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79章 问题
    那些支持他的学员,自然希望傅余年能够和张昌盛正面战一场,而憎恨傅余年的人,巴不得张昌盛一出,把这小子吓的屁滚尿流,阳·痿不·举。

    随之傅余年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现了,他当着龙门武道院这么多学员的面,正面宣战,答应接受挑战了。

    傅余年竟然应战了!

    傅余年望着眼前的众人,少年们脸上那一种蓬勃的朝气,顿时一阵热血沸腾,“都知道了吧?”

    “知道了,年哥!”

    听到傅余年接下了战书,敢于应战这个回应,龙门武道院中,无数学员都是暗暗咂舌,这傅余年好大的魄力啊,这都敢应战,真不知道是自信过人还是自己找死。

    而对于傅余年的这个回应,有人冷笑讥讽,有人摇头暗叹,也有人抱着一些好奇,毕竟傅余年能够连续三年成为武道院院魁,那实力也不是吹出来的。

    前几天的院魁之争,干净利落的击败张昌盛也都是众人所见,这样强悍的实力,也足够众人膜拜了。

    傅余年点了点头,笑着道:“多余的废话我不多说,我们,要成为龙门之主。”

    “好!”

    “龙门之主!”

    “年哥威武!”

    众人挥拳齐声呐喊。

    “那就好好修行腾龙十式,我要你们,助我一臂之力。”傅余年高声呼喊,“记住了,成为龙门之主,以后,还有无数高品级的武学等着你们修行。”

    “年哥威武!”

    支持傅余年的人,原本还心里有些忐忑,现在则听到傅余年的话,心里更加坚定了几分。

    要知道,张昌盛在龙门市年轻一辈中,那就是顶尖的人物,年纪轻轻不但创建了自己的势力,成为龙门市一方霸主,而且已经突破魁首境一年有余,从无敌手。

    张昌盛的修为境界,要超过龙门武道院的任何一位导师,这样的人物,自然就成了众多学员崇拜的对象。

    张昌盛,自然而然成为了龙门市所有年轻修行者眼中的一座高山。

    一座高不可攀,只能十十度仰望的高山。

    面对这一座高山,终于出现了一位企图征服的人。

    那就是傅余年。

    就是不知道这个名字叫做傅余年的人,能不能拔掉张昌盛这一座大山呢?

    要是拔不掉这一座山,那傅余年就得改名了,至于改什么名字,好多人也都在私底下议论的沸沸扬扬。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无疑是成为了龙门武道院,甚至真个龙门市真正的轰动大事。

    很多的年轻修行者纷纷涌来,不断打探消息,开始卖力宣传,争论的火热,所有人都想见证三天之后的唐刘之战。

    一个是成名已久高山仰止的人物,另一个则是连续三届武道院魁首,针尖对麦芒,是龙门市近十年来最吸引人眼球的一次对战。

    所有人翘首以盼,摩拳擦掌的等待着三天之后,龙门广场这万众瞩目的一战。

    晚上的时候,傅余年与马前卒俩人在武道院谈了很久,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什么。

    到了夜幕降临的时候,两人才从修行室走出来。

    走到门口,傅余年正色说:“这一次,我会击败张昌盛的,你和胖子社团手底下的,做好准备!”

    马前卒点点头,说道:“年哥,这个张昌盛是个狠角色,在龙门市很有影响力,要不要我们事前做点什么?!”

    傅余年自然明白马前卒这话的意思,他笑了笑,拍了拍马前卒的肩膀,仰起头,叹口气说:“有我在,没问题!”

    “好。”马前卒点了点头,“年哥,你还不去休息吗?”

    傅余年摇了摇头,“我去趟藏书楼,再仔细想一想,推演一下,看有没有什么该留心的地方。你先去吧,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来打扰我。”

    马前卒点点头,转身离开。

    龙门武道院藏书楼,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傅余年几乎没什么感觉,窗外暮色降临。

    正在他翻看武学典籍,看得入神之时,在他身旁传来疑惑声:“怎么还不回家吃饭?饭菜都凉了。”

