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10章 怪兽
    ,!

    一  “我是搞破坏的小怪兽,不是正义的奥特曼,比起拯救世界,我更愿意品尝一杯红酒,欣赏一个美女,观看一部电影,或者······”傅余年灵巧的上下左右翻动着火焰上炙烤的大蛟龙体,肉晶莹洁白,酥脆滑嫩,流动霞光,阵阵清香,馋涎欲滴。

    张九锡微微一笑,追问道:“或者什么?”

    “或者······打一炮,休息一会儿,再打一炮,晚上的时候再来一炮。”傅余年脸上笑呵呵的,说的特别坦诚,脸上也没有一丝猥琐的意思。

    她脸上潮红。

    只是张九锡,却更加看不透傅余年这个少年人了。?

    大蛟龙除了烧烤的一部分,另一部分蛟龙肉则在傅余年精湛的刀工中逐渐散发出不一样的光彩。

    仿佛蜕皮般被剥下了外层纤薄柔韧裹满蛋白的土灰色坑洼表皮,里面的肉居然是无暇的米黑色,简直像冰雪一样晶莹剔透,非常漂亮。

    又是几道流光闪过,大蛟龙肉被完美的分割开来,变成无数片薄如蝉翼的半透明肉片,由上而下层层叠叠的堆砌着。

    那剔透的成色,仿佛还未切割的白水晶一般,加上充斥其间的蛋白盛在土灰色的大蛟龙皮上闪闪发光。

    傅余年一边烤肉,一边躺在青草地上,十分欢乐,“想起和老焉头,小师妹进山打猎,然后野炊的日子,那才叫一个爽快。”

    他不断翻动着串肉的木枝,明亮的火舌均匀地舔·舐着树枝条上的蛟龙肉排,不少小油珠从肉排渐渐冒出,被火焰的高温炙烤的滋滋作响。

    空气中不一会儿就飘起了让人食指大动的诱人香味。

    傅余年全部的注意力就都放在了这两块喷香诱人的蛟龙肉排上面。

    不得不承认傅余年的厨艺越来越好了,从最开始直接将肉烤到碳化,到现在皮酥肉嫩诱香袭人让人看着就很有食欲。

    傅余年拿起其中一块蛟龙肉排,满怀期待的咬了一口。

    张九锡也有些饿了,刀尖挑起一块龙头,咬了一口,脸上的幸福感,就好像雨后的彩虹一样,比想象中更好吃的味道在舌尖弥散开来,让她诧异的睁大了眼睛。

    在这深谷碧波中长大的蛟龙肉质比通常的肉质更加紧致有嚼劲儿,也拥有了更多油脂,而且大补,对于提升实力很有裨益。

    这些油脂被慢火烤过后都溢了出来,浅浅的包裹在烤肉外围,加上烤到有些微焦的外皮,让烤肉嚼起来酥脆香嫩却又不失劲道,好吃的不行。

    傅余年咬住肉排撕下一大块来,嚼的满口肉香一脸幸福。

    吃着吃着张九锡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眼神闪亮的看向了傅余年,口齿不清的问道,“你还加了一点野蜂蜜来烤肉吧?”

    “这都被你尝出来了······”傅余年笑了笑,似乎对张九锡能够不经提示发现自己的小心思而有点开心。

    越吃到后面越会发现烤肉中有一股虽然隐隐约约,却深入每一丝肉的甜蜜味道,让人味蕾绽放。

    张九锡抓起烤肉,两个腮帮子鼓鼓的像仓鼠,可见烤肉的美味,“弹弹有力,有嚼劲,就是好吃!”

