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16章 叫嚣
    二十多人嘴里叫嚣着,黑压压的走到了富贵餐馆的门前,人群中分开一条路,带头的是一位中年胖子。

    中年胖子看起来四十多岁,身材高不高判断不出来,但体型可够粗壮,估计上秤称一称得不下二百斤。

    向脸上看,大脸小眼,可能是太胖的关系,脸上的肥肉把本就不大的眼睛挤得更小了,眯眯成一条缝,看起来像是在眯眼笑。

    此人便是龙头区这一片的袍哥,劳旺八。

    劳旺八走进餐馆,面露威严,“怎么回事?”

    那精瘦汉子捂着肩膀,“旺哥,就是他们,我们几个兄弟吃点饭,这小子找事儿。”

    劳旺八似乎有些难以置信的打量着傅余年和王胖子,就这么两个人打倒了他手下七八号人,而且这两人看起来根本没受伤啊。

    “胳膊还是腿?”劳旺八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胖子憨憨的,“什么胳膊什么腿?”

    劳旺八瞧了胖子一眼,心道还是个愣鸟,于是坐下来,点了一支烟,“一人一条胳膊或者一条腿,这事儿就平了。”

    “你妈了个臀!”胖子举起了板砖。

    劳旺八抽了一口烟,“自己动手还是我们动手?”根本不给两人说话的余地。

    精瘦汉子走上前,弯腰说道:“老大,这三个姑娘要不咱们······带回去,嘿嘿,给袍哥你暖暖床嘛。”

    劳旺八眯起的小眼睛这才注意到角落里的三个女子,顿时小眼睛一亮,身子一动,那屁股底下的凳子就咯吱咯吱,差点崩碎了。

    劳旺八没说话,但那意思肯定就是同意了。

    都说龙头区乱,现在看来,还真他·妈的是·乱。

    苏长安带领白袍堂的兄弟们潜伏在这儿,确实没人会注意到。

    劳旺八胆肥到了这个地步,光天化日,明目张胆的就敢把这三人带走,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劳旺八瞅了瞅三女,招招手,“你们三个,到这儿来。”看他的派头,是把这三个女子当做是陪酒的公主了。

    张玲玉和李佳怡的脸色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战战兢兢的,嘴皮子都姿了。

    白落梅一脸的平静,只是一双粉拳紧握,右手里攥着一只小匕首。

    精瘦男子走过来,一把就将张玲玉和李佳怡两个人拽了过去,“他·妈的,出来做的,还装什么清高,龙头区谁不知道我们旺哥出手阔绰,一晚上够你们一个月挣的。”

    精瘦汉子伸手要抓白落梅,傅余年一把打落了精瘦汉子的手。

    傅余年不介意张玲玉和李佳怡吃瘪,但白落梅,不仅是大学同学,也算是个朋友,他是不会让她受辱的。

    精瘦汉子之前被傅余年两板凳打怕了,见傅余年欺身上前,精瘦汉子面色惊恐,向后退去,差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劳旺八踹了他一脚,“龟儿子,真给老子丢人。”

    抽完了一支烟,劳旺八站起身,右手示意,一个小弟递过去一把砍刀,“你们不动手,那我就自己动手了。”

    白落梅笑眯眯的看着傅余年,一点都不慌。

    她知道傅余年要真的怒了,对付这些人,不过就是一巴掌的事情。

    劳旺八混了半辈子,又是在自己的地盘上,特别嚣张,刀尖指着傅余年,“龙头区我最大,和我作对,你完了。”

    他冷笑着,看着白落梅,“还有你,你们三个中我最中意你,放心吧,床下我是一夫当关,床上我是猛虎下山。”

    劳旺八步步紧逼上前。

    傅余年一步不动。

    “大王叫我来巡山,抓个和尚做晚餐······”就在此时,白落梅的手机铃声响起,气氛有些压抑,很多人听到这铃声,差点喷了。

    “小婊砸,想摇人啊,没机会了。”劳旺八提着刀,一脸的凶悍。

    就在此时,又有好几辆豪车停在了富贵饭馆的门口。

    街上的人也是大为惊讶,今天这是怎么了,豪车云集的,长陵市的富二代都跑这儿凑热闹来了。

    带头的少年面容白皙,戴着黑超,迈着螃蟹步,摇椅晃的走了过来,“八爷,哎呦,您怎么在这儿啊?”

