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08章 风水
    ,!

    一  他笑了笑,道:“妖魔鬼怪只是种统称,这些东西在阴阳家眼里是风水,在佛教徒眼里是善恶因缘,在基督徒眼里是蒙福、蒙咒之地,在科学家眼里是磁场,在修行者眼里是气场,在量子物理那里是量子纠缠现象,在信息论那里是人脑与信息的交互作用······不管叫什么,它都是客观存在的。譬如,有些房子你一进去就觉得安心祥和,有些房子你一进去就紧张不安,就这么回事。”

    周福寿面色凝重了起来。

    既然陈大师这么说,那就真的有几分道理,看来前面那些肆无忌惮打猎放枪的人,做的确实有点过头了。

    一头身躯修长,毛色如绸缎般的铁狼四蹄轻盈,碧绿的瞳孔盯着眼前赫赫抖的食草麋鹿,口中不由流出涎水。

    呼!

    银狼轻轻一跃,便是丈远,猩红的大嘴一口将麋鹿咬住,喀嚓几声,就将麋鹿嚼碎,吞入腹中。

    ?“呜!”

    一箭刺破长空,闪电般飞射而来,穿透银狼的腹部,狠狠将银狼钉在原地。

    银狼哀嚎,碧绿的眼眸凶狠地看着从林中走来的十多人。不过银狼的生机并未维持多久,便身体抽搐,一股股鲜血涌出,不甘地死去了。

    ?“狼肉温中散寒,补肾壮阳和治虚劳,祛冷积。狼膏润肺止咳,驻颜美容!”张九锡身背复合弓,左瞧瞧右看看,那箭头穿破狼身,钉如地面七八寸,可见气力之巨。

    张九锡正专心致志地摆弄着银狼波浪起伏的毛皮,突然,傅余年心神一动。整个人霍然起身,随身的鱼龙刀化为一抹惊鸿飞射而出。

    ?“吼!”

    就在傅余年在反应过来的同时,在张九锡头顶的丈外的古树上,一头狈朝着傅余年低吼一声,短小而凶悍的身躯轰然扑向了她。

    张岳山脸色顿变。

    周福寿退后三步。

    身后那些保镖更是胆战心惊。

    ?“躲开!”

    ?“这是狈!”

    傅余年厉喝一声,想不到居然有狈隐匿在其他地方伺机报复,或许这头狈本就准备与那头狼一起伏击麋鹿的,但是却意外出现了人类。

    距离太近的,狈狭长碧绿的眼眸透着凶残的眼光,距离如此之近,张九锡根本来不及有何动作,几乎在众人现狈的同时,狈就已经腾空扑身到了胖子的眼前。

    张九锡脸色‘唰’的一下惨白起来,瞳孔在收缩,只有不到一尺的距离,狈狰狞的獠牙清晰可见,要是被咬到颈项,毫无疑问脖子会立刻被尖锐的兽牙咬断撕裂。

    ?“嘭!”

    张九锡一颗心脏都要喷出来了,千钧一发之际,一抹乌黑的光影破风呼啸飞掠而过,带起一层层的气浪,穿透扑过来的凶狈。

    ?一声沉闷的响声响起,一把短刀穿透了狈的下颚,死死将其钉在一株古树上,狈殷红的鲜血顺着颚下流淌而出。

    “凉生!”

    惊魂未定的张九锡从地上爬起来,两腿还在轻微颤抖,脸色惨白,吞了口吐沫,身体冷汗淋漓,毫厘之间几乎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她只感觉现在自己的双脚都在软。

    “记住了,你的后背,永远不要留给敌人。”傅余年一脸的严肃。

    嗷呜······

    一声声浑厚略带惨厉的狼叫声在深。

    潜龙山密林处突兀出现,周围百丈之内的飞禽走兽一哄而散,傅余年心中一动,对身边众人说道:“今天是进了狼窝了。”

