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87章 你挡路了
    ,!

    傅余年手上不见怎么用力,一把就震开了魏南寿的手臂,“是你挡路了。”

    “好,我要你好看。”魏南寿咬了咬牙,手指快要戳到傅余年鼻孔里了。

    一直嘻嘻哈哈的王胖子猛地神色一变,伸手摸向后腰。

    傅余年一把摁住了他的手,这是在学校,又不是街头干架,拿出家伙,那就是凶器了,影响不好。

    傅余年年纪轻轻,已经是一省地下势力的无冕之王,当之无愧的大哥,早就超出魏南寿这种徐子太多档次了。

    即使面对魏南寿的冷嘲热讽,也不愿意和他争辩什么,他说过,自己不愿意和小弟说话,也不愿意和一个小弟一般见识,那样只会降低降低他的身价,拉低他的智商。

    不过被人当众揪住领口,出言警告,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的。

    等到军训结束的时候,他的大周天气海之内的天龙跃跃欲出,破境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看来是需要一个契机了。

    就在军训结束那天晚上,王胖子和魏南寿又发生了一点不愉快。

    王胖子晚上躺在床上,既打呼噜又放屁,呼呼一声,噗哧一声,连成一串,再配上和弦,简直可以谱成一曲交响乐。

    第二天起来,魏南寿说话难听,再次出言警告。

    王胖子一点都不在乎,当成了耳旁风。

    军训完毕的当天晚上,整个班级的人都聚在了一起,商议来一个男女生宿舍联谊,相互熟识一下。

    魏南寿在班级中人气很高,振臂一呼,“今晚来自五湖四海,聚在一起就是缘分,我提议大家先吃饭,然后去酒吧喝一杯。”

    “哈哈,魏少,又让你破费了,多不好意思啊······”王胖子有点猥琐,站在人群中,大声喊道。

    魏南寿站在台面上,心里恨得一阵牙痒痒,这个死胖子,没事起什么哄啊,三十多人吃顿饭,随随便便两三千了。

    这尼玛是想坑老子啊。

    胖子一喊,班上其他人也都热闹了起来,“魏少牛·逼······”

    魏南寿只好爽朗的拍着胸脯,“不差钱,我请客。”

    班上众人“轰”的一下炸开了锅,有人惊愕,有人惊喜,有人欢呼,有人不屑。

    “好啊,魏少请客吃饭!”

    “魏少,你家是做什么的,好有钱啊!”

    “魏少在大学城这一块儿,那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白落梅带着宿舍的几个妹子,热热闹闹的,她撇着嘴巴,“我知道有一家饭店,环境好,服务号,菜也很好吃。”

    旁边一个女生赶紧接嘴,自告奋勇的道:“我也去过那儿,真的挺不错的,咱们就去哪儿吧,我带路”

    “魏少,可以吗?”白落梅表现出一幅十分期待,又可爱兮兮的表情,实在很难让人拒绝。

    魏南寿很绅士的伸出手,“我听几位漂亮女士的。”

    “哇哦,魏少不但大方,而且还这么有风度,不知道谁有幸能做你女朋友呢。”那个女生笑嘻嘻的。

    半个小时后,众人到了大学城旁边明德大饭店。

    白落梅有意无意的带着众人,和傅余年几个人走在一起,她说道:“这儿菜品不错,就是贼贵。”

    “有人请客,好好吃就对了。”

    “对啊对啊。”

    “魏少那么大方,大概不差这点钱吧。”

    “你们说什么呢?”魏南寿在问道。

    “我们几个姐妹在讨论,你是哪个大家族出身的少爷,还是跟着一个慷慨的社团大哥,不但绅士,而且优雅。”

