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80章 藏着掖着
    朝霞升腾,又是美好的一天。

    龙门广场位于市区中心,盘踞在其周围的小型社团不下十余个,又由于广场中央有一座擂台,所以这儿,也成了修行者公开解决私人恩怨的地方。

    龙门广场外面是热闹的街道,川流不息,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朝阳升起,龙门广场的气氛,也逐渐的热闹起来。

    听王胖子说,张昌盛跟傅余年约战这件事儿已经轰动了整个龙门市,就连附近市区的修行者也纷纷过来观战。

    如此热闹的场景,还真有些出乎傅余年的意料。

    刚走进广场之内,就听见了里面纷纷吵嚷的声音,成千上万的人已经汇聚于此,私底下议论纷纷,热火朝天。

    傅余年侧着眼睛看过去,在中·央擂台的旁边有一块看巨大的雕花木牌子,古朴沉重散发出似有似无的木香味,上书:“禁止械斗。”

    身边的王胖子笑道:“妈了个臀的,写这个有什么用,万一人家要偷偷带上暗器,趁你不备的时候捅一下菊花,跟谁叫屈喊冤?你也没办法啊,写牌子的人就是白痴。”

    一阵笑声从傅余年身后传出:“哈哈,这块牌子有上百年的历史了,这是龙门不成文的规矩,在龙门广场决斗是不允许带任何武器。任何人要是敢违反,那会被现场观战的所有人撕碎的。”

    “这也是武道精神!”

    说话的是宋鸿图,他身后站着两三个精壮的男子,仔细感知,气息都颇为强悍。

    傅余年迎上去:“宋叔。”

    宋鸿图微微点头:“唐小子,无论这场决战的结果如何,你在龙门的名号都会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希望你以后,也能带领龙门商会攀登到一个新的高度,不过,也不要小瞧了张昌盛,张昌盛的实力也不简单呐。”

    听这话,傅余年呵呵一笑:“那我就借宋叔你的吉言了。”

    宋鸿图点了点头,眉头一皱,“我有一点没有想明白,你和张昌盛之间明明可以私下解决纷争的,为什么要摆这么大阵势啊。”

    “我想张昌盛,也想出出风头吧。”这当然不是傅余年的心里话,毕竟对于宋鸿图,他还是有所保留的。

    “那也是,一个是野路子少年成名,一个是科班出身三届院魁,真的是少年英才啊,他找你对决,也是应该的。”

    张昌盛虽是野路子出身,但他年纪轻轻就在龙门市成名,行事方式一贯强势,按照正常推理,张昌盛是有足够的实力碾压傅余年的。

    而傅余年,最正规的武道学院天才,连续三届院魁,有这样的噱头,自然也能吸引无数人的围观兴趣。

    沉寂了十多年的龙门擂台,好久没有如此热闹过了。

    傅余年表情轻松,和宋鸿图等人边走边聊,“那当然,他找我决战,还有一点。”

    宋鸿图‘哦’了一声,“张昌盛找你决斗,难道还有别的原因?”

    “我想,他是嫉妒我比他长得帅。”

    听到傅余年插科打诨的笑话,一群人笑了起来,丝毫没有决斗前的那种紧张感。

    不一会儿,整个广场上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道,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着一个少年。

    那少年,身体敦厚,步伐稳健,气息绵长,缓缓而来。

    张昌盛瞧见对面的傅余年,眉头一皱,迎面而来,“傅余年,我还以为你当了缩头乌龟了呢,没想到啊,你居然敢来应战。”

    傅余年依旧是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只是丝毫没有表现出怯弱,反而是激起了他心中的斗志,笑着道:“我有何不敢?”

    “你真的敢吗?”张昌盛大声道。

    龙门广场百年擂台,专门为解决修行者之间的各种摩擦和不爽而设,实力,才是擂台上的生存之道,只要不出人命,当地镇守将领是不会出面干涉的。

    在武道修行大盛的华夏帝国,一方提出挑战,另一方不敢应战,是很没有面子的事情。

    更何况都是热血方刚的少年,再加上还有台下那么多漂亮妹子看着呢,这个时候怎么能认怂。

    这个时候,原本围观的许多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台下这边,无数人开始涌过来,许多好事者都围聚过来。

    傅余年一夜之间晋入魁首,有天龙入体,再加上陆地神通十龙十象术的强悍,以他的实力和战斗经验,无论哪一样,和张昌盛一战是没有问题的。

    傅余年笑了笑,“我这不是来了吗?!”

