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06章 药浴
    ,!

    一  大约三分钟左右的视频,一会儿就播放完毕。

    啪啪!

    张九锡欢呼雀跃,兴奋的拍了拍傅余年的肩膀,“酗子,不错嘛,挺厉害的,你那一拳,我感觉能把整个丹心堂的大楼给拆了。”

    这话说的,傅余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张九渊舔了舔发干的嘴皮子,冲着傅余年冷了脸,恶狠狠的道:“小子,三天之后,出发潜龙山之前,我会挑战你。”说完,跑了。

    张九锡冲着他表哥的背影吐了吐舌头,“没出息。”

    这时候,老管家走过来,“老爷,小姐,陈先生,药浴准备好了。”

    丹心堂地下三楼。

    古色古香的大空间,中间摆着一个巨型的浴桶,里面是热气上涌的药汤,旁边还摆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是红酒,还有奶油蛋糕之类的小食品。

    一边修行武道,一边享受消小资情调,还不赖嘛。

    张岳山点了点头,伸手点向冒泡的浴桶,吩咐傅余年道:“静气凝神,全身脱光,进入浴桶,入定修行。”

    ?“脱光?”傅余年皱眉。

    张岳山肯定的点点头。

    ?旁边的张九锡吐了吐舌头,咯咯娇笑,掩口调侃道:“哎呦呦,视频里那么霸气的你,还害羞了?放心吧,我不会偷看的。”

    傅余年脱下衣服,跳入浴桶。??

    ??“呼呼!”

    ?浴桶中的药汤,就好像千万条小刺一样,不断渗透进傅余年的皮肤,再加上高温浸泡,疼痛的厉害。

    ?“嘶?”傅余年脸色微变。

    药汤渗入他全身毛孔,针刺一样的疼痛刚开始还较弱,逐渐加深,数分钟后,傅余年觉得浑身就像滚在密密麻麻的钢钉之上。

    他紧皱着眉头,张岳山、张九锡以及老管家的注视下,默默体会着全身剧痛,眼神不乱,气机不散。

    张岳山哈哈一笑,大点其头,“能忍耐这样的痛苦,不是常人啊,记得十一岁那年我刚入浴桶,直接就跳了出来,太疼了。”

    当时老父亲回头一巴掌就把我扇晕乎了。

    老父亲大声的呵斥道:“这点痛都受不了,何谈继承家业,光耀门庭,哈哈,现在想来,依旧历历在目啊。”

    张九锡倒了一杯红酒,笑嘻嘻的趴在浴桶上,“你真厉害,我当时第一次入浴桶,被爷爷摁着不让出来,我差点就报警了。”

    傅余年心神入定,坐观自照,尤其体内的那一条天龙,也感受到药浴中的洗练作用,活跃了起来。

    尤其是,他感受剧痛的同时,还发现那药汤中有一种灼热,正在被身体的机理慢慢的吸收,他很快明白这药汤对他大有裨益。

    傅余年好像睡着了一般,享受着汤药浴。

    张岳山眼神涌出浓浓的惊讶之意,便悄声道:“保持浴桶的温度不要变,咱们走吧,明天再来看他。”

    ······

    第一天傍晚。

    张九锡带着人,给他送来吃喝,“酗子,不错嘛,要不要我给你叫几个搓澡师傅,顺便搓搓澡啊。”

    “好啊。不过我比较喜欢漂亮的女搓澡师傅,有吗?”傅余年见张九锡没什么心机,而且灵动可爱,不由得调戏她一下。

    张九锡俏脸一红,走出房间,“去你的吧。”

    ····

    第二天傍晚。

    她笑呵呵的照例带着饭菜,招呼傅余年用餐。

    傅余年见她胳膊上缠着绷带,好像受了伤,笑呵呵的喝了一口红酒,道:“怎么了,练武受伤了?”

    “才不是呢,学校被老师揍,回家呗老爹老妈混合双打,才打成这个样子的。”张九锡有些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傅余年饶有兴趣的,道:“怎么回事?”

    “真想听?”

    “想听。”他点了点头。

    张九锡摇了摇头,“真是不堪回首啊,今天中午,做完了模考的卷子,我就和一群同学跑去网吧上网。”

    “我们学校老师很变态的,尤其是高三老师,简直就是恶魔,经常组织老师中午去网吧抓学生。就今天中午,我刚刚点开你昨晚在清源山庄大显神威的视频,准备好好膜拜一番,突然网吧冲进来一堆老师,揪着穿本校校服的学生就让站到一边去,等会校车一起拽回学校。”

    “我一想,还好老娘机智,每天穿一件带一件,进了学校就换掉,现在穿的普通t恤,应该不会抓我吧。”

    “然后定眼一看,你妹的,班主任,政教主任,纪律委员,保安队长全都出动,能认不出我就有鬼了。”

