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21章 问题
    挑起话头的庐翔母亲一脸挑衅的盯着傅余年。

    傅余年见庐夫人也是眼神灼灼看着他,似乎也想知道他的想法,便一本正经的说:“近一点就在本地,远一些燕京也可以考虑?”

    此话一出,庐翔母亲大笑起来。

    庐翔更是拍桌子大笑。

    庐翔母亲转身对庐砚秋说道:“砚秋,你这个未婚夫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他能进燕京?这不是痴人说梦嘛。还是实际一点吧,我看我们公司楼下锅炉房缺一个保安,要是他愿意过来的话,我还是愿意帮忙的。”

    庐砚秋一脸的尴尬,一向强势的她也碍于母亲在场,此时也只能哑口无言,一旦出言反驳那就是目无尊长,这在大家族是很忌讳的东西。

    庐大观倒是毫无忌讳,大声道:“余年治好了我母亲的沉珂,苟不理说了,只要余年愿意去燕京大学,他可以直接推荐。”

    众人听完,顿觉得不可思议。

    苟不理是什么人,他们十分清楚,那人一向都是大鼻孔四十六度仰望天空,比别人都要高一度,仗着医术出众,十分的高傲,居然会推荐一个山里来的小子?

    傅余年则是哼笑出声,接话道:“你对我又了解多少呢?就敢断定我上不了大学?倒是某些人,穿的地摊货,佩的假首饰,带着有色眼镜看人,嫌贫爱富,阴阳怪气,家教不足,怪不得还是个公司小职员呢。”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傅余年身上。

    庐翔母亲更是气得脸色铁青,那眼神就快喷出火来。

    傅余年喝了一口茶水,对于恼羞成怒的庐翔母子视若无睹,他拿着纸巾,慢条斯理地擦擦嘴角,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是对穿地摊货的人有意见,贫富有差距,这很正常。我看不起的是那种明明骨子里很低贱,却要冒充名流的那些人。”

    此时的傅余年,根本不像一个孩子,更像是个威视赫赫的年哥物,尤其是端庄架势,一对虎目,更是让在场所有人不敢轻视。

    经傅余年这么一说,房间中的气氛完全冰冷下来,还哪有一点亲友吃饭宴会的样子,倒像是来分家产的。

    庐夫人敲了敲桌子,“都少说几句,好好吃饭。”

    傅余年正夹了一口菜,还没来得及吃呢,就听到身后一阵脚步声,那少年见了傅余年,笑哈哈的道:“陈兄弟,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你也在这儿吃饭啊。”

    房漫道与傅余年在夜不归酒吧见过一面,彼此之间互有好感,只是没想到今日在这儿遇到了。

    而且听房漫道的口气,直接叫他兄弟,亲密层次又上了一个等级,人家给脸,咱也得好好兜着。

    傅余年奇怪道:“房兄弟,你怎知道我在这儿?”

    ?“当然是有马前卒指路啦。”房漫道哈哈笑道。

    两人说过几句话,房漫道这才转过身,恭恭敬敬的弯腰,道:“晚辈见过庐夫人,贸然进门,打搅你们吃饭了。”

    庐夫人沉珂痊愈,容貌艳丽,虽然很少出入名流圈子,但也知道房漫道的身份,一脸慈祥的道:“房少能进来坐一会儿,那是我庐家的福气。”

    庐夫人与房漫道寒暄了几句,便对傅余年道:“余年,既然你们认识,那就坐下来好好聊聊。”

    房漫道急忙道:“我和余年是好朋友。”

    庐夫人心里嘀咕,傅余年下山时间不长,就和市委·书记的余年成了朋友,看来这小子的手腕不简单啊。

    这个傅余年,不论是武道天赋、医学造诣还是交际手腕,都要超出同龄人太多了。

    不过庐家能与这书记余年交好,那自然是大大的好事情,庐夫人点头微笑,对傅余年打了个眼色,示意要好好招待。

    两个人说了几句话,傅余年发现房漫道有些不自在,于是提议到外面透透气,房漫道自然点头。

    走出了房间,房漫道点上一支烟,笑呵呵的道:“余年,我听说蔡锦鲤约你了,你和她怎么样了?”

    傅余年知道这小子就要问这个,于是摆了摆手,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我记得我师父说过,说世间有三种人惹不得,一种是女人,一种是单身女人,第三种是单身漂亮女人,还叮嘱我将来闯荡社会时,遇到这三类人,一定躲着点。很不巧,蔡锦鲤这三样都占全了。”

    房漫道哈哈大笑,“兄弟,和你说话真有意思。”

    他二人边走边聊,房漫道忽然道:“余年,那晚你们到了李海潮的办公室,最后是怎么解决麻烦的?”

