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24章 明了
    傅余年点点头。

    “和平年代,我们最大的任务就是做回普通人,没有十分的必要,不会轻易露出獠牙。集团的目的,就是赚钱,至于暴力,一般是不会采用的。”

    他也隐隐能够判断出来,庐砚秋与北方的社团龙头扶龙会有联系,而且在社团中的地位应该不会太低。

    那么张至诚,应该也就是庐砚秋的副手。

    如此一来,也就正好解释为什么张至诚区区一个保安队长,不参与公司具体业务经营,职位却是经理。

    也能够很好的解释齐思明一伙人没有保安的修养,倒更像是一个暴力团伙,江湖气那么重了。

    想到这儿,傅余年心中明了。

    庐砚秋继续道:“二来,江南省的势力错综复杂,几方势力都盯着这一座金山,谁先拿到手,那就不是金山,反而是烫手的山芋了。”

    “不能协商?”

    庐砚秋眉毛一挑,顿时那种身居高层的决断霸气流露,“利益之事,你死我亡。”

    傅余年笑着摇摇头。

    几方势力盯着这一座金山,却没有人敢首先动手,也无法协调解决,这样的情况下,反倒是便宜了泽水村的这一对恶霸兄弟。

    这就是人心的贪欲,宁可便宜了别人,也绝不会让自己的竞争对手得到,而且还不能合作,在傅余年看来,简直愚蠢至极。

    傅余年隐隐有些兴奋,要是能搂着这一座金山睡觉,那么今后他要崛起,必然就有了资金来源。

    这是一条取之不尽的源头活水。

    庐砚秋瞪了他一眼,“收起你的那点小心思吧,你们在城南小打小闹,有我给你们擦屁股,但这一座金山你要是敢动,势必打破长久以来的平衡,到时候就算是我,恐怕也兜不住。”

    傅余年讪讪一笑,“不敢动,不敢动。”

    再说外面。

    杜子腾心里本来就窝火,下车之后看到渣土车工人坐在路边休息,丝毫没有清理路面的意思,顿时就怒了。

    “妈的,你们几个傻·逼还坐着干什么?赶紧给老子清理路面,把那破烂车给老子开走,不然我收拾你们。”杜子腾颐指气使的吼道。

    开车的司机笑呵呵的递过来香烟,走上前来,道:“大兄弟,对不住,我们几个人清理不了,要不这样,你也帮下忙?”

    杜子腾一把打飞了司机递过来的香烟,“去你·妈的,也不看看老子的身份,让我帮忙,做梦去吧。”

    那三四个司机也有脾气,被杜子腾这么一说,顿时就怒了,两拨人推推搡搡,差点就动起手来。

    杜子腾猛地一跳,到了那司机面前,朝着眼窝子就是一拳。

    那司机立刻后仰翻倒在地,被人扶起来的时候,左眼被打成了熊猫眼,摔倒的时候后脑勺也被磕了一下,血流不止。

    这一下子,可是捅了马蜂窝了。

    不过一会儿,国道边的泽水村里走过来数十个手持棍棒的工人司机,一个个大声叫嚷,走在前头的则是个梳着汉奸头、西装革履的中年人。

    刚才的司机一伙人全都集中在那人身边,添油加醋的说了一大堆,那人的脸色立刻就黑了。

    那人走了上来,双手撑开西服,双脚踩在渣土车车头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杜子腾,“兄弟,那条道上的?”

    杜子腾一听,哈哈一笑,直接说黑话了啊,用大拇指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就是庐氏锦绣集团的,你是什么人?”

    中年人说:“我是砂石厂的负责人,我叫黄霸地,也是他们的老板。

    ?“呵呵,区区一个村炮也敢在我面前自称是老板,告诉你的人,赶紧把这烂车开走,把路面清理干净。”

    “兄弟,你说这话我不爱听。翻车也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但既然翻了,我们清理就是了。可你怎么打我的工人?”

    “我给你们五分钟时间,不然我还揍你们。”

    黄霸也泽水村也算是一霸,只有他欺负别人,哪有别人欺负他的,顿时有些恼火的模样,但还是压着火说道:“兄弟,路管局都没说什么,你算个什么玩意儿?”

    ?“老子是你爹。”

    杜子腾哼了一声:“限你们五分钟,不然老子就动手了。”

    这个时候,后方车队的张至诚也发现不对劲了,他带着六七个人赶了过来,大声道:“怎么回事?”

    杜子腾怒道:“张哥,这一群傻·逼故意讹人。”

    黄霸地一见对面来人了,终于发怒,指着我说:“小子,不管你们是什么狗屁集团。给爷爷记住了,这儿是泽水村,真要惹恼了爸爸们,几百户村民出来,你们今天谁也跑不了!”

