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88章 不屑
    ,!

    魏南寿有些不屑。

    鞠花藤鄙视了一会儿,鼻孔里哼出一声,“真是乡巴佬,这一瓶的酒水,够你一个月的生活费的。”

    仿佛事先演练好的一样,那群女孩子叽叽喳喳的围在魏南寿的周围,“哎呦,这点钱对于我们魏少来说,那是九牛一毛。”

    “那当然了,魏少的牛牛,一根毛都比这个厉害多了。”

    “魏少年轻有为,是我们就把的大金主。”反正怎么好听怎么说,给足了魏南寿面子,这些女孩子恭维人那叫一个心里舒坦。

    魏南寿觉得倍儿有面子,“谦虚,谦虚,哈哈!”

    傅余年也觉得有意思,于是很土炮的问道:“那······咱们酒吧还有比这更贵的酒水吗?”

    一个女孩子心领神会,说:“有啊!百龄坛三十年,皇家礼炮,最适合魏少这种意气风发的青年才俊。”

    “哎呦,魏少,能让我们沾沾你的光嘛?我们也想尝一口。”胖子的表情像个小迷妹,憨憨的,有呆萌。

    其他女生也跟着起哄,叽叽喳喳地说:“这些东西对于魏少来说,那都是小菜一碟,我们经常见他喝这个呢。”

    魏南寿被吹上了天,有点下不来了,脸上尴尬,但故作慷慨,招了招手,“服务生,一瓶皇家礼炮。”

    傅余年继续神助攻,“一瓶不够吧?我的酒量,就能喝半瓶,再说了,全班三十多人,一人舔一口,都没了。”

    几个女孩子继续起哄,“是啊是啊,难得来一趟,魏少大方一点嘛。”

    “钱嘛,纸嘛,花嘛。”

    “酒嘛,水嘛,喝嘛。”

    这些女孩子都是推销和恭维的老手,几句话就把魏南寿吹上了天,有些飘飘然的,“服务生,再来一瓶皇家礼炮,一瓶百龄坛。”

    “魏少阔气。”

    这些女孩子今晚从魏南寿身上,至少能够挣到三千块钱的提成。

    王胖子一点都不客气,大果盘吃着,酒水喝着,还和边上的妹子聊得火热,荤素段子一起飞。

    魏南寿想借机和白落梅聊上几句,可没想人家几乎不搭理他。

    几个女神站起来,在魏南寿面前走马观花一样的奉承她,然后给她倒酒,尤其那俯身下来的时候,头上的兔头毛茸茸的正好蹭到魏南寿的脸上,真叫一个刺激。

    魏南寿眼睛睁的大大的,脑袋随着兔女郎身体的起伏一高一低的,假装正经,其实猥琐的样子很搞笑。

    魏南寿终于逮着机会,“小白,来,我敬你一杯。”

    白落梅不冷不热,只好端起酒杯。

    “魏少,有了新欢就忘了我们了啊。”

    “魏少,来嘛,玩游戏嘛。”

    就在这时候,傅余年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一看,给胖子使了个眼色,说了一声,“我去趟洗手间啊,你么喝。”

    魏南寿巴不得他赶紧滚蛋呢。

    王胖子也跟着起身。

    傅余年和王胖子一前一后跟着到了二楼的包厢。

    苏长安一脸着急,“年哥,那个分堂主出事了。”

    “怎么回事?”傅余年道。

    苏长安打开了贵宾包厢的门。

    包厢中蹲着一个女人,身体颤抖,见到他们三人,她显得更加的惊慌失措,原本雪白姣好的面容一瞬间苍白,浑身颤抖。

    ?因为她整个身躯下蹲的缘故,她穿着的护士装可以说是整个的紧绷了起来,撅起的臀部轮廓十分明显,那包裹着的圆润的是完全的显现了出来。

    刚才透过白圆圆身上那件被撑得紧紧的白衬衫钮扣之间的缝隙,王胖子可以清楚的看到,成熟少·妇的白衬衣里,迷人的风景一片。

    王胖子呆呆一笑,干咽口水。

    苏长安却皱了皱眉,“女士,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这间酒吧的老板,请问发生了什么事?”

    女人脸上恢复了一点血色,手指颤巍巍指向沙发上的男人,但依旧颤抖着声音道:“中风了,有医生吗,快······快救命啊。”

    三人这才注意到,包厢内充满着一股***的腻味。

    傅余年手指一点卧蚕眉青年额头,立刻便知道,此人不是什么中风,而是因为办事的时候血气上涌,再加上原本体内小周天的气机不稳,所以才导致骤然昏迷。

    傅余年气机贯注于掌心,猛然拍击在男子的头顶,一股阳刚之气透入体内。

    卧蚕眉身躯随之一震,如梦初醒般睁开了双眼,当他看清眼前竟然是一个年轻人,眼神一凛,道:“你是谁?”

