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83章 狂战
    他双掌抖动,一道寒光斜飞而出,最后在张昌盛那惊愕的目光中,一道道充满凶悍霸道的拳罡漫天席卷而来。

    拳罡如雨,萧萧而下,整一座擂台全是无数道拳影组成的杀阵。

    这一招而下,完全是要将张昌盛轰杀在乱拳之中。

    “妈的,疯子!”

    张昌盛大骂了一声,面色却是变得凝重了许多,看起来眼前的傅余年已经起了杀心了。

    “所以,我才是赢家。”

    傅余年冲着张昌盛咧咧嘴,笑道,眼神中尽是疯狂和丝毫不加掩饰的杀意。

    张昌盛皱了皱眉,暗骂了一声,身形一闪而逝,悠然留下一道残影,等下一次出现的时候便是在无数道拳影组成的杀阵之外。

    张昌盛衣衫破碎,身上的小伤口不下数十个,流着点点鲜血。

    傅余年盯着前方,在那里,张昌盛正面色郑重的看着他,片刻后,开口笑道:“怎么样,我说了,我会赢你。”

    “妈的,罢了。”张昌盛淡笑一声,摆了摆手,示意停战,然后深深的看了傅余年一眼,若有深意的说道:“记住了,我的名字叫张昌盛。”

    傅余年哈哈大笑,“我只会让别人记住我的名字。”

    “疯子!”张昌盛咬着牙,听到傅余年这样霸气的话,他有些意外,愣了愣神,随即咬着牙重重的吼了一声。

    台下的所有人呆呆的望着台上的两人,有些张昌盛的支持者甚至擦了擦眼睛,生怕自己看错了,但结果便是如此。

    显然,这一场龙门市十年来最为精彩的决战,胜负已分。

    擂台上的激战,终归是在无数道惊叹的目光中,华丽而震撼的落幕。

    无数人望着那被破坏得一片狼藉的擂台,都是忍不住的咂咂舌,他们知道,从今以后,或许那位叫做傅余年的少年,将会在龙门市扬名,被无数人铭记。

    这个出身于龙门武道院的男子,给台下的观战者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那些修行境界高深一些的武者,自然能够看出来,傅余年虽然出手凶悍,一举打败张昌盛,但似乎还没有完全发力呢。

    而且最让人摸不透的,则是傅余年刚才以雷霆之力击败张昌盛的那威猛一击,居然能够将双手拳罡之力发挥到如此凶悍的程度,实在是有些让人难以置信。

    试问自己的双拳,可有刚才龙吟象吼的雷霆之力?

    恐怕擂台下的大多数人要哭笑摇头了。

    以傅余年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若是他全力施展的话,恐怕魁首境界之内是没有对手了,甚至是金刚境界的对手,也有一战之力。

    而且试问,龙门市有几人突破到了四大境呢?

    以傅余年现在的实力,足以立足龙门市武者巅峰。

    傅余年刚才展现出来的实力,若是他全力施展的话,恐怕魁首境界之内是没有对手了,甚至是金刚境界的对手,也有一战之力。

    试问,龙门市有几人突破到了四大境呢?

    以傅余年现在的实力,足以立足龙门市武者巅峰行列。

    众人突然发现,这个三年成为院魁,没有受到外界多大关注的人此时却很突兀的就以这种高大伟岸的姿势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一时间让所有人都有些难以适应,回不过神来。

    但是,事实就在眼前,傅余年华丽丽的赢了张昌盛,毋庸置疑。

    战斗落幕,不过所有人都清楚,这场激战所造成的余波,恐怕将会在龙门市回荡许久。

    那傅余年在龙门市的名气,也将会一飞冲天。

    人群中观战的张昌盛,阴沉着脸,紧握着拳头,他从傅余年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威胁,他咬了咬牙,暗骂一声“废物!”便转头离开。

    宋鸿图显得并不开心,甚至神情有些落寞,摇了摇头,看着台上神采奕奕的傅余年,叹了一口气,离开了广场。

    傅余年笑了笑,“胖子,送他去医院吧。”

    胖子对着张昌盛猥琐一笑,“放心吧,我可是最善解人衣了,一定把你买到地下酒吧当鸭子。十八年之后,你一定是龙门市最出名的鸭·王。”

