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26章 解决
    庐砚秋召集的这群技术人员可都是斯文人,哪见过这么大的阵仗,顿时就有些蔫了。

    其中带头的小组长笑呵呵的站出来,递过去香烟,“这位大哥,这块地皮我们老板已经定下来了,我们是合法测绘。”

    他话还没说完呢,虎正义一拳就抡了上去。

    小组长摔出一个狗吃·屎,七荤八素的趴在地上半天没清醒过来。

    虎正义同时叫骂道:“你们的老板就是庐砚秋那个小婊砸吧?我告诉你们,老子就是代表李海潮来的,这块地是我们的地盘。”

    这些人都是文化人,要论武力,那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小组长趴在地上休息了半天才缓过气,脸上肿的老高,嘴巴流血,两颗门牙飞了出去,就找不到了。

    见同伴挨了对方的打,其他几名小组的员工急忙掏出手机,要打电话报警,准备通知庐砚秋这边的情况。

    虎正义丢掉烟头,冷笑一声,向身后的小弟们一挥手,喝道:“打]狠的打!只要不出人命就行!”

    十多名工程人员就这样被一群膀大腰圆的混子围殴,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不到一分钟,地上躺了一片,个个呜咽哀嚎。

    己方测绘人员被李海潮安排的人暴打,而且都进了医院,消息很快也传到庐砚秋那里,她气得身子直哆嗦。

    庐砚秋要给李海潮打电话。

    傅余年阻止了她,“你要打电话,还不如打给李昌运呢,他才是幕后主使。”

    庐砚秋冷着脸拨通号码。

    傅余年挂了电话,“不用打了,这是自取其辱,问不出来个结果的。”

    庐砚秋怒了,“有什么冲着我来,打我的员工算什么本事?”

    傅余年笑了笑,“这事儿,还是得在三天后解决。”

    但是这件事情带来的影响就是,公司的测绘小组没有一个人敢去工作了,对那群流·氓是害怕到了骨子里。

    拿着高薪不能干活,而且公司还不能开除,这样下去,效益再好的公司也会被拖垮。

    “本来想去实地看一眼的,现在不去也不行了。”

    庐砚秋立刻叫来张至诚,“安排保安保护测绘人员,下午我亲自去一趟测绘工地,我就不相信了。”

    庐砚秋亲自出马,而且还有公司王牌保安保驾护航,技术人员只好克服心头的恐惧,硬着头皮开始上班。

    他们到工地还不到十分钟,虎正义就带人气势汹汹的过来了。

    庐砚秋一贯强势,说一不二,面对这些如狼似虎的混子,她一点都不惧怕,看着迎面走过来的虎正义众人,她大声问道:“李海潮想要干什么?”

    ?“呦,门儿清啊,知道是我们老大的意思!”

    虎正义色眯眯的,上下打量了庐砚秋几眼,哈哈大笑,“你就是那个庐砚秋吧,长的还算可以啊。”

    “你们今天想怎么样?”庐砚秋眼神冰冷,面沉似水,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愤怒。

    虎正义肩膀上扛着棒球棍,指了指庐砚秋,说道:“小婊砸,记住了,这是李家的地盘,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要是你想撒尿的话,可以去我家,我家卧室的床又大又舒服,随便你怎么玩都可以!”

    虎正义说话间,伸手扣向庐砚秋的肩膀。

    庐砚秋心头一惊,好歹也是兵家魁首的武道修为,轻松一闪,便躲开了虎正义的爪子。

    虎正义脸色一变,紧接着哈哈一笑,露出一个淫·荡又猥琐的笑容,“这样的女人,撒野撒尿都很有味道呢。”

    说着话,他作势还要向前近身,而就在这时,庐砚秋的身后突然窜出两条人影,齐思明和杜子腾,挡在庐砚秋的身前。

    这两人的身手在集团保安当众,算得上是顶尖的了。

    见到这两人挡在自己面前,看架势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虎正义顿是一皱眉头,冷笑道:“不想死的话,就滚远一点!”说话之间,朝着年纪看上去大一点的齐思明猛地打出一拳。

    齐思明也是个老江湖,原地侧身,躲开虎正义势大力沉一拳的同时,抽冷子一脚踢在虎正义小腹上。

    他脚上穿的高筒作战靴,一脚踢下去,虎正义‘嗷’的大叫一声,身体向后跌倒,几个手底下人没有扶住,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虎正义撩起上衣,挨踢处皮肤卷起,一大片嫩肉,血滴从皮肤中一滴一滴的渗出来,看起来有点惨。

    这种伤势没有危险,但最疼,钻心窝子的疼。

    虎正义紧紧咬着牙关,等第一波疼痛稍缓一些,他抓起了棒球棍,‘砰’的一声砸在地上,惊醒了身后的一群小弟。

    虎正义大叫道:“上啊,给老子上,干倒他,干掉他!”

