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95章 隐患
    ,!

    苏长安最早来到稷下省,对这一片已经相当熟悉,“年哥,放心吧,我早就在贵妃酒吧后面买了一个大院子,兄弟们都住在那儿,吃得好,睡得好。”

    “你们都越来越有一堂老大的风范了。”傅余年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众人一笑,“还是年哥领导的好。”

    “找个地方,庆祝一下。”傅余年吩咐开车的小兄弟,回过头来,“老唐,家里面怎么样?”

    马前卒点上一支烟,摘下带血的手套,“年哥,一切都好。砂土场、各个场子、公司都开始盈利了。”

    “老方特别猛,曾经一天扫平了省东部的四个县三个镇,那些乡巴佬全部都臣服在咱们的胯下。现在放眼整个江南省,几乎都是咱们的势力,或者是臣服天启的势力,只是,还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就是硬骨头,有点磕牙。”

    “年哥,你放心,一月之内,必定荡平那些王八蛋。”马前卒有激情有热血,他拍胸膛保证。

    傅余年摇了摇头。

    马前卒一皱眉,“年哥,你不相信我们一个月之内砸不烂那些硬骨头?”

    苏长安嘿嘿一笑,“年哥,你理解错了。”

    “什么意思?”马前卒还是有点不明白。

    “年哥的意思是,那些顽固的小帮派,放任一下就算了,没必要再耗费那么大的精力。而且如果我们完全统一了江南省的社团势力,那么天启距离奔溃也就不远了。”苏长安理解傅余年的良苦用心。

    马前卒也不是什么笨人,大局观良好的他,脑袋也聪明,苏长安这么一说,他也是一点就透。

    半天没说话的胖子哈哈一笑,“这就像古代走镖的和抢镖的,其实是一家人的道理一样。走镖的没有半路的劫匪,也就没生意了,相反劫匪抢的太厉害了,走镖的也就歇菜了。”

    “你他·妈的直接说唇齿相依,唇亡齿寒不就完了。”马前卒哈哈的道,踹了胖子一脚,“胖子,你变聪明了啊。”

    王胖子有些幽怨的瞪了他一眼,“人家本来就聪明。”

    “哦,对了,年哥,我们又一次抓了一个老大,找出了二十块金条。我本来想着大家评分了,结果被张经邦拿走了,洗白白了之后换成资金了。”马前卒拿出手机拍摄的照片给大家看。

    不一会儿,几个人便到了一家环境还不错的饭店。

    正聊的时候,苏凉七和房漫道也并排走了过来。

    “年哥,胖子,老八,老唐,哈哈。”两个人都笑呵呵的,看起来最近心情愉快,生活也不错。

    多添了两副碗筷。

    “年哥,家里一切都好,整个江南省,都在咱们的眼皮子底下,我也安排人手,不断向周围四个省份渗透。”苏凉七开口就是社团的事。

    胖子不到一分钟吞了一碗米饭,“球球,好好吃饭,你都瘦了。”

    苏凉七瞪大眼睛,“靠,胖子,谁是球球?”

    “你啊,苏凉七,小名就叫小丘,简称就是丘,谐音是球,不过这样叫起来不可爱,叠字才可爱,球球!”胖子一边大口吃菜,一边哈哈大笑,腮帮子像仓鼠。

    苏凉七也被胖子说的一愣一愣的,“你先吃,吃完了我给你打的吐出来。”

    傅余年转过头,笑呵呵的,“倒是小房,你胖了。”

    “胖了一圈了。”房漫道笑哈哈的,伸手摸了摸肚皮,“年哥,我这一个月,尽是陪人吃饭洗澡飙车玩乐了,一个月花了一百多万社团的资金。”

    “我还觉得你花的少了,记住了,你这一条线,就是草蛇灰线,伏笔千里。等到某一天用得着的时候,那就是一条巨长的绳,上面有无数的蚂蚱。光是这些绳上的蚂蚱,就足够保证我们的安全过冬,当然,这条绳也是一条索命的绳,谁要是敢不听我们的,我们就不会让他蹦跶。”傅余年说话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势陡然拔高,挥斥方遒,少年气势。

    房漫道摸着肚皮,“年哥,我明白。”

    “最近大家都辛苦了,等拿下了稷下省,甚至是帝国北方,我们所有人聚在一起,再好好庆祝。酒是粮**,越喝越年轻,哥几个,为了年轻,为了天启,干了!”傅余年举起酒杯,豪爽的说道。

    马前卒等人纷纷站起身,“年哥,干了。”