    张岳山从刚才的担忧中回过神来,“哎,麻烦来了。”

    张九锡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报以苦笑,对刚才的一幕心有余悸。

    潜龙山,山高山密林,古木参天,出没其间的野兽不知何其多,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够听见野狼、猛虎的叫声。

    显然,他们是在捕猎食物和宣告自己的主权。

    当人类肆无忌惮的打破宁静的时候,它们也会予以回击。

    这是一种威慑力。

    ??“救命啊······”

    突然,从远方一阵微细清脆悦耳却参杂着惊恐的求救声响起。

    傅余年一愣。

    进山之后,他早就释放出经纬气机,周身方圆百步之内,万事万物他都能察觉得到,想不到百年少有人进入的潜龙山,居然还有其他人。

    张九锡擦了擦箭头上的血珠,嘀咕道:“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走吧,去看看,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们就算造不了七级浮屠,造一座小茅屋也好啊。”张岳山道。

    尖叫声越来越弱。

    十万火急。

    想到这里,傅余年纵身一跃,整个人犹如行云流水、飘逸潇洒,看着缓慢实则快到极点了,一道惊鸿,眨眼间,已经在十几丈以外了。

    张九锡修为相对来说就有些薄弱了,尤其在深山老林中赶路,更是让她很不适应,有些难以施展。

    张岳山周福寿和一众保镖,则是快步而行,争取赶上傅余年的步伐。

    茂密的森林之中,一个大概十五六岁,有着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她那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绝色娇靥。

    小女子身着绿裙,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生的明媚皓齿,十分可人,美人坯子。

    小姑娘正惊慌失措的趴伏在一棵参天的百年苍松树上,而她的下面就是一群眼冒绿光的野狼。

    嗷呜······

    在群狼环伺中,一个乌黑发亮的皮毛,矫健有力的四肢,高大威猛的野狼从中走了出来。而此时狼群似乎是闻到了傅余年等人身上的血腥味,转头死死盯着他们。

    银狼目露戏谑之色地盯着树上绿衣少女,嚣张的嚎叫着,野狼的身高足在傅余年腰部以上,甚是威猛,身上散发出威风凛凛的气势,尤其是狼群出没,更是气势威猛,悍勇无敌。

    此时显然少女也被吓得不轻,俏脸面无血色,双手紧紧的抱着树干,不过也还算镇定,一边大喊救命,一边在观察四周环境,希望能够找到机会逃脱。

    呜······

    这头狼低吼一声,群狼仿佛听见命令了一般,开始群涌而上,阵阵恶风升起,个个嘶牙咧齿的向少女高高的树干扑去。

    ?“我滴个乖乖啊······”见到眼前这一幕,周福寿忍不住吐槽,不由的惊出一身冷汗。

    顿时惊得少女一阵惊叫,双手拼命的抱着树干,双脚紧缩起来,身子颤抖,狼爪狂抓树木,前爪不断撞击着树干,百年苍松树叶“簌簌”落地,枝干发出机械扭动的刺耳声音。

    ?“嘎吱······嘎吱···”

    树被撞击的轻微的椅起来,树叶沙沙的作响,幸好,小姑娘占据树干的位置较高,银狼有些够不着,野狼们目露凶光,抬头嘶吼,围着这个大树不停地走动,涎水流了一地,嘶牙咧齿的对树上的少女嚎叫。

    ?突然,头狼又低吼了一声。狼群里一片骚动,片刻,一个体型稍小的黑狼,退后几步,然后一个冲刺,一跃而起,‘嘭’的一声,挂在离少女略低的一个树枝分叉中。

    她绝望的看着下面,已经弯膝蓄力到极致,准备攻击自己的恶狼了。

    恶狼眸中绿光闪动,一跃而起,惨白色的狼牙和猩红流着口水的大口对着少女的脖子猛张。

    一阵腥气和恶臭扑面而来,离少女仅仅只有几尺的差距,甚至嘴中涎水溅射到小姑娘的绿衣,脸上······少女眼眸暗淡,心如死灰的看着丑恶的狼头离自己越来越近······

    锵!

