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14章 剑气
    空气中传来的剧烈压迫以及剑气的破坏之力,让得五十岚斗阴鸷的眼神深处闪过一抹惊骇,他没想到,金刚巅峰境界的傅余年,战斗力会如此强大。

    不!

    应该是恐怖!

    今天已经是你死我活的场面,必死之局。

    五十岚斗咬了咬牙,这种时候,没有退缩,因为退则死!

    非常清楚这点的五十岚斗,只得将体内的气机,不要命的灌注进长刀之中,然后与那道龙吟剑气,重重的轰击在了一起。

    轰!

    巨大的暴响声,几乎将整个村口巨像炸裂,金辉剑气与刀尖黑蛇交接之处,一道道巨大的裂缝,犹如蜘蛛网一般的蔓延而开,蔓延山路街道大山河流,略微一颤,整条街彻底被掀翻,炸裂。

    在龙吟剑气之中,略微沉寂,随即一道影子暴射而出,在半空中狂喷着鲜血,最后被狠狠的砸射在了墙壁之上。

    顿时,墙壁瞬间化成一片废墟,烟雾弥漫。

    ?傅余年身形缓缓落下。

    望着下方那安然无恙的少年,紧握双手的少女终于松开一对粉拳,苑朝凤玉手轻轻捂着红润小嘴,俏脸之上,一片震撼。

    傅余年望着那在废墟下不断狂涌鲜血,不断大力抽搐的身体,眼神淡然,似乎这一切只是应得的而已。

    他阔步来到废墟之旁,手中长剑,轰的一声,将一块碎石击飞而去,露出了下方那惨白着脸色,满身狼狈的五十岚斗。

    ?“你要死了!”

    此时的五十岚斗,双腿已被砸断,惨白的脸色极为的可怖,呼吸也是越来越低不可闻,显然,他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傅余年,老子要杀了你!”虚弱的声音,从五十岚斗嘴中断断续续的传出,然而虽然声音低迷,可其中的那抹怨毒,却是丝毫不减。

    傅余年轻笑了笑,并未答话,神态自若。

    ?“小子,我是樱花会的高层,你不敢杀我!”

    五十岚斗话语中,也并没有求饶的意思,反而充斥着狰狞地杀意。

    在他看来,无论自己多么嚣张跋扈,多么目中无人,但只要他搬出樱花会的名头,别人都会仔细斟酌一下的。

    毕竟樱花会在帝国北方,是一个让人不得不重视的外来组织。

    傅余年,是不敢杀他的。

    这是五十岚斗最后的依仗!

    ?“我说过,我会杀了你!”

    傅余年重新催动气机,长剑之上,那一道道令人胆寒的锋芒不断嗡鸣,望之,令人头皮发麻,身体炸裂。

    此时的五十岚斗,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内心的恐惧,这时候他才意识到傅余年不是一个按照规矩办事的人。

    傅余年就是他心中那个例外,那个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万一。

    ?“傅余年,你敢!樱花会的人会杀了你,包括你全家!”

    傅余年神色泰然,“那是你死之后的事情,就别瞎操心了!”下手毫不拖泥带水,在其他旁观之人还没有惊呼出声的时候,长剑锋芒已经闪电一般扫过五十岚斗的身体。

    ?“嘭!”

    随着一声闷响,五十岚斗眼瞳骤然一凸,身体猛的下陷了许多,一口鲜血被其从嘴中狂喷了出来,鲜活的心脏生生炸裂。他的眼睛怨毒地盯着面前的傅余年,五十岚斗终于是缓缓的软了下去。身体之上的生机,也是快速褪去。

    望着那蜷缩在废墟之中地冰凉尸体。

    无悲无喜。

    傅余年眼眸轻轻闭上,吐出一口浊气。

    崔姥姥见此状况,双膝跪地。

    傅余年冷笑一声,“我不杀你,怕脏了我的手,不过,你以后就做个普通人吧。”说完,大手一挥,一道罡气涌入崔姥姥气海。

    卡兹!

