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28章 锦鲤
    此时此刻,傅余年心里柔肠千百转,没想到下山遇到的女子,会这么可爱倔强,如果以后身边有这样一个女人,能震碎床板,也能并肩作战,那才叫一个爽快。

    那些大汉,齐声呐喊,猛冲过来。

    蔡锦鲤听完,也不回答他,身姿如一尾游鱼,在大汉纵横的地上来回轻盈穿梭,时而划出一刀,就有人倒地惨叫。

    傅余年见蔡锦鲤如此拼命,却是暗自着急起来,这傻丫头,竟然这样疯魔的不要命了?

    蔡锦鲤没有去燕京,就是为了他留下的。

    傅余年不管蔡锦鲤的真实底细如何,是不是庐砚秋口中所说的什么燕京隐匿分子,但这一份深情,足以让他应付一场血战。

    一个女人能为他舍弃性命去战斗,那么他也不能怂了啊。

    傅余年举起了鱼龙刀,学着老焉头在打猎前的仪式,冲着刀刃吐了一口口水,口中念道:“大刀出鞘,分外妖娆,见手剁手,遇吊剁吊!”

    庐砚秋站在远处远处,身边只留下两人,望着人群中并肩的傅余年和蔡锦鲤,忽然心里一阵绞痛,不知道是自己的错觉还是眼花了,怎么看都觉得那两人是如此的般配。

    她的个子低一点,站在傅余年面前有点够不着他的嘴巴,而蔡锦鲤正好。

    她性格坚韧倔强,和傅余年的嘻嘻哈哈相比有点过于强势,而蔡锦鲤时而狐媚时而柔弱,更能俘获男人的心。

    她的头发长一点,没有碎发,而蔡锦鲤伸手拂过额前碎发的样子,简直美极了。

    庐砚秋越想,心中越是失落,狠狠一跺脚,这个王八蛋,故意在她面前恩爱,简直要气死人了。

    庐砚秋看见傅余年与蔡锦鲤握手战斗,哪像是面对强敌,更像是小情侣郊游,惬意得很,王八蛋,王八蛋,气的握紧了一对粉拳。

    只不过面对一百多个大汉,她却仍是不由自主的一阵心悸,这个王八蛋和那个小婊·砸能应付得来吗?

    傅余年是为了保护她,而蔡锦鲤又是为了保护傅余年,这么相比下来,庐砚秋更加失落了。

    难道我就这么没用吗?

    傅余年和蔡锦鲤两人联手,攻势无双,两人刚刚把对方的第一轮攻势让开,对方的第二轮进攻又到了。

    而且这次的进攻更凶、更猛,钢刀是从两人的四面八方齐齐砍过来的,到处都是杀机。

    傅余年猛一咬牙,冲着蔡锦鲤喊道:“保护好自己,不要手下留情。”

    蔡锦鲤神色轻松,应对自如,盈盈一笑,“我只要抓会,就把他们裤裆里的那个脏玩意儿剁了。”

    汗啊!

    这小妮子在真的是泼辣又调皮。

    傅余年一拳打出,有三人倒地咳血,又有两名大汉持刀来到他的左右,两把钢刀分从他的前后横扫过来。

    傅余年暗暗咬牙,手中短刀开路,身形横着冲撞出去,在对方的钢刀砍到之前,他的双拳击中两人的胸膛。

    两个大汉怪叫一声,后仰着翻倒过去。

    一拳之下,两人的胸膛像塌方了一样。

    傅余年这一拳,用了五成力气,那两个大汉眼神惊惧,伸手摸着已经塌下去的胸膛,挣扎着向后蠕动,可惜动了几下就晕了过去。

    另一个大汉从后面突袭。

    傅余年仿佛脑后长眼一般,短刀的刀把砸了过去,正好砸在太阳穴上。

    啪!

    刀把砸的结实,大汉声都没吭一下,当场倒地不起,猩红的鲜血顺着他的太阳穴汩汩流淌出来,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蔡锦鲤一手短刀,刚击倒两人,后面的大汉又冲了上来。

    这人大吼着抡刀而来,蔡锦鲤回身一刀下劈,刀锋从大汉小腹下滑下,在大汉的裆部下切,那大汉吓的脸色大变,怪叫一声,向后跑去。

    蔡锦鲤一脚踹在那人屁股上,大汉身体惯性向前猛蹿,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上面血迹淋漓。

    蔡锦鲤出手刁钻古怪,而且每一刀都瞄准大汉的要害处,众人更是忌惮的厉害,男人可以受伤流血,但不能没有小牛牛。

    这样一来,蔡锦鲤这边轻松了许多。

    只不过两拨冲击下来,躺在地上的已经不下三十人,而傅余年和蔡锦鲤则是毫发无损,面不红气不喘。

    蔡锦鲤武道境界更高,实力更强。

    傅余年体内蛰伏天龙,虽未点睛,但有世间最强生灵的吐息,他是一点压力都没有,反而有一种昂扬的战意在涌动。

    他想用一场大汗淋漓的战斗来提高对于武道的领悟,面对这么多对手,更是求之不得,胸腔中的热血,已经燃起熊熊大火。

    人群中站出来一人,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那些躺在地上的人,很难想象,他们的对手会这么强大。