    劳旺八转眼一瞧,嘿嘿一笑,迎了上去,“这不是李少嘛,大驾光临啊,按理说你的身份高贵,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李秀轩一瞧,伸手一摇,笑着和三个女孩子打过招呼,“小玉,佳怡,落落,你们都在啊。”

    张玲玉软绵绵的躲在了李秀轩怀里,撒娇暧昧的嘟了嘟嘴,娇滴滴的道:“刚才那个人好凶啊,要把我们抓回去当他的压寨夫人呢。”

    李秀轩转过头。

    劳旺八又不是傻子,一看情况就明白了,顿时哈哈大笑,一拍手,一咂嘴,“嘿,我说,原来你们认识李少啊,大水冲了龙王庙了。”

    张玲玉一脸的高傲。

    李秀轩见几个女孩子也没事,道:“人都到齐了吧,那咱们就走吧,落落,你位子订好了吧,不然我帮你订。”

    白落梅点点头,“好了。”

    “上车吧,这种垃圾肮脏的地方,我是一秒钟都不想呆。”李秀轩在张玲玉翘·臀上拍了一把,笑的有点轻浮浪荡。

    李秀轩转过头,摇了摇手,“八爷,今天要给一位大美女庆祝生日,那怎么改天喝酒,我请你。”

    劳旺八一拱手,“李少,你们走好,我还要收拾一个人。”

    李秀轩一皱眉,“八爷,什么人惹你了,亲自出马啊。”

    劳旺八一指傅余年,咬着牙恶狠狠的道:“就是这小子,伤了我七八个兄弟,他·妈的在我面前装,我今天一定要把他收拾了。”

    李秀轩一瞧,自己不认识,也不管闲事,“上车。”

    只是白落梅,却没有动身。

    这时候,刚才那一群富二代中,走出来一个青年,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被傅余年一招压跪的张九渊。

    他早就看到傅余年了,但根本就不想打招呼,而且,他也一直在琢磨,怎能能找回场子呢。

    毕竟那天在张家长辈面前,这小子一点面子都不留给他,张九渊可以说是丢尽了脸面,距离他继承家族的家业,又远了一步。

    最气人的,那就是这小子来了之后,小表妹就完全漠视他的存在了,而且听老管家说了,张大爷还想然表妹和傅余年恋爱,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那天在议事厅的羞辱,再加上今日的屈辱,让他心情特别烦躁,本来以为这小子今天就滚蛋了,却没想到又在这儿遇到了。

    张九渊暗暗感觉,自己找回场子的机会来了。

    张九渊走上前,想要抓住白落梅的手,却被挣脱了,“落落,你上大学这段日子,我可是一直想你啊。”

    白落梅沉默。

    “你知道吗?我们是一起玩到大的,他们都有女友了,就我没有,其实我就是在一直等你啊。”张九渊深情的道。

    白落梅却伸手抓住了傅余年的手,对张九渊道:“谢谢你。”

    张九渊心里拿了气愤啊。

    傅余年不仅破坏他和表妹的关系,现在又和白落梅勾勾搭搭,再加上那天的人前羞辱,让他到了爆发的边缘了。

    他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傅余年这小子弄死。

    李秀轩一看牵手不成,“哎呦,张少,你也有吃瘪的时候啊。”

    “是啊,我们的张少在情场上,那可是挖掘机一样的存在啊,一铲子下去,那就是一大把啊。”

    “这个形容我他·妈的给你一百分,不怕你骄傲。”

    那些富二代狐朋狗友一个劲的调侃。

    张九渊只是呵呵一笑,但背过身的时候,脸上的阴狠表情能把孝子直接吓哭,今晚,一定要收拾了姓陈的狗屁小子。

    劳旺八丢下烟头,“小子,来吧,咱们算账吧。”

    白落梅瞧了一眼李秀轩,“李少,这是我最好的大学朋友,你让他们别为难了。而且,他要真的出手,那些徐混都要倒下去。”

    劳旺八恶狠狠的咬牙提刀。

    切!

    李秀轩有些不屑,嘴里叼着烟,靠在豪车车头上,吐了一口烟圈,“落落,这么说,他很厉害喽?”

    白落梅点点头。

    “哈哈,我不信,张少的武道境界,在整个长陵省年轻一辈中,那都是杠杠滴,你居然说他厉害,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李秀轩嘴角上翘,一手揽着张玲玉,一手抚摸着光滑亮丽的车身。

    张九渊更加的脸红心虚。

    白落梅想要说那一段视频的事情,但话到嘴边,见傅余年眨了眨眼,她也就没说出来,只好道:“他很厉害的。”

    李秀轩斜眼打量了一下傅余年,除了身穿黑色亚麻立领唐装,显得有些另类之外,再就没有其他吸引人的地方了。

    他脑子不傻,一见张九渊吃瘪,肯定是因为记恨傅余年,他也想替自己的朋友找回场子,正要好好瞧一瞧劳旺八暴打傅余年的戏码呢,只不过白落梅说话了,他也只好卖个面子。

    李秀轩撇了撇嘴,“八爷,给我个面子?”