    忽然之间,傅余年体内那一条天龙,游走全身,极为焦躁。

    傅余年暗暗皱眉,一向温顺的天龙为何会突然暴躁起来,难道是感受到什么危险,与此同时,一道寒光,刺向傅余年的脖颈。

    呼!

    卧蚕眉男子这一击安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傅余年瞬时脸色苍白,汗毛倒竖,背后发冷,本能的脑袋一偏,同时拳罡凝聚,一拳砸在那一柄细长的寒光刀锋之上。

    王胖子手握匕首,眼中充斥着愤怒,尤其是他额头前侧的头发竖起,像极了一头暴怒的狮子。

    当啷!

    傅余年出于本能的一拳,将那一道刀锋击碎。

    这一瞬间,傅余年把心提到嗓子眼儿上来,浑身紧张得就像拉满了弓的弦一样。

    卧蚕眉男子也是倒吸一口凉气,吓得面色如土,舌头打住了,声音也窒息,他没想到傅余年的反应会这么快,而且从刚才那一拳之力来看,实力超群。

    卧蚕眉男子猛地反应过来,身体如崩弓,滑出包厢大门,像一只饿虎一样飙射出去,窜进了酒吧的人群中。

    所有这一切,都在一瞬间瞬间。

    苏长安虎目大睁,刚才那惊魂一瞬间,心像被老虎钳子钳住,嘶吼道:“妈的,恩将仇报,要是被我抓住他,一定要弄死他。”

    这个时候,那丰满护士装女人停止了抽泣,站了起来,防贼似的距离三人站远了一些,斜着媚眼,试探性的问道:“你们知道四合堂吗?认识鳌子铭吗?”

    三个人早就清楚这两人的底细,只不过缺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

    王胖子一脸的憨实,摇了摇头,

    “记住了,千万不要多嘴,否则你们会很危险。”护士装丰满女子表情高傲,轻声拍了拍胸口,恢复了高冷的姿势,转过身快步离开包厢。

    苏长安缓过神来,“年哥,我怎么觉得这事儿处处透露着诡异。”

    不过傅余年却对这个女人另眼相看。

    从刚开始的手足无措到刚才的盛气凌人,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这样的女人的心机,才最可怕。

    不过她做的很愚蠢的一点,就是出言警告三人。

    虽然抬出了四合堂的名声压人,但也同时把自己的来路爆料了一个干干净净,现代版的此地无银三百两,活生生在三人面前上演。

    傅余年倒是笑了,浑身轻松了下来,刚才的变故让他意识到,自己体内的天龙,对于潜在危险的气息又有了一个强大的感应。

    他伸了伸懒腰,脸上的神情有些玩味,“这是一座很有意思的城市呢。”

    苏长安叹了一口气,“看来抓把柄的事情,是做不了了。”

    “条条大路通罗马,不过是换一条路走而已。四合堂,我是吃定了。”傅余年眼神坚毅,握紧了拳头。

    临下楼的时候,傅余年随口问道:“那个魏南寿是什么来历?”

    “四合堂有三个分堂主,刚才的阮大将、狂三拳还有魏大洲,你说的那个胃难受就是魏大洲的儿子。”苏长安对大学城周围的人事,都门儿清。

    傅余年点点头,做到心中有数。

    傅余年下楼的时候,发现白落梅就在楼梯口张望,眉眼之间,有些焦虑,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咳!

    白落梅反应过来,微微有些惊慌,“你······没事吧?”

    “没事啊。”傅余年洒然一笑,随即问道:“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白落梅眉头舒展,避开了傅余年的眼光,“你猜。”

    “哈哈,我有个朋友情况跟他一样段子老是让人猜,去年走的,走之前她老婆跟人跑了,并且带走了他的全部资产,没几天他人就疯了吃了半个月垃圾食物中毒而死的。”

    “死的时候并不安祥,尸体在太平间里抽搐了三天,火化的时候烧得滋滋响,烧的时候他还嚎叫,烧了几分钟头都被炸飞了,烟可浓了,臭味充满了整个火化场,烧完出来灵车就翻了,骨灰撒了一地,还被风吹走不少。刚下葬没几天坟就被盗了,连骨灰盒都打烂了。里面还有一滩翔。”

    白落梅吐了吐舌头,在他胸前轻锤了一拳,“讨厌,你骂我。”

    “段子而已啦。”傅余年哈哈一笑。

    魏南寿虽然玩的开心,但还是注意着白落梅的一举一动,忽然瞥见两人暧昧的举动,顿时火冒三丈。

    “妈的,小子,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你脸,是你不要脸的。老子的女人你也敢追,今天不打你揍成猪头,我就不姓魏。”魏南寿砸了一下桌子。

    鞠花藤阴了阴脸,“魏少,叫人吧。”

    魏南寿灌了一口酒,一脸的凶相,点了点头。

    这一幕自然被傅余年注意到了,只不过他没怎么在意,这是在自家地盘上,用不着担心什么。

    何况,他已经清楚了魏南寿的底细,不过是个分堂主的儿子,就算认识几个社会朋友,又能是什么大鱼大虾呢?

