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13章 畅快
    ,!

    傅余年大喊一声,“带上来。”

    归来去和十多个保镖,压着七个倭人,每一棍子都打在膝盖上,这些倭人齐齐趴在了众人面前。

    “好,干得好。”

    “出了气了,杨老头,你在天上好好看着啊,报仇了。”

    “煮了他们,为同胞报仇。”

    这些倭人力气虽大,但他们只是先头部队,为了就是堵住傅余年,为他们的头头和崔姥姥赶来争取时间。

    鬼头正雄等七个人,在村民前面耍横杀人,武力厉害,但在归来去面前,不值得一提,七个人很快就被五花大绑,带到了空地上。

    七个人,被麻绳绑的像大粽子一样,双手双脚死死缠在一起,完全成了一个人棍,丝毫不能动弹。

    七个人嘴里,都塞了大块的袜子破布,眼前面前的大锅沸水,傻子都知道他们即将要面临什么了。

    呲目欲裂,眼神恐怖,趴在地上打滚,那一刻涕泗横流,面红耳赤,不断的趴在地上像一条可怜虫一样蠕动,企图远离大锅沸水。

    可惜,他们就像垃圾一样,又被人拽了回来,然后投入水中。

    沸水哗啦啦冒泡,锅底的烈火又添了一把柴禾,烧的更加旺盛了一些。

    在场的所有人,听着锅中七个倭人吱吱呜呜的惨叫,头皮发麻,有些女人背过身,双手捂住了耳朵。

    倒是那些男人,义愤填膺之后,又是畅快大笑。

    不一会儿,村口几个玩耍的孝急忙忙的跑了过来,“阿福爷爷,有坏人来了,倭人来了。”

    众人望去。

    崔姥姥身后站着六七人,带头的叫做五十岚斗,孤高冷傲。

    傅余年撇了撇嘴,笑呵呵的,“崔姥姥,你好啊,和倭人勾搭上了,真是丢我华夏民族的脸面。”

    “我就是希望你死。”崔姥姥一身黑衣,面目扭曲。

    归来去擎起大刀,出鞘,杀气纵横。

    崔姥姥冷笑,大声道:“那个少年,已经吸收了洗髓龙泉的全部精华,只要将他击杀,他体内的气机,你们可以尽情吸收。”

    那人眼光发亮。

    不过,他转眼看到了那七口大锅,里面好像煮着什么东西,道:“留在村里的鬼头正雄他们呢?咦,那是什么?”

    傅余年哈哈大笑,“哎呦,你们带孜然和辣椒面了吗?那儿有七大锅水煮肉,正是给你们准备的盛宴。”

    五十岚斗双眼血红,“你,活煮了他们?!”

    “待会儿还有你呢。”傅余年伸手指着五十岚斗,眼中的杀气一瞬间弥漫百步之内,大风浩荡,猎猎作响,他直勾勾看向对面的五十岚斗。

    五十岚斗跨前三步,摆出架势,“好,今天我就腰斩了你,祭奠他们。”

    傅余年身若大鹏,双臂伸展,罡风浩荡,磅礴气机扑杀四野,一股令人跪伏的气势油然而生,猛然间声若炸雷,“五十岚斗!今天我要你的命!”

    “嘭!”

    在场的所有人望着傅余年,感受着那一种王者气势,令所有人低头,心悦诚服。

    ?“噗!”

    傅余年抬手间,璀璨光芒亮起,一口通明长剑出现,长剑手柄之处,有两条盘龙凝结而成,龙口吐出剑光,极其锋锐,由精纯气机凝聚而成的长剑,绝世锋芒,猛的虚空一扫,血溅数十尺高。

    ?“啊······”有人大叫。

    五十岚斗的身后,有一人被腰斩,血液四溅。

    ??“傅余年?!”五十岚斗瞳孔充血,面色红头,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在吼叫。

    傅余年不依不饶,在这种怒气喷薄的状态下,几名倭人却如几只土狗般,不堪一击,这边的村民大声叫好。

    傅余年迈步,威势更盛了,手中的通明长剑放大,再次轮转起来,横扫而过。

    剑气锋芒很长,如一片瀑布群倾泻,向着前方而去,如暗夜炸雷一般绚烂无比。

    ?“噗!”

