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70章 跪地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创造一个大帝国最新章节!

    随着气机凝聚到极点,只见得他的双手,反而逐渐的变得平静下来,光芒退去,恢复了寻常颜色,只不过在那巨鼎之拳之上,有着苍劲古道的刚猛力道。

    “这一招腾龙十式所化的巨鼎之拳,是我为你专门准备的,只可惜今日过后,你就死了,以后再也看不到了。”张昌盛笑呵呵的,仿佛胜券在握。

    傅余年静心凝神,不被外物干扰。

    “你就准备这样挡住我的杀招?太可笑了吧,你现在可以跪下来认输,我不打死你就是了。”张昌盛见状,冷笑一声,催动着气机,巨人杀气腾腾,气浪滚落之处,空气震荡,地面塌陷,巨鼎如锤,犹如黑云压城一般,一锤直接向傅余年砸去。

    这一巨鼎之拳,直扑傅余年头顶。

    巨鼎砸下,天色昏暗,在场的所有人,眼皮子狂跳。

    “妈的,死吧!”

    威风赫赫,杀气腾腾,张昌盛这一招,完全是动了杀心。

    “十龙降临,雷霆一击,即便大宗师巅峰,也都不敢撼其锋芒,傅余年,你输了!”张昌盛话音落下,攻势落地,雷霆一击,只是发生在一瞬间。

    整一座学院训练场地,在这一拳之下,完全被夷为平地。

    那巨鼎之拳落地,下方的场地,已是崩塌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裂缝飞快的蔓延,场地以一种疯狂的速度在塌陷,地面升腾起遮天的烟尘,无数学员倒吸着冷气。

    这一拳,竟然如此恐怖!

    大地颤抖着,傅余年的身形却是纹丝不动,他仰头望着那降临而来的晶黑巨鼎之拳,神态凝重。

    “哈哈,被我的攻势吓傻了吗?!”

    傅余年深吸一口气,压抑着心中的悸动,双手也是缓缓相合,莹白气机在其掌心疯狂的汇聚而来,旋即他的双掌,也是在此时陡然变幻。

    那一道道古老而晦涩的印法,在其指尖,熟练的被施展开来。

    在傅余年印法一道道的急速变幻时,他身后的天空,竟是隐隐的变得漆黑下来,旋即光亮浮现,犹如化为了一片星辰。

    这般变化,立即引起了全场注意,无数人都是将惊异目光投射而来,而当他们见到傅余年后方那片星辰时,心头都是一震。

    在那星辰中,他们也是感觉到了一股极端惊人的气机波动。

    这傅余年,还有底牌!

    “这个傅余年,这是什么招数······”白玉山心中狐疑,脸上一阵惊讶。

    院主任望着天空中那一片星辰,眼神之中,尽是炽热与贪婪。

    张昌盛冷笑一笑,他瞧得傅余年身后凝聚的那一片星辰之像,眼中也是一动,不过,他依旧不为所动,巨鼎只拳,凌空砸下。

    “四品武学,十龙灭鼎!”

    随着张昌盛拳头的砸下,场地上空浩荡的空间,仿佛都是在此时荡漾起了阵阵涟漪,那些涟漪飞快的波动着,整个天空,仿佛一面平静的湖水。

    那湖水镜面突然疯狂的扭曲起来,万丈光芒席卷,旋即无数人便是震撼的见到,这一拳之力,犹如一根擎天之柱般,带起巨大的阴影,对着下方的傅余年狠狠摁去。

    巨鼎之拳,苍劲霸道。

    如此苍劲霸道的攻击,让傅余年也是心惊肉跳。

    傅余年长出一口莹白之气,他仰天长啸,声动如龙,震动天地,滔滔杀伐,席卷而出。

    这片天空,都是在此时被渲染成莹白天地,傅余年漆黑的眸子,顿时一阵莹白之光闪现,其后方那片星空,只见得气机沸腾。

    低沉龙吟之声,震慑天地,在傅余年心中响彻而起,旋即他手法一变,眉心之处那那脚踏星辰的龙门武道,猛然腾跃而出,龙门武道奔腾,犹如跨入了时空的极限,盘旋在傅余年头顶天空,

    “十里惊雷、卧象潜龙、一拳仙人跪!”