    擂台周围的人也都被两人的交锋吸引了过来。

    只是令傅余年感到意外的是,眼前的张昌盛看起来,也就只有二十一二岁,浓眉大眼,手臂肌肉贲起,吞吐之间气息强悍,颇有几分威武之气。

    张昌盛在龙门市成名有五六年,可谓是少年成名,春风得意,也可见心智顽强,实力雄厚。

    张昌盛望着眼前的傅余年,说实话,第一眼瞧见的时候,有些失望,眼前的对手身材修长清瘦,长相白白净净,说话斯斯文文,举止彬彬有礼,看起来不像是个武道修行者,倒像是个研究学问的公子哥。

    只不过张昌盛也算是阅人无数,深知人不可貌相的道理,所以在没有动手之前先试探一下,杀一杀对手的锐气。

    出人意料的,傅余年看起来是如此的自信沉着,完全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慌张感觉。

    这个时候,反倒是张昌盛有些吃不透了。

    所有人望着两人的语言交锋,擂台周围,围观者也已经是沸腾了起来。

    苏尚卿怀中抱着打盹的灰灰,站在傅余年身后,表情十分轻松。

    张昌盛指着傅余年,“待会儿,我会让你站不起来。小子,我再问你一次,傅余年,你敢接受我的挑战吗?”

    “好啊!”

    众人听到了傅余年的回答。

    张昌盛要与傅余年决斗了,这个消息瞬间传遍了龙门武道院,所有学院的学员也都暗暗咂舌。

    这傅余年好大的魄力啊,竟然敢和张昌盛决战,真不知道是勇气可嘉还是莽撞过头了。

    而对于傅余年的这个回应,有人冷笑讥讽,有人摇头暗叹,也有人抱着一丝好奇的态度围观。

    傅余年在武道院呆了三年,每一次出手,都是无往而不利,那么这一次决战,这一次会是怎么样呢?

    是一败涂地,被张昌盛碾压?

    还是一鸣惊人,一举击败张昌盛呢?

    既然眼下敢应战,想来总该会有点手段,就是不知道,他自认为的那些手段,究竟能否敌得过张昌盛的强悍武力。

    要知道,张昌盛在龙门市,向来是以刚猛霸道,出手凶悍著称,所以才有‘凶神’之名。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无疑是成为了龙门市真正的轰动大事。

    傅余年缓缓登上了擂台,然后他抬头望向对面那道人影,抱拳一笑,平缓却并不带惧意的声音,传荡开来。

    “傅余年,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见你趴在我脚下的样子了!”

    “等等!”傅余年摆了摆手。

    “什么?”

    “这小子耍赖?”

    “我就知道这小子和张昌盛决战,连续三届武道院院魁又能怎么样呢,终究还是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外面世界的暴风雨,怎么可能是张昌盛的对手呢。”

    “妈的,没好戏看了。”

    “这尼玛······”

    张昌盛刚要出手,突然听到傅余年这么一说,他面色一正,脖子上的青筋暴起,不由得怒气升腾,感觉今天是被这小子耍了,难道他要直接认输,怒道:“小子,就算你现在想认输,我都不给你机会了。”

    “当然不是。”傅余年摇了摇头,笑呵呵的,出言道:“这样吧,既然是比试,我想再多加点彩头怎么样?”

    张昌盛皱了皱眉,他有些摸不清傅余年的路数,心道:以不变应万变吧,他一边摩拳擦掌,一边颇有些不耐烦的道:“我倒要看看,你还想耍什么花样?”

    “不耍花样,彩头就是,我赢了,你以后跟着我混,我输了,你说怎么样都可以,怎么样,你敢吗?”

    随着傅余年的话音落地,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张昌盛少年成名,别人只会对他的实力敬畏,什么时候遭遇过这样的侮辱,对于张昌盛这种性如烈火,金刚脾气的人来说,这样的赌注他是一定不会拒绝的。

    “好啊,我要是赢了,你小子可就得跪着趴出龙门市了。”张昌盛想也没想,直接就答应了。

    因为在他看来,傅余年这样的弱鸡角色,即使来一打,都不够他练手的,何况还是一个人。

    “那就说定了。”“定了!”