    再说鞠花藤。

    这个狗腿子也真够敬业的,他走进了洗手间,给人打电话:“哎呦,四哥,是我啊,鞠花藤,不是,我菊花不疼,我是鞠花藤。是这样的,带你们的人过来,收拾一个人,就一个狗学生,打一顿就得了。”

    “什么?一万?开玩笑呢吧,四哥!叫几个小弟过来就能摆平了,直接要一万,有点黑了吧?”

    啪!

    鞠花藤正专心致志的打电话,却没注意身后站着五六个大汉,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第二个电话还没拨出去,他就被人一脚踹倒在了地板上。

    地板刚刚拖过,滑溜溜的,鞠花藤整个人飞了出去。

    他被撞的脑袋晕乎乎的,站起身瞧一瞧衣服上的水渍,眉头一皱,有些不悦的道:“兄弟,你们是谁?”

    “打你的人。”

    “你们是干什么的?”鞠花藤厉声道。

    几个大汉猛冲过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然后抓着他到了洗漱台,灌了好几口冷水,软踏踏的趴在地上,人事不省了。

    傅余年这边已经收到了消息。

    王胖子故意问道:“魏少,菊花疼呢?会不会是买痔疮药去了。”

    “他菊花不疼。”魏南寿提高了语调。

    王胖子笑哈哈的,他一个人就把一瓶皇家礼炮给喝完了,也不知道他今晚的酒量怎么这么好。

    胖子嘿嘿笑着,“我知道,他菊花不疼,他是胃难受。”

    “我不难受。”魏南寿气得发抖。

    傅余年故意刺激他,“魏少,是不是再来点酒,这都不够喝了。”

    魏南寿点上一支烟,吞云吐雾的,脸色黑了下来,“喝,还喝个屁啊,闪开,我要去尿尿。”

    他生了气,连这种话都飚出来了。

    班上那些男生还以为魏南寿有点喝醉了,哈哈大笑。

    魏南寿到了厕所,见鞠花藤趴在地上萎靡不振,叫了两声,“菊花,菊花,你起来啊,给老子起来。”

    鞠花藤被人揍的不轻,酒精麻醉加上被人暴打,浑身难受,哪还有站起来的力气?

    啪!

    魏南寿踹了鞠花藤一脚,“妈的,这点事都办不好,真是个废物。”

    他拿出电话,“三拳哥,帮我揍一个人。”

    “你小子啊,社团现在乌烟瘴气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有心情叫我摆平那些小鱼小虾的,真的是······”电话里面的声音传出来。

    魏南寿嘿嘿一笑,“三拳哥,你一出马,一句话的事情。”

    “好吧。”

    魏南寿挂了电话,走出洗手间,脸上有点嘚瑟,瞧着傅余年的样子,更加的开心了,“大家喝的怎么样了,撤了吧,时间不早了。”

    他说完话,故意落在后头,拉住了傅余年,“小子,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李白落梅远一点。”

    “是她黏着我的。”傅余年嘟了嘟嘴。

    魏南寿抖了抖腿,“小子,要不是你勾引他,他会黏着你?你也不看看自个儿的样子,村炮乡巴佬。看你穿的那衣服,还是上世纪的垃圾货吧。”

    自从他上次参加了庐家的家宴之后,就定做了好几十套这种亚麻立领的灰色黑色唐装,他喜欢这种稳重简洁的服饰。

    以前在山上的时候,天天见老焉头穿,刚开始觉得单调,后来潜移默化的影响中,他也喜欢上了这种穿衣风格。

    “老古董也是好东西。”傅余年对他的怒火和警告不以为然,依旧保持着淡淡的笑容,从容有礼。

    魏南寿在它面前,就像一只发情期的猴子,上蹿下跳的,却找不到发泄的对象。

    他竖起了大拇指,“傅余年,你牛,待会儿我看你还怎么装·逼。”说完,率先走出u贵妃酒吧。

    一起吃饭的班上学生,也发觉了不对劲,只不过魏南寿一向强势,喜欢以势压人,也没有人上前劝架,为傅余年出一口气。

    白落梅看出来情况不对劲,“凉生,他们是不是找你的?”