    “当时就想,要是被抓了,打一顿就算了,最可怕就是叫家长,老爸知道我中午跑网吧,腿都要打断。”

    “嘿嘿,还好老娘天生就机智,我冷静的按下重启键,站起来马上转身往网吧深处走。然而来gank的老师正在逐排扫荡。”

    “我已经走到了大堂最深处,已经无路可退。不难推测,不出五分钟,我就要被揪着衣领扔进网吧楼下的校车了。”

    “当时我就满头冷汗,双腿发软,这时候我摸到了包厢的门,算了,死就死吧,也没看里面是谁就推门进去,迅速关上门。”

    “然后里面两个小姐姐瞠目结舌的看着我,有点懵。当时我整理一下发型,整理一下思路,我先发制人,两位美女姐姐,我是隔壁高三的,中午出来上网,老师在外面抓,能不能让我躲一下。”

    “两个小姐姐看来也能理解我,便说随我,话音刚落,敲门声骤然响起:开门,找人。一点都没错,这就是我班主任的声音。”

    “当时我就吓坏了,瞬间蹲在地上,眼睛里流出了珍珠般的前列腺液,这下完了,回家之后老爸的一顿暴打是免不了了。”

    “我竟然开始打哆嗦。”

    “嘻嘻,反而是两位美女姐姐,一把把我拉到桌子旁边,让我蹲下去,电脑桌下的空间大概只有浴桶的八分之一大。然后用腿挡住桌子的镂空处,站在门那儿肯定是看不到桌子下面的。”

    若无其事的坐在电脑前伸手开门:“干嘛啊?”

    “没事,找学生!”

    “没有,你自己看吧。”

    “嗯,没有,打扰了美女。我们当老师的,理解一下!”说完带上门走了。

    “那一瞬间,我差点尿崩了。”

    “就在刚才吃完饭的时候,我还想起了两位小姐姐的音容相貌,但还记得这件事的每一个细节,比如小姐姐穿的是黑色裙子,还有·······上面印着胡萝卜的红色小内裤。”

    傅余年笑了笑,没想到大世家出身的张九锡,还有这么调皮可爱的一面,道:“幸好,你躲过了一劫。”

    “是啊,再后来我躲了10分钟听到外面不闹了才出了包厢,惊魂未定的我点上一根烟。下楼,迎面撞上靠在网吧扶梯上,准备抽根烟再走的班主任和政教主任,对我微微一笑,很心疼。”

    傅余年开怀大笑,“哈哈,神转折啊,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所以,我的手臂差点就骨折了。”张九锡有些悲伤的说道。

    傅余年坐观自照。

    他带着得意的笑容,沉静如水的星辰之力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不断融入身体之中,夔龙体坚硬如刚,外皮嫩滑如莲。

    而在身体之中,天龙近乎贪婪的吸收药浴中源源不断的天地气机,那天龙的几片龙鳞涌现金色的光彩,偶尔跳动了一下又恢复原来的颜色。

    傅余年默诵气机法决,双手变幻法印,脚踏天罡步,天地气机似一线潮涌动,而那天龙的巨嘴似乎又张大了一些。

    龙眼睁开,才算是进化完成。

    他体内的这条天龙,要等到一飞冲天,看来还需要漫长的岁月修行。

    天龙将其精华淬炼,滚滚莹白气机在体内呼啸奔涌,浑身血肉、筋骨正疯狂吞噬炼化后的天地浓郁气机滋养壮大自身。

    “吃饭了喽,今晚有很多好吃的。”张九锡端过来晚饭,坐在了浴桶边上,给自己倒上一杯红酒,慢慢的品尝起来。

    她脸上红扑扑的,低着头,好像有心事一样。

    张九锡坐在傅余年身边,嘴里咬着高脚杯杯沿,“凉生,你这一身文身要是去骗骗那些学校的不良少女,一定是一骗一个准。”

    “在你眼中我就是那种人吗?要骗那也是一锅端,把你们学校的全部不良少女来一个团灭,哈哈。”傅余年瞪了她一眼,顺便吐槽了一句。

    在傅余年强大的神识掌控下,一部分莹白气机在大周天气海之中不断盘旋,大周天气海之中模糊的气海不断膨胀收缩,隐隐有凝成实质气海的迹象。

    金刚境中期。

    身上这天龙能够吸收天地气机,并能够将其炼化,天龙在不断吸收气机的同时,逐渐也在恢复着生命力。

    傅余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慢张口喷出一道炽热无比的气机,滚烫的罡气呼啸而出,犹如箭矢直喷出三米之外。

    笃!

