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199章 慎重
    ,!

    “哈哈,你要是还那么顽固,那么不好意思,四合堂要完蛋,贵妃酒吧也要完犊子,最重要的是,陈兄弟你也要完了。”范块垒指了指静静躺在地图上,绽放出嗜血冷光的匕首。

    范块垒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的表情很有意思,既有胜券在握,也有特别期待的意思在里面,“陈兄弟,怎么选择,就在你的一念之间。”

    啪啪!

    他重重的拍了两下傅余年的肩膀,提醒他慎重选择。

    傅余年的屁股好像被粘在了椅子上一样,身体一动不动,保持着一个姿势,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出喜怒哀乐。

    可是在场的其他大佬,已经炸了锅了。

    袁昌盛首先忍不了了,一拍桌子,双眼血红,怒视着梁启超,“梁老大,你不是说宰了傅余年,四合堂分我一半吗?现在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

    现在是生死关头,所有人胸中都压着一口气。

    “是啊,你不是说有十足的把握吗?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另外还有两三个老大叽叽喳喳的,表达对梁启超的不满和愤怒。

    在场所有人都清楚,王朝会是百年社团,树大根深,底蕴丰富,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偏安一隅的小门效惹得起的。

    如果范块垒铁了心对他们动手,恐怕连洗干净脖子的机会都没有。

    梁启智脑门上的汗珠子,滴流滴流的滚落下来。

    他没想到,范块垒对傅余年看得如此之重。

    其实他也算是被范块垒摆了一道,因为两人在合谋之初,范块垒只是说明他和傅余年有恩怨,要找回场子而已。

    谁知道转眼之间,形势发展成了他·妈的这个样子。

    我也很绝望啊,这是梁启智此时此刻,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他一动不动,一声不吭。

    所有人屏息凝神,都在等着傅余年的回答。

    这个回答,必有一方死伤。

    无论如何,获利者都是范块垒。

    梁启智暗暗悔恨,自己怎么就着了范块垒的道了,这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如果陈连胜选择和范块垒合作,那么他们在座的这些大佬,恐怕就都危险了。

    范块垒是什么人啊,王朝会的实权人物,二把手的存在,手底下不知道有多少凶悍的小弟,个个杀人不眨眼睛。

    在场大佬,一口气提在了胸口,吸不进去,呼不出来,憋的脸面通红,却偏偏不敢大声喘气。

    袁昌盛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的,露出狡黠的光芒。

    哼!

    他猛地站起身,冷哼一声,“梁启智,这一次无论是邀请范先生,还是针对傅余年,都和我没有卵关系,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现在如果能够逃离这儿,是最明智的选择。

    袁昌盛迈出步子,走到了门口。

    咚!

    他身后的四个小弟被黑衣大汉干脆利落的杀倒,而袁昌盛整个人,后背被一把开了锋的大刀干脆利落的钉在了门板上。

    刀身血流如注。

    袁昌盛声嘶力竭的喊叫。

    就像令狐冲把岳不群老先生钉在了黑木崖的半空石壁上一样,袁昌盛四肢抖动,却挣脱不了,看起来特别的惨。

    范块垒倒是一脸的兴奋,掏出手机,找好角度,‘咔嚓咔嚓’连拍了几张照片,笑着拍了了拍手,“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高度有点不够。要是你明天还不死的话,就把你挂在十米高的墙上,那叫一个壮观。”

    在场的所有大汉,目睹了这一幕,两股战战,背后湿透。

    范块垒说完,笑了笑,“陈兄弟,你觉得十米的高度怎么样?”

    “不太好。”傅余年笑了笑。

    对于袁昌盛这个人,傅余年是一点好感都没有,从他刚进门的盛气凌人,和梁启智狼狈为奸,到刚才的瞬间反目,就想开溜能看出来,这人是颗墙头草,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他的地盘也正好腾出来了。

    范块垒一点都不在乎宴会厅中浓烈到让人作呕的血腥味道,“陈兄弟,那你认为什么样的高度最好?”

