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66章 算个什么东西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创造一个大帝国最新章节!

    “你王浩,不过是做了张昌盛的狗腿子才嚣张跋扈,若没了张昌盛,你还算个东西?”傅余年距离王浩一步,丰神俊朗,昂藏男儿,站在他面前,如君王见臣子。

    王浩面色骇然,源源不断的气机压迫之下,他的身体甚至有一种要被挤爆的感觉,“他的实力,已经到了这么恐怖的地步?!”

    王浩呼吸困难,整个人犹如涸辙之鲋一般,不断挣扎,尽管他全身的气机疯狂运转,但还是抵抗不住来自于傅余年的气机压迫。

    这种如高山神岳,东海汪洋一般的汹涌气机之下,王浩丝毫没有反抗的可能性。

    “不可能啊!前几天,学院还因为傅余年是个废物,赶他出学院呢,怎么几天时间就这么强大了?!”难道是张昌盛骗自己,这不可能啊。

    王浩摇摇头,但发现他的身体已经如石头钢铁一般僵直,想动也动不了了。

    王浩的实力在龙门武道院算不上出类拔萃,但也是前十的存在,而到此时他才悲哀的发现,原来自己和傅余年,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腐草之光,岂能与日月争辉。

    傅余年就站在王浩的面前,笑呵呵的道:“就你的实力,还真把自己当成角了,区区一个巨擘巅峰,我随手就可以捏死你。”

    王浩汗如雨下,趴伏在地山,不语,只不过他拳头紧握,显然有些不服,

    “怎么样?想起来吗?”傅余年神色平常望着地上的想要站起来,但却无能为力的王浩。

    傅余年再进一步。

    “咔!”

    傅余年这一步跨出去,王浩面色瞬间惨白,紧接着脸红如血,整个人已经趴在了地上,整一张脸完全贴在了地上,犹如死蛇一般。

    “你不服?!”

    整张脸贴在地面吃土的王浩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体内小周天气海不断臌胀,试图抵消掉一些威压,要是再这样下去,自己不是害臊羞愤而死,而是要生生被压制的窒息而亡了。

    “嘭!”

    王浩拼尽了全力,终于能动了,他趁机一拳砸在地上,尘土飞扬。

    傅余年后退三步,气机消散,望着眼前面如土色的王浩,“当张昌盛的狗腿子怎么样,舒坦吗?”

    傅余年望着王浩,又看向那边的七八人。

    “额······”

    在傅余年炯炯目光的注视下,那些人一个个低头不语,犹如老鼠见了猫一般,他能把巨擘巅峰的王浩压制的跪地吃土,要对付他们还不是眨眼之间的事情。

    有了李奇的前车之鉴,他们再也不敢挑衅这位一拳能把人所有牙齿敲掉的大爷了。?

    “妈的,今天是装·逼不成反被草啊。”

    “是啊,谁能想到这个废物突然间又变得这么厉害了,靠,看来李奇以后只能喝粥了,吃不了干货了。”

    “没了牙齿,估计他女朋友也不要他了。”

    “是啊,没了牙齿,啃不了女朋友胸前的那一对小白兔了,咱们有机会了,,嘿嘿······”

    那七个人见到傅余年目光转向别处之后,一个个也是松了一口气,还真怕傅余年突然发难呢,七八个人埋头便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怎么样,还要留下来看戏吗?”傅余年看了一眼王浩,瞧了瞧那些人,便不再理会他们。

    他转过身,对着身后的那些人喊道:“继续修行,年度考核大会,要拿一个好成绩。”?

    “是,年哥!”

    所有人的回答慷锵有力,甚至比之前还要精神饱满,他们足足等待了半年,今天终于盼到了傅余年王者归来,悍然出手,威慑全场。

    这一出手,便震惊全场,让他们知道,所谓武道院前十的王浩,在傅余年面前只有挨打的份。

    他们自然也不能给老大丢这个脸啊,于是所有人,更加努力的修行起来。

    “浩哥!”

    那七八个人侧头瞧见傅余年转身,根本不再理会他们之后,这才瞧瞧的围上来,站在王浩的身边。

    他们从没有想过,今天会是以这样的方式收场,趾高气昂而来,灰头土脸而去,这一次装·逼不成,整张脸都被打肿了。

    还有那位,不但脸肿了,就连一口的牙齿也没了。

    王浩脸上青白相间,这个时候,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鼓励的话?