    傅余年也挺开心的,好久没有这么放松,如此舒适的吃一顿晚餐了。

    “以前我们吃的那些食物,简直可以去扫厕所了。”张九锡面对美食,也不顾女孩子矜持的样子,抓起蛟龙肉排,直接就往最里边塞,十分豪气。

    傅余年吃的嘴角油腻腻,一脸幸福的将最后一点烤肉吞进肚子里,顺势舔了舔手指上残留的油迹,给自己的手艺一个满赞。

    张九锡端着木头雕刻出来的木盘子,调皮的吐着舌头,好像一家人抢着吃火锅一样,“凉生,你行啊,做个五星级大厨杠杠的。烧烤大蛟龙,麻辣大蛟龙,大蛟龙肉汤,嘿嘿······”

    刚出锅的麻辣大蛟龙,颜色艳丽,白玉般的肉块,错落摆放在鲜红的辣椒油中,期间覆盖着一层细碎似肉酱的东西,绿色的葱花点缀在最上层。

    所有的调味品都是就近采摘,直接下料,绿色又健康,下面呈现出金黄配辣红,勾动人食欲的麻辣鲜香蛟龙肉。

    张九锡嗅着扑鼻的浓郁香味,又凝不禁拿起筷子,夹起一块沾满了野味辣椒的白玉蛟龙肉,送进口中。

    第一口的感觉就是烫。

    蛟龙肉淋上足量的野味山椒,山椒带点刺激性的辣,冒着烟和炽热的红光,引动人们的味蕾在一瞬间完全绽放。

    麻辣蛟龙肉由辣椒所表现的辣,野味蒜苗的味道的香,辣椒红、鱼肉的白形成的色,烹饪的热所散发的烫以及小山椒辣得舌头发麻,都被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

    未入喉,便觉其五味。

    傅余年一边烧烤,一边煮汤,见张九锡吃的幸福,他也不禁拿起筷子稍微品尝了一口,顿时开始进入某种的境界中······

    又凝缓缓舀起一块玉白的鱼肉,点缀着辣椒,好似女孩子的白皙肌肤,整条大蛟龙被他高超的烹饪的如美人鱼一样馋人,鱼目似美目微微张开,柔嫩的嘴唇,闪耀着美味的光泽,一开一合之间,鱼嘴温柔地吐出馨香的气息。

    张九锡明明只是吃了一口麻婆鱼肉,牙齿缓缓咀嚼之间,好像整个人都升华了,他的脸色变成青白,又渐渐转作赤红,孩子似的眼里射出惊喜,但是夹着惊疑的光。

    光从‘色’和‘香’这两个方面说,这道菜无可挑剔。

    但是紧接着,强烈的刺激性辣味和麻在舌尖扩散,整个口腔哗的被这股味道冲刷,唾液急剧分泌,烫和辣相辅相成。

    第二口,第三口,第四口······

    “这一种鱼肉在身体之中慢慢融化的感觉,各种味道不断扩展着肠胃的容量,好像置身于温暖的大海中,被海水与鱼儿包围全身,与小鱼起舞的轻盈感觉袭遍全身·····大蛟龙肉汤,简直就是一道传世名菜啊。”

    张九锡笑眯眯的享受着美食,咀嚼烧烤大蛟龙,“凉生,我现在才发现,我之前吃到的那些食物,简直就是一坨······又一坨的那玩意儿。”

    两人吃饱喝足,原路返回。

    傅余年与一小时之前一样,一步跃上断崖。

    张九锡紧随其后。

    众人见两人平安归来,顿时松了一口气,周福寿更是双腿瘫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断擦着脑门上的汗珠子。

    张岳山时代经营丹心堂,一见大正藏千叶莲华,顿时激动的浑身一颤,原本皱巴巴的脸皮子开始绽放光彩,脸上都开心的开出一朵花了。

    他瞧着孙女手上的莲华,居然双手合十,九十度虔诚弯腰,“这一株大正藏千叶莲华,以后就是丹心堂的至宝。”

    张九锡开心一笑。

    傅余年将另外一株递给了苑朝凤,伸手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丫头,那好了哦,丢了我不管哦。”

    苑朝凤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双手捧着绽放金色气机的大正藏千叶莲华,努力的点了点头,“我知道,大哥哥。”

    吼!