    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突然,一道闪电一般的光芒亮起,一闪即逝,那闪光如雷电将世,有万钧雷霆之力,小女孩以为自己幻听,眼前的一切已经是死后的空灵幻觉。

    但是,腾跃在半空的野狼,眼中的绿光慢慢的暗淡下来,那是生机从体内流失的表现,身体扭曲在一起。

    半空中的野狼掉落在铺满枯叶的地面上,砸起一阵烟尘,身体不停地在抽搐,猩红的血液从中流出。

    少女一愣,只见一个身着灰色唐装,身材颀长,面目白皙的少年出现在距离狼群不远处的一块凸起巨石上,身边还站着十多人。

    群狼一阵骚动,不安和疑惑使它们不停地挪动身体,头狼的眼中也同样带着疑惑,一双双散发着绿光的眼睛死死盯着傅余年和王胖子两人。

    呜呜······

    头狼低吼几声,众狼个个的嘶吼回应,开始缓慢的将傅余年包围起来,狭长而又冰冷带着嗜血的幽绿眼睛死死的盯着傅余年,危险和压迫的气息在空气在弥漫。

    傅余年笑容不变,手中紧握着鱼龙刀。

    刀尖被傅余年灌注气机,发出一阵阵低沉的颤鸣,群狼一听到命令,顿时猛地向傅余年扑来,十几头野狼带着劲风向傅余年袭来,惨白色的狼牙张开朝着傅余年咬去。

    ?“大哥哥,你要小心啊······”一声清脆而带着紧张的声音响起。

    几米的距离瞬间即到,苍松之上的绿裙少女见傅余年动作缓慢,忍不住紧张提醒道,这个时候,傅余年可不敢托大。

    傅余年动了,左手微微一抬,刀口上斜,锵,一声雄厚的裂山之声响起,在半空中挽出一朵碧水涟漪一般的刀罡,绚烂夺目。

    ??噗哧······

    十几道黑影瞬间倒退,掉落在地上,浑身抽搐,脖子处涌出大量的鲜血,将地面染红,血腥的气息在森林中弥漫。

    少女傻傻的看着,不过片刻,便被这血腥的场面刺激到了,脸色变得煞白,肠胃在不停的在翻滚,差点忍不住吐了出来。不过她还是忍住了身体上强烈不适感,慢慢的爬下树来,动作轻巧灵活,非常熟练和轻松,看起来应该是经常攀爬,怪不得能够在野狼群的猎杀下从容的上树,躲过了一场杀身之祸。

    小姑娘双手背过去,大起大落的紧张感让她的面色绯红,小跳一样的俏皮步伐走到了傅余年的面前,笑着道:“那个大的胖叔叔,是你的保镖吧?”

    ?“噗······”身后的周福寿一口老血喷出,差点倒地上抽搐扭曲晕厥了。

    谁都没想到,这位小姑娘一开口就这么调皮,这么富有想象力。

    傅余年也被小姑娘的开朗逗笑了,便接着话茬道:“为什么这么说?”

    小姑娘背着手调皮一笑,那笑容如春风拂面,能让人忘掉忧愁,露出洁白的编贝,“很简单啊,大哥哥你看见美女,没有一点失态。这个胖叔叔看见美女,口水都掉地上了,肯定没见过世面。”

    堂堂长陵市的大佬周福寿,听了小姑娘这话,差点晕乎过去。

    小姑娘一看傅余年准备离开,顿时急了起来,好不容易能够遇到一个人,更何况他还可能知道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大哥哥,我是来找一株药草的,你可以帮帮我吗?”少女急忙说道。

    傅余年身体顿了顿,一个小女子身单影只深入深山密林寻找草药,看来是遇到了什么紧要的疾病,不然也不会一个人冒死进山的。

    半响之后,终于傅余年弄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少女名字叫苑朝凤,由于老爹与人交战的时候被对方暗算,只有找到潜龙山的大正藏千叶莲华和洗髓龙泉两样药材,才能治愈,情况危急,小女孩才孤身涉险,冒死进山。

    大正藏千叶莲华生长在幽深之处,传说蛇蟒气机至金刚,便是千叶莲华金刚身,一般在大正藏千叶莲华的周围,都有大蛇巨蟒守护,想要摘取,何其艰险。

    “大哥哥,我可以陪你睡!”