    五六十人纷纷大吼一声,一股脑地向齐思明猛冲了过去。

    张至诚看到这么多人疯狂的包围过来,也是心头一震,看来今天是不可能善了了。

    有两名虎正义身边的大汉速度最快,猛冲到齐思明面前,也不管三七二十几,抡起棒球棍就是一通横扫下劈。

    齐思明好歹也是保安小头子,守着庐氏集团的一些酒吧场子,手底下管着十多号人,身手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他很巧妙的避开两人的一通乱打,身形微侧,先是避开两人的无脑乱打,紧接着出手如蛇,扣住对方的手腕。

    先是用力向回一拉,趁着对方二人站立不稳,抓住手腕猛地向内扣去,大力之下,那两人的右手发出‘咔’的两声,手腕像是被掰断了一样。

    二人闷哼一声,手中棍子落地,踉跄而退。

    齐思明正得意,冷不防身后一个大汉直接老虎扑食从后面扑到他身上,伸臂膀把他的腰身搂抱住,同时大叫道:“打啊!快来人,弄死!!!”

    齐思明被人死死缠着腰身,不能发力,只能胳膊肘不断肘击,试图让那人放开,俗话说三拳不如一肘子,几下下去,那人脸色黑紫,仰面倒在了地上。

    不过这几肘子力道可不轻,而且全部打在脑门上,那人晕乎乎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有胸膛一起一伏,不然别人会以为他已经完犊子了。

    虎正义这边的人也没想到齐思明这么能打,他咬了咬牙,只好给李海潮打电话,“大哥,这儿需要人,再来五十人。”

    众人见齐思明出手狠而且能打,不再单打独斗,直接围过来七八个人,将他团团围住,几名大汉一齐发难,抡起棒球棍冲着他砸过来。

    齐思明暗暗叫苦,单打独斗没有问题,但是这样群殴可就难为他了,并且对面都是年轻力壮的酗子,他在体力上有些跟不上了。

    他也算是久经战场的老手,知道一旦被围困,要是不能赶快脱离包围圈,那下场可就惨了。

    齐思明找准机会,猛地踢出三脚,有两脚踢中两人胸口,那两人倒下去的同时又围上来五六人。

    他根本找不到突破口。

    刚才那两名被他掰手腕的大汉抓起开山刀,双双横扫他的小腿。

    齐思明一个江南躲开了两人的刀口,正在他以为自己可以稍微松口气的时候,刚才被他踢翻的大汉抓起一把地上的砂石朝他撒过来。

    他只在意围困的人,却把躺着的人忽略了。

    砂石结结实实打在他的脸上,这点力道肯定伤不了他,但同时眼睛也中了招,眼泪直流,根本睁不开。

    有一人偷偷绕到身后,高高举起,对着他的后脑勺猛地砸下去。

    齐思明经验老大,知道这种时候最该防备的就是身后,他出于本能的闪躲一下,险险避开了那要命的一棍子。

    只不过他的速度还是慢了一点,后脑勺虽然避开了,但他的右肩被打中,力道之大,让齐思明身体倾斜,差点跌倒在地上。

    这一棍要是打在左肩还可以承受,但是击中右边,他的右手像一条死蛇一样垂了下来,手臂麻木,根本使不上力气。

    见状,那些大汉脸上一喜,三两下将他摁倒在地上,一阵乱拳乱棍乱脚,齐思明只能单手抱头,至于菊花的安危,就只能先放一边了。

    同行的一个酗子猛地扑过来,将众人撞开,一把抓起齐思明就要拖着走出去。

    只可惜他的想法很美好,但却缺点心眼。

    身上拖着一个人,速度奇慢,被他撞开的几人重新冲上来把他二人一并围困住,那些大汉哈哈一笑。

    这些人也意识到单打独斗不是对手,他们要的就是群殴,而且刚才尝到了抛砂石的甜头,两三人抓起砂石就往脸上怼。

    这样的流氓招式虽然不要脸,但却很有效。

    酗子不防之下边中了招,时间不长,他二人都被打翻在地,周围的大汉们围着两人跳舞,嘻嘻哈哈的拳打脚踢。

    不一会儿,虎正义这边又跑过来五十多人,一个个凶神恶煞。

    再看庐砚秋这边,除了她之外,就连张至诚都倒下去了。

    七十多人围成一个圈,将庐砚秋等人围困在其中,那些小弟嘻嘻哈哈大叫。

    庐砚秋心高气傲,怎么会允许这些人靠近她,几次缠斗下来,她打到了七八人,但根本没有办法挣脱出去。

    而且女人天生体质弱一些,论爆发力和持久都比不上男子,打斗了七八分钟,虎正义这边倒下去十三个汉子,庐砚秋体力也消耗殆尽了。

    一脚一拳打在那些大汉身上,无关痛痒。

    又是一番缠斗,庐砚秋一阵头晕目眩,身上的力气仿佛被抽离了一样,呼呼喘着大气,健美修长的雪白大腿也迈不动脚步,更别说踢人了。

    她心头一颤,面对六七十个虎狼一样的酗子,头皮有些发麻。

    虎正义搓了搓手,大步走到庐砚秋眼前,贼溜溜的瞧着他,一脸不加掩饰的猥琐,擦了一把口水,“早就听说庐小姐漂亮,今日一看,真的是他·妈的漂亮。”

