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73章 大机缘
    “你小子啊,大机缘呐,气象不俗,身怀陆地神通武学,今日以血饲天龙,终于孕育出这一条天龙,今天,就看你有没有福缘接受这一道天龙了。”老人一手抚须,一手端酒,眼神复杂。

    其中绝大部分,则是刺向盘旋嬉戏在傅余年周身的天龙。

    四面倾盆大雨,八方天上雷动。

    片刻之间,傅余年与天龙已经熟稔,好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傅余年将天龙护在手心,“放心吧。”

    盘旋在傅余年手中的天龙,旋起脑袋,点了点头。

    傅余年微微一笑。

    许多紫雷飞快钻入江水,又迅猛炸出,对那傅余年寸寸围困逼近,真可谓翻天覆地。

    许多紫雷从雨水中降下,无处可躲,傅余年的身体不断被灼烧,可谓是奇痛无比。

    傅余年默念一声。

    天上雷云齐动,地面上的紫雷气气相撞,撞出无数雷光火花,将傅余年笼罩其中,只能模糊的见到傅余年双手捂着那一条天龙,真个人躬身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脚下紫雷如洪水泛滥。

    细细看去,傅余年已经全身浴血。

    扛不住?!

    他·妈的,死扛!

    他双手捂着的那一条天龙,从指缝之间探出了脑袋,似乎是在观察着外面的情况,几道紫雷在天龙身上游走。

    天龙全身紫电缠绕,不断剧烈颤抖。

    下一刻,那天龙冲天怒吼,摇身盘旋,没入傅余年的身体之中。

    以天龙之体与傅余年肉身共扛紫雷。

    第十六道紫雷稍弱,倾盆大雨停歇,八方黑云逐渐消散,那地面上的道道紫雷逐渐消散,这紫雷,终于要过去了。

    坐在休憩亭中的老人衣袖翻飞,雨水不近身,他望着傅余年一动不动的姿势,喃喃道:“这小子,死了?还是没有扛下来?妈的,十六年的心血啊,白废了?!”

    片刻,傅余年还是不动。

    老人摇了摇头,“天龙入体,大吉之兆啊,可惜就差这最后的哆嗦,没有承受住。这他·妈了个臀的······”

    老人摇了摇头,气的将酒瓶子打翻,“妈的。”

    老人准备离去。

    就在此时,游离上岸的傅余年挣扎着起身,雨幕中的傅余年身体忽然动了一下,紧跟着手臂动了一下,然后是整个人挣扎着站起身。

    傅余年长出了一口气,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感涌上心头。

    同时,他也知道,紫雷降世,天龙入体,算是遇到大机缘了。

    老人哈哈一笑,面色潮红,端起没打翻的那一杯酒,一饮而尽。

    傅余年哈哈大笑,他舒展了一下筋骨,一瞬之间,晋入四大境界的魁首境。

    傅余年握紧了拳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江边的苏尚卿扑上来,伸手摸摸傅余年的脑袋,胸膛,手臂,脸庞,颤声说:“你没事吧?”

    “没事的。”傅余年笑了笑,将苏尚卿拉回怀中,“你刚才说什么?什么不做天下事,只守······什么来着?”

    苏尚卿伸手摸了摸傅余年的脑袋,“守你个大头鬼啊。”说完,还是有些担忧,“你真的没事吧?”

    “没事的。”傅余年拍了拍胸膛,“没事了,天龙入体,这是大机缘啊。”

    苏尚卿静静靠在傅余年怀中,眼角滴落两颗泪珠,刚才真的是千钧一发,扛不住紫雷,那便是灰飞烟灭的结果。

    幸好······

    幸好他扛下来了,苏尚卿一对紧握的粉拳,终于舒展下来。

    “咳······”

    老爷子脚步轻快的走过来,笑呵呵的,“我说,敌人还没有解决呢,怎么就秀起恩爱来了?”