    小丫头咬着粉嘟嘟的上嘴唇,眼睛一红,晶莹的泪珠在眼眶中打转,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咬字极重,面色不由地悠然泛起一抹绯红,眼神平静而又坚定。

    求神拜佛都是不灵验的,否则这会儿应该有个神仙罗汉什么的帮助受苦受难的小丫头了,可惜小丫头等了老半天都没有等来,反而是引来了一群饿狼。

    傅余年的出现,就像是黑夜中的一丝明光,让苑朝凤看到了希望。

    傅余年沉默不语,这个坚强的女孩,让他的心底一软,人活在世间,不就是为了自己最亲近的人而活嘛。

    人要是活成了石头,即使苟延残喘百年千年,还不是活给狗了。

    ?“过来吧!”

    傅余年心底下的那份柔软终是被这个女孩触动。

    小姑娘先是一愣,随后立刻反应了过来,顿时激动了起来,俏脸染满了激动的红晕,颤声道:“大哥哥,你放心,我说的话会算数的。”

    小姑娘似乎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不想让傅余年难堪,便转移话题道:“大哥哥能帮我,对不对?”

    ?“嗯!”傅余年平静的点了点头。

    ?“走吧!”

    苑朝凤是个可爱活泼又聪明的女孩子,很快就和张九锡成了好姐妹,对张岳山也是尊敬有加。

    看得出来,这个小女子出身不凡,教养很好,而且很有手段,不然她也不可能进入潜龙山,不过她独自一人,孤身犯险,可见心性之坚毅。

    夕阳将漫天的白云染红,幽静的古林开始变得更加安静,山中景色绝美,让人身心舒泰。

    只有偶尔阵阵清凉的晚风吹拂,树木上茂密的树叶飒飒地响起,抬脚踩在柔软深厚的地面上,像是行走在云端,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周福寿笑呵呵的,“陈大师,你真是个地上没有,天上少有的神奇少年。”

    苑朝凤朝着众人扮了一个鬼脸,一行十多人往潜龙山腹地深处走去。

    崔姥姥去向不明,始终是傅余年心里担忧的一点。?

    天高地阔,大云低垂。

    潜龙山腹地高耸入云,是方圆几百里有名的大山,纵横几十里,其中古木参天,原始密林遍布,深山中多异兽,百年之内,也很少有人深入。

    傅余年软玉在手,只感觉到属于少女的淡淡的清香体味在自己的鼻翼中缭绕,两个人十分默契地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

    怀中的少女终究是女儿身,悠然如远山晚霞的脸颊红霞晕染,苑朝凤用自己的手环抱着傅余年,保证自己的平衡。

    第一次这样和一个陌生的男子那么亲密,显然让她很不适应,心中急促不安,心脏在剧烈的跳动,手心都是汗迹,红晕满布,水灵灵的眼睛紧紧的闭上。

    半个小时之后,傅余年等人在一处百丈断崖停了下来,断崖四周杂草丛生,上面狂风呼啸,断崖离地有上百米的左右。

    断崖底下有一直径三尺多的岩洞,此洞深藏在山崖之下,寒潭碧绿,终年不见阳光,幽深黑暗,不辨日月。

    这是一座连绵山脉,断崖背面,又是一座高山。

    一株肉眼可见的大正藏千叶莲华通身墨绿如玉,在黑暗的谷涧深水中发出一缕青光,迎风扑面,送来一阵淡淡的清香,香味沁入心脾,令人通体舒泰。

    大正藏千叶莲华!

