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05章 搞事
    ,!

    会说实话,刚一开始周福寿主动搞事,怂恿傅余年要鉴赏一下,众人只当成了一个拍卖会的搞笑小插曲而已。

    可现在的傅余年,把笑话变成神话。

    试问武道高超的崔姥姥在他面前,也只能俯首跪地,甘心求饶,那么他们,恐怕只需要一指头就会被碾压致死。

    “这小子将来大有可为。”唐装银发老者哈哈一笑,终于发声。

    此时此刻,傅余年身躯伟岸,睥睨霸气,镇压全场,所有人在他面前,都不敢吭声,正是应了那句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发声?

    一个人的气势,那是天生就具备的。

    一个篮子,怎么样都扶不起来。

    傅余年就是为这种大场面,大气势而存在的。

    现场那些权贵富豪,管你权利多大,身价多富有,但在傅余年王者风范的气势面前,也只能深深的折服。

    所有人都知道,今日之后,这位少年,将会在长陵省一鸣惊人。

    十八岁少年,就有如此霸气,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啊。

    现场的气氛终于有所缓和,而那些权贵富豪见傅余年的眼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热烈的要死要活的。

    因为他们知道,攀上傅余年,前途光明。

    有些人暗暗后悔,怎么刚才第一个没有提出来呢,让周福寿那个王八蛋抢了先机了,现在开口,显得有点小家子气了。

    傅余年踹了一脚趴在地上的崔庆贺,“喂,别装死了,你们还有什么拍卖的东西,全部拿过来我瞧一瞧。”

    反正遇上机会了,不敲一笔说不过去啊。

    崔庆贺猛地从地上崩起来,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从后台搬出来许多古物,有八卦轮盘、武学典籍、宝刀宝剑、甚至是炼丹叙炉,佩戴的一些符咒香囊等等。

    傅余年翻了一番,全是一堆垃圾,没瞧上什么。

    忽然,眼光一瞥,见一个小香囊有些精致,他拿了起来,见里面有一块血竭,年代久远,算得上是好东西了。

    只不过这样一点血竭,对他来说没什么作用。

    傅余年将小香囊抛给了白落梅,“戴上这个,对身体好。”

    “谢谢,凉生。”白落梅热别欢喜,立刻就捧在了手里,因为他知道,傅余年看上的东西,不会太差的。

    傅余年瞧着崔庆贺,“就当是不揍你的利息吧。”

    “陈大师,你随便挑,随便选,都算我的,一分钱不要。”崔庆贺真怕傅余年一个不高兴,把他拍到墙上。

    他的身板可是普通人,经不起傅余年的一拳。

    唐装银发老者笑呵呵的走了过来,盯着傅余年瞧了一会儿,道:“小兄弟,对名贵药材有研究?”

    “算不上研究,知道一些。”傅余年所有对药材丹药的知识,都来自于老焉头。

    唐装银发老者盯着那个香囊,道:“有关于血竭,还有个美丽的传说,话说在古丝绸之路上,驼铃声声,来自西亚大食国的使者,跋山涉水,穿越荒漠,来到巍巍的华夏古都长安,将神奇的麒麟竭等贵重药材呈献给大唐天子。”

    “大食使者,手捧血红的麒麟竭向大唐天子讲述了这神奇药物的来历:远古时候,大食人以守猎放牧为生,成天往返于悬崖峭壁与原始森林中,因此,人畜摔伤流血的事早已司空见惯。”

    “一日,一头牛一脚踩空,跌下了山崖,牛血流如注。牧人看见被牛压折了的树杆中流出了血红的树液,伤牛将这树液舔敷在伤口上,不一会儿血竟然止住了。”

    “牛又嚼食了树叶,没多长时间,伤牛竟奇迹般地翻身站了起来。牧人连跑带爬下到山谷,用血红的树液敷在自己被岩石荆棘划破流血的手脚上,顿时血就不流了,疼痛消失了。”

    “牧人带回了凝结在树杆上已经干燥了的血红的树脂,向人们讲述了树液的神奇功效,人们便把这血红的树液当作天赐的神药,称之为麒麟竭。”

    “从此,麒麟竭成为华夏帝国宫廷御用的珍贵药材,并逐渐传到民间,成为中医药中的一味贵重药材。”

    经此一番话,傅余年对银发老者顿生敬畏。

    唐装银发老者慈祥一笑,“小兄弟,我看你气势不凡,天赋出众,而且正好我家里有些药材,或许能帮上你的忙,可愿意陪我温酒喝一杯,聊一聊?”