    “多谢老大爷刚才出手。”傅余年满头黑线,只不过刚才就是这位素未谋面的陌生老头出手救了他,不然他现在早就是刀下鬼了,“多谢老大爷救命之恩。”

    “我?恰巧路过哈!”老头子显然有些心虚,说话的底气也不那么足了,指了指自己的鼻孔,“哼,小子,本来我还怕你扛不住紫雷,准备帮你一把呢,没想到你有点小牛·逼啊。”

    “多谢老大爷。”傅余年笑呵呵的拍起了马屁。

    傅余年对于老爷子出现在这儿,实在有点诧异。

    傅余年欲开口。

    老爷子好像早就知道他的问题一样,露出一个颇有些无奈的苦笑,道:“我只知道龙门江江心处是一块孕育天龙之地,这一条天龙诞生十六年以天地气运为食,才孕育出这一条天龙。今晚血满江心,天生异象,天龙入体,这是你的造化,也是你的机缘。”

    “多谢老大爷出手。”傅余年态度恭敬。

    “呵呵。”老爷子面色红润,伸了伸懒腰,“老头子我在这儿守了十六年,就是想见证这一条天龙的出世,没想到,这天地气象真他·妈的壮观啊。”

    傅余年赔着笑脸。

    “你小子是不是姓唐啊?”老爷子忽然道。

    傅余年皱了皱眉,老大爷刚才出手救了他,看来对他是没有什么恶意的,于是道:“我姓唐。”

    老大爷吐了一口口水,“妈的,怪不得呢。”

    傅余年饶有兴趣的道:“老大爷,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是不是想问,我守在这儿十六年,明知此地孕育天龙,却没有自己独吞是吧?”老大爷笑哈哈的,“天龙乃是世间最强神种,具备神识,它没有选择我,那就证明我没有这个造化。”

    “是因为我的鲜血的缘故吧?”傅余年试探性的问道,毕竟若不是林浩割破了自己的脖颈,鲜血没有溢出江水,恐怕这条天龙也不会那么快就认主。

    “除了鲜血,还有气运。唐小子,记住了,潜伏在你身体中的那一条天龙已经和你是血脉共存,也是你今后最大的依仗,一定要好好参悟。唉,唐家啊,又出了一位枭雄。”老者翻了翻白眼,顿了一下,老大爷笑着道:“我要走了。”

    老大爷看着苏尚卿,眼前一亮,有些色眯眯的,道:“有了女朋友,这么晚还到处乱跑,真是不知道珍惜,正所谓春宵一炮值千金······”

    傅余年赶紧打住了老大爷的话,大声喊了一句,“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

    老爷子但笑不语,传来了一句:“没大没小!”

    忽然,一道明光出现在傅余年眼中,他伸手一接,是一块质地通明的戒指,上有‘天策’两个字,“收好了他,要是以后有机会,会对你有所帮助的。”

    傅余年怔怔的收好戒指,躬身一拜。

    “唉,我问你啊,你爷爷,你爸爸叫什么名字?”老大爷眼珠子一转,有些八卦的问道。

    傅余年望着老爷子有些佝偻的身影,心想着老头知道的似乎还真不少啊,于是准备故意吊起他的胃口,笑呵呵的道:“老大爷,不能说啊,剧透死全家啊。”

    “切,去你大爷的。”老大爷身形一闪,已经飘出两人的视线之外。

    遥遥传来一声,“走了!”

    傅余年转过身,望着眼前浑身湿透的苏尚卿,“你怎么来了?”

    “一下午找不到你的人,我担心出事了,就让灰灰循着你的气味追寻,结果就到了这儿了。”苏尚卿摸了摸傅余年的头,“身怀神通术,别人自然觊觎,谨小慎微,才是处世之道。”

    “知道了。”傅余年笑了笑。

    苏尚卿努努嘴,傅余年点了点头。

    傅余年走进林浩和白玉山,这两人被老大爷那一道气机击飞,没想到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可见那一击之强悍。

    林浩颤颤巍巍,趴伏在地上,“唐兄弟,对不住,是我鬼迷心窍,我错了,爷爷,我错了······”

    傅余年一言不发,走近了林浩。

    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院主任,此时如一条断脊之犬,林浩点头如捣蒜,额头上血珠子不断滴下,“爷爷,我错了,我错了,唐爷爷······”

    傅余年继续一言不发。

    “唐爷爷,我错了······”

    傅余年抓起林浩,一拳,轰断脖颈,甩入龙门江。

    白玉山浑身打颤,眼色惨白如纸,“傅余年,我错了,我是听了林浩的话,鬼迷心窍,我错了,真的错了······”

    傅余年点了点头,一拳,白玉山体内小周天气海破碎,对于修行之人来说,气海破碎,便成废人。

    “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傅余年冷声道。

    “知道,知道,唐兄弟你大仁大义,你是个好人,你······”堂堂的龙门武道学院院长白玉山,此时已经被傅余年的雷霆手段吓破了胆子,语无伦次。

    傅余年摇了摇头,“不杀你,是因为我需要一个傀儡,帮我掌控龙门武道院,你明白吗?”