    又有一人被斩杀,并且伴着一道金光,那人身体如破竹一样,从中间被一分为二,十分惨烈。

    崔姥姥惊呼一声。

    一日不见,傅余年的杀机,居然如此之强?

    傅余年剑指崔姥姥,“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勾结外族,残害同胞,你就应该被一万个男子干·死。不要脸的东西。”

    “你闭嘴。”崔姥姥尖声嘶吼。

    “我要宰了你!”远处,传来五十岚斗的呵斥声,他抬手间,向这边发出一道黑雾虹光,从掌心喷出。

    傅余年迈步,直接避过。

    他心中自语,怒火翻腾着,冲天而起,握紧了拳头。

    ?“哧!”

    傅余年抬手,挥出长剑,撼天的锋芒在一次扫过。

    ?喀嚓!

    手中兵器碎裂的声音传来,那几人肝胆俱裂,猛地大叫。

    噗!

    血液溅起的声音传来,他们带着不甘,胸膛被锋芒斩断,被击穿,而后仰头倒了下去,栽于血泊中,就是这么的强大,横行无阻,抬手间就灭掉了全部五十岚斗身后的小弟。

    归来去摇了摇头,“这小子,也不给我留一个过过瘾。”

    周福寿呼出一口气,笑呵呵的,有些难以置信的摇摇头,“以前听说高强武者,一拳摧城,一剑拔寨,一步跨越就是百丈,总觉得有点扯,现在都他·妈的热兵器时代了,还需要什么武道啊。”

    “没见识。”归来去小小的鄙视了他一下。

    周福寿也不在乎,继续笑呵呵的,道:“以前我手底下,有个国术馆的老师傅,据说是什么武道巨擘境界,能把母牛吹上天。一个人打十个,确实没问题,可是有一天,他就被他的仇人一枪给秒了。”

    “后来我就想,修行武道有个卵用,一把菜刀,一颗子弹,全部撂倒。不过现在瞧一瞧陈大师的风采,原来是以前遇到的,其实都是骗钱的半吊子而已,要是那时候我也修行武道,说不定现在也是个高高手。可惜了,真心觉得自己是井底之蛙。”

    归来去继续保持高人姿态。

    周福寿一边摩挲着下巴,一边嘿嘿笑,“要是有机会,我也修行武道,体验一把这种破碎虚空的感觉。”

    “你还是先把肚子上的赘肉减下去再说吧。”归来去冷不丁的搭腔。

    “哈哈,说的也是。”周福寿伸手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

    哧!

    ?“傅余年!”五十岚斗怒吼道。

    傅余年神色淡然,“别着急啊,急什么,时间一大把,我陪你玩玩,先杀了你的狗,给大家助助兴嘛!”

    下一刻,一片黑雾虹光汹涌而来,浩瀚无边,阴毒无比,完全把傅余年这里淹没了,五十岚斗一出手就是杀机,要镇杀他。

    傅余年结印,淬体到极致的八极拳,轰向五十岚斗。巨大的轰鸣声,从村口的巨大石头塑像处炸开,罡气轰动,震的人们脑袋昏沉,都要破碎了。

    在场的那些村民,一个个呲目欲裂,望着虚空中这两人的对战,简直就是电视剧里面的神仙打架,所展现的威力特效电影都很难做出来。

    两道光芒相撞,拳影黑雾虹光不断撕咬破碎,与一浪又一浪的向前打去,一击比一击强,似乎要轰碎潜龙山村口这一片巨大石头巨像一般。

    这种轰击持续数几秒。

    可以清晰的看到,五十岚斗再次咳血,哪怕他再次运转黑雾虹光,也还是受创了,身体在剧震,黑雾翻天,口鼻溢血。

    五十岚斗缓缓站起身,阴沉着脸,伸出舌头舔干净嘴角的血迹,那笑容之中蕴藏着极其邪恶的力量,笑着道:“傅余年,今天我就杀了你,吞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吸取洗髓龙泉的精纯气机。”

    傅余年缓缓而来,“小心崩了牙!”