    傅余年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为了年轻,为了天启。”马前卒几个人说道,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行了,都坐下,酒水不贵,但求喝醉,喝!”傅余年笑呵呵的看着他们几个人,缓缓说道。

    这一顿酒,一直从下午,喝到晚上六点,但都没有醉,只是有些微醺而已。

    傅余年只是脸色有些泛红,没有一丝醉意,一直听着他们几个人胡诌乱侃着,心里很开心。

    苏长安走到傅余年身边,“年哥,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先去见见阮大将。”

    傅余年眯起眼睛,考虑了一会儿,“周围那些老虎有意勾结阮大将,还不是为了四合堂的地盘。现在他们知道鳌大哥没心思理会社团的事情,一定会趁机捣乱,强占地盘,重新划分势力。”

    苏长安点了点头,“我和老徐已经提前把堂口的人散出去了,一有风声,咱们肯定能提前收到消息。”

    “做的不错。”傅余年点头。

    傅余年几人走入地下室,一把将阮大将抓过来,有几个兄弟将他绑起来,绑在了地下室一处阴暗的房间。

    傅余年坐在了阮大将面前,“不说点什么吗?”

    “说你·妈。”阮大将撇过脸,不再理会傅余年。

    王胖子端起凳子,直接砸在阮大将身上,“妈的,别给脸不要脸,告诉你,落在我手上,我可以慢慢玩死你。”

    阮大将扬起了头颅,既骄傲又嘲讽,有些讥笑的回了一句,“你个死王胖子,老子当年混的时候,你还是个狗杂碎,呵呵!”

    傅余年说道:“动手吧。”

    五六个兄弟们便上前对着阮大将拳打脚踢起来。

    阮大将趴在地上,双手捂着脑袋,一个字都不说,

    他的这样子,还真是有点宁死不屈的架势。

    傅余年一摆手,那几个兄弟便停了手。

    傅余年问道:“你肯说实话了吗?”

    ?阮大将趴在地上,喘着气说:“呵呵,傅余年,我看你能蹦跶到什么时候,老子告诉你们一群傻·逼,你们嚣张不了几天了。四合堂周围那些老大,到时候把你们全灭了,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王胖子抢着一扬手:“继续给我打。”

    五六个人一起对阮大将拳打脚踢,反过来覆过去的胖揍,但这小子就是不开口。

    “有什么就说吧,你好歹曾经是四合堂的分堂主,我不想让你这么难堪。”又打了一会儿,阮大将的口鼻都冒出血来。

    阮大将依旧一言不发。

    站在一边的苏长安咬了咬牙,然后说道:“给我拿把刀。”

    ?苏长安接过短刀,刀锋闪现,寒芒阴冷,离近了就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

    阮大将躺在地上,看着傅余年有气无力地说:“你要干嘛?”

    苏长安冷笑着,蹲下来,说道:“你不说话,那我只能宰了你了。”

    他手起刀落,将阮大将方知有的大拇指剁了下来,鲜血登时喷了出来,断指跌落在一边,阮大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地下室里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你说不说实话?”苏长安手中冰冷的刀锋,慢慢滑过阮大将的手心手背,一边说,一边把阮大将的剩下四根手指摊开、展开、铺平,方便再剁。

    ?“傅余年,你不能这样,我······”阮大将疼得要打滚。

    ?十指连心,这样的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

    苏长安咬了咬牙,心平气和,脸上含着笑,再一次提刀,狠狠剁下,这一次瞄准的是他方知有的食指。

    ?鲜血涌出,断指跌落,惨叫响起。

    ?审问了半天,阮大将就是没有开口,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脑子里面的东西很重要。

    傅余年站起身,“从现在起。我每次数三下,就剁掉你一根手指。如果你不说实话,我就把你十根手指剁光。如果那个时候你还撑着没有失血过多而死,那我就继续去剁你的脚趾头。脚趾头剁完以后,如果你还强撑着没有死去,我就开始削你身上的肉。我告诉你,现在的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三二一······”

    苏长安再一次提刀,狠狠剁下。

    阮大将的食指飞了出去。

    ?“妈呀······”阮大将的身体扭曲,浑身颤抖,眼神疯狂,血灌瞳仁,鲜血喷溅。

    ?“继续。”

    傅余年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来一个花式数数,一二三······”

    噗通!

    阮大将趴在地上,再一次的晕死过去。

    “难道你还期待着,那些和你勾结的人会救你出去?”傅余年没想到,贪财好色的阮大将,会有这样的忍耐力,这可真的少见,不过他越是不说,就说明那三十多人的来历越重要。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告诉傅余年,张甲子来了。

    傅余年皱了皱眉,“张甲子怎么来了?”