    “好啊。”傅余年痛快的答应。

    傅余年转过身,对崔庆贺道:“好好做人,被这样了。”

    崔庆贺连连点头,态度虔诚,奉若神明,就差跪拜了。

    他又转过头,吩咐崔姥姥,道:“三天之后,咱们潜龙山山脚下见面,别耍花样,我可不想看你爆体而亡的惨状。”

    “是是是!”崔姥姥刚缓过气来,连连答应。

    “凉生?我的生日······”白落梅后面叫道。

    傅余年微微一笑,点头道:“你的生日宴会是在五天之后吧,我记得呢,放心吧,我准时参加。”

    白落梅点头。

    傅余年和白发老者出门。

    大厅中那些富豪,一个个围住了白少廷和白落梅,问上问下,问这问那,全都是有关于傅余年的点滴消息。

    两人下了山,银发老者一挥手,从山下忽然冒出来二十多人,个个身材精壮,眼神锐利凶悍。

    傅余年脚步一顿。

    唐装老者慈祥一笑,道:“小兄弟,你不必紧张,这不是针对你的,而是针对崔姥姥布置的,只可惜她被你收服了。”

    “什么意思?”傅余年疑惑道。

    “在说这个之前,老朽有个不情之请,还望陈小兄弟一定答应。”唐装老者忽然站在傅余年下坡,双手抱拳,九十度鞠躬,态度十分虔诚。

    这可有点难为他了。

    傅余年赶紧扶起唐装老者,“老大爷,有话你就说。”

    山脚下隐藏的这些人,是唐装老者准备强抓崔姥姥的人手。

    他原本打算的是抓住崔姥姥,利用自己的实力进入潜龙山,找到洗髓龙泉,虽然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但为了妻子,还是愿意冒险。

    但是现在,傅余年的出现,让他看到了更大的可能性,心中欣喜非常。

    “这次去潜龙山汲取洗髓龙泉,能不能带上我?”老者眼神有些隐忧,又有些期待,神情复杂。

    “为什么?”

    “我的老伴身染重病,所有的药材都搜集齐了,但却只差一味龙骨,只可惜市面上的龙骨要么质量不纯,要么年代不够,不能入药。陈兄弟尽可放心,这次去潜龙山,万千江河,我只取一瓢,老朽只需要三滴龙髓就可以了。”唐装老者态度恳切,语气甚至有些颤抖。

    傅余年心想,天启的扩张,也不会仅仅停留在江南释稷下省,以后必然会向帝国北方所有省份扩张。

    现在结交一些人脉,到时候也好说话。

    周福寿刚开始对他的冷嘲热讽,故意让他出丑的事情,傅余年事后也没有打算追究,目的就是想积攒人脉。

    傅余年一念至此,豪气的道:“没问题。”

    “我收藏的药材,煎成药浴,泡过之后,对身体大有裨益。”唐装老者生怕傅余年不答应,此时长出一口气,有些献殷勤的道:“陈小兄弟,你是需要钱财还是名贵药材,都可以说,只要我有,就一定能满足。”

    “哈哈,此时此刻,我只希望你的老伴没事。”傅余年哈哈一笑。

    唐装老者身子一颤,轻声道:“多谢。”

    唐装老者名叫张岳山,已经七十六岁了。

    两人坐在车里,傅余年一边欣赏长陵市的夜景,一边和老人聊天,发现张老大爷挺风趣幽默的一个人。

    两人说道开心的时候还斗嘴。

    张大爷道:“以前的那些武道修行者,都要追求一个侠义精神,不在乎钱财多少,反而觉得仗义疏财才有牌面,争个头破血流,要着当武林盟主。不像现在的武道圈子,都是为了敛财,像崔姥姥这样的人,不知道还有多少呢。不过话说回来,本书的作者八叉酱好歹也整了快三十万字了,怎么连个盟主都没混上?是不是写的太烂,没人看。不行干脆我去报社找找关系,给宣传一下?”

    傅余年笑了笑,“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就知道钱钱,盟主,一千块呢,你以为是人就能当的啊?再说,八叉酱也不是为了钱,而是有更崇高的目的。”

    张大爷讶道,“哦?”

    傅余年撇了撇嘴,正色道:“人最宝贵的是生命,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是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

    ?“打住,打住!写的烂就烂,我就受不了你这种酸了吧唧的样子,你有本事你怎么不弄个盟主让我们跪舔?”

    傅余年反讥道,“来来来,纸和笔都给你,你来写?”