    傅余年愣了一下道:“麻烦,什么麻烦?”

    房漫道说:“李海潮啊,听说李海潮把蔡锦鲤当成是摇钱树,绝对不允许别人约会她的,不然就是断手断脚。那晚你们去他办公室,难道没发生什么事?”

    傅余年道原来他是担心这个,笑呵呵的道:“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房雄关吸了口凉气,有些疑惑不解,“这就奇怪了,你和蔡锦鲤约会了,李昌盛没在学校找你麻烦,李海潮在社会上也没有对你怎么样,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说到这儿,房雄关忽然眼前一亮,道:“我听说前几天有个猛人一拳差点拆了李海潮的办公室,看来他不找你麻烦,是暂时无暇顾及到你了。”

    王胖子一直没插话,听到这儿,才笑呵呵的道:“房少,你有所不知,你说的那个猛人就是年哥啦。”

    房漫道双脚一跳,有些不可思议的围着傅余年转了一圈,道:“真的?”

    “如假包换。”傅余年拍了拍胸膛。

    房漫道激动的嘴皮子打颤,“说实话,就算我出身很牛,但面对这样的地痞还是无能为力,因为有李海潮在,所以不敢约会蔡锦鲤,心里一直有一口恶气。没想到余年你倒是把李海潮这个地头蛇给唬住了,痛快,哈哈。”

    傅余年今日和房漫道接触,觉得这个凉年哥心胸坦荡,为人豪爽,也没有架子,于是便起了拉拢之心。

    马前卒在一楼大厅中吃饭,身边还带着几个小弟。

    傅余年道:“你们怎么在这儿吃饭?”

    马前卒擦了擦嘴,让出座位,道:“年哥,兄弟们除了酒吧的营业收入外,还做点其他业务糊口。技术含量低一点的,比如替人收账,暴力拆迁,专业维修挖掘机等等。”

    “要是技术含量高一点的话,维修核潜艇、核弹头翻新,抛光,打蜡。回收二手航母,清洗航母、航天飞机保养。高空作业擦洗卫星表面除尘,批发战斗机轰炸机各类核弹头。量大从优!有发票!”

    “而且最近还拓展了新业务,开始全面接受预定歼20,送飞机后视镜,挡风玻璃贴膜,还有惊喜小礼品钥匙扣,爆破炸药包,印度神油,床上用品,打火机等等······另,新到一批野生散养奥特曼,纯天然无污染,这些业务我们都做。”

    房漫道听完,捧腹大笑,“你们兄弟说话都贼有意思。”

    傅余年点了点头,道:“撼山,我们现在发展的怎么样了?”

    马前卒也是机灵人,见大哥当着房漫道的面问起,知道他必有深意,便直言不讳的答道:“年哥,最近两个酒吧一个网吧的生意很好,收入多了,兄弟们也就多了。”

    “我们按照你的嘱咐,不断训练,提高战斗力,这一点李海潮好像也察觉到了,夜不归那边派人经常来我们的场子捣乱,祸祸生意。不过你放心,只要时机到了,你一声令下,咱们就能把李海潮踩在脚底下。”

    房漫道骨子里是个爱热闹的人,一听这话便有些忍不住了。

    他急忙拉住马前卒的手道:“马前卒,咱们之前也算认识,你怎么没有说起过这些?快给我说说,详细说说。”

    ?马前卒看了傅余年一眼,见大哥点头,便将最近在城南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房漫道听了。

    傅余年四人正聊得火热的时候,一瞬之间,他感觉到不对劲。

    他体内的那一条天龙,似乎有一些不安,像一尾受到惊吓的锦鲤一般,上下左右窜动,这种感觉很奇妙,他并没有看到什么,但顷刻间脊梁骨发凉,汗毛竖立。

    杀气!

    一股强烈的杀气扑面而来。

    天龙入体之后,傅余年对于周围万物的感应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他释放出经纬气机,流转周身五步之内。

    他神色不动,仔细观察四周所有人的举动。

    忽然间,傅余年的眼神锁定了水上云间大厅门口处的三人,一人穿着黑色套头运动衣,仰头眯眼,靠着门框抽烟。

    另外的两人则是坐在一边嘻嘻哈哈,说着什么可笑的荤段子,时不时发出一阵很浪的笑声。

    这三个人身上都透露着一股杀气。

    在场的其他人,恐怕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毕竟一个人能感受到杀气,除非是四大圣人境以上的高手,否则其余的小低手根本就察觉不到。