    “哪里哪里。”魏南寿谦虚道。

    三十多人,坐了三桌,魏南寿的目标是白落梅,自然要趁机亲近一些,顺势坐在了傅余年这一桌上。

    “各位需要点什么呢?”一个服务员站在一旁问道。

    “把你们的菜单拿来。”虽然此时魏南寿的心在滴血,但既然已经来了,就得把面子给足了。

    魏南寿表情一片淡然,像个富家公子哥一样,拿起菜单开始点菜,时不时评头论足,征求一下白落梅的意见。

    菜单交到几个女生手上。

    长发女生笑嘻嘻的,“我喜欢婚宴菜品,那就点一个养身虫草炖老鸭,芝士焗波龙意面,葱姜蟹块粉丝煲。”

    “太子皇炒饭,绿咖喱明虾,谢谢。”

    “我喜欢名字比较有情趣的菜品,那我就点一个芝士肉碎焗大连鲍。”

    菜单交到白落梅手上,知道众人不约而同的宰这个冤大头,心底还是有些不忍,“这个,够了吧,点太多了也吃不了。”

    魏南寿心疼得厉害,伸手摸了摸钱包里面的银行卡,反正已经这样了,总不能中途掉链子吧。

    而且女神就在身边,要保持绅士风度,尽管笑容有点牵强,带着些许肉疼,“没事的,点你喜欢吃的吧。”

    “三文鱼拼北极贝,希宁鱼籽拼金枪鱼,冰镇基围虾。”白落梅点完餐,有些可爱的把菜单递给了傅余年。

    魏南寿脸上一阵冷。

    王胖子大大咧咧的,接过来菜单,“哎呀,没有酒水,那就什么干红、白酒、白酒、各式饮料的都来点。”

    点单完毕,魏南寿粗略估计了一下,这一顿下来,不下五万块。

    其他两桌上加起来,都没有他们这一桌子贵。

    他心里滴滴答答的流血,十分气愤,隐隐感觉有点被坑了,好像大家商量好了一样,难道这个时候掀桌子走人?

    算了吧,太没有风度了。

    最关键的是,白落梅就在身边,肉疼一次也没关系,吃完饭去酒吧喝酒的时候,大家aa就可以了。

    不过他越看傅余年和胖子越不顺眼,就越想把这两人拉出去吊打一顿。

    一见白落梅和傅余年谈笑风生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出来。

    王胖子故意恶心魏南寿,什么魏少好有钱啊,一定是大户人家出身,挥金如土啊,出身不凡,必定是地主家的孩子之类的话。

    在外人听起来是夸赞,落在魏南寿耳朵里,那就是赤·裸裸的讽刺。

    转眼间菜就已经上来了。

    这些菜贵是贵了点,但味道还真是不错,至少傅余年王胖子吃的又爽又快,白落梅吃的矜持一点儿,其他人都是大快朵颐。

    “乡巴佬。”鞠花藤一边夹菜,一边有些鄙视的道。

    魏南寿心里真难受,想着怎么能让傅余年出丑,见酒水上来,阴阴的冷笑起来,有些不怀好意的笑着,拿着酒瓶子帮傅余年倒酒:“小生,你成绩那么好,却跑到这座小庙来了,一定是追女生来的,对不对?真汉子也!”

    魏南寿也想趁着喝酒,从傅余年嘴巴里套出点话来。

    白落梅也放下了筷子,侧颜听着。

    因为军训那天,白落梅亲自给傅余年送茶水,他就看出来这两人关系不一般,难道是旧相识?

    他一边说着客气话,就把傅余年的酒杯倒满了,然后端了起来客客气气送到他跟前,酒杯满满当当的白酒,都快要溢出来了。

    傅余年自然也看出来,魏南寿想让他酒后失态的险恶用心。

    魏南寿假惺惺的笑着,有点小得意。

    傅余年豪爽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听说稷下多美女,我和胖子都是慕名而来啊。”

    “是吗?你可真有意思。”魏南寿继续倒酒。

    傅余年心里冷笑,既然你要作死,那就别怪我补上一刀,随即他翻开六个酒杯,拿起酒瓶子“咣咣咣”倒满了六杯,每一杯差不多一两白酒。

    傅余年举起酒杯,喝白开水一般将烈酒倒进了喉咙,冲着魏南寿一亮杯底,“咱哥俩先走三个,我先干为敬。”

    什么意思,反客为主了?