    瞧得傅余年嚣张的举止,五十岚斗怒极反笑,擦干了手掌上的血迹,一对眸子阴沉地如深渊中的毒蛇,“你胆敢动我,北方樱花会的所有人,都会追杀你,直到把你剁成肉泥为止,哈哈!”

    闻言,傅余年微微点了点头,“反正你今天是看不到残阳落日了!”

    傅余年轻笑了一声,脚掌轰然踏在地面之上,随着一道爆炸声响,其身体猛然飙射而出,转瞬间,便是与五十岚斗只隔着丈许。

    两人视线交错,傅余年嘴角缓缓挑起一抹冷笑。

    五十岚斗脸色阴冷的望着那近在咫尺的傅余年,眼瞳深处掠过一抹惊慌,即刻体内的黑雾气机暴涌而出。

    ?“晚了!”冲着急退的五十岚斗森然一笑,傅余年脚掌再次猛踏地面,一声爆响,身形陡然出现在五十岚斗身前,手中巨大的通明长剑,带起剧烈的压迫声响,狠狠的对着后者胸膛凌空劈斩而去。

    迎面而来的剧烈风压,逼迫五十岚斗脸色再次一变,心头骇然。

    傅余年的实力,果然已经到了金刚巅峰境界了,他虽然也是金刚境界,可似乎面对同境界的傅余年,他一直处于下风,完全被压制一头。

    五十岚斗心头的念头一闪而过,把牙一咬,现在他已经完全被傅余年的攻击所笼罩,以他的速度,根本不可能完全避开,所以,他只得强行接下傅余年的攻击。

    嘶!

    ?嘴角抽搐了一下,倒吸一口凉气。

    五十岚斗将体内气机狂灌进手中的长刀之内,然后咬着牙,手中大刀带起一股尖锐的破风声响,同时是直直的刺向傅余年胸膛。

    嘭!

    巨大的剑气锋芒,在半空飞速掠过,最后重重的轰砸在了五十岚斗胸膛之上,顿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剧烈的疼痛,让得五十岚斗眼瞳中闪过一抹怨毒。

    在身体倒射的霎那,手掌猛然轰击在刀柄之上,长刀脱手而出,在五十岚斗狰狞的目光中,划破傅余年右臂的衣服。

    在傅余年的这一击狂猛攻击之下,五十岚斗的身体,犹如被打飞的炮弹一般,在地面上狂搓了一段距离,最后狠狠的撞在粗口一处巨大的石像之上。

    巨大的石像崩碎,再次一口鲜血喷出。?

    五十岚斗望着那被长刀划中的傅余年,身体表面那一层龙鳞一般的罡气,只不过是擦破皮肤而已。

    他知道,那是一种极为强悍的锻体之术。

    傅余年的夔龙体,防御如此强悍。

    居然没有伤到他,五十岚斗舔干了鲜血,然后抬起头来,怨毒的盯着傅余年,手掌缓缓的从地上捡起一把精钢长枪,冰冷彻骨的声音中,杀意凛然。

    ?“傅余年,你必须死!”

    ?“这话,你说过了!”?