    算了吧,自己是这里面最丢人的一个,跪地吃土,简直就是人生一大污点啊。

    以后再来报复他?

    以他们的修行天赋在傅余年面前,简直就是渣渣,根本就没有获胜的希望。

    想到最后,王浩面露苦涩,他一言不发,只是咬着牙,握着拳头,示意众人将李奇抬走。

    “走,去找翰林哥。”王浩走在最后面,有些不甘的望了一眼人群中傅余年的背影,终于开口了。

    其余的七八人一个个长出一口气,终于要离开了,说实话这片废弃训练场,他们是一分钟都不想呆了。

    众人听到王浩的话,皆是面露喜色,去找张昌盛,或许就能为他们找回场子。

    傅余年望着王浩那一群人在夕阳下的影子,眉头皱起,在龙门武道院,基本形成了两个阵营,那边是以他为首的天启社团阵营,以及依附张昌盛的阵营。

    整个学院,游离与两个阵营的学员,实在不多。

    最早开始,这两个阵营相互之间虽然有些摩擦,但也不至于太过分,自从半年前开始,张昌盛所在的阵营就各种嚣张跋扈,一个个都要蹿上天了。

    今日过后,张昌盛对于他的实力,自然要重新估计一番,他也知道,这一次的学院年度考核,不仅是他们两人之争,更是唐李两个阵营之争。

    傅余年对于这些人,是在没有多少好感,他有些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傅余年甩了甩头,无论如何,这一次的学院年度考核魁首,他一定要拿到手。

    自从获得了陆地神通十龙十象术之后,他的眼界开阔了不少,傅余年的心底,也产生了一些其他的想法,只是这些想法,很不成熟,更没有成型,他也没有对其他人说起过。??

    只是他的心里,某些想法,已经开始生根发芽,汹涌成长。

    夕阳下的众人,依旧在热火朝天的苦修。

    ······

    黄昏尚未谢去,暮色就要铺开。

    苏尚卿坐在院中梨树下,怀中那一只灰色卷毛犬懒洋洋的打着哈欠,口水掉在了地上。

    “回来了?”苏尚卿站起身,笑意盈盈,晚霞透过细碎的树叶落在苏尚卿的额前碎发上,慕然发现,有一种让然心底悸动的美丽。

    傅余年在红融融的霞光下看着苏尚卿,稀疏刘海下,白皙滑腻的面容,含情带愁的眼眸。

    苏尚卿低眉,摇醒了酣睡的卷毛犬,“先去洗澡吧,待会儿过来吃饭。”说话间,苏尚卿已经摆好了碗筷,素色碟子,各样小菜。

    傅余年叹了一声,苏尚卿正是十七八岁的花季,正应该是恋爱的年纪,却从小一直照顾着他,稚嫩肩膀上还要扛起整个家庭的重担,实在是有些为难为她了。

    傅余年心里顿觉一阵羞愧。

    苏尚卿在边上坐着,低着头,双手扭结在一起,“怎么了?我听说你今天把一个孩子的牙齿打没了,真的?”

    “嗯嗯。”傅余年点了点头。

    苏尚卿掩嘴笑着,“你呀,出手干嘛那么狠,人家一个男孩子,要是没有了牙齿,还怎么找女朋友啊。”

    “嘿嘿,苏尚卿姐,你的男朋友都还没找到,我正操心呢,那管得着其他人啊,没了牙齿就没了呗。”傅余年喂给卷毛犬一块牛肉。

    苏尚卿站起身给他添饭,顺手摸摸头,“你小子啊,嫌弃姐姐了?想把我嫁出去了啊,想得美啊你,我就赖着不走。”

    傅余年抓过来苏尚卿的纤手,手心温暖,却稍有些硬。

    傅余年心中明了,这是家务操劳而起的茧子,心中不觉一酸,暗暗告诉自己,以后一定不能让苏尚卿姐这么累心劳力了。

    苏尚卿的玉手被傅余年握着,他不禁有些慌乱,白皙的脸蛋“腾”的一下子就红了,低声羞涩说道:“傻小子,你干嘛呀?”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十多年的朝夕相处,相濡以沫,亲情交织,姐姐弟弟,谁也离不开谁。

    傅余年朗声笑了笑,咳了一声,也发现自己有些唐突,换了话题,“你想哪儿去了,我就想问问这只灰色卷毛犬你打算取个什么名字?”

