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27章 大汉
    这些大汉几十个人欺负一个女孩子,傅余年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一伙人。

    这些大汉摄于傅余年的淫威,个个敢怒不敢言,抬起躺在地上的四十多人,一溜烟跑没了。

    傅余年转过身,瞧着庐砚秋,见她胸口衣服撕裂了一道小口子,露出一抹雪白,温柔的笑了笑,“他们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你太胆大了。”

    “坏蛋!大王八蛋!”

    庐砚秋转过身踹了傅余年几脚,忽然按到一阵后怕,鼻头一酸,心头的防线一下子奔溃,一头扑在了傅余年怀里,一边抹眼泪,还不断踩着傅余年的脚。

    傅余年只好咬着牙。

    天才商业女强人啼啼哭哭,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傅余年有些哭笑不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庐砚秋的梨花带雨,软萌了傅余年的心思,以至于让他精神有些放松,在不远处有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这里。

    咳咳!

    庐砚秋擦了擦泪水,怯生生的看了一眼傅余年,才发现这小子的个头居然比自己还要高一丢丢,板起脸孔,嗓音沙哑地低声说道:“不好意思,我刚才失态了。”

    傅余年笑了笑,“美女偶尔哭一次,也是别有万种风情的。”

    庐砚秋转过身,瞅着十几个脸色狼狈的保安,还有那些测绘人员,“看什么看,再看今晚就只吃白米饭。”

    傅余年噗嗤一笑,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庐砚秋身上,“以后不要这么逞强了,我毕竟不是奥特曼,不能专打害你的小怪兽吧。”

    庐砚秋现在也意识到她的好强险些害了自己,而且还会伤害到自己身边的人,不过女王可以心理认输,但从不低头。

    她大声道:“女人,都是人他·妈生的,该努力的时候还是要战斗到底!”

    第069鳌女神变泼妇

    张至诚擦了擦脸上的血迹,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一脸羞愧,有些关切的问道:“庐总,你没事吧?”

    庐砚秋摆了摆手,“我没事,他们怎么样?”

    张至诚瞧了瞧手底下十多个保安,一个个极为狼狈,只好道:“都是皮外伤,不会影响工作,没事的。”

    庐砚秋点了点头。

    张至诚转过头来,看着傅余年一眼,九十度鞠躬,“这一次多谢陈先生了。”

    傅余年心中一笑,暗道这个张至诚还是个心思精明的人物,既没有叫他陈少爷没有称呼他为陈姑爷,偏偏叫了一声先生。

    意思就是把他当成一个外人,只是称呼比较客气一点而已了。

    傅余年呵呵一笑,“你的这些小弟说起话来能把人笑的肚子疼,可要是动起手来就是腰子疼了。”

    张至诚脸上火辣辣的烧。

    他当然也能听出来傅余年借着谐音讽刺杜子腾的意思。

    庐砚秋目光一转,又看向那些受伤的测绘人员,他们虽然没有参战,但也被虎正义的人手波及,有几个人不同程度的受了点皮外伤,关切地问道:“大家都没事吧?”

    测绘人员站了起来,“庐总,我们没事。”

    ?“没事就好,接下来再辛苦大家抓紧时间测绘,回去之后多发奖金,加餐。”庐砚秋收拾人心很有一套,含笑说道。

    大家一听有奖金,而且虎正义一帮人也都走了,众人都来了精神,笑呵呵的说道:“多谢庐总。”

    庐砚秋双手拍掌,鼓励大家,“大家不用客气,赶快工作吧!”

    此刻的庐砚秋,已经不再是刚才那个受了欺负,躲在别人怀里哭泣的娇弱小女子,而是商场女强人。

    她眼角瞥到傅余年腰间的短刀,皱了皱眉,“余年,这把刀是哪儿来的?”

    傅余年一笑,说道:“我一个朋友送的。”

    ?“朋友猜的?”庐砚秋一脸的不可思议。

    ?“一个好朋友。”傅余年肯定地点点头。

    他想起与蔡锦鲤三次见面的情景,每一次都历历在目,尤其是那晚长街上细雨中分别,心中不由的有些感伤。

    傅余年长这么大,有过交集的女孩子不多,小鹿儿是师妹,他当成了一个亲妹妹看待。

    他来到庐家,不过是完成老焉头的承诺而已,平日里和庐砚秋打打闹闹,但却不涉及男女之情。两人之间,说得好听一点叫朋友,说得不好听一点,那就是相互利用,各取所需而已。

    傅余年利用庐家的影响力,在城南为所欲为,而庐砚秋则通过他身上的龙气突破武道境界,仅此而已。

    要说起刹那间心动的感觉,还得是蔡锦鲤。

    这个女神级别的美女,又是个妩媚的狐妖子,勾起了他少年的朦胧爱意,让他心里有些不舍。

    庐砚秋一脚将一颗小石子踢飞,语气冷了下来,“你和你那个朋友的关系很好吗?”

