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74章 小灰灰
    “嘭嘭!嘭嘭!”

    这样旖旎暧昧的气氛,两人都无法思考,大脑一片空白,只是紧紧靠着,甚至快要忘记了灰灰的存在。

    苏尚卿悄声笑了一下,有些做贼心虚的笑着问道:“我怎么感觉有人看着咱们两个?”

    苏尚卿那湿热的气息喷在傅余年的耳边,撩人而又诱惑。

    傅余年身体灼热,尤其自己的型尚,已经昂首挺胸,他只好咽了一口口水,“是······灰灰盯着咱们呢。”

    两人转过头。

    汪汪······

    灰灰就站在浴缸旁边,眨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人,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尾巴,自个儿转过头,小跑出了房间。

    傅余年和苏尚卿顿时做贼心虚的长舒一口气。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不变,呼吸声越来越重。

    傅余年觉得有一团熊熊烈火在体内焚烧,烧得他意识模糊,燃烧的他十分饥·渴,只想要紧紧将那具曼妙酮体拥紧,似乎这样能稍稍减缓体内的火热。

    他下意识地这么去做了……

    他缓缓的转过身,两人四目相对,水雾朦胧,但两人同时脸上染上一层枫叶红,烧的有些厉害,那僵硬的两手,陡然用力,猛地将苏尚卿搂紧,越来越用力!

    感受着佳人丰盈酥胸地变形,他体内火热不但没有减退,反而愈发汹涌起来,烧得他简直想将苏尚卿揉进自己的身体之中!

    十六岁的傅余年,早已经不是屁事不懂的少年,过了懵懂的年纪,对有些事情,已经心知肚明。

    他和苏尚卿在相处的十多年中,总会发生一些令人眼红心跳的尴尬场面,但从没有今日这样令人焦躁难耐。

    他的动作,只是出于身体的本能反应······

    “愣子·····轻一点。”

    苏尚卿呼吸越来越困难,被傅余年勒的越来越紧,她生出一种下一秒就会窒息的感觉,赶紧轻呼一声,用力将傅余年推开来。

    两人终于分开。

    苏尚卿羞红着脸,美眸泛着流盼妩媚的波光,她微微咬着下唇,轻哼了一声,微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道:“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好点了?你是唐家下一代枭雄,杀人,只不过是寻常事而已,别太在意。”

    傅余年语塞了,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苏尚卿忽然抬头,千娇百媚地白了他一眼,低低一笑:“愣子······”

    话罢,也不等傅余年解释清楚了,她抬起笔直美腿,摇曳生姿地走出浴缸,步伐婀娜多姿,然后,苏尚卿转过身,飞快的走过来,双手掬起傅余年的脸庞,香唇已经印了下去。

    甘甜柔媚,余味悠长。

    苏尚卿“啵”了一声,然后仰起头,迈着猫步,走出房间

    傅余年看着她姿态优美地渐行渐远,脑子还回想着先前的美妙滋味,忽然有些得意忘形,想象着自己像是一尾游鱼一样在苏尚卿的怀中徜徉游荡。

    洗完澡,傅余年已经之前所有的不愉快忘掉。

    他披上浴衣,躺在院子中那一株梨树下,他就这么坐了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雨停歇,明月高悬。

    他抬头看着皎洁无暇的明月,心乱如麻,怎么也不能平静下来。

    傅余年抬头望着窗户边映出来的那一道倩影,柔软的心底就好像被一只轻柔的小手挠了一下,痒痒的,甜甜的。

    ······

    第二天早上,他感觉耳边有些痒,睁开眼睛,发现苏尚卿就站在床边,手里攥着一片小羽毛,笑意盈盈,“起床了。”

    “嗯嗯。”傅余年点头答应,很利索的穿衣洗漱。

    等他走出屋子,身后才传来苏尚卿的声音,“床单很干净啊,没有画地图。”

    很快,他吃吃完了早饭,逃跑一样的出了院子。

    等走出院子,他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种躁动灼热,痒痒又甜甜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有种躺在棉花海洋之中的感觉。

    傅余年揉了揉脸,走进了龙门武道院。

    马前卒和王胖子早就在等他了。

    胖子一见傅余年的样子,呆萌的脸上笑呵呵的,“年哥,我猜你走了桃花运了,神采奕奕啊。”

    “你啊。”傅余年神色恢复正常,问道:“怎么样?”