    罡气穿透墙体,发出一阵沉闷的响声。

    傅余年大笑一声,只觉浑身精气神完美充沛,精神犹如一颗宝珠滴溜溜滚动,念头通达、澄净,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虽然只是短短一瞬,但天龙吸收药浴精华对淬炼身体带来的好处,却远胜过一天二十四小时的修行。

    张九锡明显有些不在状态,吃饭也磨磨蹭蹭的,没有胃口,和平时灵动可爱的她完全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怎么着?小丫头有心事?”傅余年开始吃饭。

    锅烧海参、糖焖莲子、黄鱼锅子、佛手海参,张家的伙食确实不赖,傅余年都想回稷下省的时候带回去一两个厨子了。

    张九锡忽然脸上浮现一阵绯红,“凉生,你有喜欢过一个人吗?”

    他脑海中浮现出蔡锦鲤的娇媚样子,小师妹的温柔冷艳,笑呵呵的,也不知道这两个丫头现在在哪儿,在干什么。

    “想你喜欢的人了?”张九锡见他发呆,说。

    傅余年一来二去的,也和张九锡聊得很熟了,开一些荤素玩笑,也没什么的,今晚见这丫头有些反常,看来是思春了。

    傅余年长出一口气,把盘子里的菜全部吃完,又喝了一杯红酒,“她们都在天边,想也没用。”

    话匣子打开了张九锡也来了谈兴。

    她凑近了傅余年,道:“那你说说,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这个问题可就深刻了。

    傅余年讪讪一笑,本来想糊弄一下小丫头的,但转念一想,这丫头这几天给他端菜送饭,陪他聊天解闷,对他也不赖,一脸严肃的道:“大概就是抓心挠肝的那种吧。”

    “抓心挠肝?”张九锡有些不解。

    不过小女孩的思维总是很活跃的,不能理解,干脆就跳过了这个问题,开口道:“凉生,那你觉得爱情是什么样子的?”

    “我觉得就像今晚的饭菜,很好吃,很可口。”傅余年鼓起了腮帮子。

    张九锡掐了他一下,“说认真的嘛。”

    傅余年想了想,道:“那我给你说个故事啊,你听听。”

    “好啊,有酒有故事。”张九锡悠闲的躺在安乐椅上面,倒上两杯红酒,等着傅余年的故事。

    我记得高三的时候,有一次我抄近路从校门口回宿舍,因为是小路所以经过了教师住宅区,路边栽了许多树木,郁郁葱葱的,也停了许多车辆,总之气氛很安静,让人觉得特别舒适。

    那天路上人很少,只有我和身后的一个老奶奶,她拎着青菜,海带,一条小鱼和肉,应该是准备回家做饭。

    走了一会儿快到图书馆的时候,有一个老爷爷从侧面的小路上走了出来,双手放在背后,很轻松的哼着歌。

    就在快要走近我的时候,他突然弯下了腰,一步一步很轻地走到路旁的一辆小轿车后面躲起来,偶尔探出个头,好像在偷看。就在我觉得十分疑惑的时候,我身后的老奶奶突然说话了。

    她喊:哎哟老头子别躲啦,我已经看到你啦,快来快来帮我提东西,重死我啦。

    然后那个老爷爷就嘿嘿笑起来,站直了身子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过去接过老奶奶手里的东西。

    然后就听老奶奶说:都跑出来接我啦还躲着不让我看到,你说你这个人呀。

    当时我站在他们前面忍不棕头看他们,那天阳光很好,撒在他们花白的头发上,好像染了一层金色,我心里觉得特别的温暖,觉得他们真是特别可爱的老人。

    我想如果人老了,也有这样一个老伴儿,明明已经白了头发皱了眉头松了筋骨,还能和对方这样打趣,这大概就是爱情的样子吧。

    张九锡嘟起粉嘟嘟的嘴巴,双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

    傅余年继续修行,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那浴桶中的所有精纯药力,几乎被傅余年吸收殆尽。

    “嘎嘎!”

    傅余年一握拳头,有磅礴的大力从身体中奔涌而来。

    “我可以试拳吗?”傅余年穿好衣服,有些兴奋的道,泡在浴桶中整整三天,这样的药浴,也算得上是一种小洗髓了。

    虽然收获很大,但却很不自在,傅余年双脚踏地,正需要接地气发泄一下,试一试这一次药浴的功效。

    张九锡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看见了没,丹心堂的地基是用几十吨的石块打造的地级,少量的炸弹都不起作用,跟别说你的拳头了。”

    呼!

    傅余年猛然蓄力,单手举起,凝结成拳。

    手臂上那一道拳罡,宛如一条盘旋的蛟龙一般,蜿蜒,威严,狰狞,处处透露着迅猛无匹的气势。

    只是一闪过,肉眼完全无法察觉到,一拳落地,当即就轰砸了下来。

    ?“轰!”