    ?“哈哈。”

    杜子腾笑了:“一群村炮,也想吓唬老子?”

    这时候,张至诚也搞明白怎么回事了,他呵斥道:“小杜,闭嘴。”然后笑眯眯的走了过去。

    张至诚给黄霸地递过去香烟,“兄弟,刚才对不住,是我这位兄弟说话太冲了,你多见谅。你看这车停在这儿,挡住了去路也不是个事儿,你看能不能三两分钟赶紧给清理了。”

    黄霸地一把将他手里的香烟打飞,怒气冲冲的道:“这时候装孙子了?告诉你们,老子生气了,等着吧。”

    张至诚心里那个怒啊。

    他两只眼睛死死的瞪着杜子腾,火星子四溅,差点就冒火了,为什么要装·逼呢,一开始好好说话不行吗?

    这要好好说话,说不定已经清理完毕了,现在倒好,事儿没办成,反倒是把地头蛇给得罪了。

    庐砚秋粗粗的出了一口气。

    苏依暖立刻心领神会,拿起对讲机,“张总,事情解决了吗?”

    张至诚心里那个气啊,只好老脸一红,道:“半个小时,一定能解决好。”

    庐砚秋秀眉一蹙,语气冷冷的说:“下午两点,约好的点去见镇长。现在看这个样子,不用去了,干脆野外宿营算了。”

    一旁的傅余年差点笑出声来。

    庐砚秋瞪了他一眼,伸手掐了一下,“没心没肺。”

    突然,有个拿着望远镜的保安跑过来,给张至诚说:“老大,泽水村来人了,有两三百人,男男女女,锄头斧头镐把子都带来了。”

    张至诚脑门一阵黑线。

    这下子不但惹了地头蛇,连整个蛇穴都炸窝了。

    这个时候,杜子腾想要躲开也已经来不及了。

    张至诚立刻说:“看准情况,能不动手就尽量克制,另外不要打女人。”话说完,他已经举起了棒球棍。

    要论打斗,他们肯定占据优势,可无奈架不住对方人多,而且一旦发生械斗,那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张至诚微不可查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他也是被逼无奈,趴在老虎的背上,骑虎难下啊。

    不到五六分钟,涌过来黑压压一大片人群,站在前排的汉子骂骂咧咧的,肩上扛着斧头锄头镰刀,铁器相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这些人一个个怒气冲冲的样子,民风彪悍,可见一斑。

    在村民队伍的最后面,还有几十个女人孝子,好多人手里拿着西瓜黄瓜,边吃边看,不愧是一群不怕事大的吃瓜群众啊。

    黄霸地挺着圆滚滚的大肚子,摇头摆尾,在众人的簇拥下耀武扬威,一点都不把对面的十多人看在眼里。

    杜子腾还在嚣张,一看这个场景就乐了,说道:“他们都是吃瓜群众,不是我们的对手,兄弟们,弄他!”

    张至诚差点气晕乎了,喝道:“你闭嘴。”

    杜子腾这才悻悻的把扬起的棒球棍放了下来,冲着黄霸地不断吐口水,竖中指,一脸的不服气。

    后面的傅余年打开车里的小冰柜,拿出饮料一口一口的品尝,笑呵呵的望着窗外,他暗暗摇了摇头。

    他真想不通,杜子腾这缺智商的人是怎么长大的,早就该营养不良了啊。

    这个时候,只要智商不欠费,要么摆低身段认个错好好协商,要么撒腿就跑,他居然还烦挑衅对方,真把自己当角了。

    傅余年叹口气,之前他还跟这样的玩意儿置气,真的是对自己的侮辱。

    庐砚秋透过车窗瞧着前方的形势,脸色越来越黑,就在爆发的边缘。

    张至诚黑着脸,冲着黄霸地笑了笑,放低身段,道:“兄弟,刚才真对不住,我的兄弟缺乏管教,这样吧,我们坐下来谈一谈。”

    “谈你麻痹!”黄霸地竖起了中指。

    这一下子,张至诚这边的人也不干了。

    他们本来就是江湖草莽,在社团中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每人手下管理着一两个场子,手底下兄弟二三十个,出入江南市,那也是有头有脸。

    今天居然被一个村炮欺负的不敢还口,真的是丢人丢到姥姥家的厕所了。

    齐思明也炸了。

    他带人举起了棒球棍,摆出一副要决战的样子,人数上大大不如这些村民,但是不要命的打起来也不吃亏,他们的手里,可都是沾过血的。

    齐思明热血上头,不管不顾,“兄弟们,抄家伙,准备!”