    马前卒拿出一份名单,“年哥,这是愿意加入我们的学员名单,我和王胖子认真挑选了一下,这些人都是实力强劲,而且忠厚老实的学员,很符合我们的要求。”

    对于这两人的办事效率,他还是很满意的,傅余年浏览了一遍名单,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于是道:“山河,你把这份名单交给白玉山,他应该知道怎么做。”

    马前卒一位自己听错了,“年哥,这······”

    “你没听错。”傅余年笑了笑,“放心吧,名单交给他,白玉山自然会社团导师,然后传授给这些人腾龙十式,没问题。”

    王胖子也瞪大了眼睛,“年哥,一晚上,你就搞定了白玉山?”

    傅余年咧咧嘴,“额······胖子,你这话我听的怎么有点歧义啊。”

    “嘿嘿······”胖子左右手两根食指互搏,眯起眼睛笑了笑。

    马前卒也面带疑惑。

    傅余年笑了笑,“是这么回事······”于是,他便将昨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只是略去了天龙入体以及昨晚洗澡的一些事情。

    “草!”听完之后,王胖子双脚跺地,大吼一声,怒目圆睁,紧跟着便拿出了两块板砖,“年哥,妈了个臀的,我现在就去敲死白玉山这个杂碎。”

    马前卒也是怒气冲天,双拳紧握,“没想到啊,平时衣冠楚楚的导师,居然是这样的狗东西。”

    “胖子,冷静。”傅余年招呼王胖子冷静下来,“我已经击杀了林浩,我想白玉山现在不敢有什么怨言,而且,我们的人员需要一个安心修行和成长的地方,武道院就是最好的去处。我们目前要做的,就是暗暗培养势力,而且要不被人发现,所以,白玉山对我们很有用,先别急着揍他。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王胖子依旧愤愤不平,“妈了个臀的,要是哪一天用不到他了,我就给他屁股上装一斤炸药,送他成仙。”

    马前卒,点了点头,“年哥,你说。”

    “下午,你陪我去一趟黑市交易市场,我要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

    马前卒点点头,“好!”

    通过昨晚林浩和白玉山有些丧心病狂的举动,傅余年第一次真正意识到,拥有高品级的武学在这个武道为尊的世界中,拥有的话语权是如何的举足轻重。

    修炼八十品武学,足以开宗立派,成为一方巨擘。

    若是自己能够控制无数高品级的武学,那么无数的修行者,便会投入自己的门下,到时候自己想要崛起,成为一方霸主,甚至成为华夏国的北境之王,都是可能的事情。

    实力大涨,眼界放宽的傅余年,真正迈出去了第一步崛起之路。

    傅余年握紧了拳头,他想要的,可不仅仅只是立足于龙门市那么简单。

    龙门商会。

    傅余年和马前卒来到商会门前,一座巨大的商厦屹立在他面前,傅余年才感觉到何谓磅礴大气。

    在那“龙门商会”内部,有无数人进进出出,来来往往,场面十分热闹。

    傅余年望着金碧辉煌的大门,笑了笑,走进了大门。

    “龙门商会是黑市交易,怎么这么光明正大的?”傅余年皱了皱眉,难道龙门市的镇守将军就不干涉?

    每一个加盟国,世界政府都会派出一位大元帅作为最高元首,镇守国内的所有修行者以及武学交易和流通,防止革命军造成祸乱,镇压一些武道学院或者社团,维护加盟国的和平与稳定。

    华夏帝国作为世界政府的加盟国,武学典籍的交易和流通都要受到当地镇守将军的辖制,他没想到,在龙门市,黑市交易在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大行其道。

    在世界政府的体系内,一般加盟国内都会有一位大元帅驻守,而在加盟国国内的区、省、市分别对应有大将、中将、少将镇守。

    每一位大将都是武道修为身份高深之人,据说一国大元帅的境界,几乎达到三上境,小成至尊、大成至尊、大圆满至尊境界,甚至是三大圣人境界,陆地虚圣、陆地半圣、陆地圣人境界。