    梨花瓣的清香,一袭碎花洋裙,怀中抱着打盹的灰灰,黑墨色的瞳孔,眼睛如秋波,睫毛很长很翘,一双美目眨巴眨巴的,不是苏尚卿还有谁。

    傅余年看清苏尚卿的模样,心里亦忍不住暗赞一声,随口应道:“我一会儿就去的。”说罢,搬过来一把椅子,苏尚卿也坐了下来。

    苏尚卿轻轻的坐在了他的身边,“我和灰灰给你带了饭菜了,来,先吃点东西吧。”说完,已经开始帮傅余年夹菜了。

    傅余年注视着苏尚卿的侧脸,不管看多少次,每一次都是微微心悸。

    “对了,咱们院子周围的那些人,好像都撤走了。”苏尚卿似乎注意到了傅余年的目光,面色绯红,转移一下话题。

    傅余年一边品味饭菜,一边欣赏苏尚卿的侧颜,真的是秀色可餐,秀色可参禅,酒足饭饱,红袖添香,月下美人,心中大感满足。

    对于这件事情,他也只是一愣,随即开玩笑的道:“张昌盛确定我不是要逃跑,没必要派人监视我了呗。”

    苏尚卿掩嘴而笑,“你呀,这一次可是所有龙门市的人都盯着呢。”

    “那又怎么样?”傅余年有些感叹的道,“他们都说唐家出枭雄,我都不知道爷爷爸爸他们做什么?难道也在泡妞?”

    听到他的调侃,苏尚卿不由得白了他一眼,只是轻轻翘起的嘴角,也是透露着她心中的愉悦,与他在一起,即便是一些琐碎小事,都让人觉得开心。

    苏尚卿似是而非的点了点头。

    傅余年笑了笑,“连你都不知道啊?”

    “怎么?长大了,就想往外跑了?”苏尚卿微怔,旋即似是漫不经心的道,随即双手撑着下巴,眼神中闪过异样的光彩,“我只知道,唐家代代枭雄,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的。”

    “哪敢,有你陪着我,每一天都很开心。”傅余年忍不住的笑起来,不说点好听的,又要被苏尚卿摸摸头了。

    苏尚卿碎碎念,“这次就不摸你脑袋了。”

    傅余年浏览了一些武学典籍,慢慢的,自己的心也静了下来,毕竟武道院藏书楼的武学,品级都在二三品,属于入门级别的招式。

    傅余年之所以待在这儿,就是想有一个安静思考的环境。

    有了苏尚卿的陪伴,他心静如水。

    傅余年心念一动,似有所悟,身形极慢,一招一式,沉重至极,身如蛟龙,时而冲顶,时而翻腾,时而潜行!

    反反复复,不过一招!

    一练便是两个小时。

    傅余年越打越慢,但周身的气机,则是浑厚磅礴如狂潮,浑身的气血,在血管中越奔越快,越燃越旺。

    忽的,傅余年整个人到达了一种玄妙的境界,没有痛苦,没有疲累,所有的精气神都锁定在这浑身奔驰的气血上。

    水行中龙力最大,陆行中象力第一,这十龙十象术第一式,起手撼昆仑傅余年已经运用的炉火纯青。

    十龙十象术第二式,十里惊雷、卧象潜龙,一拳仙人跪,傅余年还没有达到巅峰,上一次与张昌盛对战,此式一出便击败张昌盛,但远没有发挥出第二式的全部力道。

    今晚与苏尚卿闲聊,忽然心中有所悟,便开始修行起来。

    傅余年缓缓提升气机,便已经察觉到此神通术的浩大磅礴之处。

    呼!

    傅余年落地一拳,惊雷无声。

    于无声处听惊雷,这一拳蕴含龙象之力,足以与魁首境界的高手抗衡了。

    “呼!”

    傅余年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出声。

    苏尚卿眼神欢喜,“魁首境界了吗?”

    “嗯嗯。”傅余年点了点头,“之前也晋入了魁首境界,只不过境界不稳,气机不畅,这一次修行十龙十象术第二式,已经能够发挥八成的力量,魁首境界,也算是稳固了。”

    对于修行者而言,初入某一境界,并非稳如泰山,一旦体内周天气机遭遇枯竭或者没有高品级的武学作为修行的根基,长期以往,便有跌境的可能。

    一旦跌境,想要再回到原来的境界,那就要比之前艰险了十倍不止,稍有不慎,便会前功尽弃,甚至有可能沦为废人一个。

    这也是为何修行境界越高的人,越迫切的需要高品级的武学典籍作为稳固境界的原因。

    而世界政府,为了便于控制和统治无数的修行者,对于高品级的武学典籍采用暴力手段控制和销毁,自然引起了无数修行者的不满。

    所以,为了控制修行者造成的祸乱,世界政府便在所有加盟国内,从中央到地方,设置了无数的镇守将军和兵力的原因。

    无数修行者和世界政府之间的矛盾,这是一种天然的矛盾,几乎是无法调和的。

    在世界政府驻派将领镇压反叛的修行者的同时,世界各地的修行者也开始创建了无数的反抗社团,山贼团、海贼团、武道黑社会、武道赌场、杀手社团甚至是武学海盗,大规模的甚至还有声势浩大的革命军。