    庐砚秋就算是兵家魁首的武道境界,但也架不住人多,不过好歹她也算是见过大世面,没有惊慌失措,而是一边尽力周旋等待救援,一边慢慢恢复体力。

    庐砚秋咬着牙,恨不得眼前的大汉立刻去死,恨恨的道:“说吧,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

    虎正义哈哈大笑起来,说道:“钱可以再挣,但你这样的女人就不一定能随便上了。哈哈,我的二弟已经饥渴难耐了。”

    虎正义猛地伸出手,五指在庐砚秋脸上滑过。

    庐砚秋又羞又气。

    虎正义闭上眼睛,把手放在鼻子下嗅了嗅,一脸陶醉的道:“好嫩,好香,好美,好想要你啊。”

    庐砚秋步步后退。

    扑通!

    虎正义猛地跳前一步,双臂一张,佯装来抓。

    庐砚秋大惊失色,后撤不及,脚步踉跄,倒在了地上。

    虎正义扑了上去,摁住了她的玉肩,扑出炽热而又为猥琐的气息,“哈哈,庐大美女,我就先尝鲜了。”说着就要往己方的车子上面拽去。

    “等等!”

    傅余年本来没打算今天下午过来,他想去黄霸天的砂石厂去瞧一瞧,对那座金山,傅余年真的是垂涎欲滴。

    只可惜,测绘现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要不是张至诚打电话给他,傅余年还真赶不过来,幸好很及时,不然以庐砚秋的脾气,事后一定会宰了他的。

    虎正义一瞪眼,“怎么了兄弟?”

    傅余年搓了搓手,嘿嘿一笑,盯着庐砚秋。

    虎正义哈哈一笑,“想要炮她,后面排队去吧。”

    傅余年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想插个队。”

    “插队?胆子不小啊。”虎正义怒气冲冲。

    傅余年走到了虎正义近前,打量了一下这个五大三粗的大汉,脸上笑嘻嘻的,“媳妇,你没事吧?”??

    看到来人是傅余年,庐砚秋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落了下来,又惊又喜,不过今日受了这么大委屈,心里很气,转眼间她语气恨恨的道:“傅余年,你这个王八蛋,还不赶紧救我?”

    ?“这么快就想我了?”傅余年嘿嘿一笑。

    虎正义勃然大怒,这两人完全不把自己当回事,而且还在他眼皮子底下秀起了恩爱,怒道:“小子,你找死吗?”

    傅余年慢悠悠的说:“我不找死,我想插个队。”

    ??“你有种再说一遍?”

    虎正义哈哈一笑,揪了揪自己的招风耳,侧着脑袋,向前探着,大声问道:“你他·妈的敢不敢再说一遍?”

    “我想插个队。”

    傅余年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道:“你要是不想让我插队,那我插·你也行。”

    虎正义脸色一黑,咬了咬牙,看来这小子是故意找茬了。

    他手上抓着庐砚秋,眼看好事将成,正是急不可耐的时候,也不和他废话,朝着手下挥了挥手,“抓住他,给我吊起来打。”

    傅余年脸色很平静,不咸不淡的道:“放开她。”

    ?“哈哈!”

    虎正义好像听到了十分好笑的笑话,仰面大笑起来,瞥了一眼傅余年,说道:“小子,你算个什么玩意儿?敢这么跟老子说话,今天不把你打的叫爸爸,我就不叫虎正义。”

    ?“我再说最后一遍,我让你放手!”傅余年握紧了拳头。

    ?“我就不,我就不,你咬我啊?”

    虎正义摇头晃脑的,不停地嘚瑟,伸手戳了戳傅余年的胸膛,将他往后推,道:“酗子,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只要跪下来叫三声爸爸,我就放你走······”

    ?他话还没说完呢,傅余年猛然抬手,拳头由下而上甩出一道弧线,直接钉在了虎正义的下颚。

    啪!