    傅余年望着站起身的五十岚斗,嘴角上扬,先前的通明长剑锋芒扫过五十岚斗身体的时候锋芒之中潜藏的八极拳罡之力已经侵入五十岚斗的大周天气海,不断炸裂,破碎五十岚斗的气海。

    五十岚斗的气机,在八极拳罡气的轰击之下,迅速地流失。

    这样的举动,虽然有些狠毒,不过傅余年并不在乎,他和五十岚斗,只能是你死我活,若是自己落在了他们手中,求死都不能。

    所以,对待敌人,傅余年不会有丝毫的留手,能杀则杀,不能杀也要将其废掉,永远对自己再也没有丝毫威胁。

    阴森的盯着平静微笑的傅余年,五十岚斗长刀缓缓举起,体内的气机,在杀意的催动之下,开始了迅猛的奔腾。身体表面之上,黑雾的气机,逐渐的破体而出,最后在体外形成一道磅礴的的黑雾瀑布,奔腾不息。

    五十岚斗眼神阴鸷,手掌缓缓的在刀柄之上摩挲,待得体内气机越来越汹涌之时,骤然一声高喝,脚掌在地面猛的一踏,身体对着傅余年狂射而去,手中的大刀,微微一颤。

    刀声发出一阵尖啸,刺破长空。

    凭空舞出了几道雪白的罡气,化为一抹森白影子,刁钻而狠毒的刺向傅余年脖子,杀气森森。

    经过先前的交手,?五十岚斗已经能够猜到,傅余年的身体部分,应该是修成了一种极为强悍的体质,普通的兵器很难对其造成伤害,所以,现在的他,招招攻击,直取傅余年头颅。

    面对着五十岚斗的狠毒攻击,傅余年身形微退,借助着手中的通明长剑宽阔的锋芒,横档之间,将那柄长刀的攻势尽数抵御而下。

    ?“叮叮当······”

    虚空之中,金铁之声不断撞击,随着两人的移动,长刀每一次与长剑交锋,都将会溅起漫天火花以及连片的清脆声响。

    刁钻的长刀撕破空气的阻碍,带起尖锐的声响,闪电般地刺出,而长剑同样是急忙横竖。想再次将之拒之门外。

    然而,就在长刀即将点在长剑之上时,刀身微微一颤,刀尖猛然一摆,竟然是生生的绕开了长剑的阻拦。

    成功的闪避,让得五十岚斗眼眸微眯,眼中闪过一抹寒意。

    掌心猛然击打在刀柄之上,长刀立刻对着傅余年脖子横斩而去。

    嘭!

    傅余年望着那刁钻射来的刀尖,身体急忙后倾,脚掌在地面上踏出一道爆炸声响,身体顿时倒射而出。

    “闪电追击!”

    瞧得傅余年速度暴增,声若炸雷一般从原地消失,五十岚斗同样是一声低喝,脚尖在地面轻点,体内气机狂涌。

    他的身体犹如狂风中一片落叶一般,对着傅余年迅速闪掠而去,而同时,手中的长刀,刀芒再次暴吐。

    望着紧追不舍的五十岚斗,傅余年眉头紧皱,一脚踏在村口巨大巨像之上,心间念头闪电闪过。

    傅余年身体一跃,双脚猛的后弹,在与巨像接触的霎那,脚掌之上,闪电一般的气机缠绕,旋即一声炸响,凶猛的反推力,将傅余年的身体,猛射而。

    借着身体的强大推力,傅余年周身气机如垂天之翼一般展开,双臂一震,手中的通明长剑凌天劈斩,掠空而来。

    头顶上巨大的罡气所带来的凶猛劲气,让得五十岚斗眉头微皱,手中长刀猛的一转,一声低沉地喝声,长刀之尖,瞬间被一股淡淡的黑雾气机包裹,风卷刮过,周围的空气,都是犹如被撕裂了一般。

    长刀略微一滞之后,便是带着一股刺破耳膜的破风之声,重重的点在缠绕着黑雷电的通明长剑之上。

    ?锵!

    响亮的金铁相交之声,在院落之中突兀响起,经久不息。

    猛地,傅余年手中的长剑脱手倒飞出去。

    傅余年脸色陡然一边,身形猛地一闪,想要伸手去抓住倒飞出去的长剑。

    望见此十年不遇的一幕,五十岚斗心头狂喜,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随机刀芒暴涨十尺,对着傅余年的头颅炸裂而来。

    就在刀芒近身之时,那通明长剑之上发出一股震碎山岳的龙吟之声,划破空气一般的速度,仿佛接受了主人的召唤,出现在傅余年手中。

    五十岚斗一见这诡异的情况,心中顿时大感不妙,意识到被傅余年这一招欲擒故纵给骗了,五十岚斗浑身涌出一身冷汗,“好一个心机深重的傅余年!”