    傅余年点点头:“管他呢。”

    这些人满满当当,堵在了酒吧门口,来往的人他们都要瞧一眼,黑压压的站着二十多个人,一个个瞅着来往的漂亮姑娘,有些起哄吹口哨,蹲着抽烟的,说话聊天的,密密麻麻一片。

    班上其他男生看到这阵势,都有些懵了。

    那些女生也是一脸的惊讶,不断拨打着手机,似乎想急于脱身。

    这时候,魏南寿重新点上一支烟,和那些人站在一起,笑嘻嘻的盯着傅余年,然后大声道:“傅余年,放开白落梅,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白落梅吐了吐舌头,“你有麻烦了。”

    傅余年很奇怪,白落梅见到这样的阵势也不害怕,他露出两排白牙笑了起来:“小鱼小虾而已,一口口水就能冲走。”

    傅余年松开手。

    白落梅傲然挺胸,一步没动。

    傅余年笑了笑,“你不怕啊?”

    “怕什么,这不有你呢嘛。”白落梅人如其名,淡香不显,落落大方。

    这时候,一个小光头瞪着眼睛,伸出拳头指着傅余年,“姓陈的小子,说你呢,你俩说够了没有?”

    傅余年虎目一抬。

    那一种虎啸山林的气势,顿时让人心头一颤,小光头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也被这一种王者睥睨的气势给震慑住了。

    他咽了口唾沫。

    魏南寿见他少些畏畏缩缩,“你怎么了?”

    小光头回身一瞧,身后站着二十多个兄弟,怕个毛线啊。

    傅余年不顾别人惊诧的眼光,大步向前,指着小光头和魏南寿说道:“你们是排好队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啊?”

    他主动挑衅,这股嚣张的劲,还真是没谁了。

    傅余年就一个人,凭借一股居高临下的霸道气势,却把小光头魏南寿这边给生生压下来了。

    魏南寿一脚踩灭烟头,“妈的,揍他。”

    “兄弟们,上啊,打完收工,魏少请客。”小光头竖起了棒球棍。

    就在此时,嘈杂的街上传来了一声大喝,“住手!”

    那些徐子有些不爽,一眼看过去,忽然个个都停下了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此前与傅余年两天遇两次的狂三拳。

    “三拳哥!”

    那些混子见狂三拳过来,一个个恭恭敬敬的,身体站得笔直,看得出来,狂三拳年纪不大,但在这徐子的眼中,威望还是挺高的。

    只是让傅余年纳闷的是,这样一个分堂堂主,怎么会干碰瓷抢劫这样下三滥的事情呢,完全不符合他的身份地位啊。

    狂三拳点上一支烟,穿过徐子的阵营,走了过来,抬头一瞧傅余年,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还真是缘分啊,又是你。”

    “是啊。”傅余年笑了笑。

    狂三拳转过身,“没事吧?”

    小光头摸了摸脑袋,有些懵逼,没反应过来,“三拳哥,我们能有啥事啊?”

    “南寿,你呢?”

    “我没事啊,三拳哥。”魏南寿也有没转不过弯来。

    “辛亏我过来了,不然你们都得躺在这儿。”狂三拳对傅余年的影响太深刻了,经过前面两次接触,他知道后者不是普通的人物。

    要么出身豪门财阀,要么就是有某些大佬做背景的,这样一个年轻人,想要动他,就得有崩了门牙的准备。

    而且傅余年的武道实力,周身三丈之内取人头,不过是出口气的事情。

    狂三拳对傅余年没什么敌意,走上前来,递过去一支烟,“我看你也出身不凡,怎么跟他们一般见识?”

    “闹着玩的。”傅余年点上烟,笑了笑。

    魏南寿彻底懵了,自己叫过来坐镇主场的大佬,怎么和傅余年还聊上了,“三······三拳哥,怎么回事啊?”

    “嗨!认识呗。”

    狂三拳吐了一个烟圈,“还记不记得,前几天跟你说起的那个猛人,一巴掌能把人拍飞,三米之外一道罡气,能把碗口大的风景树击断的那个,就是傅余年啊。”

    尼玛!

    魏南寿口型,像是说出了这两字,但却没有出声,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尼玛的,太玄幻了吧。”

    狂三拳笑了笑,“这叫做不打不相识。”

    小光头手里还提着棒球棍,“老大,那怎么办?”

    “怎么办?你想找死啊?我可以告诉你小子,你在他面前连一个回合都撑不下来。带上你的人,回家抠脚去。”狂三拳甩了甩手。

    小光头虽然不是狂三拳的直属小弟,但人家是分堂主的,自己只是一个打杂的烂仔,比不上人家的。

    小光头气鼓鼓的,虽然有些不服气,但还是收起了棒球棍。

    狂三拳拍了拍魏南寿的肩膀,“既然大家都认识,今晚的事就当是个玩笑,大家笑一笑,都忘了。”

    魏南寿撇了撇嘴,“不,我一定要教训这小子。”说完,自个儿走了。

    “咱们也算是认识了吧?”狂三拳一拍傅余年的肩膀,大气的道:“正好,我们老大想见你,跟我去一趟吧。”

    “见我做什么?”傅余年有些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