    劳旺八沉默了一会儿,“只这一次。”

    “就一次。”李秀轩故意大声强调‘一次’的意思很明显,哪怕今晚傅余年再有麻烦,他是不会开口了。

    白落梅当然也能听明白里面的意思,说了声,“谢谢。”

    张九渊见场面缓和,只好作罢。

    李秀轩敲了敲车窗玻璃,将手中的烟头踩灭,笑的有些阴沉,“张少,上我车,咱们一路上慢慢聊。”

    “好。”张九渊咬了咬牙,点头。

    劳旺八刀尖一指傅余年,“小子,这一次是有李少说话,我放过你,下一次,嘿嘿,我就让你半身不遂。”

    王胖子吐了口口水,“半身不遂你妈。”

    白落梅一伸手,“凉生,胖子,上车吧,我已经订好了位子了,今晚过完生日,明天就一起回学校。”

    “好啊。”傅余年给苏长安使一个行事小心一点的眼色,上车离开。

    福寿天堂算得上是长陵市最高端最豪华的一所娱乐城,里面有ktv,酒吧,桌球、健身俱乐部,娱乐项目应有尽有。

    据说地下还有一个大型赌场,而且只对会员开放,普通会员,都需要资深会员的带领才能进入。

    至于说是不是真的,无从得知。

    车子停下,福寿天堂门口,两个女子都属于美女之中的极品,一个萝莉妹子七尺大辱,另外一个同样波涛汹涌。

    两人站在门口迎宾,休闲路过的牲口们,就算不喝酒也要搭讪一下,而且都走到门口了,不进去喝一杯消费一下,怎么都说不过去。

    傅余年暗暗感叹,福寿天堂的管理者,一定是个懂男人的人才。

    就在这时,几辆破烂皮卡从远处驶来,在福寿天堂的门口停下,几个身着奇装异服,头上顶着五颜六色头发的酗子走了过来。

    明眼人一瞧,就知道这些人都是社会徐混,今天聚在一起过来,肯定是要闹事的,众人纷纷侧目。?

    这时,年轻人中一个手拿易拉罐饮料的年轻人看到了傅余年几人,特别是白落梅,顿时眼中光芒一闪,忙拉了拉旁边几个伙伴,指了指傅余年他们。

    其他几个人也都往这边看来,这一看不要紧,简直太漂亮了,一个个牲口一样发出一阵阵的惊呼声,而后那群年轻人就转了方向,向傅余年等人走来。

    ?“又来一群垃圾。”白落梅心情有些不美丽,对着傅余年苦笑了一下。

    傅余年无奈的叹了叹气,漂亮美女就是有吸引力,无论走到哪儿都是移动的炮台,吸引着众多牲口来泡,来炮。

    手拿易拉罐的混子轻浮的挤了挤眼,“美女,你好啊,你们要去喝酒吗?咱们一起呗,正好最近心情不美丽,想找个人聊聊。”

    “滚开。”白落梅冷着脸道。

    易拉罐混子咬了咬嘴皮子,有些淫·荡的笑了几声,“是个小辣椒啊,不过我就喜欢辣的,哈哈,那样才有征服感。”

    白落梅挽住了傅余年的手,“我说了,滚远一点。”

    王胖子笑嘻嘻的,将易拉罐混子手里的饮料抓了过来,一把撒在了后者手上,“来,搓一下,洗把脸,你看你丑的,美女会看上你吗?”

    混子抹了一把脸,眼中寒光一闪,说道:“死胖子,过分了啊。”

    易拉罐混子咬着牙,“死胖子,信不信我弄死你?”

    王胖子一边抖腿,一边嘚瑟的喝了一口易拉罐的饮料,意识到这是个装·逼的好时机,摇头晃脑的,道:“记得那时2012年的第一场雪,我在路边散步,碰巧瞅见马云摔了一跤。他对我说,年轻人扶我一下我给你一千万,我他·妈的马云都不扶就服你。”

    易拉罐混子眼中闪过一抹寒意,凑近了傅余年等人,咬了咬牙,道:“小子,装·逼一时爽,全家火葬场。”

    他说完,带着一伙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福寿天堂,门口的服务生忙迎了上来,笑道:“易大少,来了啊,房间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易拉罐混子点了点头。

    年轻人都比较爱玩,到了贵宾包厢,动感的音乐感染之下,也逐渐放开了。

    不过李秀轩他们六七个二代是一个圈子。

    傅余年和王胖子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也挺舒坦。

    两个圈子的人,隔的比较开。

    白落梅坐在中间,招呼两边的人,有点难为她了。

    李秀轩戳了一下张九渊,悄声道:“老张,你真的想上了白落梅?”