    他身后众人齐吼一声,排排站好,扬起手里的家伙,虎视眈眈地看着来人。

    黄霸地领着村民走过来。

    这个时候,张至诚也没办法了。

    现在这个样子,局面已经失控。

    黄霸地摆了摆手,说:“杜子腾,你个傻·逼,老子要打的你叫爸爸,兄弟们,给我冲啊!”

    千钧一发!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材干瘦,头发花白的大叔从人群后面冲了出来,站在村民们跟前,手舞足蹈的叫到:“别动,都别动!”

    那群村民看到路大叔子,也停了下来。

    傅余年眼睛一眯,那个大叔子身穿白衬衫,裤管挽起,一双布鞋,鞋帮子还有点烂,很朴素的一个老人。

    黄霸地一看见这个路大叔,大大的不耐烦,说:“我的路村长啊,你这是干嘛来了?你没看到那一群王八蛋把我的兄弟们打了,这要传出去,我的面子往哪儿搁啊。再说了,这事儿是他们先挑起的,砂石厂的生产都放下来了,今天必须把这个事情解决好了。”

    原来这个路大叔就是泽水村村长,不过看穿着打扮,十分寒酸,而且在黄霸地面前,显得低人一头,难道是没捞到什么油水?

    毕竟这么大的砂石厂,可以说是日进斗金啊。

    那村长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有冲突找政府啊,万一打起来了,有人受伤了怎么办?万一死人了你负担得起吗?”

    一句话说的黄霸地哑口无言。

    黄霸地接了一个电话,挂了电话,手指头戳着老人的眼窝子,大叫道:“路大叔,你滚开,别说我不给你脸。”

    “那你们就先弄死我这个村长!”路村长张开双臂,怒气冲冲。

    傅余年一皱眉,似乎想起这个路大叔是谁了。

    黄霸地咬了咬牙,脸色一狠,“妈的,滚开!”?

    ?“叫你哥来,我和他谈!”这路大叔还挺倔的样子。

    “好你个老东西,给脸不要脸。”

    黄霸地把手一伸,指指点点的对旁边的人说:“给我一把斧头,我就不相信你个老东西不让路!”

    身旁的人没有动静。

    黄霸地转身一瞪眼:“你们他·妈的傻了?!”

    有个戴着安全帽的汉子说道:“黄老大,路村长也是为了大家伙好。”

    “对啊,路村长是好人,他没有私心。”

    他一说话,其他村民也纷纷说道:“是啊,村长不能打。”

    看得出来,这些村民在心目中还是很尊重这个老村长的,他在村民心目中,还是有一定的威望。

    黄霸地舔了舔发干的嘴皮子,左右为难,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后方走出一人,五短身材,大光头,槽头肉一坨一坨的,腆着肚子,不怒自威,“怎么回事?”

    黄霸地一脸喜色,说道:“大哥,您来啦!”

    皇霸天就是泽水村的老大,也是泽水砂石的实际控制人,手底下有工厂,也有一帮混子,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很吃得开。??

    他一过来,众人纷纷后退,急忙让开道路。

    皇霸天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拿着电话,脖子上大金项链,右手五指上面全是大金戒指,左手手腕还是金表,上上下下都是一副暴发户的形象。

    黄霸天语气傲慢,环视一遍在场众人,鼻孔一扬,指着张至诚这些人,道:“就是他们闹事?”

    黄霸地一个劲的点头,然后添油加醋的开始编造杜子腾的恶劣行为。

    路村长也在不断解释,脸色很着急,弯着腰强调自己的想法,来来回回都是‘别打架,和平相处,平心静气的谈’之类的话。

    黄霸天听了半天才明白,语气傲慢的道:“你们是庐氏锦绣集团的?”

    张至诚往前跨了一步,道:“是!”

    黄霸天哈哈一笑,“庐氏锦绣算个什么狗·屁集团?就算是李昌运的公司来了,也得跟老子客客气气的。你们今天在这儿闹事,那就是看不起我,看不起我们泽水村的全部村民。”

    看来这一战是不可避免了。

    黄霸天说完,看向路村长,说道:“路村长,你让开吧,人老了就该养老,这些事儿你就别瞎搀和了。”

    一场乱战,一触即发。

    庐砚秋脸色越来越黑,终于爆发,“傅余年,限你十分钟之内解决这件事情,不然的话你也滚蛋。”

    傅余年也不和她生气,努了努嘴,有些悻悻然的下了车。?

    傅余年端着一罐饮料走到了前方,靠在奔驰威霆车头上瞧着前面的两方人马,一脸的悠闲。

    这时候,黄霸天身边一个大汉一指傅余年,“小子,你瞅啥?”