    不过今天的战斗已经到了这种程度,想要全身而退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双方的仇恨值都已经到了顶峰,杀红了眼了。

    那个大汉?手里的刀在颤抖,声音尖锐刺耳,“傅余年,蔡锦鲤,今天不是你们死就是我们完蛋!兄弟们,上!不要手下留情,剁了他们!”

    又是一轮的人海战术。

    大汉的心思很简单,反正他们人数占了太大的优势,就算用剩下的人围困你们,累也要累死他们。

    周围的大汉们听闻喊声,齐齐怒吼一声,一同举刀向傅余年劈头盖脸的乱砍下去。

    傅余年闪身上前,抡刀而起,刀锋处绽放出一道白色的刀罡,人没到,刀先至,他手中的钢刀掠过,前面几人手中的钢刀齐柄而断,刀罡继续前刺,有四人中刀。

    嘶啦!

    四人前胸的衣服被刀罡切开,破开皮肉,鲜血顿时飒飒流了出来,露出白色的骨头茬子,刺目又恐怖。

    蔡锦鲤真的是不负锦鲤这个名字,身形仿佛水中锦鲤一般,在人群中穿梭如鱼得水,她看准时机,在一个被傅余年攻势逼退的大汉背后猛推了一把。

    那大汉本来前胸被划开一个大口子,脚步踉跄,嘴皮子颤抖,有些失神,受到背后强大的推力,向前反扑回去,刚好与追杀傅余年的众人撞到一起,一时间扑通通的闷响声不绝于耳,六七个大汉人仰马翻,在地上摔滚成一团。

    蔡锦鲤嘻嘻一笑,闪身过去,那些大汉没来得及站起来,就被一把锋锐的短刀划破了虎口或者刺穿了脚面,血流不止。

    这种办法极其聪明,不要命但却能让对方完全失去战斗力。

    傅余年也仿佛心有灵犀一样,只要抓会,照着那些大汉提刀的手腕来一下,或者干脆抓起一把砂石,直接怼眼睛里。

    这种看似猥琐又无奈的办法杀伤力惊人,很快又有三十多个大汉倒地不起。

    一百六十七人的队伍,不到三分钟,折损了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手,受伤的大汉趴在地上惨叫哀嚎,失去了战斗力。

    傅余年和蔡锦鲤正面酣战,为的就是给庐砚秋等人的撤退争取时间,但谁知道,测绘人员撤了个干净,庐砚秋却并没有走远。

    更让傅余年没有预料到的是,李海潮这一次出动人手完全是把自己的家底都拿出来了,一次出动两拨人马。

    第一波在正面战场纠缠傅余年,而第二波人则是赌机会,在逃离路线上以逸待劳,准备抓住庐砚秋。

    李海潮先一步安排人手在半路上围追堵截,只不过这波人的数量并不是很多,总共才三十人左右,但是个个精壮能打,而且带队的人,正是刚从医院出来的李蛤蟆。

    李蛤蟆上一次吃亏在大意,在医院躺了十天半个月,心里越想越仇恨,一定要抓了庐家的人报仇。

    敲这一次知道庐砚秋前往郊外测绘,更是兴奋的大叫,主动请缨埋伏抓人,李海潮也答应了。

    庐砚秋身边只带着张至诚和杜子腾两人,她担心傅余年的安危,于是站在远处逗留了很长的时间。

    知道确保傅余年能够应付那一百多人,心里才放心了大半,只不过三人刚驱车走出不远,就看到路边站着黑压压的一群人。

    庐砚秋心头一震,急忙停下脚步,问身边的杜子腾道:“那些人是不是李海潮的人?”

    杜子腾面色凝重,心头突突直跳,来者不善呐。

    张至诚阴沉着脸,说道:“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冲过去,不然······陈先生那边所做的努力就白费了!”

    庐砚秋就算是见过大世面,此时也做不到处变不惊,也是脸色顿变,意识到这一次李海潮是拼上身家性命了,颤声问道:“要是我们冲过去,他们两边合围余年了怎么办?

    张至诚沉吟片刻,摇头说道:“傅余年是庐家的人,应该有这个觉悟。而且,他武道实力强大,再加上那个蔡锦鲤,两人想要脱身应该没问题。”

    ??“或许吧!”