    “真的。”张九渊点图。

    李秀轩一拍桌子上的钱包,透明塑料小包里边一颗药丸就掉了出来,他笑着捡起来,在几个二代朋友们面前偷偷的晃了晃,“意乱情迷小丸子,包你二人如胶似漆。”

    李秀轩晃了晃手里的白色药片一样的东西,肯定是迷·情药之类的玩意,塑料包上是一张美女图片,姿势极其撩人,眼神更是暧昧的不行。

    “畜生。”另一个二代骂了一声,随后贱兮兮的笑了,“不过我喜欢。”

    “行走江湖,必备良药,实在是调剂夫妻感情,都市猎艳勾搭妹子之必备,等咱们喝酒的时候。把这个放进她酒杯就欧开啦。”李秀轩把药丸塞进了张九渊手里,“拿着吧。”

    “李秀轩,你就这样行走江湖啊。”一个瘦瘦的二代连忙伸手“妈的,你们这是变相违背妇女意志。”

    “一边去一边去,哪有你事!”李秀轩连忙推开了那人。

    “就是,一边去。”一个熊猫眼二代跟着开口“你听着啊,这个只是a方案。咱们今晚好好喝酒,要是她想和你xxoo,就用不着这个了。万一她不上道,那就······”

    “b方案就是让她喝了这个,反正她明天也去学校了,不用担心,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谁都心里痒痒。”瘦瘦的二代凑上来,煞有介事的给张九渊介绍推倒的步骤。

    不过张九渊还是有点底线的,他为难了,“我怎么有一种羊入群狼的感觉,你们这都是什么扯犊子的主意啊。”

    “你这没用的。”

    李秀轩敲了敲张九渊的脑袋,“兄弟,要抓紧了,你的表妹被那傻·逼抢走了,现在他又来祸祸你和小落了,难道你愿意被他打败?”

    “对啊,你看那傻·逼,穿着唐装,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佬呢,我看就是个智障二百五。你喜欢你表妹,是为了继承家业,结果被陈智障破坏了,你追求白落梅,要是再被陈傻·逼搅黄了,哥几个都瞧不起你了。”

    一提起傅余年,张九渊就是满肚子的怒气。

    “老张,你这个人武道实力突出,但脑筋有点僵,我问你,用过铅笔吗?”李秀轩一脸的严肃。

    张九渊不知道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只能点点头,“用过,但我只是写写画画,没有捅过菊花。”

    噗嗤!

    他们那一伙人都笑了。

    李秀轩收敛了一下笑容,又恢复了一本正经,“那你知道在铅笔家族中,有一种铅笔叫2b铅笔吗?”

    “知道。”张救援点点头。

    “那好,既然铅笔家族都有2b的,那人类中肯定也有一部分人是2b的,就像那边坐着的陈智障和王傻·逼,所以说作为一个人,偶尔2b一下不是个事,你明白了吗?”

    张九渊点点头,“嗯嗯,是的。”

    他想要是能把白落梅泡到手,然后表妹再跟着自己,到时候继承两家的产业,那就走上人生巅峰了,哈哈。

    张九渊笑的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不过摆在他面前的一只拦路虎,就是傅余年。

    他想了想,今晚一定要给这小子一个教训,让他知道自己在长陵市的能量,叫他以后不要嚣张。

    更要报了那天在议事厅的羞辱之仇。

    王胖子笑呵呵的,一手握着酒杯,一手端着半个西瓜,“年哥,你听见了吗?那几个王八蛋给咱们起绰号呢。”

    傅余年早就释放出经纬气机,这几人说的话,全都一字不差的落在耳朵里。

    过了一会儿,李秀轩开始安排服务员上酒。

    傅余年知道,这一伙人是要故意灌醉白落梅,好给张九渊创造机会。

    他冷笑了一声,谁能想到,一个圈子里玩的朋友,在过生日宴的时候,会被人这么偷偷的算计。

    不过接下来一幕,倒是出乎傅余年的意外了。

    “怎么样,手下败将,还敢撒野?”白落梅连吹了七瓶干啤,特别的霸气,“来,整瓶子干了。”

    这一下,就把李秀轩众人给镇住了。

    “李秀轩,你也太小气了,三打啤酒,三瓶红酒,三斤白酒,够谁喝啊。放心,这是我的生日宴,我掏钱,你尽管叫酒就可以了。”白落梅笑嘻嘻。

    张九渊快要郁闷死了。

    这一群二代都没有想到,白落梅的酒量会这么好。

    熊猫眼和瘦瘦的那两个二代开始昏迷,只剩下李秀轩和张九渊两个人苦苦支撑,白落梅依旧云淡风轻,“要不要去洗手间吐一下,接着喝。”

    李秀轩捂着肚子跑了。

    张九渊靠近了白落梅,“小落,没想到啊,你的酒量这么好,以前大家聚会的时候,我怎么没看出来呢。”

    “本人单身,喝酒不坑。”白落梅笑嘻嘻的道。

    张九渊讪讪一笑,舔了舔嘴痞子,“小落,我······想追你,以后我陪着你,就不是单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