    “他听说我们想撬开阮大将的嘴,显得好像特别感兴趣,所以就从酒吧跑来了。”苏长安也不知道张甲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傅余年示意那人将张甲子带来。

    张甲子一进门脸上含笑,对傅余年微微弯腰,就道:“年哥、谢哥、胖哥,听说你们想撬开阮大将的嘴?”

    苏长安瞥了张甲子一眼,“怎么,你有好办法?”

    张甲子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笑呵呵的,冲着傅余年道:“年哥,你还记得我吧,就是上次活埋黄霸天的那个。”

    “印象深刻。”傅余年点点头。

    张甲子弯腰很谦卑的笑了笑,“年哥,审问这种事情让我们当小弟的来吧,脏了你们的手就不好了。”

    这是傅余年第二次注意张甲子,暗道这个年轻人心思不简单啊。

    躺在地上的阮大将闷哼出声,虽然听到了张甲子的话,但却没有说话,只是用冷冷的眼神死死的瞪着张甲子。

    张甲子瞧着阮大将阴冷的眼神,一点都没觉得不舒服,而是笑呵呵的说道:“阮大将,我最擅长的就是活埋人。”

    阮大将脸色变了数变。

    张甲子笑了笑,乖巧的对傅余年说:“年哥,要不让我来试试,撬开他的嘴巴?”

    “你能行吗?”苏长安盯着他。

    张甲子哈哈一笑,扬了扬手,“谢哥,我以前跟着屠宰场的老师傅当过学徒,对人体结构还了解的也很清楚。”

    他说完,冷哼一声,拔出一把匕首,轻轻用刀尖从阮大将的喉结上刮下一丝肉来,脖子登时血如泉涌:“怎么样,能说了吗?”?

    阮大将嘴唇蠕动,没想到却是一口唾沫,说:“去你妈的。”

    张甲子眉头一挑,一脚踹在阮大将的断指之处,顿时血流如注,阮大将满头大汗,闷哼起来。

    “不管你有多么硬气,我告诉你,在我面前,你撑不过三十秒,不要不信,咱们打个赌?!”?张甲子脸上淡淡的笑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浓烈的阴鸷表情。

    张甲子又问了一遍,见他仍旧没反应,冷笑着道:“我以前记得老师傅传授过一种手艺,叫做铸肉钱。”

    “铸肉钱?”傅余年皱了皱眉。

    王胖子等人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阮大将脸色剧变。

    张甲子还是笑呵呵的,但是两只眼睛中,却充满了深深的恶意,“要不我先给你详细的讲解一下?就是在你的腋下用刀片旋下来铜钱大小的肉片,这可是个很适合你这种硬骨头的办法。”

    “哈哈,就连猪头都受不住,每旋下来一片肉钱,都会嘶吼一整天,连续几天,就会累死吓死了,何况是人呢?你确定你比猪头还能扛吗?”

    张甲子说完,见阮大将浑身一抖,心中一喜,又把刀刃贴向阮大将的腋窝,铁器冰凉的触感,让阮大将浑身一哆嗦。

    张甲子咧开嘴,故意缓缓推动薄如蝉翼的刀刃,像给梨子削皮一样,平平地在腋下削掉一片带血的圆皮肉来。

    随着刀刃把皮肉一掀,阮大将发出一声压抑不住的惨叫声。

    因为旋下来的肉如铜钱一般大小。旋在人体的这个部位,不会致命,但却极痛,这样的惨烈手段,没有人能够支撑的下来。

    一枚铜钱被旋下来,张甲子放在手心里,小心翼翼的展示在阮大将眼前,“怎么样,要不要再来一枚?”

    ?“我说,我说!”

    阮大将喉咙干涩沙哑,发出极为痛苦的声音:“是霸王会的老大梁启智首先联系我的,打算和我内外勾结,打垮鳌子铭,霸占四合堂。”

    王胖子一脚踹在阮大将身体上,“妈了个臀的,终于肯说了。”

    傅余年眼前一亮,果然有周围的社团捣鬼。

    阮大将口中的霸王会,也是大学城这一片实力最强,地盘最大的社团,其老大梁启智,也一统大学城这一片区域的雄心。

    “还有谁?”傅余年见阮大将表情极为痛苦,就知道已经是他的承受极限了。

    阮大将示意要喝水,等喝完了水之后,扬起脖子,好一会儿,眯起眼睛,“还有四海帮,仁义社,还有·······”

    他竹筒倒豆腐,全部都交代了。

    “你处心积虑的内外勾结?他们给你许诺什么条件?!”张甲子已经尝到了甜头,他有意在傅余年面前表现自己的能力。

    阮大将强忍着痛苦,“让我做四合堂老大,帮我弄死鳌子铭。”

    “就这样?”

