

    “当年哥?”

    “对啊,年哥,泥泞路上的奔驰,永远跑不过高速路上的拖拉机,这说明平台很重要!男人,再优秀,没女人也生不下孩子,这说明合作很重要!我们都知道恶虎架不住群狼,这说明团队很重要!你拥有再大再多的水桶,也不如有一个水龙头,这说明渠道很重要!”

    王胖子竖起四根手指头,“年哥,你是武道天才,继承老傅家绝学,已经有了平台。创建一个社团,就可以团结众人的力量,精诚合作,就可以做很多事情,合作与团队都齐活了。马哥虽然伤了,留下的是个烂摊子,但好歹也是个渠道啊。”

    王胖子滔滔不绝,说道激动处不断拍手,“年哥,既然傅老爸可以做什么军队的领袖,年哥,你也可以啊。”

    傅余年皱着眉头,想着王胖子刚才说的话。

    过了好半天,傅余年才开口问道:“王胖子,你说我们有了社团,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王胖子挠了挠后脑勺,灵机一动,忽然道:“年哥,我们可以缔造一个帝国,就像是古代征伐天下,然后建立一个大帝国。”

    任何一个男人,心中都有热血武道,身骑白马万人中征伐天下的帝国梦,傅余年自然也不例外。

    不得不说,王胖子描绘的这一幅蓝图,在傅余年的心底种下了一颗种子。

    傅余年心中,微微一动。

    晚上的时候,傅余年没有去自习,也没有去武道馆修行拳术,而是和王胖子去了一家名为跃马的小酒吧。

    这家跃马小酒吧是李连魁和高八斗一伙人开的,这儿自然也成了他们平日里聚会的地方。

    这一次李连魁带领手底下的人和刘三刀火拼,双方争抢地盘,大打出手,誓死不休,最后以李连魁的受伤暂时告一段落。

    李连魁这一次受伤还是挺重的,在医院修养了四个月,勉强也只能站起来,想要完全康复,还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

    这一次火拼,可以说是李连魁等人惨败收场,与此同时,刘三刀带领手下的人,大肆吞并李连魁的地盘。

    现在李连魁手底下的一伙人,完全变成了过街老鼠,处处受到刘三刀等人的欺负和排挤,他们敢怒不敢言,完全成了别人的出气筒。

    傅余年和王胖子来到跃马酒吧后,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跃马酒吧里的人还不少,有十多号,那些看见李连魁受伤没了势力,很多小弟自动离开了,现在剩下的,都是对李连魁比较忠心的。

    “不好意思,今天不营业,以后也不营业了!”跃马酒吧灯光灰暗,一个小弟以为傅余年和王胖子是来泡吧的客人,于是站起身,头也没有转过来,懒洋洋的道。

    傅余年和王胖子不理他,一直往前走。

    看到傅余年和王胖子来了,歪嘴青年猛地从地上站起来,把叼在口中的半截烟头吐掉,站起身形,说道:“死王胖子,你什么意思,打架的时候不来,现在跑来扯犊子来了?”

    歪嘴骂了王胖子一句,又瞧见了傅余年,皱了皱眉,“妈的,你小子跑来找死啊?”

    傅余年的目光环视跃马酒吧内的众人,然后盯住了歪嘴青年,大声的问道:“是你做的吗?”

    “王胖子,你什么意思?我们的事情,你找一个外人来帮忙?”歪嘴青年嘴里叼着烟,仗着人多,又是他的地盘,完全不把两人放在眼里。

    这个时候,坐在最里面的人群中,有一个少年站了起来。

    他名叫高八斗,身材颀长,面相清秀,举止斯文,十足的书生气,混在这一伙黄毛怪纹身怪当中,算是一股清流了。

    高八斗家境不好,早就辍学,后来跟着李连魁在鱼跃市混起了小社团,在李连魁身边充当狗头军师。

    现在李连魁不在,高八斗就是这伙人的年哥。

    高八斗看着傅余年和王胖子,微笑着点了点头,“你们来了?坐吧。”

    高八斗和傅余年,王胖子三人以前还是有些交情的,只不过后来走的路不同,联系变少了,感情自然也就疏淡了。

    “是你安排的吗?”傅余年一双眸子盯住了高八斗。

    高八斗顿时觉得浑身有些不自在,但好歹自己也算是小社团的年哥了,于是扬起了头,“年哥,坐吧。”

    “有胆子做,就站出来承认!盗亦有道,难道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傅余年环视着在场的众人,丝毫不畏惧,而是盛气凌人的呵道。

    傅余年连续问了两次,把在场众人都说愣了。

    究竟做什么了?

    高八斗舔了舔发干的嘴皮子,他对傅余年还算是比较了解的额,知道傅余年摆出这种神情,这副样子,就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

    高八斗看向了歪嘴。

    歪嘴抽了几口烟,用脚踩灭了烟蒂,表情有些尴尬。

    他摇了摇头,故意装糊涂道:“我·靠,你们当着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什么我做的谁做的?王胖子,你什么意思?”

    “既然做了,却不敢承认,真给李连魁丢人。”傅余年嘴角勾起,面露嘲笑。

    歪嘴本来对傅余年就没有好脸色,心里还在记恨早上的事情。

    他咬了咬牙,握紧了拳头,歪着脖子,大声说道:“王胖子妈就是我撞的,怎么的?这是给他的一点小小的教训,你能把我怎么样?这儿是我们的地盘,不信你就来啊。”

    在场所有人听到这话,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高八斗知道,傅余年又开始修行武道了。

    这个曾经的武道天才又开始修行武道,以傅余年的实力,他们这儿的人就算叠起来都不是对手,更别说是歪嘴一个人了。

    而且,高八斗担心的是,要是今晚这儿的人被傅余年横扫了,这个消息要是传到刘三刀耳朵里,趁着他们受伤的空隙,说不定就会大举来袭,到时候恐怕他们连这最后的一块藏身地都守不住了。

    高八斗不愿意看到冲突加剧。

    他有些生气,眉头大皱,转头看向了歪嘴,虽然没有李连魁那种汹汹的气势,但也充满威严,慢慢的说道:“歪嘴,道歉!”

    毕竟高八斗是这个小社团的二号人物,平日里他的话,没人敢不听,说话也是很有分量的。

    歪嘴点上第二支烟,摇了摇头,“道歉?那不可能。第一,王胖子加入我们,但坐享其成,我看不惯,才给了他一个教训。第二,这儿是我们的地盘,我就不相信这个外人能翻了天!”

    “歪嘴!”高八斗提高了分贝。

    不论从大局还是私人角度来说,他都不想看到这一场冲突的发生。

    王胖子拳头握的嘎嘎响。

    傅余年微微一笑,盯着歪嘴,暗想这个人还有点脑子,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故意把这儿的所有人都拉到了他这边。

    傅余年瞧见十多人,一点都没有放在眼里,“伯母的腿受伤了。”

    “呵呵,受点伤算什么,老子要是再狠一点,就让她直接躺轮椅上了。”歪嘴梗着脖子叫嚣道。

    傅余年眨眨眼睛,噗嗤一声笑了,说道:“好,那我就让你的后半生在轮椅上度过吧。”

    傅余年的语气很温和,笑容很祥和。

    “年哥,让我杀了他吧。”站在傅余年身边的王胖子攥紧了拳头,“妈了个臀的,歪嘴,你今天完蛋了。”

    “哈哈······”

    “王胖子什么时候这么硬气了······”

    “哈啊,王胖子说要杀了我,嘻嘻······”歪嘴抱起肚子哈哈大笑,引得在场的所有人都笑了。

    王胖子在他们的印象中,那就是个废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