    她体内的大周天气海,破碎成虚无。

    修行近五十年的武道境界,随着体内大周天气海破碎,化为泡影。

    崔姥姥流下几滴泪水,不知道是在惋惜自己的武道境界,还是为之前的所做的恶心事情悔恨。

    潜龙村的事情解决,那些倭人也被村民们丢到了大山之中,成为了野兽的美餐。

    众人与阿福伯告别,启程回长陵市。

    晚上休息。

    傅余年听到她的声音有点忸怩,仔细地看了她一眼,见她的头发披散,如瀑布的秀发整齐地披在肩后,透出清新柔媚的气质,那对漂亮的眉毛下一双不会说谎的大眼睛闪呀闪的,似在躲避着什么。

    ?“我要陪你睡,这是我答应你的,我不会食言。”苑朝凤站在门外,手心捧着大正藏千叶莲华,咬着牙有些倔强地说出这一句话,双手扭结在一起,咬着牙明显在纠结。

    只不过小妮子终究不是王胖子那种花丛老手,说完之后就完全没了气势了,毕竟苑朝凤的名节,可不是开玩笑的,有些心虚地坐在房间角落。

    见她在墙角处缩成一团,明亮的眼睛正看着自己。

    傅余年有些好笑,走到女孩近前,刚要说话,那女孩猛的站起身向门外跑去,吓了一跳,见女孩跑到门口又站住了。

    苑朝凤在门口站了一会,又慢慢走回来,见旁边傅余年的笑脸,脸一红嗔怒道:“大哥哥,你真不会要······不会那么卑鄙吧。”

    傅余年被她说的一愣,没想到这丫头还有这么泼辣的一面,心里对她有些佩服。面上却嘿嘿一笑:“我还有更卑鄙无耻的事没做呢!”说着,傅余年伸手向女孩的衣服抓去。

    男人嘛,总有征服欲的,无论是在马上还是床上,作为男人,一直要有两杆枪,一杆枪逐鹿天下,一杆枪专治各种娇娃浪女。

    正如胖子经常挂在嘴边的,“胯下一杆枪,挑翻江南江。”

    女孩吓得大叫一声,闪到离傅余年最远的角落。一看女孩慌张的样子,傅余年就想逗逗她,大步跑过去。女孩没有傅余年速度快,不一会就被傅余年抓住衣服,苑朝凤拼命的挣扎着,连手带脚的打在傅余年身上。

    傅余年闹够了,刚要把手松开,忽然手腕一阵疼痛,低头一看,苑朝凤的脑袋正贴在他的手上,不用看清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小妮子······”傅余年扳住女孩的脑袋,费了好大劲才把手抽回来,仔细一看手腕上多了两排血红的牙印。

    女孩看见傅余年要杀人般的目光,蹲在墙角处又缩成一团。

    傅余年叹口气,心中暗骂自己顽皮,和一个小女孩开什么玩笑,心里憋气,一屁股坐在床上,怪自己太孩子气了。

    苑朝凤站在角落里,根本没想到眼前这人救人的时候能豁出命,怎么猥琐起来这么无耻呢,一个人怎么能这么样呢,他有些好奇地望着一边的傅余年。

    见他微微白皙的侧脸,颀长匀称的身体,以及在潜龙山那种一人面对大蛇丝毫不惧的那种气势,一时之间有些迷恋了。

    傅余年摇头一笑,转头对女孩说:“我看你好几天没有洗澡了,你去洗个澡吧。放心,我不会偷看的!放心吧,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这大正藏千叶莲华你收好。”

    女孩看了看浴室,眼中写满的渴望,但是又马上把头低下。

    听见傅余年这说,心底一颗大石头落下,暗道这个人也不是那么猥琐嘛,只不过听到后来,说不会偷看的,心底又生出一丝失落感,连小妮子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酸酸的感觉了。

    这或许就是恋爱的感觉吧,心念一动,小妮子低眉羞赧,见她双眉弯弯,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脸如白玉,颜若朝华。

    她服饰打扮朴素如邻家碧玉,只项颈中挂了一串明珠,发出淡淡光晕,映得她更是粉装玉琢一般。

    只不过连日的潜龙山劳心劳力,还差点搭上了性命,让她的衣角有些破烂,突然放松下来,到了一个安全的环境中,脸上的疲惫之色顿显。

    傅余年看着眼里,明白女孩怕什么,躺在床上笑说:“你放心的洗吧,我对小女孩不感兴趣。既不会咬你,也不会吃了你!”

    傅余年转身,面部对着墙面,不再看女孩。

    他随手翻开大学的课本,读了起来。

    苑朝凤觉得好奇,“大哥哥,以你在潜龙山的表现,那些富豪都把你奉为座上宾,尤其那个周福寿,差点把你当爹了。你为什么还读书啊?”