    “我早过了那个年纪了,再说了,你是主角,我又不是,老子才没那个闲心。”张大爷傲娇的撇过头,不再看他。

    不一会儿,车子到了。

    两人下车,张大爷带路,傅余年抬起头瞧了一眼宏伟建筑的招牌,‘丹心堂’,名字起得不错。

    这时候,管家已经小跑着走了出来,满面春风,“老爷,你来了啊。”

    张岳山点点头。

    管家见傅余年也在一旁,以为是上门购置药材的贵宾,呵呵一笑,“小兄弟,欢迎光临,需要什么药材,进去里面挑选。”

    眼前整座宏伟大楼,都是丹心堂所拥有,里面的药材数不胜数,下至平常的治感冒拉肚子药材,上至珍贵丹药几百年山参,适合武者锻体的药材,应有尽有。

    张大爷笑了笑,“不用了,这位小兄弟我亲自接待。”

    管家脸色一变,对傅余年肃然起敬,顿时高看一眼。

    张岳山自从过了六十大寿之后,就再也没有亲自接待过什么贵宾,哪怕是台面上的那些年哥物,武道圈子的翘楚,就算是崔姥姥等人,也是由他亲自接待。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就在今天早上,老爷亲自决定参加清源山庄的拍卖会,要知道他出席这种商会,已经是十六年前的事了。

    晚上又带来一个年纪不大的酗子,还说要亲自接待,这可真是奇了个怪哉。

    老管家也想瞧瞧,这个年轻人有什么过人之处。

    进入丹心堂,浓厚的中药香味扑鼻而来。

    “这位兄弟想要些什么药草呢?灵芝、雪莲、血竭、龙骨、虫草······”老管家微微弯腰,边引路边恭敬道。

    傅余年对药材药性,只是一知半解,不过药材中是否蕴含天地气机,他一望便知。

    张岳山一摆手,“不用了。”

    “啊?老爷,你的意思是直接去地下二层?那里的药材,一株一颗,价值过百万。”老管家有些呆住了,好意的提醒道。

    丹心堂一到八层的药材,全都是一些花钱就能购置的药材。

    地下一层,一株一颗,价值都在五十万到百万之内,而且还是限量出售。

    地下二层,一株一颗,价值超过百万,除非是社团大佬,台面上的年哥物或者家族里面的成员使用,轻易不会出售。

    张岳山再次摇头,“去地下三层。”

    老管家脸色忽变,微微失神,“三······层?”

    张岳山点点头。

    一边的傅余年见管家的反应,就知道地下三层,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接触的地方,只好微微一笑,淡然道:“张大爷,不去也罢,我就在楼上看看。”

    “答应了让你泡药浴,那就要说到做到。”张岳山语气坚定。

    老管家慈眉善目,冲着傅余年竖起了大拇指,“酗子,我虽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老爷如此看重,不过你真的算牛了。因为地下三层的药浴,也只有小姐才有资格,其他人擅进一步,都要打断双腿的。”

    傅余年愕然。

    张岳山瞪了老管家一眼,“多嘴。”

    老管家讪讪一笑。

    “准备药材,烧煮浴汤。”张山岳一摆手。

    老管家点头一笑,勤快的道:“好嘞,我这就去准备。”

    傅余年也没想到张岳山这么大方,听老管家一路上说,准备一次药浴的药材不计其数,所耗更在三四百万以上。

    一般人,咳泡不起这么昂贵的澡。

    “张大爷,洗髓龙泉一滴都还没拿到,你就这么在我身上浪费药材,不怕竹篮打水啊?”傅余年半开玩笑的道。

    张岳山拍了拍后者的肩膀,“要是你都拿不到,别人更就没指望了。”说完,一脸的坚定。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出现在门口,身穿一身宽松的练功衫,蹦蹦跳跳,笑容甜美,亲昵的伸手黏住了张岳山的胳膊。

    张岳山一脸慈爱,伸手摸了摸女孩的脑袋。

    “爷爷,我听阿伯说又要准备药浴了?我现在已经是大宗师巅峰了,放心吧,这一次药浴过后,一定能摸到四大境的门槛,到时候把崔姥姥那个老巫婆打的满地找牙。拿回洗髓龙泉,治好奶奶的病。”小女孩灵动可爱。

    她忽然瞥见傅余年,眨了眨眼,“你是谁啊?”

    张岳山笑了笑,“九锡,不许胡闹,这是爷爷的朋友。”

    “好吧,你小子能和爷爷做朋友,不简单哦。”张九锡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右眼眨巴一下,特别可爱。

    张岳山撇了撇嘴,哈哈一笑,“你这小丫头,说的我好像什么大怪兽一样。”

    “爷爷是一只可爱的大怪兽。”张九锡灵动可爱,带一点调皮,宛如一朵清水中的芙蓉,纤尘不染。

    “不说了,我要去药浴了。”张九锡握了握粉拳,朝前打出一拳,身姿潇洒,体态丰盈,灵动可人。

    张岳山脸上一黑,拍了拍脑门,“九锡,这次的药浴不是给你准备的,而是给这位陈小兄弟准备的。”

    张九锡愣了一下,她两边香腮气鼓鼓的,双手叉腰,围着傅余年左转一圈,右转一圈,吸了一口气,道:“只有奥特曼和小怪兽才交朋友,你是奥特曼吗?”