    山顶的大蛇,还在不断肆虐。

    ?归来去一人死扛,一道罡气射出,打在大蛇庞大的身躯上,大蛇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叫声。

    那一道罡气,也在蛇躯上撕开了一道口子,掉出来几滴鲜红的血液。

    半山腰缩在一起的众人齐齐叫好,大声欢呼鼓掌,这可是和大蛇缠斗四五回,第一次打中蛇躯,而让这畜生手上。

    缩在半山腰的众人,也看到了希望。

    归来去不愧是武道集大成者,虽然前期与大蛇缠斗,没有占到多少便宜,但现在还是稍微占了上风。

    ?“好样的!归大师!”

    “加油啊,我们等着你杀死大蛇,回去了给你庆功!”

    就连周福寿也是眼神一亮,不断朝着归来去啵嘴。

    所有人也算是看明白了,如今大蛇不死,不但他们拿不到一滴洗髓龙泉,而且还要全部埋葬在这儿。

    归来去,此时此刻,成了所有人的寄托。

    此时此刻,只有一人面对大蛇的他暗暗叫苦,别看他一道罡气刺中大蛇身躯,那可是他用上了吃奶的力气。

    而且那一道伤口,对于拥有九个蛇头的大蛇来说,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完全就是隔靴搔痒,而归来去,却感觉到体内周天气海,潜藏的气机在不断枯竭。

    这样耗下去,他会先死在蛇口之下。

    那些现代武器,根本就对蛇躯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已经有五六个保镖丧命于此,空气中一片血腥,让人不安张嘴呼吸。

    轰隆!

    一道阴气,宛如九道喷泉一般,从九张蛇口中激射而出,完全笼罩归来去所占的方圆之地。

    归来去一闪而逝。

    却发现自己的身躯,好像被一道巨力牵扯住了一样,丝毫挣脱不得,他使劲眨了眨眼,浑身的直觉在逐渐消失。

    完了!

    我归来去这一辈子,算是交代在这儿了。

    全场死寂!

    所有人浑身颤抖,面无血色!

    更有人就地打滚,抱头痛哭!

    刚才他们上半山腰的小道,也被巨大的蛇躯摧毁,身后是绝路,眼前是死地,左右都是断崖,真的是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步了。

    ??“归来去!”

    “天要亡我们啊!”

    “完了!”

    在场众人发出一声惨叫。

    现场几个人,见归来去已经死定了,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他们开始寻找绳索,希望自己能够从断崖上荡下去,或许还能留一条小命。

    很多人大哭之后,安静了下来。

    那些保镖的子弹没有库存,复合弓也没有了箭矢,况且他们只是保镖,不是敢死队,这种情况下,没有人能够活着。

    半山腰另一边,则是傅余年一伙十多人。

    如果要逃生,傅余年跃下百丈悬能够活着,张九锡勉强可以,剩下张岳山苑朝凤,虽然有点修为,但如果跃下百丈悬崖,能不能活着,就要看上天的脸色了。

    至于周福寿这么胖,百丈悬崖上跳下去,落地的时候正好能摔成一堆烂肉,过路的飞禽走兽不用咀嚼,就能美餐一顿。

    至于十多个保镖,恐怕也得死光光。

    傅余年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一拍胸膛,将鱼龙刀横放在胸前,朝着众人一笑,“哈哈,该我装逼了。”

    张岳山拉住了他,摇了摇头,“能走一个是一个,不要逞强。”

    “大哥哥,你要好好活着。”苑朝凤揪住了她的袖管。

    张九锡欲言又止,虽然傅余年在深谷碧水中能击败蛟龙,那毕竟只是有一些战斗力而已,眼前的大蛇,那可是经过洗髓龙泉洗礼的,战斗力太强悍了。

    周福寿递给傅余年一串钥匙,“兄弟,你听好啊,我有四百万,藏在了地下室酒柜后面,还有三百万,在清源别墅的收藏室夹层,还有一百万,是在公司办公室的屋顶,还有几张支票,大概有两千万左右,藏在······然后这些财产你一半,给我的家人留一半,陈大师,可以吗?”