    傅余年之所以能够察觉,自然是天龙入体之后带给他的龙种警觉性,要知道动物的警觉性远要比人类高出太多,更何况是天地间强大生灵的龙种。

    他的经纬气机只能流转五步之远的距离,但却能够清晰的察觉到三人身上的血腥气味。

    套头帽汉子所在的位置很讲究,靠在门框处,进可攻退可守,而且视野极好,整座一层大厅全部都在他的观察之下。

    另外那两个嘻嘻哈哈的汉子,虽然不停的打闹,看似随意,但是他们的脚尖向外,这就表示一瞬间就可以发动袭击。

    以此判断,这三人都不是刚出道的愣头青,是经验丰富的杀手。

    一下子出动三人,看来目标的身份不简单。

    傅余年暗暗将自己排除在外,除了长得帅一点之外,一没钱二没财,没有人会花这么大力气对付他。

    难道是庐夫人?

    他摇了摇头,庐夫人多年不涉足商场官场,又与人为善,不会有人对她动手。

    他正在心里琢磨着,忽然房雄关和他的妻子两人走出包厢,随着他二人的出现,傅余年能明显感觉到,那三名大汉身上流露出来的杀气徒增。

    傅余年立刻知道,他们的目标便是市委·书记房雄关。

    也就是房漫道的父亲。

    此时,穿着套头运动衣的男子一脚踩灭了烟头,右手伸进了宽松的衣服中,左手则有意无意的遮挡着半边脸。

    另外的两人,也是勾肩搭背的站了起来,若无其事的向目标靠近。

    傅余年暗暗叹了口气,行家里手啊。

    套头运动衣的男子是箭头,如果一击得手,另外两人便可以掩护他撤退,如果一击失利,那么嘻嘻哈哈两男子则两面夹击,再度发动袭击。

    三管齐下,一般人不可能逃得过职业杀手的致命一击。

    傅余年的手心出汗,这是他下山以来第一次这么紧张,以前在山中打猎的时候,面对三百斤的大蛟龙也没有这么紧张过。

    他的脑子急速运转,在取舍。

    如果他假装不知道,即使房雄关倒下了,也和他无关,顶多对于刚认识的房漫道这个便宜兄弟心里有一点惭愧。

    如果他出手了,那么就会赢得房雄关父子的好感,然后趁机爬上这一棵大树,作为自己的靠山。

    那么以后不管江南市有多么热,傅余年一伙人还是有个阴凉的地方可以歇一歇的。

    可若是出手相助,还是有很大的风险,毕竟他赤手空拳,可人家却是荷枪实弹的杀手,一人对三人,胜算有点小。

    傅余年一阵天人交战。

    就在他些微犹豫的一瞬间,套头运动衣的男子陡然加快了脚步,距离房雄关夫妇还不到三米的时候,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房雄关的脑门。

    而房雄关夫妇,依旧讨论着刚才的菜品,对面临的危险一无所知。

    三米的距离,对于职业杀手来说,完全就是送上来的菜,即使闭着眼睛都能要了目标的命。

    而且整个大厅人来人往,十分嘈杂,套头帽男子步伐急促,别人根本就没有机会注意到他的存在。

    当所有人都注意到套头帽男子手上的枪的时候,顿时傻眼了。

    此时,套头帽男子距离房雄关夫妇,只有两米。

    呼!

    时间仿佛静止,房漫道脸色惨白。

    套头帽男子阴冷一笑,举枪,准备扣动扳机。

    嗖!

    与此同时,一个盛着鱼香肉丝的菜盘子像飞碟一般,带着尖锐的破风声飞了出去,不偏不倚,砸在套头帽男子的手腕。

    当!

    砰!

    两道巨大的响声几乎重叠在一起。

    消音器手枪发射出来的子弹,几乎是擦着房雄关的耳朵飞过。

    再看套头帽男子,手腕被菜盘子大力砸中,身体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猛然失衡,翻倒在地上。

    见黑衣套头帽男子一击失利,另外嘻嘻哈哈的两人从斜刺里杀出,齐齐举枪,对准了手足无措的房雄关。

    傅余年足不沾尘,如一头下山猛虎一般,猛地闪身扑了过去,直接将房雄关扑倒在地,利用惯性,直接滚入到靠窗边的饭桌底下。

    砰砰!

    随着刺耳的两声枪响,大厅靠窗的玻璃上多出两个窟窿,紧接着大片的玻璃哗啦啦落地,无数的玻璃渣子炸开。

    直到此时,房夫人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双手抱头蹲在原地,“来人啊,保镖啊,杀人啦!”