    “取墙体高度的黄金分割点,最具有观赏性。”傅余年淡淡的道。

    范块垒听完之后,脸上一愣,忽然之间开怀大笑,不断地拍掌,“哈哈,我就说嘛,读书人的脑子就是他·妈的灵活。”

    傅余年仍是满带淡淡的笑容,天真无邪,温柔无害。

    范块垒招了招手,叫过来两个小弟,“去,就按陈兄弟说的办,找出这扇门的黄金分割点,然后挂上去。”

    其中一个小弟有些为难,“范哥,我们都是粗人,不懂那些。”

    “抓一个懂的人来办,一定要按照陈兄弟的意思办,哈哈。”范块垒十分的得意,不断在宴会厅走动。

    ?他是打心眼里希望和傅余年合作。

    如果傅余年能成为他的合作伙伴,打开江南省的大市场,那么不仅能为王朝会带来丰厚的利益,更能为自己继承社团老大位置,增添一笔筹码。

    王朝会的老大范胸臆,年纪有些大了,该到退下来的时候了。

    老大的位置,许多人都处心积虑的想上去,范块垒也不例外。

    范块垒见袁昌盛已经重新挂好了,然后转过身,道:“陈兄弟,我是很有合作诚意的,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傅余年没说话。

    王胖子提醒了一下他。

    傅余年依旧正襟危坐,抬头道:“我想先问问在座这些老大的意见。”

    “可以。”范块垒也不介意。

    “你们是想让我答应该是拒绝?”傅余年目光深邃,扫过在场的十几个大佬,语气很有压迫力。

    这些大佬一个个门儿清,傅余年要是答应,那么记下来他们就得死。

    要是不答应,他们就能活着。

    可是,面对范块垒几十个大汉,层层铜墙铁壁的包围,傅余年敢不不答应吗?

    “梁老大,你说呢?”傅余年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梁启智惶恐不安。

    傅余年翘起了二郎腿,心情特别畅快,大声道:“你们想要我不答应,想活命的话,那就跪下来求我啊?”

    在座的各位大佬,脸色难看的要命。

    尤其是梁启智,更是脸上像涂了一层黑灰一样,七个不愤,八个不平,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砰!

    范块垒一拳砸在桌子上,上面平铺的地图也被砸碎,双眼幽幽,冷了下来,充满了怨恨,“陈兄弟这么说,那就是再一次拒绝我了?”

    在座的诸位老大忽然脸上一喜,趁机擦了擦汗。

    只要傅余年不答应和王朝会成为合作伙伴,那么他们就安全了,至于傅余年的死活,谁在乎呢?

    “范先生,对你的要求,我一直都是拒绝的。”傅余年缓缓开口,脸上的表情云淡风轻,似乎从未将范块垒的威胁放在心上。

    在场的大佬们个个长叹一口气,在桌底下竖起了大拇指。

    哈哈,傅余年你要硬,那你就死吧。

    他们恨不得傅余年被范块垒赶紧弄死,只有这样,他们才会彻底的安全。

    范块垒放在餐桌上的匕首,刀锋同时也压在了傅余年的脖子上,范块垒冷笑道:“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你今天得死了。”

    与此同时,王胖子怀里的刀尖,也触及到了范块垒的小腹。

    范块垒身后十多人,纷纷前屈,钢刀棍棒指着傅余年和王胖子,一时之间气氛有些僵持住了。

    ?只是一瞬间,场上的局势就变得剑拔弩张,稍有不慎,就是一场血战。

    范块垒不愧是王朝会的二把手,也是经过大世面的人,对王胖子冰冷的刀尖不甚在意,冷笑道:“我敢打赌,我不会死,但你们两个,一定会死的很惨。我也会找个黄金分割点,把你们的肉体挂在墙上。”

    ?傅余年哈哈仰面大笑,说道:“范先生,大家都是文明人,好歹念过几天书,能说话就别打架,你说呢?。”

    他缓缓抬起双手,将压在脖子上的匕首刀锋慢慢挡开。

    ?范块垒没明白傅余年的意思,说道:“是你没有诚意,而不是我们,还有谈下去的必要吗?”

    ?“呵呵,范先生,我想你对我还是了解的不够透彻,来,你接电话。”傅余年拨通了电话,和那边的苏长安说了几句,把电话交给了范块垒。

    梁启智暗感到自己已经安全了,于是大声提醒道:“范先生,这小子诡计多端,你不要相信他的话。”

    “是啊,这小子心机很深的。”还有一个老大附和着道。

    ?范块垒眯缝起眼睛,不知道傅余年在玩什么把戏,不过他还是深吸一口气,紧跟着拿起了电话。

    “哈哈,范块垒吧,你家的环境真不错啊,还有地下室的藏酒,那可都是价值连城,一瓶红酒的价格,就是我两个月的收入,你真有钱。”电话那边的苏长安哈哈一笑。

    范块垒暗感到事情有些不妙,于是直接切换了视频聊天。

    嘟嘟!