    李海潮对傅余年,也是恨之入骨,不但拿钱砸他的脸,当众侮辱他,而且先后暴揍李家的三个公子哥,年轻一辈中都被他打了个遍。

    而且,这一次李大疆也表示会帮助他,这更让李海潮动了解决傅余年的机会。

    李海潮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玩意儿,一旦自己年纪大了,那么以傅余年为首的城南这些人想要冒头,他们是压不下去的。

    不过这一回,李海潮也算是豁出去了。

    直接派出去一百六十七个大汉和傅余年厮杀,在他看来,傅余年就算有多无敌,但一个人总归是打不过一百多人的。

    只是傅余年上一次在夜不归酒吧的那一拳之力,留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所以这一次对付傅余年,把自己全部的家底都拿了出来。

    张至诚的话让庐砚秋多多少少松了口气,她和蔡锦鲤交过手,自然清楚这个狐媚子的强悍之处,傅余年的实力毋庸置疑,这两人联手,应该不会被人围剿吧。

    “哎呀呀,庐小姐,恭候多时了。”

    李蛤蟆长的彪乎乎的,身高不高,微胖,此时双手叉腰,迈着螃蟹步走上前,笑嘻嘻的盯着庐砚秋三人。

    李蛤蟆望着眼前稍显狼狈的三人,哈哈大笑。

    他本以为是老爸信不过自己,把他派到这荒郊马路上堵人,对于王不二的安排,也是特别鄙视,只是没想到这一次还真的算对了。

    他嘿嘿冷笑一声,扬了扬手中的钢刀,说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裤子脱下来!”

    李蛤蟆一瞧三人的样子,就心里有底了,暗道这一次能把庐砚秋抓了,正好报了上一次庐大观给他脖子上的那一下子的仇恨了。

    只不过当他细看庐砚秋的样子,有些呆了,他没想到庐大观的姐姐会是这样的一个大美女。

    他见过的女人也算多了,除了夜不归酒吧的蔡锦鲤之外,也就只有眼前庐砚秋与之相媲美了。

    李蛤蟆露出一副猪哥的样子。

    他身边一个大汉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知道他们的这位余年爷又开始犯花痴了,那名大汉低声问道:“少爷,现在动手吗?”

    李蛤蟆又忍不住瞧了庐砚秋两眼,清了清有些发干的喉咙,慢条斯理的说道:“李家和庐家有仇,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今天,我可以放你们两个人一条生路,但是庐家大小姐,嘿嘿,必须留下。”

    张至诚闻言,鼻子都气歪了,“李蛤蟆,你说什么呢?”

    李蛤蟆最讨厌别人叫他蛤蟆,冷冷打量着张至诚,哼笑出声,摇头说道:“小子,说话客气一点,我就给你个全尸,不然待会儿,我就把你挖坑埋了。”

    “去你妈的。”张至诚也算是刚猛。

    李蛤蟆扭扭脖子,摩拳擦掌,朝着张至诚勾了勾手腕,“小子,既然你不服气,那我就先把你埋了。”

    李蛤蟆是有点实力,但那是花拳绣腿,平日里和手底下人切磋,都是碍于他少爷的身份惨了水分,他要亲自动手,可把在场的大汉吓得不轻。

    李海潮能在短短十多年内成为城南之主,除了背靠李大疆好办事之外,这个人也是老奸巨猾,心狠手辣,而且身边有一肚子坏水的狗头军师王不二出谋划策,更是横行霸道。

    李蛤蟆则是个名副其实的凉年哥,夸夸其谈,腹中空空,从那晚与庐大观约战,却事先踩点都不做准备来看,就是个徒有其表的骚年。

    李海潮是知道自己儿子的斤两的,一旦遇到傅余年,那只有被吊打的份,所以就安排他堵截庐砚秋。

    有收获自然最好,就算没有收获,也能保证自己的儿子不会再进医院。

    所以李海潮特意交代过众人,看好李蛤蟆,别让他再受伤了。

    刚才说话的那个大汉小心翼翼地说道:“李少爷,他们就是三只兔子,不用你老人脚动手,兄弟们上吧!”

    在场众人都清楚李蛤蟆的实力,要是李蛤蟆这一次再受伤,回去之后,他们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少爷,杀机不用宰牛刀,我们上吧。”

    “是啊。”

    “少爷你看着就好。”

    ?李蛤蟆撇了撇嘴,摇了摇头,道:“好不容易身体恢复了,正想活动一下筋骨呢,你们就瞧好了,看我怎么把这个老小子活埋了。”

    ?“少爷,这······”

    “不太合适吧。”

    ?“谁敢插手,别怪我事后算账!”李蛤蟆大声警告。

    众人低着头,也都不说话了。

    张至诚三十出头,被李蛤蟆叫做老小子,心里更是气的不行,他一句话都没说,瞬间窜到李蛤蟆近前,一记老拳就砸在了李蛤蟆胸口。

    一瞬间,李蛤蟆大叫着飞了出去。

    砰!