    躺在地上的套头帽男子仰头一瞧,见饭店的保安,以及房雄关的随身保安齐齐围堵过来,他十分后悔的一拍手,起身便趁乱窜入到了惊魂未定的人群中。

    另外那两个嘻嘻哈哈的男子丢掉假发,将外套反穿,戴上墨镜,完全成了另外两个人,一瞬间也消失在大厅中。

    对于杀手来说,一击不中,那便预示着任务失败。

    那三人也都是心智异常坚定之人,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三人便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整个事件发生到结束,不过就是一呼一吸之间,十几秒而已。

    房雄关猛地被傅余年扑出去,身体首先着地,这一下子撞得不轻,不过他十分富态,体型稍胖,身体中的脂肪可以有效减震。

    他的脸色憋得涨红,继而惨白,又过了一会,他才缓过这口气,完全不顾市委·书记的形象,张大嘴巴,呼哧呼哧不停地喘息。

    刚才那一撞倒不要紧,关键是杀手出现那一幕,让他吃惊不小,微微有些失神。

    “老爸,你没事吧?”房漫道来不及扶起母亲,第一时间狂奔过去,蹲在房雄关的身边,眼神关切的问道。

    房雄关嘴巴张了张,但却没有说出话,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事。

    房夫人哭的梨花带雨,一把抱住了自己的丈夫,“小关关,你没事吧?”

    众人没想到,堂堂的书委·书记,居然还有个这么可爱的外号。

    只是碍于房雄关的身份,再加上刚才的紧张气氛,想笑又笑不出来。

    房雄关‘哼’了一声,脸上的惨白褪去,被自己的妻子情急之下叫出外号,又觉得脸上挂不住,浮现出一阵猪肝色。

    房雄关颤巍巍的站起了身,“放心吧,没事了!”

    一旁的傅余年反而微微摇了摇头,眉头紧蹙,相比于刚才的那种杀气,不但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更加的强烈了。

    这时候,一个身穿服务生制服的女孩子语气弱弱,战战兢兢,脸色煞白的问道:“先生,需要毛巾吗?”

    房雄关毕竟久居上位,见过的大风大浪多了,缓了一会儿之后,整个人精神状态也好多了,开口道:“报警,立刻报警。”

    傅余年一眼望过去,那服务生眼角瞥到他。

    两人四目相对。

    傅余年身躯一震。

    服务生一手将盘子中的白色毛巾递给他,一手拿出手机。

    房雄关整个人脸上都是汗,夹杂着饭菜的酱汁,颇为狼狈,正需要毛巾擦汗,伸手就要去拿毛巾。

    眨眼间,傅余年把房雄关的手臂摁下,与此同时,右手撩开盘子中的毛巾。

    随着他把毛巾拿开,再看服务生的手里,握着的是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泛着阴冷的寒光,让人心惊肉跳。

    房雄关刚缓过气来,又是一次惊吓,顿时身躯一僵,冷汗直流,连本能的闪躲都忘记了,那把匕首,刺向他的脖颈。

    傅余年冷汗直流,这个杀手的局布的太好了。

    所有人都以为黑衣套头男子是杀手,却没有想到还有两个随时准备补刀的嘻嘻哈哈的两个男子。

    在所有人都以为杀手已经逃之夭夭,天下太平的时候,最重量级的杀手却悄无声息的接近目标,然后给予致命一击。

    这样的布局,堪称是滴水不漏。

    只是他们唯一没有料到的,就是搅局的傅余年会出现,他出手如电,双指夹住匕首,与此同时,肘关节上撩,势大力沉。

    服务生眼见一击不中,又被傅余年缠住,咬了咬牙,身子向一边扭过去,手腕吃疼,匕首掉落在地。

    服务生顺势弯腰欲捡匕首,却被傅余年一脚踩住,就在此时,变故顿生,原本弯腰的服务生只是佯装捡刀,猛然间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双手握住刀柄,想要给傅余年直接来一个横切腰斩。

    这一下可真把傅余年吓得不轻。

    不过好在他并不准备与杀手死战,而且每一次出拳都会留有后手,刀口横切过来的时候,他使出一记貂蝉拜月,已经脱离了刀锋的攻击范围。

    只是让傅余年诧异的是,那服务生横切过来的刀口在半空中翻转了一下,最终是刀背对着自己,而且速度也慢了下来。

    他更加确信心中所想。

    服务生猛一咬牙,一步前跃,放弃攻击傅余年,而是反手再一次杀向房雄关,这才是他真正的目标。

    短刀距离房雄关脖颈不到一指厚的距离,刀罡外泄,划出一道浅浅的口子,千钧一发之际,傅余年单手抓着房雄关猛然后撤,脱离刀罡杀气范围。

    与此同时,他一脚踢出,只取对方胸膛。

    那服务生腰身一转,险险避开前推的一脚。

    傅余年得势不饶人,欺身向前,打出一记八极拳中的靠山贴,一招击出,来势汹汹,那服务生只能闪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