    迅猛的拳罡落地,只是霎那,宛如雷霆将世,整个地面都为之颤抖,为之变色。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过了之后,接着便是大量的气爆声,整整绵延了整个地下三层,地面凹陷的大坑又生生扩大了五米多,宛如拔地摇山。

    如此猛烈,骇人听闻。

    傅余年和张九锡的脚下,地面完全陷落,下塌,一拳之下,直接在丹心堂地下三层的地基上打出一个百倍于碗口大的深坑。

    灰尘落定,坑深直达两米!

    张九锡倒吸一口凉气。

    顿时,整个丹心堂上面的人全部哗然,老管家处变不惊,以为是遇到了袭击,有人抢劫药材,招呼所有张家的高手封锁楼层,排查原因。

    张岳山则背身来到地下三层,见眼前那个大坑,脸上的皮肤突突突的跳。

    这一拳的力道,堪比一颗小型炸弹。

    傅余年吐出一口气,“张大爷,给你添麻烦了。”

    张岳山明白,这一拳之力,足够宣告傅余年在长陵省,再无对手,他立刻躬身抱拳,不顾老者身份,态度虔诚,语气颤抖,“少年天才,如见天神啊。”

    “过奖了。”傅余年笑了笑。

    他在浴桶里泡了三天,身体都快起皮了,明天就要出发去潜龙山,肯定还会遇到其他的牛鬼蛇神,晚上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反应过来的张九锡‘喂了一声,“凉生,你只是说了个故事,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的答案是什么?”

    傅余年微微一笑,背对着张九锡。

    他大声道:

    每个问题都会有个答案,但并不是每个答案都如最初所愿。重要的是你是否能在答案来临之前耐得住性子,守得稳初心,等得到转角的光明。随时随性随遇而安。”

    山有峰顶,海有彼岸,漫漫长路终有回转,余味苦涩终有回甘。丢掉铁斧上帝会为你送来金斧银斧,吃下毒苹果是为了王子的亲吻。

    所有的失去都是为了给更好的腾出位置,所有的匍匐都是为了能高高的跃起热身,所有的支离破碎都是为了来之不易的圆满。

    上帝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出莫名其妙的决定,你所经历的所有欺骗、侮辱和伤害都是这个世界温柔补偿的序曲。

    一切都会是最好的安排。

    傅余年说完,大步走出丹心堂,抬头看了一眼夜空,凉风习习,明月皎洁,心情畅快至极。

    张家,族会。

    “老弟,你真的不打算带九渊去了吗?这小子虽说武道一般,但还是有点小聪明的,遇到突发情况也能帮你们一把。”

    “是啊,洗髓龙泉,谁都想得到,你们进入潜龙山之后,必然不会一路太平的。带上他,说不定能帮上忙。”

    张九锡坐在下面,脸色冷淡的忘了自己这个便宜表哥一眼,“算了他,就他那点实力,当炮灰还差不错。”

    在座的几个张家长辈,有些脸色不悦。

    “表妹,这个事情很重要,希望你不要意气用事好吗?我虽然武道比不上你,但至少是个男的,能打能扛的。”张九渊不禁想着能够抱得美人归,而且还能在洗髓龙泉中泡个澡,到时候武道境界提升,距离继承张家产业又进了一步。

    只不过张九渊是不会把心里的小九九说出来的,他斜眼瞧了表妹一眼,眼神一冷,不过瞬间又变得热辣起来。

    张九渊是个神货色,她心里一清二楚,在长陵市嚣张跋扈,打人骂街,聚众闹事,玩弄女孩,不求上进,心思猥琐,这样一个人,她可不愿意成为一路上的伙伴。

    ?“那要是老大和小九锡这么坚持的话,那九渊你这一次就·······”其中的一个长辈淡淡一笑,很平静的说道。

    张氏家大业大,其中必然有利益纠葛。

    虽然家主张岳山和小孙女张九锡都不愿意让他去,但其他人还是要坚持一下的,这是面子问题,也是利益之争。

    张九渊舔了舔嘴皮子,侧眼余光上下打量着小表妹的美貌,肆无忌惮的由她那光滑圆润的额头开始扫瞄而下,经由两道斜飞的修眉,长而微翘的的睫毛,冷澈的凤眼,秀美挺直的鼻梁,微翘丰美的柔唇,娇巧的小下巴,白皙如玉的颈部往下。

    他觉得嘴巴有点干,喝了一口茶水,压下去心中的火气。

    ?“老大哥,小九锡有些任性是正常的,那你这么打算的?毕竟老嫂子的病情拖不得,我们也只有这一次机会,千万要慎重做决定啊。”家族中另一个老人脸上微微笑,说话带着一股斯文气。

    另外一个老人也搭腔,“二弟说得对,既然不让九渊去,那还有更好的人选吗?总不能你们两人去冒险吧?”

    “要不,就还是让张九渊参加吧,这小子还是有些本事的,十八岁成为大宗师,很不错啦。”另外一人,也是笑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