    傅余年点点头。

    “好到什么程度?”庐砚秋粉面有寒意,又忍不酌奇的问道。

    傅余年微微一笑,“就像黏在一起的饭团一样。”

    “来,熊抱一个。”

    傅余年听到温柔可爱的一声,然后那个丫头就扑到了自己的背上,从后面熊抱住他,双手缠住他的脖子,像一只白熊一样黏在他身上。

    ?“锦鲤······”傅余年急忙转过来,一手抓住她的皓腕,惊喜的道:“你怎么来了?”

    蔡锦鲤哼了一声,有些倔强的偏过头,“怎么,打扰你谈情说爱了?”语气虽然温柔,但却夹杂着浓浓的醋意。

    傅余年暗自好笑,这丫头是误会他了。

    傅余年转过了身,双目含笑,盯着眼前的蔡锦鲤,三两日不见,更加美艳动人,“你不是回燕京了吗?”

    ?锦鲤侧过脑袋,看了他一眼,赌气的哼出一声道:“我不走。”

    傅余年将她身体一拉,差点拽回到怀里,在她鼻头上伸手勾了一下,才轻轻笑道:“是不是想我了,舍不得走了?”

    蔡锦鲤冷不防在傅余年小腹下三寸处掐了一下,只听她轻啐一声道:“你脸皮真厚,我才不会想你呢。”

    傅余年攥紧蔡锦鲤的玉手。

    蔡锦鲤有心想要摆脱他,却被双手拿住了手腕,心头一软,就不在挣脱了,抛过去一个媚眼,道:“这么多人看着呢,你想干嘛呀?”

    傅余年哈哈笑道:“当然是做该做的事情了,难道我们要讨论一下母猪的科学接种和优化配种技术吗?”

    蔡锦鲤羞道:“你这人坏死了。”

    傅余年呵呵道:“那你是特地来找我的?”

    “我怕你被那些狐媚子吃干抹净了。”锦鲤哼道:“我也是随便到龙门镇逛一逛,没想到就碰到你这个厚脸皮的王八蛋了。”

    “你和庐砚秋认识?”傅余年问道。

    蔡锦鲤看了他一眼道:“呵呵,你和她震坏了多少张床了,却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好可笑啊。”

    傅余年脑门满是黑线。

    蔡锦鲤看了庐砚秋一眼,哼道:“她就是个心机·婊。”

    庐砚秋与蔡锦鲤本来就有过节,上一次她手臂受伤,就是拜蔡锦鲤所赐,两人早就是水火不容,心里本来就有龌龊。

    这次没想到自己的未婚夫傅余年又与她暧昧不清,心乱如麻,心中满是酸楚,指着傅余年道:“傅余年,你可知道她的身份?”

    虽然两人是未婚夫妻关系,但各自心里都清除,这段露水姻缘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并没有一点点的感情纠葛。

    只不过相处这么长时间,庐砚秋也在心底将傅余年视为了庐家的一部分,见家人与自己的仇人纠缠,心里自然难受。

    傅余年望着她窘迫又酸楚的眼神,苦笑道:“庐砚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这很正常啊,你不说我不问,呵呵一笑多好啊。”

    庐砚秋刚才经历惊心动魄的一幕,受了点刺激,心里难受,想起刚才傅余年不顾安危,单身救她的样子,简直帅呆了。

    这人虽然平日里嘴巴上没个把门的,经常嬉皮笑脸,但是心地不坏,而且对她,对庐家都有大恩。

    庐砚秋脸上潮红,心中羞赧,只不过看到他和蔡锦鲤站在一起,还眉来眼去的,就不由得一阵酸意。

    就好像属于自己的玩具被别人抢走了的感觉。

    虽然那个玩具可能只会束之高阁,再也不会把玩,但一旦被别人拿走了,心底还是会很失落。

    庐砚秋伸手掐了掐自己的手心,疼痛让自己清醒了一些,暗道:我这是怎么了,难道这些天的相处,在心底深处已经有了这个王八蛋的影子?

    庐砚秋指着蔡锦鲤,怒火中烧,有想起两人刚才亲昵的样子,就忍不住一阵酸楚,“傅余年,你和这个只会杀人的恶魔纠缠什么?”

    傅余年尚未开口,蔡锦鲤却是怒道:“谁是恶魔,你说个清楚?”

    庐砚秋对蔡锦鲤可是知根知底,毫不惧怕的道:“你作为燕京守旧派的隐匿分子,这一次刺杀房雄关就是你策划的吧?还说自己不是恶魔?”