    这尼玛。

    魏南寿心里强忍着,谁和你是哥俩啊,不过他已经是骑虎难下,这个时候不喝酒,那就真是把脸面丢到姥姥家的厕所了。

    他也端起酒杯干了,一口一杯,三杯三两,那感觉真叫一个刺激,魏南寿只觉得胃里一阵热辣滚烫,像火山喷发之后的熔岩一样,很不舒服,三杯酒下去,他就剧烈咳嗽起来。

    傅余年再倒满六杯,“魏少,我再干三个,你随意哈,不行了让别人带你喝一个,我们不会笑话你的。”

    魏南寿心里那个气啊,真是不知道眼前这个王八犊子酒量这么好,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不过都是要脸的人,这种诚哪能甘居人后,况且还有心仪的女神看着呢,他咬着牙又灌下三杯,腹中暖流滚烫。

    魏南寿以为自己是个酒漏子,却没想到遇到了一尊酒中仙。

    两人连走了三轮,九杯下肚,将近一斤烈度白酒,而且是这么猛的喝法,魏南寿脑袋晕乎乎的,站起来脚步打晃,说话舌头都大了:“你们吃着喝着,我去厕所舔一口先······”

    他本来是要说‘我去厕所缓一口’,却说诚了舔一口,周围众人哄然大笑。

    过了好一会儿,魏南寿尽管走路还是有点顺拐,但大体缓了过来,众人又吃了一个多小时,才结账出门。

    魏南寿死死盯着五万六的账单呆了十多秒,忍痛付账。

    他已经缓过了酒劲儿,心中是越想越气愤,两三次想要找傅余年的麻烦,都被他反击了回来。

    自己是赔了钱财,还没有白落梅说上几句话,越想越恨,暗暗下了决定,不管怎么样,今晚一定要收拾一下这小子,让他以后不敢靠近白落梅,也不敢在自己面前尥蹶子。

    说了算,定了干!

    魏南寿招呼众人,突然说:“时间还早,回去了也是休息,不如咱们去酒吧玩会儿吧?”那些女生巴不得立刻就走、现在就走。

    魏南寿又看向白落梅:“怎么样?”

    白落梅说:“我随意啊。”

    魏南寿一副气鼓鼓的模样,

    出了餐厅,各自打车,魏南寿便说:“咱们在贵妃酒吧见。”

    傅余年和王胖子一听这名字,会心的笑了一下,

    魏南寿瞧见了,说:“你笑什么,你去过贵妃酒吧?”

    “听说过,没见过。”傅余年笑着道。

    王胖子顺嘴道,“大象草骆驼。”

    魏南寿说:“就知道你也没去过,今天晚上就带你见见世面。”说完,他先上了车,一骑绝尘而去。

    车子一路疾驰。

    傅余年一想到魏南寿要去贵妃酒吧,就觉得莫名的好笑,这小子为了找回场子,还不知道要使出什么手段呢。

    在场的众人,除了王胖子之外,没有人只当贵妃酒吧属于天启社,变相来说也是属于傅余年的。

    白落梅见她兴致很高,“你笑什么?”

    “我们都是乡下人,没去过酒吧,正激动呢。”傅余年今天心情不错。

    白落梅哼了一声:“酒吧迪吧摇吧,能是什么好地方?乌烟瘴气,除了炫富就是乱糟糟的事情。”?