    而且每一位省市区的镇守大将,实力都在四大境之内,甚至实力强悍一些的大将,都处在道玄境巅峰或者天象境巅峰。

    每一位将军手下,都会统领不同数量的士兵,维持本地的安定和繁荣,其中最重要的任务,便是控制武学典籍的流通。

    其中有高品级的武学典籍出世,必然是要受到本地镇守大将的注意的,尤其对于黑市武学典籍交易,也在镇守将军的辖制范畴,但龙门市,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这是在让傅余年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马前卒自然看出来傅余年的疑惑,笑呵呵的,“年哥,咱们龙门市的镇守中将,名字叫做宋景秀,据说,就是咱们学院美女导师丘宁儿的父亲。”

    “是吗?”傅余年想起丘宁儿对他的照顾,也是心有戚戚焉,对于这位美女导师,他心里还是很感激的。

    “年哥,你没听说过?”马前卒有些诧异。

    傅余年边走边看,映入眼帘的都是一些二三品的武学,属于低品级,这样的武学,自然引不起傅余年的任何兴趣,和马前卒边聊,“我没有听说啊。”

    马前卒挠了挠头,“你们的关系······学院都说你和丘宁儿导师的关系不简单,什么有一腿啥的。”

    傅余年笑了笑,看来自己艳福不浅啊,只是笑着道:“我和她,还真没什么。”?

    傅余年在那金碧辉煌的拍交易场转了转,在这外部,都是一些低品级的武学,两人有些兴趣缺缺。

    在进入拍卖场内部大门时,傅余年被保安拦下,听说想要进去,必须缴纳五百块保证金,而且不退还,心里暗骂,黑市就是黑市,这尼玛还真黑心啊。

    在心中低骂了一声后,缴纳保证金,两人才得以顺利进入。

    内部交易场人数更多,只不过有一位女子,却是鹤立鸡群,格外引人注目的,在来来往往穿梭的人群中,有一位身穿百鸟朝凤旗袍的女子,其肌肤白皙如雪,明媚的笑容端庄大气,一举一动格外的动人。

    只不过那背影,傅余年有些熟悉,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一道倩影,丘宁儿年纪不过二十三四岁,但那丰满的曲线与优雅的身姿,却是令得她拥有着一种成熟女人的韵味。

    这样娇艳如花的女子穿梭在人群中,自然是万众瞩目的对象。

    丘宁儿手中端着一杯酒,与来往的人交谈,端庄大方,笑容温和,忽然,她转过脸,瞥到了人群中的傅余年。

    丘宁儿端着酒杯,笑意盈盈的走过来,“你怎么来了?”

    “导师。”傅余年笑呵呵的打了个招呼,“我就是过来看看,没想到在龙门市,居然有这么一座繁荣的交易市场。”

    傅余年眼神示意马前卒,继续逛逛。

    丘宁儿梨涡浅笑,“你没想到的还多着呢。”随即带着傅余年,走到了一处休闲室。

    傅余年有些不明白丘宁儿的用意,“导师?”

    “呵呵,很意外吧,我会出现在这儿。”丘宁儿还是和学院的时候一样,成熟而又迷人,尤其是身上那一股特有的香味,让傅余年有些着迷。

    丘宁儿挽起傅余年的胳膊,“邀请你的帖子,就是我下的。”

    “是吗?”傅余年有些意外,心底虽然震惊,但经过了昨晚的事情之后,一瞬间,他成熟了很多,现在的他,喜怒哀乐几乎都不会再脸上表现出来。

    丘宁儿带着傅余年来到一处休闲室,附身在他耳边道:“好好努力,或许这一座黑市商会,将来就是你的。”

    丘宁儿手指在他手心一点,有些痒痒的,留下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飘然而去。

    傅余年如坠雾中。

    傅余年走到休闲室里边,房间有些昏暗,一位胖乎乎的中年人坐在一张太师椅字上面悠闲的喝茶,见有客人进来,中年人伸出白皙胖胖的手,问道:“要不要先喝杯茶?”

    傅余年欣然道:“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