    “就这样!”

    傅余年见他脸色不似作伪,皱了皱眉,“你已经是分堂主了,何必那么着急呢,再熬几年,或许你就上位了。”

    “施瑜儿等不了!”

    “等不了?”

    阮大将点了点头,瞧着腋下不断有鲜红的血液渗出,疼的龇牙咧嘴,面目狰狞,“她嫌弃鳌子铭没有生活情趣,不懂情调,就不断撺掇我。”

    苏长安摩挲着下巴,道:“你刚才说我们活不长了,是什么意思?”

    阮大将眼珠子转了转,舔了舔干涸起皮的嘴皮子。

    傅余年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紧紧盯着阮大将,“我可以告诉你,既然被抓了,你绝对没有活着的可能,说实话,你就少受一点苦头,上路的时候整个人还是完整的。”

    阮大将神情一怔,身体忽然颤抖起来。

    傅余年几人很有默契的没说话,而是静静的盯着阮大将,死亡的瞬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那个漫长的过程。

    此时此刻的阮大将,就是在享受着这个锥心蚀骨的煎熬。

    呼!

    “梁启智最近打算对四合堂动手的,却没想到你们来了,更没想到是你坐上了四合堂的老大。”

    阮大将说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顿时整个人脸色灰败,这一瞬间,整个人的精神气都消散了。

    傅余年眯起眼睛,“你叫张甲子?”

    “是的,年哥。”张甲子低头弯腰,态度十分恭敬。

    “如果我没记错,你之前是跟着老方的。”傅余年道。

    张甲子竖起大拇指,“年哥记忆力真好。”

    傅余年道:“以后做个副堂主,协助老方。”

    “谢谢年哥。”张甲子态度更加恭敬。

    等出了地下室,苏长安道:“年哥,我怎么觉得张甲子这个人身上的阴气戾气都很重,以后恐怕很难管教。”

    他说的这一点,傅余年自然都能看得出来。

    这个张甲子,表面看似恭敬,其实心机深沉,表现欲很强,想要往上爬,一心出人头地,目的性极强。

    “天启现在是用人之际,要不拘一格,等以后社团成型,就要选用德才兼备的人。”傅余年道。

    苏长安点点头,说:“是这个道理。”

    第二天一早,傅余年去教室上课。

    走进教室的时候,座位上已经坐满了学生,老三首先起身招呼了一声,“老六,这儿有座位。”

    傅余年笑着走过去。

    这时候,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一向嚣张跋扈的魏南寿主动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低着头,道:“年哥,来,你······要不嫌弃的话,坐我这儿。”

    魏南寿的旁边,正是白落梅。

    此时还没上课,班上前前后后许多人都目睹这一幕。

    反射弧长一点的,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是魏南寿吗?

    那个在饭店酒吧挥金如土,嚣张骄傲的魏少?

    鞠花藤撇了撇嘴巴,‘啪’的一声,将自己的书包丢在了魏南寿空你出来的座位上,“不好意思,这个位置我坐了。”

    傅余年云淡风轻的笑了。

    魏南寿对他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看来是他老爸回去说了什么了,不然他是不会低头的。

    面对鞠花藤的挑衅,傅余年真的是一点都不生气,以他江南省地下势力大佬,四合堂老大的身份,和这样一个排不上号的小喽喽置气,太掉价了。

    啪!

    魏南寿抓起座位上的书包,直接从后门丢了出去,书包里面的书本零食撒了一地,“妈的,没长眼啊,这是年哥的座位。”

    鞠花藤满脸通红,浑身颤抖。

    班上众人发出一阵惊呼。

    魏南寿居然对自己的跟屁虫发脾气了。

    这可不多见。

    众人也不知道傅余年和魏南寿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让魏南寿的态度大变,不过众人可以肯定的是,连魏南寿也惹不起的人,他们自然不敢招惹。

    傅余年并没说话,给这样不识时务的小东西给一个教训也好,让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魏南寿立马变了脸色,“年哥,你坐。”

    傅余年笑了。

    魏南寿也跟着笑了。

    同桌的白落梅朝着他挤了一个媚眼,偷偷竖起了大拇指,“行啊,你这么厉害了,竟然让魏少折服了。”

    “我啥也没做啊。”傅余年露出很无辜的表情。

    白落梅吐了吐舌头,“给,你这两天没有上课,这是我整理的笔记,内容有点多,你拿回去记一下。”

    傅余年拿过笔记本,上面的字体清秀工整板块清晰,看来是认真的整理过的,他翻了一下,道了声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