    这些社团的目的明确,那就是反抗世界政府,要求解禁和开放所有的武学典籍供修行者修行。

    张昌盛组建的势力,也属此类,只不过他们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掠夺武学典籍用来修行或者赚钱,想和世界政府对抗,这样的小小社团在世界政府这样庞然大物的眼中,还根本不够看。

    苏尚卿咬了咬嘴唇,在月光下柔媚而又娇嫩,心中不断涌出层层的暖意,傅余年刚才修行,稳固境界,她悬着的而一颗心也暂时安稳下来。

    此时暮色已深,管理藏书楼老大爷擎烛而来,“唐小子,闭馆了,今晚是睡书堆还是······”老大爷瞧见苏尚卿,顿时眼前一亮。

    “我们······”傅余年起身,将武学典籍放回了远处。

    “去吧,年轻人之间嘛,除了修行还有很多需要交流的东西······”老大爷笑哈哈的,抛给了傅余年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小年轻啊,我懂得。”

    “老大爷,您真是······”傅余年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大爷,那我明天带点酒,再来陪你啊。”傅余年和苏尚卿两人下楼。

    老大爷挥挥手,“去吧,和我一个糟老头子有什么聊的,青春韶华,良宵苦短,及时行乐,今夜再战有准备,带了两只小魑魅,一直游走双煞峰。另只直抵黄龙洞······”

    傅余年满头黑线,尤其苏尚卿玉面绯红,这老头子,还真是一点都不持重,什么都敢说啊,在年轻人面前直接就是少儿不宜了。

    两人逃也似的出了藏书楼,等出了藏书楼,两人才重重呼一口气。

    “刚才的老大爷很猥琐,你也很猥琐。”

    傅余年伸出手臂将苏尚卿小蛮腰拥入怀中,乘着一路月色,在那一双蜜·臀上拍了一下。

    苏尚卿也没有伸手揪他的耳朵,反而那精致俏脸上顿时有着红霞飞上来,她羞嗔的盯了傅余年一眼。

    等两人走出了藏书楼,老大爷吹灭了手中的烛光,望着那刚才落拳之处的印记,眼神中的光芒越来越盛,颇为欣慰的点点头。

    傅余年与苏尚卿回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凌晨了。

    苏尚卿少女俏脸羞红的挣脱他的手掌,琉璃般的眸子中满是羞意,“你来我房间干什么?”

    “嘿嘿。”

    傅余年冲着她笑了笑,随即面色肃然,板着脸孔道:“同一个屋檐下,随时可以交流感悟嘛。”

    苏尚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切,你的借口太没品了。”

    傅余年顺势揽住苏尚卿。

    “不许再得寸进尺了”苏尚卿很没底气的警告了一声,然后推门而入。

    “我睡上面,你睡下面。”苏尚卿道。

    “我下你上。”傅余年面带笑意。

    苏尚卿还是坚持,“不,我上你下。”

    话音未落,她突然领会到了傅余年这句话里某些含有羞人的意味,意识到自己陷入了这个王八蛋的语言陷阱。

    苏尚卿姣姣容颜灿然绯红,直红透了雪白的脖颈,“傅余年,你在胡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傅余年笑了笑,“姿势问题是个大问题。”

    “你!”苏尚卿转过身,掐了傅余年的手心一下,指挥着灰灰,“灰灰,咬他。”

    傅余年笑了笑,“我去书房,你好好休息。”

    苏尚卿点了点头,等傅余年转过身的时候,重重的呼了一口气,但心中,却有些怆然若失的奇妙感觉。

    难道自己真想让他谁自己房间?

    苏尚卿想到这儿,面色绯红,幸好这个时候傅余年不在,看不到她的小女子羞态,心下稍定,抱起灰灰,睡觉觉。

    临窗望着傅余年所在的书房,小声道了句:“晚安。”1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