    到了贵妃酒吧,魏南寿身边簇拥着班上二十多人,都在等他们。

    魏南寿过来,笑脸春风,伸手拉住了白落梅的胳膊,“小白,走,我带你进去,哈哈,喝一杯。”

    “好啊。”白落梅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不经意的移开了胳膊,魏南寿抓了一个空。

    他的胳膊垂在半空,特别的尴尬,那一瞬间怒火大盛,露出杀人的眼神,只不过却转瞬即逝,其他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魏南寿笑呵呵的收回手,拍了拍掌,“走吧。”

    几个人并排进去,跨入门口之后,音乐就嘈杂了,魏南寿故意挤到傅余年这边,对着他冷笑,“小子,别不知好歹,我已经让鞠花藤叫人了,打手一会儿就到,你要试识趣,以后在我面前恭恭敬敬的,别和我抢白落梅,我就不收拾你,怎么样?”

    魏南寿终于露出獠牙了。

    “那······那你别打我了,我进去喝一杯就走,你看怎么样?”傅余年故意调戏他,露出胆怯的神色。

    魏南寿咬了咬牙,举起拳头在他眼前晃了晃,“好,喝一杯,立马滚蛋。还有,带上那个死胖子。”

    “好。”傅余年点头。

    魏南寿走了两步,回过头来,恶狠狠的道:“自己结账。”

    扑哧!

    傅余年差点晕倒,看来这小子口袋里没有多少钱了。

    鞠花藤露出警告的眼神,故意让傅余年听见,“老大,我已经打电话了,那几个打手随时就来,一定把这小子打的跪在你面前叫爸爸。”

    魏南寿扭了扭脖子,“妈的,两个乡巴佬,稍微一吓唬就怂了。”

    胖子笑呵呵的给吧台的妹子说段子。

    傅余年转身望着魏南寿的背影,猎物上钩,冷笑一声,“妈的,今天是你先作死,可别怪我宰你了。”

    他叫过来一个服务生,“把你们老板叫来。”

    那个服务生面带警惕,背后握住了拳头,看了看周围的状况,“你是谁?找我们老板什么事?”

    “你叫他来就是了。”傅余年春风满脸,一脸的乌无害。

    那服务生吸了一口气,“我怎么看你有点眼熟啊?”

    “你是白袍?”

    服务生退后一步,双手握拳,“你是谁?”

    “傅余年,不要紧张。”傅余年随口一提,果然是白袍的人员。

    白袍的小弟们警惕性真不错,他默默为苏长安点了八十二个赞,剩下的以六六六的形式送出去。

    “天启社团,老大,傅余年?”那个服务生面露惊讶,有些不可思议的道。

    傅余年伸手一指,“你看那个猥琐的胖子,就是地坤堂堂主。”

    服务生侧过脸一瞧。

    傅余年温文尔雅,态度一直很好,“现在可以去叫你们老大了吧?”

    服务生脸上一喜,“年哥,你稍等。”

    贵妃酒吧门口,站这几个女孩,有些是兼职,有些则是小喵喵手底下的女孩,穿着打扮都很漂亮,负责招揽客人、搞热气氛等等。

    不一会儿,苏长安走了出来,看来他在稷下省干得不错,尤其是手底下的小弟,精明而又警惕,确实花了不少心思。

    “年哥,你来了,晚饭吃了没?咱们去办公室聊。”?苏长安惊喜的说道。

    傅余年笑呵呵的说吃了,然后夸赞了一声,“手底下兄弟都很警惕,也很精明,你辛苦了。”

    苏长安脸上一愣,心里很高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年哥。”

    “回去封个大红包。”他道。

    天启社团的奖励,都是由高八斗和李三钱特意制定的,这种奖励可不只是口头奖励,而是实打实的大红包。

    苏长安转身,踢了那服务生一脚,“妈的,还不快谢谢年哥。”

    “谢谢年哥。”

    “是不是最近有什么事情?”傅余年从刚才到现在,已经察觉到不到四五个双警惕的眼神。

    苏长安舔了舔嘴唇,“年哥,最近四合堂的一个分堂主经常带着一个女人来咱们这儿喝酒。”

    “你继续说。”傅余年道。

    “这个女人,就是四合堂堂主的老婆,所以我在想,能有什么办法渗透进四合堂内部,为将来年哥在稷下省的扩张打开一个小缺口。”苏长安说出自己的想法。

    王胖子耳朵尖,一听到这个,两眼放光,顿时来了兴趣,“妈的,小弟勾引嫂子,这是要三刀六洞的啊。”

    “出息?!”苏长安鄙视了这个猥琐的胖子一眼。

    傅余年也跟着鄙视王胖子,之后才道:“有什么具体的计划?”