    苏长安的手上的镜头移动,由远及近。

    范块垒看清楚之后,脑袋‘轰’的一声,此时的苏长安,就在范块垒的家里做客,而且还进入了地下室。

    地下室酒柜的另一边,则是他的父母妻儿。

    苏长安点上一支烟,“哈哈,范先生,别着急,慢慢看,咱们好好唠唠社会嗑,不过我的说一句,你家可真有钱。”说着,就从酒柜嘴里面拽出来一个蛇皮袋子,里面都是一沓子一沓子的纸币。

    苏长安粗声粗气,脸上涨红。

    镜头移动,到了豪宅的外面,院子里面躺着两条藏獒,显然已经死了,游泳池边上横七竖八的丢着几个保安,早就被打晕乎了。

    ?苏长安开心的手舞足蹈,一边转悠,一边对着镜头说话,“在这儿我得批评你一句,范先生,你家的安保可真做得一般般啊,我和兄弟们简直就是随意进出,这可不好,安全意识很重要。毕竟你妻子那么漂亮,儿子这么乖,家里钱财那么多,发生安全事故,可就得不偿失了,这一点我必须提醒你一下!”

    范块垒脑袋都快要炸了。

    “哦,对了,我们还在你家保险柜里找出了一堆文件,里面的内容可真丰富啊,不过我们有点饿了,打算吃藏獒肉,正好需要生火,这些文件资料正好用得上,嘿嘿嘿!”苏长安冲着镜头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

    范块垒这一下彻底炸了。

    先不说妻儿的安全,这些文件涉及的都是王朝会最机密的内容,一旦泄露出去,恐怕王朝会就要遭受全面的震荡。

    到时候就算自己对社团做了多么大的贡献,也一定会被撕碎的。

    冷汗!

    范块垒身上的外套,被冷汗湿透,浑身肌肉贲起,眼珠子充血,五官扭曲,咬牙问道:“傅余年,社团的事,祸不及妻儿,你不讲道义?”

    傅余年还没开口。

    视频里的苏长安一边指挥手底下人在泳池边生活,一边笑呵呵的,“范先生,放心吧,我们讲道义,有底线,不会对你的妻儿怎么样。可是······”

    “可是什么?”范块垒怒气冲冲,嘴巴长的大大的,口水乱飞,似乎要把手里的手机一口云下去。

    苏长安点着了火,招呼手底下人开始剥藏獒皮,“可是稷下市有很多流·氓小偷烂仔,如果把他们放进你家,你觉得会怎么样呢?”

    “妈的,你敢!”范块垒捏的手中的手机嘎嘎响,几声快要崩碎了。

    苏长安笑着摇了摇头,“对不起,范先生,我是长大的,不是吓大的,老子不吃你那一套。”

    范块垒想要摔碎手机,高高举起,可又放了下来,真的被折磨了一个没脾气,“你!你······他·妈的!”

    视频里的苏长安大喊,“那两瓶酒来,对,年份最久的那种,哈哈。”

    范块垒气得跺脚,头发也被冷汗浸湿,好像淋了一场大雨一样,恶狠狠的冲着傅余年,道:“你们做的太狠了吧?

    “呵呵,首先,是范先生步步紧逼,我们也只是无奈之举。其次嘛,难道范先生觉得凭我们的力量,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找到你家的准确位置?”他对范块垒吃人的表情,一点都不在乎,甚至还觉得有点可爱。

    范块垒眼珠子炸转了转,“你什么意思?”

    ?“很简单啊!如果没有人告诉你家的具体地址,我手下兄弟们不可能那么快就找到,也不可能三两下就打倒那些保安,更不可能知道装有绝密资料的保险柜。”

    “你的意思是······有人泄密?!”

    傅余年笑吟吟的,“谁把我叫来的?又是谁把你叫来的?那么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造成今天这一切的祸源。”

    范块垒仰起脖子,咕咚咕咚两下喝完了一壶茶。

    如果有人泄密,那会是谁呢?

    他环视身边的众人,暗道不可能。

    这些人跟在他身边少则有三四年,多则七八年,手下兄弟的秉性他还是非常了解的。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那人暗中策划好了这一切,目的就是借刀杀人,好坐收渔利。”傅余年哈哈一笑。

    梁启智的心脏哗哗大跳。

    他又不是二百五,反之,他是一个十分精明的老狐狸,怎么能听不出傅余年话里含沙射影的意思。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每一句话,每个字,甚至每个标点符号,傅余年都在吧脏水往他身上泼。

    梁启智气的调教,猛地起身,将屁股底下的椅子打翻,双手‘咣当咣当’的砸击桌子,“姓陈的,你不要血口喷人。”

    “老子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你不要给老子泼脏水。”梁启智唾沫子横飞,气的老脸通红。