    蔡锦鲤气的一跺脚道:“那我就宰了你这个扶龙会的婊·子。”

    “你除了魅惑男人,还有什么手段?呵呵,那一套对我没用。”庐砚秋哼道,看见傅余年手中的鱼龙短刀,不知为何,她心里却是愈发的难受起来。

    因为她很清楚,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就是眼前这一把鱼龙短刀造成的,虽然皮肤上的伤口痊愈了,但留在心里的伤口,却在此时隐隐作痛。

    ?“对你这样天资不足的女人,我一只手就够了。“蔡锦鲤咬牙道,甩了甩手,冲上去就要揪住庐砚秋的头发。

    庐砚秋平日里端庄大气,极有教养,但在此时也是面红耳赤,气的跺脚,挽起袖子,“今天我就要报上一次的一刀之仇。”

    这两个女神级别的人物,在此时居然像两个乡野泼妇一样撸起袖子干架了。

    傅余年哼了一声,眼见形势一发不可收拾,于是望着二人,沉声喊道:“都他·妈的闭嘴!”

    傅余年声音不大,却让两个女孩子都怔了一怔。

    蔡锦鲤嘟了嘟嘴,撇过头不去看她。

    庐砚秋也收起架势。

    他一句话似乎很有权威一样,见两个小妞都不敢说话了,傅余年心道,看来哥还是有点份量的。

    他板着脸道:“都是女神级别的人物,学什么不好啊,非要学泼妇骂街打架,也不嫌丢人。那个蔡锦鲤,继续和我聊聊母猪配种的事情,庐砚秋你去盯着工程吧。”

    二女同时一愣。

    蔡锦鲤像个大白熊一样软绵绵的趴在傅余年肩上。

    庐砚秋赌气似的转过了头。

    正在此时,张至诚那边的一个保安大声叫嚷,“老大,那边来人了,好多人,我们该怎么办?”

    众人齐齐望去,只见土路上尘土飞扬,车队排成一条长龙,轰隆隆的席卷而来,车上大汉挥舞着钢刀,张牙舞爪。

    傅余年暗暗皱眉,心中不解,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车辆,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低头看了一眼蔡锦鲤。

    蔡锦鲤抽出一把短刀,握在手中,道:“余年,临回燕京之前,我想为你做点事,让你好好的记住我。”

    傅余年见蔡锦鲤真情流露,有知道她这一次去而复返,就是为了保护他而来的,心中不由的一阵荡漾,便拉住她手道:“女人征服男人,男人征服世界,面对那些五大三粗的大汉,还是我来的,你负责貌美如花就可以了。”

    蔡锦鲤脸上一喜,忽然鼻头一酸,摸了摸他手中的鱼龙刀,柔声道:“有些人看一眼,就会认定他会是那个一辈子的人,你说,我是不是着了你的魔了?”

    庐砚秋站在边上,自然听的清清楚楚,心里暗暗恼怒,这个狐媚子可真是一点都不要脸,敢说这么肉麻又无耻的话。

    ?很快,三辆卡车打头的车队行到他们附近的路边停了下来,而后,各大大小小的汽车车门一同打开,从里面走出来数以百计的彪形大汉。

    其中还有几个熟面孔,应该就是之前虎正义身边的人,没想到这些人还不死心,想要杀一个回马枪。

    现场众人暗叫糟糕。

    张至诚十多个保安也聚集过来,急声说道:“庐总,不好了,这一次他们的人数更多,而且战斗力更强。”

    话音未落,那些大汉齐齐举起手中的钢刀,潮水一样涌了过来,将他们包围在其中,嘴巴里嚷嚷着,骂着难听的话。

    他·妈的!

    傅余年心中暗骂一声,想不到李海潮这一次是真的豁出去了,竟敢在白天着急这么多混混,仗着有李大疆这把打伞,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傅余年也来不及细想,转头喝道:“张至诚,你保护庐砚秋所有员工先撤,我来挡住这些人!”

    蔡锦鲤站在傅余年身边,单手握刀,杀气腾腾,“还有我。”

    庐砚秋脸上很不痛快,望见傅余年与自己憎恶的人勾勾搭搭,再看两人并肩作战的样子,还真是般配,心里却是大不痛快,怒道:“我不走,我也要战斗。”

    傅余年叹道:“庐砚秋,理智一点,赶紧撤。”

    庐砚秋哼了声道:“老娘才是你的未婚妻,她算什么?她有什么资格留在你身边陪你战斗?”

    傅余年吃惊的看了庐砚秋,嘿嘿一笑,道:“庐砚秋,没想到你粗鲁起来,居然是这个样子,不过我喜欢。”

    庐砚秋脸上一红,大声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贫嘴。”

    傅余年在心里嘟囔一声,庐砚秋不会成为他的帮手,只会成为他的拖累,她要是留下来,那谁都别想再活着离开这里了。

    毕竟她之前一战,已经消耗了太多体力了。

    而蔡锦鲤不同,除了武道境界更高之外,战斗经验也更丰富,即使不能打退众人,全身而退没有问题。

    傅余年沉声喝道:“张至诚,你在等什么?”