    傅余年见周福寿一脸认真的回忆所有财产的藏匿存放之处,感觉有些滑稽,忽然有点想笑。

    “还是回去之后你亲自说吧。”傅余年把钥匙丢给了周福寿。

    周福寿一愣。

    傅余年一笑,“要是活着出去,咱们做个朋友怎么样?”

    周福寿大点起头,高兴的手舞足蹈,冲着他打了一个‘啵’,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额,“绝对的,年哥,一辈子的,你是我大哥。”

    “好。”傅余年说完,转身,他一步跃出,十丈之远,眨眼之间,便到了九头大蛇面前,昂首挺胸,丝毫不惧。

    大蛇居高临下,九个摇摆蛇头,十八只蛇眼,死死盯着傅余年,蛇口大张,露出尖利嗜血的獠牙。

    “那是?”

    “陈大师?他原来没有跑路啊?”

    “这个时候他还敢站出来,不怕死吗?”

    “陈大师,加油!”

    “加油!陈大师,加油!”

    刚才面如死灰,一心等死的众人,见傅余年的出现,心中忽然又燃起了一丝求生的欲·望,一个个开心的面色涨红。

    有人开了头,后面的人也跟着嘶吼了起来,声势震天,千言万语,汇成一句,“陈大师!加油!”

    归有光余光瞥见傅余年过来,皱了皱眉头,“小子,你这个时候跑来干什么?”

    “装·逼啊。”傅余年笑了笑。

    ?“这条九头勾玉大蛇实力至少在金刚境,除非你是道玄甚至天象,再或者有重型武器才能杀死他,你,还不够格,回家吧。”归来去言语不中听,但脸上一片急切,希望傅余年能够回去。

    “你老了。”傅余年笑呵呵的,对归有光在进山之前那一番挑衅的话,一点都不在乎。

    归来去咬了咬牙,“老子还很年轻。”

    傅余年伸手一指,一道璀璨绚烂的金辉罡气荡起罡风,将归来去身上的阴气吹散,“连大蛇打哈欠的一坨鼻涕都躲不过去,还说自己没老?”

    归来去活动了一下身子,受伤不轻。

    “老胳膊老腿了,就别逞强了。”傅余年站在了归来去刚才所占的位置,他仰头看着这条身体从山顶延伸下来,矗立在半空,遮天蔽日,即使露出一半的身长,足足有三层那么高,望之,让人心生恐惧。

    归来去重新握住了手中的刀,“小子,我是老了,可姜还是老的辣,你行吗?”

    “我是朝天小尖椒,辣的一比。”傅余年手中的鱼龙刀,绽放出璀璨耀眼的刀罡。

    归来去哈哈一笑,“不行就滚蛋,老子顶着,你还算是个武道人才,我可不想帝国北方出了这么个好苗子,却死在了这儿。”

    呵呵!

    傅余年觉得归来去这个人挺有趣的。

    溪谷入口的时候当众挑衅他,要和他单挑,而现在虽然嘴上说的难听,却是在规劝他不要逞能。

    “放心吧,大叔。”傅余年脸色温和,充满自信。

    “栽培一颗武道好种子不容易,要薪火相传,可别就这么折喽。”归来七叹了口气,眼神有些幽怨,慢慢的退了下来。

    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一旦逞强出手,反而会成为傅余年的累赘。

    “这出身经历过洗髓,修行百年,力量强大,而且智慧有灵性,可以算得上是个成年人,蛇躯钢筋铁骨,除非火箭弹等大规模杀伤武器,一般的手枪机枪完全免疫。”归来去一步一步走下去,一句一句提醒道。

    他慢慢嘱托刀:“小子,脑子放聪明一点,不要硬碰硬,有机会斩杀蛇头,剁一颗蛇头,等于要一次命。最重要的一点,小心蛇头的鼻涕和老痰,那都是孕育百年的阴气,销魂蚀骨,能瞬间秒人。”

