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71章 阴险
    谷粒网 .. ,最快更新创造一个大帝国最新章节!

    傅余年以强悍之姿夺得龙门武道院院魁三连冠,前无古人,后者恐怕也不多。

    对于武道院的学员来说,修炼境界达到大宗师,便到了毕业之年,即使放在整座龙门市来说,也已经到了顶峰了,许多学员都会选择离开武道院,选择到更广阔的领域继续修炼。

    第二天,马前卒和王胖子找到了傅余年。

    “年哥,我觉得咱们是不是成立一个社团或者社团,这样的话可以立足龙门市,向外发展。”马前卒手里拿着一份请柬,“年哥,你看。”

    傅余年接过来请柬,皱了皱眉,打开一看,“这是?”

    “龙门市最大的武学典籍黑市交易市场想请年哥你过去坐镇。”马前卒讪讪一笑,“年哥,这个黑市交易市场我也去过,武学品类驳杂,各色典籍都有,龙门市所有的修行者,几乎都有在这儿交易。”

    这个情况傅余年是知道的,他点了点头。

    正常的武学典籍交易都被世界政府控制,设置在市区的贸易商会,也都是哄抬价格,而且武学品级都不会太高,成色不足,并且种类单一。

    与此同时,武学典籍黑市交易市场便不断兴起,黑市里面的典籍来源复杂,而且种类繁多,剑典、刀章、驭气、拳罡、掌力、棍决等武学,甚至一些世界政府明令禁止修行的武学也都会出现。

    傅余年笑着将请柬放在一边,其实有关于这个问题,他早就设想过了,只不过时机一直不成熟,没想到别人早就注意到他了。

    他手指瞧着桌子,一边在思索,过了一会儿,傅余年笑着道:“山河,胖子,现在成立社团或者社团还言之尚早,毕竟我们没有人员基础,而且,你们身负武学,就愿意当黑市交易的镇守人员?难道就不想成为黑市交易的拥有者?”

    王胖子嘿嘿一笑,“翻身做主人,当然好啊。”

    马前卒眼前一亮。

    “成为黑市交易的拥有者,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从中挑选我们想修炼的武学,到时候,实力增长自然很快,我想,我们的未来,不仅仅只是一座小小的龙门市吧。”傅余年自从修行十龙十象之后,他的眼界开阔了不少。

    “当然!”马前卒握紧了拳头。

    王胖子笑呵呵的,挠了挠头,“年哥,那我们成立社团,一起垄断整个华夏的武学典籍黑市交易市场如何?”

    “当然。”傅余年拍板,“山河,胖子,你们两个人要多留意,从武道院的学员中挑选一批愿意加入我们,忠厚老实而且要头脑机灵的学员,我们,就从龙门武道院开始吧。”

    马前卒一拍掌,“好啊,年哥,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我们拉拢学院的成员,开始起步,不但有了人力,而且便于社团和培养。”

    傅余年点了点头,马前卒是一点即通,“我们目前要做的,就是挑选人员,还要增强所有人的修为,这样的话,以后即使发生什么冲突,我们也能够应付。”

    胖子考虑了一会儿,“年哥,要是能让我们社团的学员修行腾龙十式就好了,那样的话,实力必然大增。”

    “你说得对。”傅余年对王胖子这个提示很同意,“那这样吧,我负责把腾龙十式的事情办妥,你们两个,认真挑选一批学员,记得,一要忠心,二要机灵。”

    “我知道了,年哥。”马前卒和王胖子异口同声的答道。

    “那这个请柬?”

    “先放这儿吧,我们等等时机。”傅余年望着那一份请柬,眉头皱起,很快,他便释然,语重心长的对马前卒说道:“黑市交易有人骚扰,才会让我们去坐镇。我们现在一旦出手,肯定就要发生冲突,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恐怕到最后会偷鸡不成蚀把米。所以,我们不宜早冒头,也不能太迟钝,时机把握最重要。”

    马前卒点了点头,心中对于傅余年的想法大大赞成,于是同时,对于傅余年的思虑之远很是佩服。

    同时有些自责,自己接到请柬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么深层次的东西呢?