    少女心中一喜,身体轻舞,翩若惊鸿,莲足几个回落之间已经到了大正藏千叶莲华。

    “小心!”

    在一条大腿粗细,头生的倒三角型的赤红大蛇,从洞口激射而出,巨嘴如火山喷发,朝着少女的脖子咬来。

    锵!

    ?一道寒光闪过,“当”的一声,赤蛇头颅被傅余年刺断,掉落在地上,蛇身断成两节,鲜血从中流出,还在不停的翻滚扭曲。

    ?“啊!”

    一声尖叫声响起,少女立即反应过来,跳过来,双手紧紧的抓住傅余年的右手。

    傅余年眉毛一跳,终究是个小女孩啊!不过很快小姑娘就意识到不对了,紧紧抓着的双手显得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傅余年右手。

    然后双手不停的扭结在一起,羞涩的低下头来,红晕从脖子一直蔓延到俏脸上,小声说道:“对不起啊!大哥哥,又给你添麻烦了。”

    ·····

    哗啦啦。

    忽然断崖背面另一边传来一阵阵鼎沸之声。

    众人往前往前几步,眼前的情景,让在场所有人都傻了眼。

    山崖背面,一道黑影腾空而起,一股强大炽热的气机烈焰扑面而来,那种气势令的万木低头,百兽失色,山顶之上,扑出一条巨蟒,蛇头冲天,丝丝吐出火蛇雷电。

    傅余年一个后跃,轻飘飘的落在十几米开外,看见这个场面,饶是见多识广也忍不住头皮发麻。

    那些先他们一步的人,全部聚集在半山腰,望着眼前的一幕,个个倒吸凉气。

    张岳山道:“恐怕山崖最顶端,应该就是洗髓龙泉的所在了。”

    “这条大蛇,就是守护洗髓龙泉的守护神。”傅余年仰头望了一眼蛇身延伸的山崖,有一股强大的天地气机涌来。

    看来是没错了。

    只不过想要取得洗髓龙泉,那就必须斩杀眼前的百尺大蛇。

    ?一条足有浴桶粗细的大蛇从山崖顶端爬了出来,浑身长满了巴掌大赤色的鳞甲,光泽细腻,似乎刀枪不入,片片鳞甲都烁烁生辉,腹部洁白,挺起三角眼盯着半山腰众人。

    只见数十米宽的山顶,立着一条弓身的大蛇,这条大蛇半截身体在山崖,半截藏在石中,整个身躯,只怕有二三十米长。

    蛇躯水桶粗细,墨绿色的鳞片有巴掌大小。倒三角的蛇头上,是一双金黄色的竖瞳孔,阴森恐怖。

    “靠,这是什么怪物,九个蛇头,难道是蛟龙?”

    “妈妈呀,这······咱们不会死在这儿吧?”

    刚才那些嚣张的进山者,扫荡山中的一切飞禽走兽,而现在,他们在大蛇的威严之下,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恐惧。

    底下有人喊道:“陈大师在哪儿?”

    “有他来,说不定能对付这条大蛇,我们冲上去就是送死啊。”

    “陈大师,王八蛋,你在哪里?”

    大蛇巨嘴之中有三四寸的炽热火焰升腾,也代表了九头蛇嚣张的气焰。

    归来去一步跃上一块巨石。

    “哼,都是废物!连九头勾玉都不认识,还敢来这儿送死!”

    归来去大喝一声,藐视众人,但他毕竟是武道突破四大境的武者,而且修为极深,见到此场面,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惊慌失措。

    山崖另一边的傅余年等人也忍不住同时惊呼,传说中的九头蛇啊,居然潜藏在山顶,日夜守护着洗髓龙泉。

    想要得到洗髓龙泉,这难度可不是一般般大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