    这一拳傅余年蓄力半天,又狠又急,虎正义闷哼一声,直接被巨大的力道顶翻,一屁股坐到地上。

    只是顷刻之间,鲜血从嘴里面流出来,与此同时,他抓住庐砚秋的手也松开,庐砚秋站到了傅余年这边。

    “炸他······”虎正义气的发抖,但这一拳之下,正好咬住了舌头,顿时舌头肿起来,原本说的是打他也成了炸他了。

    傅余年得势不饶人,根本就不管身后的人,一步跨上去,揪注正义的招风耳,沙包大的拳头冲着脑袋一下一下的砸了下来。

    嗯嗯嗯!

    连续猛击了十多下,在一声声刺耳的闷响声中,血珠子都在向四周溅射,只一会的工夫,虎正义整张脸完全成了一个血葫芦,看不清原来的样貌。

    庐砚秋咬着牙。

    这是她第二次见傅余年出手,但是这一次更加血腥暴力,更加让人胆战心惊。

    她从庐大观的口中听说过,傅余年一人一刀逼退山中猛虎,一人单枪匹马打死恐怖大魔王,这些她都信,毕竟傅余年有这个实力。

    傅余年面对虎正义这样的大汉,自然有碾压的能力,但庐砚秋却从来没想过,他出手会那么血腥暴力。

    庐砚秋心头一颤,双手抱住了傅余年的胳膊,声音中带一点哭声,说道:“不要打了,你想打死人啊!”

    傅余年起身,擦了擦拳头上的鲜血,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

    再看倒在地上的虎正义,双腿伸直不断前蹬,整个人浑身抽搐,浑身都是鲜血,就连鼻孔里面都冒着血泡。

    虎正义翻着白眼,身体蠕动着,想要尽量离傅余年远一点。

    哗!

    知道这时候,众人才清醒过来,战斗力一向那么强悍的虎正义,居然就被这样一个学生模样的小子打翻了。

    而且看样子,就吊着一口气了。

    众人脸色顿变,其中一个大汉举起棍子,“兄弟们,不把这小子收拾了,我们会被李老大吊死的。”

    “干他!”

    “冲啊!”

    “给我弄他!”

    其中一个汉子热血上头,猛冲过来,举起棍子就要砸下来。

    只不过棍子下落到一半,他突然就停手了。

    因为陈量身手中的短刀,已经顶在大汉的咽喉上。

    傅余年刀尖顶着大汉的咽喉,他一步一步往前走,那大汉眼神恐惧,连大气都不敢出,只好后退,“冲在最前面的都是炮灰,难道这个道理你不懂?!”

    “看来你的智商也不怎么地。”傅余年忽然近前,单手扣紧大汉的衣服领口,将他生生的提了起来。

    在场所有人没想到,傅余年的力道会如此之大。

    砰!

    傅余年一点也不惯着大汉,直接将其从空中砸了下来,发出一声闷响,摔了一个四脚朝天。

    大汉剧烈的喘了几口气,感觉脑袋都不是自己的了,眼前直冒金星,他有些艰难的翻过身,趴在地上的身躯挣扎着还想爬起来。

    傅余年敲一步踏过去,正好踩在他的后背上。

    大汉也是个刚烈的人,四肢发力想要站起来,但却发觉背上的那只脚有千钧之力,而且力道还在不断加重。

    大汉胸膛脸面贴地,胸腔被压缩的呼吸困难,四肢不断的摇摆挣扎,但傅余年就是不动一下。

    不一会儿,他脚下的大汉脸色像染了猪血一样,嘴巴一张一张的微弱呼吸着,像一条涸辙之鲋。

    那些本来前冲的大汉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刀棍,心头一寒,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但武力出众,而且出手太狠了。

    等到大汉们退出一米多远,傅余年才微微一笑,抬起了脚跟。

    大汉猛地抬起头,剧烈的咳嗽,嘴里面吸满了地上的灰尘砂石,嘴巴张开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真的像是阴曹地府走了一回,捡回了一条命。

    ?“回去了告诉李海潮,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这是我第二次这么说了。下一次,就是他有头睡觉,没头起床的时候。还有,这块地皮庐氏锦绣要了,今后谁敢踏入一步,他就是下场。”傅余年指了指还在地蠕动的虎正义。

    他目光一挑,望着眼前的众人,“我的话你们没听见?”

    在场大汉有上百人,除去被打伤躺在地上的,站着的不下五十人,但他们面对傅余年,都有一种迈不动腿的感觉。

    没办法,眼前这个人的气场太强大了。

    有几个大汉小心翼翼的试探了几步,见傅余年没有阻止的意思,只好将虎正义先抬起来,送到车子旁边。

    有一个大汉缩了缩头,道:“你叫什么名字?”

    ?“你们真可怜。”

    “什么意思?”

    “被人挡枪使,但还不知道枪头捅的人是谁,难道不可怜吗?”傅余年环视对方众人,面露鄙夷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