    “世上九千九百事,不过是一拖二懒三不读书,我可不想变成又拖又懒不读书的人,这样的人,只会烂在泥沼里,万劫不复。”傅余年语气平和的道。

    苑朝凤双手托腮,似懂非懂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点头的时候,就好像打盹一样,“你和我老爸好像哎。”

    “怎么像了?”傅余年有些好奇。

    “他很幽默,很会讲笑话,但有时候也会很严肃,而且每天都要在书房呆几个小时,翻看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老书。”苑朝凤不假思索的说道。

    傅余年微微一笑,“那你爸爸一定很了不起吧。”

    “那是当然。”苑朝凤扬起了少女傲娇的下巴。

    过了一会儿,听见浴室没有什么动静,傅余年叹口气,安心读书,不管她了,越说可能越难堪。

    他脑海里闪过女孩缩成一团的身子,心里有些难过,责怪自己刚才不应该逗她。

    现在自己已经是个坏蛋了,如果再玩弄这女孩自己就又是个混蛋了,坏蛋加混蛋,不是双黄蛋就是王八蛋。

    傅余年看了一会儿书,举得有些疲累了,连续的激战大蛇,五十岚斗,让他的气机消耗的厉害,此时闭目,体内的天龙逐渐隐现,在皮肤筋骨之中不断游动。

    女孩蹲在墙角,等了好长时间,感觉傅余年真的睡着了,心里奇怪,眼前这个坏蛋好象不是太坏,至少他没有把自己······

    她之所以大胆泼辣地那么说,也是被逼无奈,时候还是隐隐有些担心,但现在见傅余年并没有那种意思,不由地全身轻松,想到这,女孩脸一红。站起来,慢慢走到床边,小心推了一下睡觉的傅余年。

    后者没有反应。

    女孩胆子大了一些,连续推了几下,还是没有反应。

    女孩把悬着的心放下,她蹑手蹑脚地关上房门,后背靠着门框,想起重伤在身的老爸,而自己冲动之下走入潜龙山腹地,好几天音信全无,生死两难,老爸该是有多担心。

    想着,苑朝凤的眼泪掉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女孩心情平静了一些,今晚过去之后,就算兑现了要陪傅余年睡觉的诺言,只不过是他睡着了,所以错过了对自己动手动脚的机会而已。

    想到这儿,小女孩心里彻底轻松下来。

    转头看看床上的人,见还在睡眠中,心情放松了不少。女孩搬了一把椅子坐在离床最远的地方,靠着墙盯着睡觉的傅余年。

    ?快到凌晨一点了,苑朝凤精力也到了极限,靠在墙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女孩被冻醒了,穿着单薄,有点冷。

    ?看了看床上的傅余年,正盖着被蒙头大睡呢。凭什么自己就得挨冻而他就不用,一股怒气在女孩心底升起,凭什么他睡床,我就要打地铺睡沙发啊。

    苑朝凤来到床边,用力把傅余年身子向里推了推,空出一块地方,女孩躺了上去,过一会,女孩把傅余年身上的被拽了过来,盖在自己身上,眼一闭,睡着了。

    傅余年睡得正香,感觉到女孩在推自己,也没有理她,过一会女孩躺在自己身边傅余年也没有在意。没想到她越来越过份,后来竟然把被也抢走了。

    傅余年睁开眼睛,把被又拽了回来。一会女孩冻醒了,见被又给拽回去,气得咬咬牙,一把把被抓了回来。

    就这样,床上二人在没有硝烟的床上战争中不知道争斗了多久,最后在俩人都感觉到温暖的情况下,迷迷糊糊睡着了。

    傅余年睁开眼睛,抬起头一看笑了。原来女孩靠在自己的身边,一支胳膊搂着傅余年的脖子,一条嫩腿抬起压在他的身上。

    小妮子整个人象八爪鱼把傅余年抱住。

    傅余年红着脸把搂住自己脖子的手拽了拽,可是没拽动,女孩的手指死死抓住自己一边肩膀的衣服。

    他的动作惊动那女孩,得到的反应是搂得更紧了。

    傅余年叹口气,转头看女孩的睡脸侧颜,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坯子,长长的睫毛下似乎还有未干的泪痕。

    傅余年心里一痛,她只不过是个孩子,还是需要被父母爱护的年龄,这个时候应该是躲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以一肩之力扛起家庭的重担,孤身入潜龙山,面对九死一生,丝毫没有畏惧,真是个好女孩。

    傅余年静静的躺在床上,任女孩搂住自己。女孩睡得并不安稳,一会皱眉,一会小嘴说着梦话。

    傅余年轻拍她的肩膀,嘴里轻声慢哼着歌曲,女孩逐渐安稳下来,朝阳升起,苑朝凤沉沉睡去。

    张岳山邀请傅余年去吃午饭。

    中午的时候,苑朝凤便惊喜的告诉傅余年,“大哥哥,我联系上老爸了,一会儿就要走了。”

    傅余年笑了笑,“那就好。”

    “大哥哥,九锡姐姐,以后我们再见了,我请你们吃烧烤,把所有能吃的东西都烤一遍。”眼嘲讽一手牵着傅余年的手,一手握着张九锡的手,很骄傲的说道。

    “那我们就等着你请客了。”

    “好嘞!”