    台下的王胖子听得一阵心惊肉跳,他握了握手,发现手心全是汗水,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苏尚卿姐,年哥这样真的好吗?我怎么觉得挺玄乎的啊。”

    马前卒也捏了一把汗,这样的赌注,实在有些大了点。

    苏尚卿倒是平静淡然,“没事的。”

    王胖子看见苏尚卿这一副智珠在握的平静表情,心里也微微踏实了一些。

    随着此言落下,这擂台周围的气氛,在此时猛然沸腾。

    张昌盛哈哈一笑,一步高高跃起,轻轻落在擂台上,咬着牙骂了一声“今天,我要把你打趴下!”

    “呵呵。”傅余年脸上的额表情风淡风轻,反而伸出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十分具有绅士风度。

    当傅余年那低沉的声音在擂台之中传开时,所有人都是能够感觉到,辽阔战台之中的空气仿佛都是在此时凝固了下来。

    那种紧张气氛,绷紧到了极致。

    类台周围观战的无数人群的喧哗声,也是一点点的减弱,一道道视线,死死的盯在场中。

    期待了好半天,好戏终于要开场了。

    张昌盛望向那站在面前的人影,眼中顿时升腾起一些戾气,冷笑道:“傅余年?好啊,今天正好咱们两个过过手,让我看看你这三届院魁的成色。”

    “好啊,我也想瞧瞧你的实力呢。”傅余年笑着道。

    “你太嚣张了!”

    听得傅余年此话,那马前卒明显是愣了愣,旋即一声大笑,戏谑的盯着前者,道:“今天我就让你看一看,什么叫真正的修行者。”

    “年哥,加油啊。”那一直跟来的王胖子,也是连忙开口。

    马前卒握紧了拳头,咬了咬牙,无声的为傅余年加油。

    宋鸿图则是眯了眯眼,嘴角弯弯,似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打算。

    “小子,小心了,我要出手了。”张昌盛嗤笑一声,身形一冲,欺身上前,五指成拳,闪电攻来。

    傅余年身体向前一跨,根本没有多余的试探,一拳,直接轰在张昌盛脸上。

    “哈哈······”张昌盛的身体果真强悍,这一拳打在他脸上,丝毫没有威胁,“小子,你就这点力气?”

    张昌盛双手一把抓住傅余年的腰身向后一抛,他摸了摸嘴角,狞声说:“我倒要看看,你有多么不自量力。”

    傅余年扑上前,连续挥出十几拳,却被张昌盛奇迹般地躲开了,竟然连一拳也没有打中。

    张昌盛冷笑着向前跨了两步,闪电一拳,击在傅余年胸口。

    傅余年只感觉胸口一闷,气有点上不来。

    此时的傅余年和张昌盛,丝毫没有动用气机的意思,完全就是纯粹的肉身实力,拳拳暴击,看谁先扛不住。

    这时周围不少人开始叫嚣着:“老大,赶紧打死他,打完收工!”

    傅余年微微抬起头,看到张昌盛正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傅余年扑身上前,狠狠一拳砸在张昌盛左脸颊上。

    这一拳的力道十分凶悍,张昌盛一个措手不及被傅余年打翻在地。

    “啊!有点力气啊!”张昌盛擦了擦嘴角的献血。

    此时张昌盛那一拳,也终于展现出了威力,火辣辣的感觉使傅余年身上的热血开始沸腾,而他体内的那一条天龙,也在不断兴奋的游动,大概是闻到了鲜血的味道。

    很快,傅余年和张昌盛相互交换着对拳,每一拳下去,两人都被击退,然后在开始猛攻。

    张昌盛那血肉模糊的脸上竟然挂着微笑,他摇了摇头,哈哈笑到:“没想到啊,终于遇到了势均力敌的对手。”

    “你也不错。”傅余年甩了甩拳头上的鲜血,“是个好对手。”

    傅余年有天龙入体,虽然不是登峰造极的龙象之体,但也算强悍无匹,两人对拳之下,也受了不少伤。

    相比之下,张昌盛就有些惨了。

    傅余年和张昌盛你一拳我一腿的持续打斗了大约半个小时,完全就是拳头与拳头的交换,看谁先扛不住使用体内周天气机。

    “来吧,展现出你真正的实力吧。”张昌盛哈哈大笑,擦干了嘴角的血滴,周身开始盘旋一层气机。

    傅余年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如你所愿。”

    张昌盛面色一凝,“虎贲,饿虎扑食!”2101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