    ?“知道了,老头,啰嗦。”傅余年摇头微微轻叹。

    归来去脚步一顿,哈哈一笑,抬头望了一眼烈阳,拍了拍胸膛,“妈的,臭小子,不过你和我年轻时候还真像啊。”

    傅余年笑了一声。

    归来去捡了一个视野开阔的位置,坐了上去,开始欣赏傅余年的斩蛇之旅。

    他的心态很轻松。

    傅余年赢了,大家开心,终于活下来了。

    要是他失败,没关系嘛,大家一起死,路上也不寂寞。

    归来去心态很稳,一点都不皮。

    就在众人眨眼之间,只见傅余年一步踏出,步步上升,已经到了虚空,凌空而下,立于蛇头上方。

    居高临下,俯视大蛇以及众人。

    股来去望着踏在虚空的傅余年,歪着脑袋笑呵呵的,摇了摇头,“年轻人,就喜欢他·妈的搞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众人仰头,望见虚空之中的傅余年,以为天上谪仙人降临地面。

    “陈大师,这是要?”

    ?“这是?!”

    归来去一皱眉,忽然瞥见傅余年手中的那一柄鱼龙刀,刀罡炸起,宛如一派浪潮,有两三米之高,排空而来。

    ??“刀起!”

    ?傅余年收回目光,金辉的气机,缓缓的从其体内涌出来,心神一动,周身十丈,空气颤鸣之中,气机陡然攀升到极致,惊人的气机波动蔓延开来,滔滔气机涌动,气机升腾,弥漫了半壁天际。

    鱼龙刀,横放在胸前,绽放的刀罡,汹涌澎湃,不断蓄力。

    “呼啦!”

    大蛇具备智慧,而且也感受到傅余年这一招的凶狠,嘶叫一声,猛的回头,十八只蛇目发出幽光,充满杀气。

    而在傅余年气机暴涨时,此刻,天地间的气机,也是在此时变得格外的轻灵浩大,一股清气满乾坤,宛如大正藏千叶莲华的清香,在那无数道惊恐的目光中,鱼龙刀一阵虹光闪现,陡然一凛。

    大蛇注意到眼前的一切,蛇目之中,倒映出生傅余年的霸道杀意。

    “斩!”

    大蛇嘶吼,九张巨嘴张开,不断刺向虚空,激射出九道充满毒性的阴气,哗啦一声,类似喷泉,冲击过来。

    ?天地一静!

    “妈的,死蛇,把头伸过来,让老子杀啊!”

    当傅余年这一句话说出时,原本还在嘈杂叫喊的众人,顿时闭嘴,现场一片鸦雀无声,无数人扭了扭脖子,愣愣的望着虚空中的少年人。

    那位在清源山庄百步飞剑,一拳把崔姥姥钉在墙上,武斗视频火遍长陵省的少年武道天才,难道死战的时候,还是这么调皮?

    众人望着前一刻威严无比,霸道威视的陈大师,下一秒钟却变成了一个亲切的逗比,不过众人瞧着他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忽然就有了以一些信心了。

    或许这个陈大师,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扭转乾坤也说不定。

    ?“那是······刀罡!”

    ?一道道的罡气,在傅余年周身悬浮,而众人的眼神,也是开始逐渐从刚开始的惊疑,变成了一种惊讶。

    傅余年微微一笑,他屈指一弹,那蓄力到极致的刀罡,顿时掠出,然后掠入了空气之中。天地在此时变得灰暗。

    一种近乎恐怖的气机波动,空气开始荡漾凝聚。

    大蛇嘶吼,盘旋蛇身,巨嘴张开,激射阴气。

    ?傅余年脚踏虚空之处,风云汇聚,天地变色,气机浩浩荡荡,充斥虚空。而在那搅动的风云之中,一道庞大无比的刀罡,正在急速壮大。

    刀罡倾斜,宛如巨龙嘴中喷出,有一种浩瀚的威能波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