    白玉山浑身颤抖不止,血泪涕泗横流,“明白,明白,我明白,完全明白!”

    “那就好。”傅余年抱起灰灰,和苏尚卿两人离开龙门江。

    夜色,有些冷。

    夜深沉,小雨渐停歇。

    回到家的傅余年,才突然恶心起来,想起这一天所经历的事情,真的是惊心动魄,先是被绑,差点被杀,后来得大机缘,天龙入体,然后,直接击杀林浩。

    一拳击杀林浩的时候,傅余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林浩该死,但此时想起来,胃里一阵翻腾,甚至全身透着冰凉。

    傅余年毕竟也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遇到这样的事情,多少心里会有些起伏。

    苏尚卿见他面色苍白,呼吸急促,笑意温柔的摸了摸头发。

    苏尚卿两腮微红,微微一笑,忽然起身道:“洗个热水澡吧,静静心,我帮你放水。”说完,她仪态优雅的起来,将小臂上的袖子卷起,露出一截雪白手腕,开始放水。

    苏尚卿的动作很轻,很温柔,她放好了毛巾等物品以后,她才又重新回来。

    她那娇柔美丽的脸上,浮现一抹绯红,用一种嘱咐的语气说道:“以后做事别那么莽撞了,盲目的信任别人,就是欺骗自己。”

    傅余年笑着,点了点头,将灰灰抱在怀里。

    以前的时候,他赤裸着身子在浴缸洗澡,隔着一扇门,总能听到外面苏尚卿那柔声细语的话语,今晚,苏尚卿笑了笑,“我给你搓背吧。”

    “这个······”傅余年感受着浑身袭来的温水,逐渐的恢复了精神。

    苏尚卿轻柔酥软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苏尚卿呼吸有点紊乱,低如蚊蝇的娇嗔道:“怎么了,嫌弃我了啊。”

    傅余年笑了笑,“怎么会呢,就是······”

    “害羞啊?”苏尚卿蹲在他身后,一边揉搓着身子,一边碎碎念,“害羞什么啊,你的小裤裤,那一次不是我给你洗的啊,还有啊,我记得就是前年,那天我准备收拾你的床单,床单上都画世界地图了,你啊,长大喽······”

    傅余年老脸一红,脸上火辣辣的,没想到这件事情都被苏尚卿发现了。

    苏尚卿在背后轻声的笑着,一遍一遍的揉搓着身体,刚开始只是隔着毛巾,后来干脆双手触摸肌肤。

    傅余年浑身一颤。

    不一会儿,身后的额苏尚卿没了动静,很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傅余年转过身,“苏尚卿······”

    傅余年只是看了一眼,脑袋便轰然一震,浑身鲜血都涌上了脑门。

    一具白皙如凝脂般的赤·裸酮·体,以美妙的正面霍然呈现在他眼前!

    那纤细如水蛇一般的腰肢,白皙无暇的肌肤,修直优美的长腿,如水蜜桃般的两瓣蜜臀······

    一切美妙的事物,尽数映入傅余年眼中,令他瞬间失神,眼睛一下子灼热起来,呼吸也渐渐粗重。

    “苏尚卿······!”

    傅余年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苏尚卿一只玉手抓着湿毛巾,还在擦拭着身上的水珠和湿漉漉的长发,她那丰盈饱满的双峰,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美腿之间的一片芳草茵茵······

    傅余年陡然发觉,自己的喉咙发烫的有些厉害。

    “声音颤抖什么?”苏尚卿伸手摸了摸傅余年的脑袋,随后,缓缓坐入浴缸,双手环住傅余年的腰,一张脸贴在他的后背上,“苏尚卿此生,不做天下事,只守身边人。”

    苏尚卿的动人身躯,此刻就靠在他的背后,她长发湿漉漉地滴着水,两个人的心脏‘砰砰砰’剧烈挑动,谁也没有说话。

    此时此刻,傅余年一动不敢动,身子变得无比僵硬,呼吸渐渐粗重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