    “拍录像,威胁他,让他做内应。”苏长安眼前闪过一抹寒光。

    傅余年仔细思虑了一会儿,觉得这个办法可行,于是道:“一步一来,尽量要做的巧妙一些。”

    苏长安点头,忽然道:“年哥,你今晚过来是?”

    傅余年在苏长安耳边吩咐了几句。

    “放心吧,年哥,我们最喜欢这种冤大头了。”苏长安会心一笑,让手底下的小弟去安排。

    酒吧播放着有些忧伤的蓝调布鲁斯,不过气氛一如往常的热闹,尤其是在军训结束后,大家都需要喝一杯缓解一下身心。

    最近的贵妃酒吧,更是夜夜爆满。

    “你别找了,那个乡巴佬说自己临时有事,回去了。”魏南寿一手放在白落梅的肩膀后面,却没敢勾搭上去。

    白落梅好像有点失落。

    陈连胜大大咧咧的和王胖子走了过去,施施然坐在沙发上,“刚才取洗手间迷路了,哈哈,来迟了。

    魏南寿瞬间坐起,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可抑制的怒火,嘴巴动了动,好像在说小子你他·妈的竟敢耍我。

    “我们就喝一杯,魏少不会介意吧?”王胖子已经灌下去小半瓶黑方了。

    魏南寿脸颊上的肌肉不由自治的颤抖了好几下,只能做出笑呵呵的样子,放下了翘起的二郎腿,“不介意,都是室友同学嘛。”

    这时候,傅余年才看向桌子,上面摆着一些小果盘和骰子,一些红茶绿茶,还有几瓶轩尼诗和芝华士,这些酒就价值上千元了。

    唯一的一瓶黑方,已经被王胖子吹了。

    不得不说,魏南寿为了泡妞,确实很舍得花钱,看来真是下了血本了。

    魏南寿给了鞠花藤一个眼神。

    鞠花藤站起身,“哈哈,你们喝,我去一趟洗手间。”

    傅余年门儿清,这小子是打电话叫人了。

    魏南寿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在白落梅面前扮绅士,往各个酒杯倒满了酒水,“来,咱们喝一杯,友谊长久哈。”

    几人举起酒杯碰了一下,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

    魏南寿朝着傅余年投来一丝鄙视的神色。

    傅余年一边欣赏音乐,一边思考苏长安刚才说的话,完全忽视了魏南寿。?

    这个时候,走过来好几个妹子,兔女郎装扮,娇滴滴的,“哎呦,这不是魏大少嘛,您来了,好久不见啊。”

    “呵呵,最近有点忙。”魏南寿目光扫过班上众人,在白落梅面前终于有了点炫耀的资本,仿佛是在说,你看哥,在这一片也算是有头有脸的。

    这些女孩子最喜欢串场子,活跃气氛,陪你聊天玩游戏,喝酒讲段子,要啥啥都有,干啥啥都会。

    不得不佩服,孙喵喵调教这些女孩子,真的是有一套,江南省大大小小的场子,里面的妹子八分之八十的都是她手底下的姐妹。

    贵妃酒吧里面的暖场音乐换了,想起了劲爆的电音曲子,在酒精灯光美女的刺激下,整座酒吧的客人都跟着嗨了。

    魏南寿笑呵呵的,“再来点酒水,咱们今晚不醉不归哈。”

    “哎呀,这都是什么酒啊,一瓶多少钱啊?我要街边摆摊买小裤裤的话,一个月都挣不回来吧。”王胖子特别单纯,衣脸上一副三炮进城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