    完整的十龙十象术第二招式,在此时终于被傅余年全力发挥出来。

    龙门武道脚踏星辰,仰天长啸,啸声震星宇,巨象坐镇,威武如山岳,滔滔的杀伐之气,令得这天地,都是变得灰暗下来。

    龙门武道仰天长啸,巨象拔地而起,漫天气机为之疯狂暴动。

    旋即它直接是在那无数道震撼的目光中,迎面而上,龙腾象跃之间,浩荡气机弥漫天地,众学员根本不敢直视,携带着滔滔杀伐,毫不退缩的与那降临而来的擎天巨鼎,重重相撞!

    咚!

    撞击的霎那,天地仿佛都是安静了下来,天地一静。

    所有人都是骇然的望着那一幕,还不待他们回过神来,那种可怕的气机冲击,已是犹如飓风般冲来,乾坤大震。

    砰砰!

    那一波波恐怖的冲击,撼天动地,擎天巨鼎与龙门武道在天,狠狠相撞,震出急促的涟漪波动,天地之间,顿时成一线。

    巨大的轰裂声,犹如巨手撕裂大地一般,好半晌后,方才逐渐的消散而去,那场中惊天动地般的冲击,也是渐渐的消退。

    所有的目光,都是在此时急忙投向那场地之中,然后便是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满是震动。

    在那无数道目光瞩目的场地之中,此时却是沟壑纵横,一道道巨大无比的裂缝犹如狰狞的天龙狂兽巨嘴一般蔓延开来,占据了整座场地,先前的冲击,几乎将这场地给毁掉。

    无数学员为此惊叹,然后他们的目光转向了场地最中央的位置,那里随着烟尘的散去,倒是露出了一片唯一平坦的地面,而此时,在那地面之上,有一道淡淡的莹白虚影龙爪着地。

    龙门武道巨象气机未散,静静的矗立在场地中,但却并未见到傅余年的身影。

    众人见状,倒是一怔,傅余年人呢?

    嗡嗡!

    而在他们疑惑间,那场中莹白龙门武道巨象虚影终于消弭殆尽,而后一道修长的身影,便是闪现了出来。

    那是傅余年。

    只不过此时的他,面色颇为的苍白,且周身气机凝滞,运转不畅,眉心染血,神色暗淡。

    张昌盛捂着嘴咳嗽了一声,有着鲜血顺着手掌滴落下来,浑身衣衫破碎,他嘴角冷冷一笑,眼中杀机闪现,只不过,他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威胁到傅余年的杀招了。

    傅余年镇压胸腔中翻腾的气血,望着眼前的张昌盛,“接下来,是不是换我来进攻了?”

    “你?!”张昌盛神色有些慌张,自己使出最强杀招都没有将傅余年秒掉,可见张昌盛实力之深厚,那么换做傅余年进攻,自己能抵挡的住吗?

    张昌盛望着这一片已经沦为废墟的场地,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天地为之一静!

    苏尚卿先前有些放松的玉手,在此时又是紧紧攥在一起,虽然对于傅余年,她是一百个放心。但今天的院魁争夺场面,已经超出了所有人预想的范畴。

    苏尚卿苏尚卿心里不由得一阵波澜,嘴唇紧咬,不由得紧张起来,心跳也加速,一对眉眼盈盈如一泓秋水,盯着站在场地中央的傅余年,心中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千言万语,只不过汇成寻常一句话,“无论如何,都要在他身边,你说呢,灰灰?”

    “傅余年?!”

    张昌盛眼神如张昌盛,他缓缓的落下身形,握紧了拳头,骨节嘎嘎响,道:“我不相信,你能打倒我。”

    “那就试试!”

    傅余年点点头,然后偏过头,望向场台某处那一直凝视着他的苏尚卿,微微一笑,笑容温柔。

    苏尚卿也是见到了傅余年的目光,那温柔的笑容,犹如是要浸入她内心最深处一般,令红润小嘴旁,掀起轻轻浅浅的笑容。

    傅余年收回目光,莹白的气机,缓缓的从其体内涌出来,他的身躯也是悬浮而起,心神一动,体内小周天气海翻腾,气机陡然攀升到极致。

    惊人的气机波动蔓延开来,滔滔气机涌动,气机升腾,弥漫了半壁天际。

    而在傅余年气机暴涨时,此刻,天地间的气机,也是在此时变得格外的轻灵浩大,一股清气满乾坤。

    在那无数道惊疑的目光中,傅余年双手一动,一阵虹光闪现,一拳,陡然出现。

    “那是······纯粹拳罡?!”