    “你······”张昌盛全身发抖,偏偏有力使不出,气窍也因为心智蒙蔽而不畅通,被胖子扛在肩上一摇一晃的,上气不接下气,不一会儿直接气晕了。

    张昌盛发现,自己使尽手段都不是傅余年的对手,这让他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出了龙门广场擂台的时候,气机有些恢复,张昌盛突然挣脱了胖子的束缚。

    胖子的脸色立马变了,“张昌盛,你找死。”

    “慢着!”张昌盛一声厉呼,他慢慢走到了傅余年面前。

    王胖子明显一愣。

    傅余年看出来此时的张昌盛脸上没有杀意恨意,也不做防御,任由他靠近,“张昌盛,你已经失败了。”

    张昌盛一愣,随即摆出一副认栽的表情,他咬了咬牙,低头道:“年哥,是我瞎了眼挑衅你,我失败了。”说完,他真的走上前。

    “妈了个臀的。”王胖子攥紧了拳头,说完便要出拳,“张昌盛,你要是个男人的话,失败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傅余年道:“刚才的赌约,还算数吗?”

    “当然!”张昌盛咬了咬牙,没有理会王胖子的话。

    傅余年觉得张昌盛是个真汉子,虽然平时凶悍,但说话算数,即使刚才在那么多人面前被他击败,也没有心生怨恨,光明坦荡,把这样的人往外推就有点不近人情了。

    张昌盛有实力有魄力,所以他很想拉拢一下。

    傅余年主动走上前,当他双手伸过去的时候,他明显看到张昌盛的双手一颤。

    他摆了摆手,“那以后,你就跟着我,怎么样?”

    张昌盛低头不语。

    傅余年毫不留恋,转身而去。

    三人走了大约十来步,远远听到张昌盛在喊,“傅余年,哦不,年哥,等等!”

    等他跑到跟前了,傅余年开口问道:“你想干嘛?”

    张昌盛面露难色,顿了顿说:“年哥,让我跟着你混吧!”

    傅余年心头暗喜,但脸上依旧不露声色,语气缓缓道:“你想清楚了?!”

    张昌盛一拍胸脯,“嗯嗯!以后,我就做你的小弟,跟着你混!”

    “不!”傅余年摇了摇头,

    “啊?”

    “我要的是一群兄弟,而不是一群小弟,你明白吗?”

    张昌盛听到此话心里一惊,心中顿觉温暖,他重重的点了点头,昂首挺胸,重拍胸膛,面露喜色,“明白!”

    傅余年伸出手,“张昌盛,欢迎你。”

    张昌盛拍了拍胸膛,“年哥,张昌盛以后,唯你马首是瞻。”

    “好!”傅余年朗声大笑,拍了拍张昌盛的肩膀。

    擂台下许多观战的张昌盛的小弟也跟着围过来,张昌盛挥了挥手,“这是年哥,我们的咯阿达,都叫年哥。”

    “年哥!”二十多个小弟躬身低头,齐声喊道。

    “好。”

    “小五,你去通知万里准备一下,晚上咱们所有和和年哥一起吃饭,大家都认识一下。”张昌盛还是很有权威的。

    “知道了,老大。”叫小五的少年点了点头,离开广场。

    胖子听到有人请吃饭,顿时就开心了。

    晚上的时候,所有人聚在一起,到了饭店。

    傅余年看眼张昌盛,而后向二楼走上去,还没上到二层,便听到楼上传来阵阵的哄笑声和一浪高过一浪的喧哗声。

    等他上到二楼一瞧,二楼的大厅里并了好几张桌子,摆成一条长龙,在桌子的两侧,或坐或站有十多号人。

    其中有人一脚踩着椅子,一手拿着鸡腿,狼吞虎咽地啃着,有人直接坐到桌子上,手舞足蹈地和周围人说着话,有人举着酒瓶子站在桌旁豪饮,还有人端坐在椅子上一本正经地吃着饭。

    这一个个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俊的丑的凶的恶的,千奇百怪,什么样的‘怪物’都有。

    傅余年甚至还看到了那天被他打伤的五个大汉。

    看罢,傅余年嘴角微微扬起,眼中闪烁着精光,悠然说道:“大家好胃口啊,眼前的这个几碟小菜,就能满足你们的胃口了?”