    因为他知道,一旦范块垒对他动了杀心,那么他今天就完了。

    傅余年抬脚向外走去。

    “你别走,你他·妈的说清楚。”一向稳重大气的梁老大,此时也不管什么狗屁的礼仪了,顾不上绅士风度了,伸手就要扯住傅余年的袖子。

    范块垒双眼已经转过来,死死的盯着梁启智。

    梁启智心里一跳。

    范块垒手中匕首刀尖指向傅余年的后背,却始终没有冲上去刺一刀。

    宴会厅所有人双目圆瞪,目送傅余年和王胖子出门。

    “哈哈,范先生难道还不明白吗?今晚你我来这儿,都是提前布好的局,很可惜的是,我率先识破了这个杀人的局。等你破局之后,咱们再慢慢谈吧。”他对着挂在门板上的袁昌盛调皮的吹了口气,笑呵呵的走出宴会厅。

    范块垒一双虎目,瞪住了梁启智。

    “范先生,你不要相信那小子的话,我从来都没有那么做过,我们都是稷下市的人,一起混饭吃的,怎么可能那样对你。那个小子阴险毒辣,他是在挑拨离间啊······”梁启智顾不得身份,像一条衰狗一样,在范块垒面前祈求解释。

    范块垒猛地一脚踹翻梁启智,双膝顺势压在胸膛上,吐了一口老坛酸菜,双眼血红,恶狠狠的道:“狗东西。”

    “范先生,你别······”梁启智话还没说完,就发现胸口插着一把匕首,刀身全部插进了身体。

    范块垒踩了梁启智一脚,“设局害我,妈的。”

    咕噜!

    梁启智脸上的表情僵住了,木木呆呆的,脸皮子突突跳,似乎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他身后摸了一下刀柄,顿时大叫起来。

    惨叫声,那个凄厉啊。

    梁启智是稷下市大学城当之无愧的老大,架子大,身边跟着的人也不少,那些小弟见老大危在旦夕,顿时冲了过来。

    “站住!不要动,我就饶你们一命。”范块垒大喊了一声。

    他身后的十多个打手,也开始聚集了过来。

    梁启智这边的小弟见老大已经脸色惨白,浑身抽搐了,快要亮了,义愤填膺,“妈的,打死范块垒,救老大。”

    “打死范块垒,救老大。”众人齐齐喊道。

    范块垒退到了一边,大声吼道:“给老子干死!”

    整个宴会厅中,鸡飞狗跳,其他的大佬也在混战中受伤,手底下的人也交战在一起,一片混乱。

    范块垒没有心思欣赏一场乱战,他马不停蹄的追了出来,见傅余年正坐在农家乐园中的躺椅上,欣赏着水池里的游鱼。

    “陈老弟,让你的兄弟们撤出来吧,不要动我的家人,那些文件不要动也不要看,我们继续合作,你看怎么样?”

    范块垒现在真的有点急了,说实话,目前的形式已经发展到他有些难以控制了,所以面对傅余年的时候,也不高高在上了,语气软了下来。

    妻儿的安全很重要。

    社团中那些机密资料更加重要,那些文件不仅涉及到商业机密,社团高层的身份资料,还有自己整理收集的一些高层的黑料。

    要是这些资料全部爆出来,他范块垒就算长了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而且刚才也太冲动了,一怒之下干掉了梁启智,这就等于和霸王会开战了,是在太不明智了。

    范块垒也在暗暗后悔。

    不过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安抚一下傅余年,让他的手下不要在自己家里乱搞了,那些资料曝出去一页,或许他就要付出比流十滴血还多的代价。

    他已经爬到了王朝会高层,而且坐上了第二把交椅,只要再进一步,那就是王朝会的掌舵人。

    到时候整个稷下省,所有社团大佬,都要以他为尊,这可是社团大佬的最高荣誉啊。

    傅余年躺在摇椅里,十分悠闲,摇椅晃的,眯着眼睛,随意的撒下去一把鱼饲料,“这么说,你是在向我低头了?求我放过你了?”

    “是,向年哥低头,求你放过我。”范块垒咬了咬牙,吐出一口浊气,下了决心,开口直接叫年哥,把自己的身段弯的很低了。

    不管以后怎么样,至少目前他的性命捏在傅余年的手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是生存必备的规矩。

    尤其在社团斗争中,错了就要认,挨打要立正,简直就是真理啊。

    “呵呵,我忽然想问你一个问题?”傅余年脸上笑眯眯的,丢下了装有鱼饲料的精致白瓷盘子。

    “年哥,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