    他猛地身体在虚空翻转,想要收回已经全力刺出去的刀芒。

    但傅余年,是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的。

    心头的阴冷喝声,让得傅余年的拳头,猛然充斥了让人震撼的凶猛力量,拳头紧握。带起撕裂空气的压迫声响,狠狠的对着身体已经变得迟缓起来地五十岚斗后背砸去。

    身后陡然袭来的强猛气机,让得五十岚斗脸色狂变,手中的长刀急忙脱手而出,然后体内气机狂涌,身体表面上的气机黑雾,再次变得浓厚了许多。

    眨眼之间,只来得及让五十岚斗准备这么多。当他刚刚加厚了气机薄雾的防御之时,傅余年的攻击,便是狠狠的砸到了其后背之上。

    嘭!

    刹那接触地沉闷声响,在院门口悄然响起,虽然低沉,却是蕴含着令人心惊胆战的力量。

    背后传来的凶猛劲道,直接让得五十岚斗脸色猛的一白,身体猛然前扑,落地之时一掌轰击在地面,减缓坠落力道,身体刚刚立稳,还来不及转身反攻,五十岚斗脸色再次一变。心随意转间,体内汹涌而出,准备防御。

    就在其气机形成黑雾包裹之时,不远处地傅余年。沉声喝道:“炸雷崩裂!”

    轰!

    又是一声低沉的闷响,五十岚斗身体一阵剧烈颤抖,喉咙间,传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嘴角,一抹血迹,刺眼的浮现。

    傅余年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

    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招,居然没有将五十岚斗完全斩杀,还是有些遗憾,只不过这一次五十岚斗体内炸雷的碎裂,消耗了很大一部分气机。

    ?“傅余年,我小瞧了你!”

    抹去嘴角的血迹,五十岚斗脸庞上,充斥着狰狞的神色,被同境界的傅余年三次搞得这般狼狈,这还是他这么多年的第一次,怨毒的盯着傅余年,咬牙切齿的道。

    五十岚斗冷眼望着傅余年的举动,手中长刀之上的气机越来越浓郁,到得最后,气机翻腾间,竟然是隐隐的形成了一个仰天狂啸的毒蛇模样。

    瞧着刀尖之上凝聚而成的气机毒蛇,五十岚斗眼中闪过一抹喜意,嘴角再次泛起一抹狰狞笑容,手中长刀骤然诡异的一阵急颤,瞬息之后,脚掌在地面猛的一踏。

    “傅余年,我保证,我不会将你立刻杀死,我要每天吃一块你的肉,喝一碗你的血!”身体狂猛的扑来。

    五十岚斗仰头一声暴喝:“蛇吞天象!”

    随着暴喝的落下,五十岚斗手中的刀尖上,快速奔跑的巨大黑蛇涌现而出,狂暴的蛇声,响彻在这片天地,村口巨大石像,也被蛇尾扫中,化为无数骇然碎块。

    抬眼望着那附在长刀之上的气机黑蛇,傅余年咬了咬牙,缓缓的出了一口气,体内气机骤然奔腾,长剑之上,金色的光芒不断绽放,奔涌,好似潮水一线天,涤荡一片小世界一般。

    ?“卧象潜龙!”

    傅余年话音未落,漫天金辉罡气之中,傅余年手中长剑骤然怒劈而下,一道丈许龙吟之力,猛的自长剑盘龙口处暴射而出。

    沿途所过之处,石像化为粉末,漫天扬起,地面被破坏成一片狼藉,一条深深的沟壑,从傅余年脚下,一直蔓延到攻击而来的五十岚斗面前。

    “轰隆隆!”

    晴空霹雳,好一道龙吟剑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