    傅余年也被她逗笑了。

    “敢泡药浴,为了锻体,这么说你也是武者喽?哈哈,咱们过过招吧,整天和我那个废狗表哥在一起,他太弱了,也太烦了。”小女孩有些不服气。

    哈哈!

    门口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表妹,你今晚要泡药浴,让我来给你护法吧。”

    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进来,二十来岁,面目俊朗,举止大方,不过脚步虚浮,气息绵软,稍一接触,傅余年便知道,这小子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张九锡脸上显出不耐,撇过了脸蛋,有些嫌弃的道:“表哥,你还是去护发吧。”

    少年的名字叫张九渊。

    “哈哈,我的头发很好啊,用的是上好的护发素。”张九渊笑眯眯的走了过来,朝着张大爷问候一声,算是打过招呼。

    忽然,他眼角瞥见傅余年,道:“兄弟,你是?”

    “我来看看,买点药材。”傅余年心里门儿清,一见张九渊的眼神,就知道对他产生了敌意。

    刚才张九渊进来的时候,正好撇见了他和张九锡说话。

    张九渊有些不耐烦,高高扬起下巴,“那你站在这儿干什么?不知道偷听别说说话是不礼貌的行为吗?该干啥干啥去,快点啊。”

    张九锡本来就讨厌她这个便宜表哥,见他对爷爷的朋友很没有礼貌,语气也冷硬了一些,“表哥,他是爷爷的朋友,是你没有礼貌吧。”

    “朋友?什么朋友啊,你看看他脚上的鞋子,大路货,杂牌,最多值一百块吧,你看他那一身灰色立领亚麻唐装,路边摊,杂牌子,一百块吧,就这样的穷小子,是爷爷的朋友?表妹,别开玩笑了。”张九渊对傅余年根本不屑一顾,评头论足的道。

    张岳山本来是不想参与小辈斗嘴的,但见这个小孙子是在很没有礼貌,笑道:“这位陈兄弟,确实是我的朋友。”

    “这······”张九渊顿时气结,老脸一阵麻辣红。

    张岳山暗叹,这些小辈除了以貌取人,花天酒地,就再没有长进了。

    以傅余年今晚的震撼出手,清源山庄在座的那些权贵富豪哪一个不想赶紧巴结,把傅余年当成是座上宾好好侍奉?

    就算是一向行事乖张轻浮的周福寿,见傅余年如见神明,态度那叫一个虔诚,比见了亲爹还要尊敬。

    可惜张家这些小辈,两只眼睛长到了裤裆里,只认小鬼,不见真佛。

    难道我张家几百年世家,就要在这些无能后辈的身上衰落了?

    想到此处,张岳山不由得一阵悲戚。

    张九渊刚才吃了瘪,也不在意。

    他反正脸皮挺厚的,凑到了漂亮表妹身边,忽然神秘兮兮的道:“表妹,你听说了没有,今晚在清源山庄发生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张九锡不经意的挡开了张九渊的接近,保持适当的距离。

    张九渊一见表妹清水芙蓉的灵动样子,就忍不住脑补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崔姥姥被人一拳钉墙上了,而且据说那人还表演了一手百步飞剑,那叫一个牛气哄哄啊。有个朋友给我发了视频,我还没来得及看呢,这不赶紧跑过来和你分享。”

    “你能有人家那么强吗?你要是有那么强,这一次去潜龙山拿到洗髓龙泉,奶奶的病就有可能治好了。”张九锡撇了撇嘴。

    “我这不也努力了嘛。”张九渊搓了搓手,讪讪一笑,道:“我要是能和那个把崔姥姥挂在墙上的牛掰人物交手,我想武道境界肯定会大涨的。”

    张九锡摇了摇头,鄙夷的道:“得了吧,你那身体,早就被掏空了。”

    后者脸上一红。

    张九锡也听说了,转头问道:“爷爷,你也去出席拍卖会了,见到那个百步飞剑的高人了吗?”

    张岳山脑门一黑,“见到了,就在你们面前。”

    “什么?”

    “哇靠!”

    张九锡笑眯眯的凑了过来,“真的是你啊?可是我看你也很扑通嘛,一点也不像高手的样子,要不你给我露一手?”

    张岳山压了压手,“陈小兄弟,孙女不懂事,你多担待一点。”

    “没事的。”傅余年笑了笑。

    张九渊脸上有些挂不住,“真的是你?”

    “如假包换。”傅余年双手一摊。

    张九渊点开平板视频,表情凝重,小表妹也凑了过来,两人盯着屏幕,屏气凝神,眼睛都不眨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