    “瞅你咋地。”

    ?“再瞅一个试试?”

    傅余年上前一步,“试试就试试。”一招靠山贴,那大汉贴身直接飞了出去,落在了路边臭水沟里,几个同伙连忙张罗救人。

    黄霸天面色一愣。

    张至诚长出一口气,终于有这个傻·逼出来背锅了。

    齐思明等人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就等着傅余年出丑呢。

    庐砚秋则是哭笑不得,本以为傅余年有什么高明的手段解决眼前的麻烦,没想到更是个二百五,上去就把对方人打了。

    本来就捅了马蜂窝了,这一下可好,还把蜂王也给惹怒了。

    那人拉上来之后,浑身湿透,完全一个落汤鸡。

    “老子最讨厌和人对台词,你不知道啊?!?”出门在外,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但若被人欺负到头顶拉·屎,傅余年也不介意超度一下他们。

    黄霸天举起了手掌,“兄弟们,干死他们!”

    “慢着!”

    路村长一步跳了出来,挡在群情汹涌的人前,转过身瞅着傅余年,吸了一口气,道:“酗子,我怎么瞧你这么眼熟呢。”

    傅余年哈哈一笑,赶紧上千扶助路村长,“老村长,我是老焉头的徒弟啊,四年前还到你家来喝过茶,那天你前后杀了一只老母鸡煮汤喝,结果晚上的时候老公鸡因为寂寞也殉情了,你忘了?”

    路村长拍了拍傅余年的肩膀,哈哈一笑,“你小子啊,大酗了啊。”

    傅余年立刻一个马屁奉上,“路大叔,您可真是越活越年轻啊,吃了盖中盖,上楼还不累啊。”

    路村长脸上黝黑苍老的皱纹也随着笑容绽放,盯着傅余年瞧了许久,才道:“老焉头还行吧?”

    “行,老焉头抛下我去了南方,泡妞去了。”傅余年也是挺感慨的,岁月不饶人,四年前的路村长还没有这么苍老,耳清目明的,现在说话声音小一点,都听不太清楚了。

    路难行老村长哈哈大笑,眼角都笑出老泪来了,“那个老东西啊,还当自己是十八岁啊,半截身子都入土了,还想着祸害人家小姑娘,不要脸。”

    傅余年也是十分乖巧,顺着老村长的脾气,“我劝了,可是老焉头不听啊。”

    “嘿嘿,陈小子,我问你,你怎么出现在这儿?没事的话就回去好好念书,考上大学最要紧,不要学坏了。”路难行村长一脸的慈爱,伸手摸了摸傅余年的脑袋,耳朵。

    傅余年一听,话题来了,于是很乖巧的替老村长点上一支烟,“路大叔,我和我媳妇坐车去龙门镇办点事,结果半道上就遇到这事儿了。”

    路大叔露出一脸惋惜的表情,“哎,今天的这事儿,真的是遗憾。”

    杜子腾站在一边有点不耐烦了,得到了齐思明的眼神示意,趾高气昂的说道:“喂,狗学生,你他·妈的干嘛呢?十分钟时间,你要不把事情办好,就给老子滚开,别耽搁时间。”

    傅余年转过身,手指指着张至诚,“管好你的狗!”

    张至诚脸色一变。

    他作为一个浸淫武道多年的武者,对于气息有着敏锐的感受,刚才傅余年转身那一声,带着浓烈到极致的杀气。

    那一股子杀意,血腥味浓厚到让人呕吐。

    尤其是那种饿狼下山的眼神,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黄霸天抽完一支烟,也有点不耐烦了,瞅了一眼傅余年就失去了兴趣,这个人眼生得很,而且看起来十分年轻,肯定不是什么大神仙,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小子,这儿只唠社会嗑,不是叙旧的地方,不想死的话就滚远一点。”

    黄霸地一看,报仇的机会来了,抄起一把斧头,“兄弟们,抄家伙。”

    “等等!”路行难老村长又跳了出来。

    黄霸天这一回事真的没有耐心了,手指快要戳到老村长的眼窝子里面了,“老东西,有个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这是第三次了。”

    四年前傅余年见老村长,在村里的威望还是很高的。

    但现在看黄霸天对他的态度,完全不当一回事了,老村长完全被架空,他的日子也过得很苦啊。

    路难行气的身体颤抖,嘴巴里唾沫子飞出一米远,“黄霸天,你仔细看看这是谁?”

    黄霸天又瞥了傅余年第二眼,哈哈一笑,“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老村长嘴皮子发颤,“亏你还算个人物,你连救命恩人的徒弟都不认识了?”

    黄霸天脸色暗淡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