    正在三人商议的时候,有学员过来,“傅余年,院长,院主任找你。”

    傅余年点头答应,与两人商议决定之后再去院长室。

    “院长,你找我?”傅余年对于院长,院主任林浩这一伙人一点都不感冒,总觉得这两人太虚伪。

    白玉山笑呵呵的,满面红光,对傅余年的态度比以往更要客气,“呵呵,来了啊,小唐,坐吧。”

    傅余年心生警惕,事出反常必有妖啊,俗话说男人笑眯眯,不是好东西,看来白玉山也不是个好东西。

    就连之前一心要赶傅余年出学院的胖乎乎院主任,对他的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傅余年坐了下来,而且心安理得的端上院长泡的茶喝起来。

    其实对于这两人的目的,他多多少少还是能够猜到一点的,但他就是不说话,他想瞧瞧这两人到底要演一出什么好戏。

    三个人客套了一下,就没有话题了,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傅余年喝完一杯茶。

    白玉山也有些坐不住了,打了个哈哈,眼神示意院主任开口,而院主任则让白玉山先说。

    傅余年假装不知道,但其实他从茶水的倒影中将这两人的动作看的清清楚楚,他心里冷笑,如此客套,不是为了他身上的武学还有其他的吗?

    白玉山搓了搓手,“额······是这样的,小唐啊,院魁之争上,恭喜你打败了张昌盛啊,其实我们很好奇的是,你是用什么武学打败张昌盛的?”

    果然来了!

    傅余年心里冷笑,果然没安好心思,只不过脸上很恭敬谦卑的道:“我用的就是学院导师传授的武学,有五虎断门拳,八极拳之类的。”

    白玉山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他咳嗽了几声,“小唐啊,我们其实也没有私心,其实就是想知道你所用的拳法,然后呢就是考虑啊,若是你愿意把所学的武学贡献出来,让咱们学院所有的学员修行,那么咱们龙门武道院的实力,不就更上一层楼了嘛。”

    胖乎乎的院主任也在一边帮腔,“我们其实是没有私心的,一切都是为了学院的发展。”

    “对嘛,毕竟你也是咱们学院的成名人物,贡献一点力量也是应该的嘛。”白玉山说起来一套一套的,要不是傅余年心里门儿清,还真被这两人的迷魂汤给迷惑了。

    傅余年抬起头,望着眼前的两人,脸上的表情很平静,“院长,主任,我所用的武学真的是普通的武学,我只不过是喊了一个霸气的名字罢了。这就像后·入这个姿势,换个说法就是老汉·推车,其实换汤不换药,内容没有变。”

    陆地神通十龙十象术是家族留给自己的,而且对于这一套武学的修行,傅余年也只是初窥门径,不过依他的见识来看,这一套武学必然不是凡品武学可以相提并论,他怎么可能会拱手示与人呢?

    白玉山一脸遗憾的表情,摇了摇头,“唉,你这个孩子啊,就是太多疑了,我们啊都是好心,武学嘛,就是要众人研究,才能发扬光大嘛。”

    “是啊,你小子,我们可都是诚心的,毕竟你也是龙门市的人,再说了,我们也可以考虑聘请你作为学院的导师啊。”

    傅余年打定主意,就是不松口,不管你们是威逼利诱还是大打亲情牌,他就是不动心,说到最后,白玉山两人也都没辙了。

    白玉山站起身,眼神有些怪异,没有得到想要的,自然有些不甘心,“小唐啊,你回去了好好想想,我们也都是出于一片好心。”

    “好。”傅余年这句话倒是答应的干脆,然后转过身,走出门口。

    是杀气!

    傅余年猛然感觉身后一阵凌冽的杀气,似乎是有重物袭击而来,他身子猛然一拧,但还是有些迟了。

    一棍子,破坏性的力道,直接砸在了傅余年的后脑勺。

    这一棍子下去,傅余年当即就晕乎了,身体也软乎乎的趴在门口,倒在了地上,意识模糊,眼皮子交战。

    傅余年一阵心惊肉跳,根本没想到自己会被暗算了。

    傅余年躺在地上,意识昏迷,想要运转气机,但浑身没有一丝力气,难道?