    听到了傅余年的解释,苏尚卿更加脸红了,只是配合着傅余年的话题,低着头说了一声,“我就想到了两个名字,灰灰或者跳跳,你说哪一个好听。”

    “那就叫灰灰吧,他是灰色卷毛犬嘛。”灰灰似乎听懂了两人的谈话,伸出前爪,又躺到了苏尚卿怀里,仰起头叫了两声。

    苏尚卿面色绯红,一直未消散,她抱着灰灰,说:“你先吃,我出去透透气。”等走出了屋子,苏尚卿拍了拍起伏不定的胸脯,舒了一口气,笑呵呵的,对怀里的灰灰自言自语的小声道:“长大了啊,想起给姐姐找男朋友了,可你明白姐姐的心思吗?你个傻狗狗。”说完,习惯性的伸出手,摸了摸灰灰的脑袋。

    傅余年吃完饭,走出了屋子,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整个人神清气爽。

    苏尚卿坐在梨树下,怀中抱着灰灰,一人一狗,影子被月光拉长,温柔而又温馨。

    傅余年看的有些出神。

    一个女人的伟大之处,不是在于巾帼不让须眉,也不是在于不爱红装爱武装,而是能够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围着三尺锅台转,打水、烧水、买菜、洗菜、做饭、洗碗、洗衣、缝补这些简单的日常琐事,他们做不烦也不厌。

    这才是一个女人真正伟大的地方。

    钟声回响,响彻整座龙门武道学院,年度考核正式开始。

    前两天的考核,傅余年、王胖子以及马前卒三人无悬念的各自经过六轮战胜对手,傅余年更是排在了积分榜第一位,直接晋级决赛。

    今天,则是考核的最后一天,也是要决出院魁的一天。

    院魁重头戏,就在今日。

    比赛分为三块场地进行,傅余年和王胖子在同一块场地,两人也站在一起闲聊一会儿。

    看到傅余年在场地中央,不远处有人低声议论。

    “我听说傅余年被开除了,怎么还出现在这儿啊?他是来观战的?曾经的学院第一人啊,堕落了啊。”

    “落伍了不是,他是来参赛的,而且连续六轮打败对手,积分榜第一,今天是来自争院魁的。”

    “可是我听说他要被开除了,而且张昌盛那边的人都说傅余年成了废物了,天赋尽失啊。”

    “这事儿早听说了,不新鲜了。最新的版本就是,丘宁儿给他争取了参赛的机会,不过我要是他,可不好意思参赛······”

    “靠着女人的裙带关系,这小子泡妞手段有一套啊······”

    “妈的,这一次的院魁,张昌盛是必争啊!”

    种种议论,傅余年只当是耳旁风,倒是身边的王胖子凶神恶煞的走过去,“你们几个小子,谁再他·妈敢背后议论年哥,我就切了他的小牛牛,妈了个臀的,都闭嘴。”

    王胖子在学院还是有点威慑力的,平日里看起来白白胖胖,有些呆萌,发起怒来一般人还真不敢回嘴。

    傅余年白了他一眼,“别贫嘴了,好好准备一下。”

    “得嘞。”王胖子一边摩拳擦掌,一边琢磨接下来的比赛。

    傅余年因为是积分第一,所以直接晋级到了决赛,而他和张昌盛,还需要击败各自的对手才能晋级。

    张昌盛若是击败接下来的对手,而他也打败自己的对手,那么他就要和张昌盛交手了,若是张昌盛把自己打败,那院魁之争,就是张昌盛和傅余年两人之争了。

    毕竟其他两场的比赛,都是争夺一个五到第十的名词,而他们这一场,则是排一个前五的名次。

    王胖子也有些惊喜,没想到自己能够挤前五的排名争夺战之中,心中还是有些小兴奋的,不过他很有自知之明,恐怕自己不是张昌盛的对手,而他要做的,就是尽量消耗一下张昌盛的体力,给傅余年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

    确定了自己的作战方略,王胖子也彻底的放松下来。

    在那场地的正北面,则是今日的考核导师,左手边胖乎乎的院主任,右边消瘦的院长,中间则是风情万种的美女导师丘宁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