    “以自身纯粹气机凝结而成的拳罡?”

    天地暗沉,天地气机疯狂的汇聚而来,场地周围,所有人都是仰起头,眼中带着一丝骇然的望着天空。

    那里,风云汇聚,天地变色,气机浩浩荡荡,充斥虚空。

    而在那搅动的风云之中,一道庞大无比的拳罡,正在逐渐的成型着,那一道拳影,犹如鬼斧神工的天地杰作,开始屹立在天地之间,通明的拳罡,不断有着晶石之光闪现。

    张昌盛,目瞪口呆

    张昌盛那锐利如张昌盛般的目光注视下,傅余年也是深深的吐出一团白气。

    那面色,愈发的苍白,旋即他双手一动,天空上,巨大的拳影猛的爆发出惊雷之声,只见得漫天光华涌动,凝聚,最后逐渐的形成了一朵数百丈庞大的拳罡。

    拳罡凝实,有一种浩瀚的威能波动。

    拳罡悬浮天际,缓缓的旋转,在它旋转之间,仿佛连空间都是扭曲起来,锋芒犹如盘古巨斧,一斧可开天,同样一拳可开天。

    “十龙十象术!”

    “第二招后半式,一拳仙人跪!”

    “我这一拳,可开天,可裂地,可让仙人俯首跪地!”

    他伸出手掌,轻轻一挥,那庞大无比的拳罡顿时一震,然后带起一道近乎通明的流光笔直掠出,犹如流星赶月,发出道道绚烂到极致的光芒。

    拳身光芒,在虚空之中发出一阵清吟,犹如山泉流动在空谷,罡气满乾坤。

    天地间的气机波动,犹如一阵风暴,所过之处,万物低头,百兽趴伏,所有人禁不住的发出膜拜一般惊叫声。

    “轰!”

    拳罡闪动,缓缓的对准了下方的张昌盛,拳头之上的气机,犹如万川东流,终汇聚于东海。

    咚!

    拳罡气势酝酿到了极致,拳罡猛的一颤,然后所有学员便是见到,一道几乎贯穿了天地的通明拳罡笔直暴掠而下,似有贯穿天地雷霆之力,犹如银河落十天而下的洪流,气机充斥天地,撕裂虚空!

    轰轰!

    本就已经一片沟壑纵横的场地,在此时终于是承受不住,一层层的崩塌下去,被拳罡霸烈之气所切割的大地,则如刀切豆腐一般,两面光滑如镜面。

    张昌盛眼中,那一道拳罡如一片天地一般,径直袭来,他的心头,禁不止的颤抖,膝盖则如折腰野草一般,似要跪地。

    张昌盛银牙紧要,宁可死,不可跪地,

    “腾龙十式,蟠龙过江!”

    嗡!

    耀眼的一道晶黑之光,而后,便是一头自张昌盛身前不断高涨,踏天龙啸声影犹如一座高山,占地百里,极其沉厚。

    那缓缓而出的蟠龙仰头望天,抬脚欲踢,自张昌盛面前弥漫开来。光芒凝聚间,竟是化为了一道约莫百丈庞大的踏天蟠龙。

    这一头过江蟠龙一出现,仿佛连空气都是为之凝固。

    过江蟠龙,凝聚成形,便是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中暴射而出,最后,在那天空之上,与那笔直射出的通明拳罡,悍然相撞!

    吼!

    当!

    撞击的霎那,璀璨的光芒。犹如耀日,遮掩了所有的光芒,所有人都是被刺得闭上了眼睛,但即便如此,眼睛依旧刺痛不已。

    所有学员,不敢直视!

    轰!

    光芒暴射,旋即一股极为暴力的气机风暴,犹如形成了实质,疯狂的肆虐开来,瞬间便是将这数百丈庞大的场地震得尽数崩塌。

    大地被撕裂得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那种即将破碎的视觉冲击,令得无数人心惊肉跳,很多人都气机风暴冲击之下,仰面倒去。

    场中的气机风暴,肆虐了足足数分钟,方才在无数道震撼的目光中一点点的消散,而待得气机风暴散去,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立即投射而去。

    场地已经被摧毁,留下深深的巨坑,在那场地上,一道身影,昂藏而立。

    另一道人影,双膝跪地,双手伏地,躬身低头,面朝废墟,气息萎靡。

    在张昌盛跪地之处,尽是满目鲜血浸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