    张九锡从丹心堂安排了个忠厚可靠的伙计,护送苑朝凤回家。

    “陈小兄弟,这一次真的多谢你帮忙,我的老伴扛过来了,至少再活十年没问题。”张岳山心情很不错,一桌子菜也特别丰盛。

    吃饭的时候,张岳山谈起了樱花会。

    傅余年在一边看着,突然插嘴道:“老大爷,你对这个樱花会知道多少?”

    “呵呵······”张岳山缓缓在椅子上坐下来,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用一种苍凉的语气道:“樱花会渗透进帝国北方,有上百年的历史了。最近几十年,特别的猖獗,俨然成了能与本土社团抗衡的大组织。”

    “这么强大?”傅余年这几日,一直都从别人嘴里听说樱花会是如何强大,如何厉害,但从张岳山的嘴里说出来,可见这个樱花会真的不一般。

    张大爷笑了笑,“以后你还是要小心一点,这些倭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什么丧心病狂的时候都能干得出来。”

    傅余年皱了皱眉,看来除了稷下省的王朝会,这个樱花会也该引起自己的注意了,于是道:“多谢您的提醒。”

    “碎碎个事!”张岳山哈哈一笑。

    傅余年和张岳山,一老一少,毫无代沟,聊得很开心。

    张岳山忽然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小子,反正我能看出来,你骨子里不是那种很安分的人,发展你的社团?那可是一条荆棘之路啊。”

    “心中瞎捉摸,不如去看一眼,我只是不甘于平庸。”傅余年夹了一口菜,和张岳山对饮了一杯。

    张岳山很欣赏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很对。”

    “你身具大气运,生来是不凡的人,这几日相处也是缘分,老头子我便觍着老脸求你一件事,小兄弟仔细考虑一下。”张岳山说话的时候,神情庄重,态度严肃。

    傅余年面色一正,“您说。”

    “和我······这个孙女谈恋爱吧。”张岳山说完,长出一口气。

    “啊?”

    “爷爷?!”

    傅余年差点吐血,这算是什么要求?

    他笑着摇头,“老爷子,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这个完全不妨事嘛。”张岳山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出色的男人,身边有几个女孩子那是很平常的事情,毕竟美人爱英雄。只要你有本事,可以把他们两个都征服了嘛。”

    “这个······”傅余年看张岳山的表情不似做伪,心中暗想,这个老头子思想还真是开明啊。

    张九锡则是俏脸微红,嘟着嘴巴,一遍又一遍的数手指。

    就在这个时候,老管家慢跑着进来,道:“老板,有个年轻人拜访,说找一下陈先生,您看?”

    张岳山看向傅余年。

    傅余年瞧向老管家,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进来一个年轻人,竟然是苏长安,他微微一笑,态度谦和,“张先生,年哥,我没打扰你们用餐吧,”

    “你过来了?”傅余年看向他。

    苏长安过来,而且找他,那就说明天启社团有事发生了。

    张岳山也很识趣,道:“陈小兄弟,有事你就去忙吧,咱们天涯路远,余生还能再见,一起喝酒打屁,哈哈。”

    傅余年起身告别。

    张九锡一步不动,泪眼迷离。

    张岳山伸手抚摸着小孙女的脑袋,“傻孩子,喜欢这样的男人会很累,大起大落,酸甜苦辣,生死荣辱,鲜花锦簇,这样的男人,你要主动一些,更要有等待的耐心。”

    张九锡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她靠在张岳山臂弯里,慢慢握紧了粉拳,双眼盯着傅余年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心道:“天涯路远,我们还能再见。”

    ······

    等出了张家,坐上车,苏长安才咬了咬牙,道:“年哥,张甲子那个狗东西,带这一伙人不回来了。”

    “什么意思?”一提起这个人,傅余年就想到他的活埋和铸肉钱杰作,留在他脑海中的印象很深。

    苏长安一拳砸在仪表盘上,“年哥,你离开之后,我们几个商议了一下。稷下省是帝国北方的中心,轻易不会有事,即使范块垒死了,王朝会那边也没有什么动静。于是我们打算逐步向长陵释老陈醋省渗透。张甲子毛遂自荐,愿意去打开局面,带了上百个兄弟渗透进了老陈醋省,可谁知道,这个狗东西在有了自己的地盘之后,就不愿回来了。”

    傅余年冷笑一声,“翅膀硬了啊。”

    苏长安十分气愤。

    “当日,我记得老高跟我说过这个人,说他心思阴毒,一心往上爬,以后必定是个社团的祸患,只是没想到他这么沉不住气。”傅余年有点意外,但是这些意外,在他决定升任张甲子为纵横堂副堂主的时候,就一定预料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