    突如其来的说话音让二楼大殿里一瞬间寂静下来,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他的脸上。

    众人的目光很快从傅余年身上移开,落到一旁的张昌盛身上。

    因为傅余年实在没什么好看的,身材平平,样貌清秀,浑身没有一点气机可以感知,只有一对细长的丹凤眸子十分吸引人,这大概也是傅余年身上唯一的亮点了。

    在座的众人都有些不解的望着张昌盛,心说自己的老大怎么带来了这个一个斯文的少年。

    还是王胖子是自来熟,他赶紧搬过来一张椅子,伸手摸摸后脑勺,憨笑着道:“年哥,嘿嘿······”

    “刘哥,来了啊。”在座的很多人齐齐向张昌盛挥手打招呼,人群中只有王胖子眼神恭敬地冲着傅余年叫了一声年哥。

    另有人瞥着傅余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老大,这位小兄弟是谁啊?怎么之前没见过,难道是送菜的?”

    张昌盛闻言,脸上有些挂不住,火辣辣的,连连向众人摆手,示意他们赶快别说了。

    他正色道:“各位兄弟,我郑重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和我决斗的傅余年,现在,是我的老大,也是你们的老大,大家叫年哥!”

    “我嘞个卵·子的,原来他就是傅余年?才多大啊,断奶了没有啊?”

    “我说刘哥,你这就是不讲义气了,你找一个小毛孩说是什么傅余年,这就是糊弄我们兄弟嘛。”

    “对嘛,刘哥,傅余年能和你决斗,怎么可能是个这样的小学生呢,他身上没有一点气机波动,你就别那我们寻开心了。”

    “是啊,刘哥,兄弟们敬你一杯。”

    “就是,刘哥,你堂堂的龙门市张昌盛,认一个小毛孩当老大,正是越活越回去了。”

    张昌盛听得直咧嘴,急忙转过身形,向傅余年连连摆手,低声说道:“年哥,他们都是大老粗,以前我们认识的兄弟,关系还不错,不懂事······”

    傅余年淡然一笑,迈步向餐桌走过来,同时神色淡然地说道:“有志不在年高,有人空活百岁,还不是行尸走肉,一事无成。有人年纪轻轻,成就非凡。成不成大事,在这儿,不在年龄。你们说这话,就证明你们这些年,粮食白吃了,二十多年活给驴了。”

    傅余年说话之间,伸手指指自己的脑袋,而后径直走到刚才一直盯着他看的大汉面前,与那人对望。

    这名大汉身高有一米八五左右,长得膀大腰圆,身宽体胖,高人一头,扎人一背,活像陈少陵成了精似的。

    傅余年站在他面前,矮他一头,瘦他两溜,得小他一大号。

    可是毫无预兆,他突然出脚,一股沉厚的气机闪耀着丝丝雷霆波动,直接将椅子轰成粉碎,沉声说道:“在我这里,就得按我的规矩办,就有一席之地。不按我的规矩,要么趴着,要么扫地出门。”

    他突然把椅子震碎,那大汉屁股坐空,身子向后一踉跄,一屁股坐在地上。

    静!

    现场寂静得鸦雀无声,人们大眼瞪着小眼,皆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傅余年。

    傅余年与陈少陵大汉对视了半天,气势稳占上风。

    这时候,一名面相清秀的少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拍手说道:“有意思,真有意思!”

    在他的大笑声中,那名魁梧大汉回过神来,再看他的脸,由白转青,由青又变红,红的像红辣椒一样。

    猛然间他大吼一声,如同晴空炸雷似的。

    只见他双手一抓面前的桌沿,也没见他蓄力,就像举起杯碟一样,将一张桌子硬生生举了起来,想都没想,对准傅余年的头顶便猛砸下去。

    陈少陵陈少陵猛然间大吼一声,如同晴空炸雷似的。

    只见他双手一抓面前的桌沿,也没见他蓄力,就像举起杯碟一样,将一张桌子硬生生举了起来,想都没想,对准傅余年的头顶便猛砸下去。

    这样的突变是张昌盛始料不及的,他吓出一身的冷汗,脱口大叫道:“陈少陵,你他·妈的疯了吗?敢打大哥,快住手!”

    “闪开!”场上的傅余年反应极快,一把推开了身边的王胖子,张昌盛和马前卒等人,身形向旁一闪,就听咔嚓一声,魁梧大汉砸下来的桌子正拍在地面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