    张至诚有些看不起傅余年,认为这小子就是靠着油嘴滑舌才进了庐家的人,是个抱着女人大腿混日子的人。

    但是这个时候,偏偏是这个自己看不起的人为自己挡风遮雨,这让他十分羞愧,他本来要大声拒绝,并且下定决心要死战一场的。

    可是当他看到傅余年威严又霸道的眼神时,气势便软了下来,浑身一哆嗦再不敢多话,更不敢多耽搁时间,急忙抓住庐砚秋的手腕,急道:“堂主,快走!”

    说完话,他一挥手,“保护堂主,保护其他人,快走,”也不管庐砚秋愿意与否,拉着她的手腕向对方冲过来的反方向跑去。

    人群中冲出来一人,正是被傅余年踩的吃土的那人,喊道:“兄弟们,就是他"哥就是被他差点打死的。”

    听闻他的话,对面众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在傅余年身上,一个个呲牙咧嘴,好像恨不得把傅余年活剥生吞一般。

    他们瞪着傅余年,傅余年也同样在瞪着他们。

    傅余年拍了拍蔡锦鲤的肩膀,“丫头,就剩下我们两个了。”

    蔡锦鲤粲然一笑,心里一暖,嘴上却不承认自己这一趟冒险,是专门为了傅余年而来,道:“余年,我就梦想和你一起肩并肩大战一场,没想到今日恰巧赶上了,可别让我看扁了哦。”

    对面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举起刀身先士卒冲了过来。

    蔡锦鲤抓起一块小石子,双手一抖,石子迸发出强大的力道,传出一阵尖锐的刺耳声,弹射在大汉手中的刀身上。

    当!

    大汉停下脚步,痴痴一看,手中的刀居然一断为二。

    蔡锦鲤平举着短刀,“下一次,就是你的脑袋!”

    那名大汉看看蔡锦鲤,再看看自己手里的半截钢刀,忍不住倒吸口凉气,双脚也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两步。

    他没想到这么倾国倾城的姑娘,出手会有如此气势。

    ?“妈的,我们一百六十七人,难道还怕两个人?兄弟们,砍倒他们,奖励十万!谁敢后退,老子就劈了谁!”人群中有人大叫了一声。

    这一嗓子可谓是一呼百应,众大汉齐齐大吼一声,纷纷举起钢刀,全力向傅余年、蔡锦鲤二人猛冲过去。

    这两次袭击的情形一样,但凶险程度完全不同。

    说白了,像虎正义那样的彪子,就是街头混不出脸面的烂仔,只要给点钱什么事情都敢干,但这样一群乌合之众战斗力不会怎么高。

    虎正义的人,根本不能和眼前这些人相提并论。

    这些人一看那凶恶的样子,就知道是社团成员,也是李海潮精心培养出来的精锐,是真正经历过血火战斗的人。

    众多的大汉一听到十万的奖励,一个个两眼冒光,人们瞪着充血的眼睛,举棍就打,抡刀就砍。

    蔡锦鲤微微一笑,手中短刀微抖,“余年,你说我们有几分把握全身而退?”

    李三钱道:“七分。”

    蔡锦鲤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洁白的牙齿,抛过去一个媚眼,道:“七分,可以一搏了。”

    傅余年老神在在,说,“还有九十三分,我们会死在这儿。”

    蔡锦鲤水蛇腰肢一扭,妩媚一笑,风情万种。

    傅余年看了身边的蔡锦鲤一眼,讪然一笑,小声道:“其实你可以安然离开,何必又回来呢?”

    “我要的就是那种会唱曲,会暖床,身材婀娜美娇娘,哪怕郎君色如狼,不到天亮不起床。”

    蔡锦鲤握住了傅余年的手,神情傲然,脸上微笑道:“我见过有钱有权的贵公子无数,但那些人在我眼中,就像街上流浪的公狗一样,一心只想着交配。而你不一样,你除了想着交配,还有情趣,还有理想。”

    傅余年放声大笑,这小妞有性格。

    他又好笑又好气的道,“可你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地了,值得吗?”对着蔡锦鲤这样一个温婉而又执拗的女子,还真是有劲无处使。

    ?“当然,不经历一次刻骨铭心,你怎么记得住我呢?”

    蔡锦鲤甜甜一笑,容颜之美,让人如饮美酒,又听到她倔强可爱的回答,心里自然感慰,这一句话说的情真意切,自然之极。

    这可真是要勾走我的魂魄的节奏啊。

    蔡锦鲤眼中满是柔情,只是呆呆的望着他,那一双溢出柔情的眼神,眨巴眨巴的,真想让人上去亲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