    李蛤蟆胖胖的身体落在地上,砸起一阵尘土,身子佝偻成一团,脸色红的像涂了一层颜料,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那个大汉冲到身前,蹲下身关切道:“少爷,你没事吧?”

    李蛤蟆双手抓着大汉的胳膊慢慢的站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大叫道:“兄弟们,给我打,我要活埋了这个老小子。”

    在场的大汉也是无了奈了。

    没实力,非要装什么逼呢?

    大汉心里发笑,这个少爷真是给李海潮丢人,暗暗摇头,他站起身形,侧头喝道:“兄弟们,拿下他们三个,动手!”

    他话音才刚落,李蛤蟆又仿佛突然想起什么,急忙拉住他的衣服,小声在耳边提醒道:“记住了,把庐砚秋绑了就好,不然干那事的时候就不好看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李蛤蠊记着这事儿。

    大汉哭笑不得,只好点头答应,转身扯着嗓子,道:“少爷怜香惜玉,吩咐了,不许打女人。”

    那些大汉怎么会不明白这个草包少爷的心思,只是想要又不能笑,只能依着李蛤蟆的意思。

    张至诚本来身上就挂了彩,面对十多个人的围攻,确实有些左支右绌,一脚踢出去,却撞在了刀刃上。

    顿时脚上的鞋子破烂,脚面也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每走一步就留下一个血脚印,很快就被七八个大汉死死摁在了地上。

    至于杜子腾,更是被大汉摁在地上暴锤,一点脾气都没有。

    反观庐砚秋这边,因为李蛤蟆之前有交代的缘故,相对轻松一点,但她面对十多个虎视眈眈的大汉纠缠,只能一退再退。

    他的武道境界不低,但缺点在于天生资质不足,一招一式缺少杀伤力,很快也被大汉摁在地上。

    庐砚秋咬着牙,开口道:“谈个条件吧。”

    李蛤蟆笑哈哈的,背着手走到庐砚秋面前,收起了猪哥的样子,清清喉咙,问道:“庐砚秋,你想说什么?”

    ?“让他们两个走。”庐砚秋声音平和地说道。

    扑哧!

    李蛤筮笑出声,不仅提高了声调,他现在是底气十足,洋洋得意的道:“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庐砚秋面色平静,耸了耸肩,“我主动留下。”

    呦呵!

    李蛤蟆一怔,不由得心绪一阵荡漾。

    庐砚秋的美,是那种很耐看的美,远观只觉得冷艳,两人凑近,李蛤蟆更是觉得惊艳,一举一动,自然流露,一颦一笑,让人心情一荡。

    李蛤蟆欲言又止。

    身边的大汉擦了擦脸上的药汤,低声提醒道:“李少爷,别听她的,这个女人诡计多端,是在骗你呢。刚才来的时候,咱们有三十二个兄弟,你看看现在,只剩下十七个了。其他人都受了伤了。”

    李蛤蟆看着躺在地上的大汉,咬了咬牙。

    “李少爷,现在那边的战况还不知道怎么样,我们是不是赶快过去支援一下,要是能一举拿下傅余年还有蔡锦鲤,老大一定会很高兴的。”

    李蛤蟆脸上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豹正义趁热打铁又继续说道“李少爷,只要你开口,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这个庐砚秋和咱们是死对手,水火不容,不能着了她的道了。放走了那两个人,肯定会回去搬救兵的。”

    李蛤蟆听大汉在耳边罗里吧嗦絮叨了半天,也没有个明确的态度,反而哼笑了一声,然后迈步向庐砚秋走过去,同时笑吟吟地说道:“庐砚秋,你是想真心留下来?”

    这么猪的问题都能问的出来?

    大汉觉得自己快要被气晕乎了,要是眼前的李蛤蟆不是老大的儿子,他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

    庐砚秋心思急转,也在思考着脱身之法,心里排斥李蛤蟆,嘴上却微微一撇,说道:“只要你放他们两个走。”

    张至诚吐了一口药汤,“堂主,我们留下,你走。”

    “堂主,我们可以死,你绝对不能。”杜子腾的肚子上被刀口划开了一道口子,这下子可真的是肚子疼了。

    庐砚秋看着杜子腾的状况,虽然捂着肚子,但鲜血还是从指缝间流出来,心说要是不赶快救治,恐怕要出事了。

    庐砚秋转过脸,冷声道“闭嘴。”说话的同时,却再向两人眼神示意,说明自己是在寻找脱身之法。

    李蛤蟆距离庐砚秋又近了一步,咽了口口水,“庐小姐,只要你愿意留下来,我可以放他们走。”

    大汉名字叫豹正义,他上前一步,“少爷?!”

    李蛤蟆瞥了一眼,冷声道:“怎么着啊,老子说话不好使了?你们就听老东西的话,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