    他惊出一身冷汗,刚才的茶水?

    就在傅余年倒下去的时候,白玉山也吓了一跳,惊声尖叫,“你这是?”

    “嘿嘿,怕什么。”胖乎乎的院主任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踩了两脚躺在地上的傅余年,“修为再高,也怕菜刀,你再牛·逼啊,还不是被老子一棍子敲晕乎了。”

    “你想做什么?”白玉山从刚才一瞬间的慌张中慢慢的镇定了下来,但还是有些惊恐,学院的导师对学员出手,这要传出去,名声还不被毁了。

    院主任笑呵呵,示意白玉山冷静,“老白啊,你还是心太软了,我不用这样极端的手段,恐怕是得不到武学了。那天你也看到了,这小子使用的武学,一拳,就能挡住腾龙十最强的杀招。而他的那后来一拳,直接将张昌盛秒杀,我敢肯定,这小子所修行为武学,至少在七品以上,我们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高品级武学啊。”

    “是啊。”白玉山也附和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很对,我们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的武学。”

    胖乎乎的院主任继续嘴炮,“这样的武学,我们修行,必定能突破至四大境,实力会大增,而且,若是能把这样的典籍拿到黑市交易,必然是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价格,多好的机会啊。”

    “嗯嗯,你说的很对。”白玉山完全动心了。

    院主任两手一摊,“所以嘛,牺牲他一个,幸福你和我,很划算啊。”

    白玉山点了点头,“嗯嗯,你说的很对。”

    “等晚上了,把他偷偷带出去,带到城外龙门江,严刑拷打,等问出了武学的秘密,然后把他······”房间中的气温陡然一冷,两个人已经达成了共识。

    很快,傅余年就被两人捆绑了手脚,装入了麻袋中。

    傅余年一阵心惊肉跳,冷汗顿时袭满全身。

    这一刻,他几乎停止了呼吸,似乎预感到自己即将跌入死亡的场景。

    下身有一点湿湿的,不会吧,我竟然尿了一点出来?

    千万不要啊,那可实在太丢人了,不能尿不能尿,即使要死了也不能被吓尿啊!

    不就是个死吗,此生已经没什么遗憾了吧?

    不,我还有遗憾。

    苏尚卿还要我去照顾。

    唐家的家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他还要去追寻。

    丘宁儿对他百般照顾,自己还没有说声谢谢。

    还有······

    我还要修行更高等的武学。

    我还是处·男。

    我还没有好好谈一个女朋友。

    答应苏尚卿的,从此不再命贱如狗的誓言都还没有做到。

    我还要······

    这一瞬间,傅余年想到了很多的事情,他还没有做,都可以被称之为遗憾的事情。

    总之,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做。

    傅余年想起以前经常拿来调侃王胖子的一句话,有些事情做不完,就留到明天做吧,运气好一点的话,明天死了就不用做了,要是自己死了,就真的不用做了。

    可是这样甘心吗?

    人生自古谁无死,可谁愿意在年少轻狂的时候就去死?

    傅余年不断念着‘人生自古谁无死’这句话,试图给自己即将到来的死增加一点豪迈,即使是死也要霸气一点。

    对,我不能死!

    傅余年试着动弹了一下,但没有一丝力气,在这一瞬间,傅余年想了十几种自救的法子,但可惜的是没有一个能用得上。

    傅余年靠着意志才抵挡住潮水一般的昏沉睡意,他用指甲划在胳膊上,准备刻下“白玉山,林浩杀我”几个字,最起码得给别人留下线索,若是有人报仇,绝不能让这两个家伙好死。

    但是傅余年身体丝毫没有力气,他知道,自从他踏入房间的那一刻起,院主任就已经开始算计他了。

    傅余年还是大意了,他从没有想到过为人师表,受人尊敬的导师会是这样的披着羊皮的狗东西。

    他还是大意了,他低估了自己身上陆地神通十龙十象术的价值,在这个以武道为尊的世界中,高品级的武学典籍,是可遇不可求的,尤其如此珍贵的武学,其诱惑的程度足矣让人丧失人性。

    而现在的他,就成了这两人刀俎下待宰的肥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