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29章 蛤蟆
    “没有,少爷和老大说话同样好使。”

    “只是这个庐砚秋,可不能······”

    李蛤蟆打断了大汉的话,自信满满,得意洋洋,道:“两个小蚂蚁,他们算个什么玩意儿,我随手就能捏死。”

    李蛤蟆打的什么主意,在场所有人都心里清楚。

    他看着庐砚秋的眼神,就好像一个月没出肉的饿虎一样,两眼冒光,口水溢出,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将她蛇吞活剥了。

    庐砚秋示意张至诚和杜子腾,瞅准了机会就走。

    庐砚秋今天淡妆,身穿一套米白色职业套装,女强人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威仪,若即若离的感觉,让李蛤蟆有些意乱情·迷。

    ?李蛤蟆的目光落在庐砚秋的脸上,然后下移到胸前那一对小白兔,紧接着是平坦小腹,玉白修长又苗条的美腿,还有红豆一样可爱的红色脚趾甲。

    他有些着迷了,想象着自己的脑袋埋在庐砚秋胸前那一对小兔子中间的情景,不由得口干舌燥,两眼冒火光。

    在场的大汉又好气又好笑,同时也是暗暗失望,就这样的猪哥样子,还想做李海潮的接班人,继续当他们的老大?

    庐砚秋美则美矣,是个万一挑一的容颜,可也用不着这样子吧。

    再说了,今天一起跟着他来的三十二个兄弟,现在有大半受了伤,躺在地上哀嚎惨叫,作为老大的李蛤蟆却不闻不问,受伤的这些人,可都是眼前这三人造成的。

    众人一阵心寒。

    未来的老大是这样一副猪哥样子,值不值得跟着他继续卖命,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大问题。

    豹正义也注意到在场的众人脸色阴沉,心情失落,不由得一阵难堪,只要再次提醒,“李少爷,我们绑了这三人,去那边帮忙吧。”

    “不用你提醒,我知道该怎么办。”李蛤蟆摆了摆手。

    庐砚秋知道想要脱身,那么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擒住李蛤蟆,所以她有意无意的慢慢向后退,企图吸引李蛤蟆上前,从而慢慢脱离众大汉的包围。

    庐砚秋被李蛤蟆盯着,脸上浮现一阵羞人的绯红,这更让李蛤蟆心头狂跳,以为是自己的举动吸引了庐砚秋,让后者对他产生了好感。

    李蛤蟆搓了搓手,嘿嘿一笑,大步向前。

    那些大汉看着眼前这样好笑的一幕,心里面早就骂了一万个妈卖批了,能在这样的诚下还顾着调戏美女,真的是没谁了。

    李蛤蟆更进一步,伸手就要拉她的手。

    庐砚秋一直在缓缓后退,一直在创造机会,此时此刻,她心头一跳,机会来了,与此同时,手中一把匕首刺向李蛤蟆的脖子。

    这一击,势在必得。

    李蛤蟆见状,脸上露出凶恶的表情,忽然身子一扭,好像早有准备一样,一记撩阴腿踢出,只取庐砚秋的小腹。

    庐砚秋背后一凉,暗道完了。

    李蛤蟆这一脚是在阴险,庐砚秋只好放弃进攻,只能后退,与此同时,那些大汉见状,冲了过来,将庐砚秋再一次擒住。

    啪!

    李蛤蟆上前,猛地甩出一巴掌,恶狠狠的道:“上一次老子就是不小心着了庐大观那个小婊·子的道了,这一次早就防着你这一手呢。”

    庐砚秋浑身颤抖,面如死灰。

    在场众位大汉刚才都是心惊肉跳,要是庐砚秋真的把李蛤蟆抓了,那他们回去之后,一定会被李海潮吊死的。

    万幸的是,这个猪哥少爷还没有那么白痴。

    “少爷,还是你英明。”

    “少爷刚才是欲擒故纵,以退为进,然后一招制敌,高明。”

    “那是当然,少爷将来接了老大的班,是要做城南老大的人物。”

    反正马屁不要钱,众人一连串的马屁奉上。

    李蛤蟆转过身,志得意满的瞧了庐砚秋一眼,笑哈哈的道:“刚才你要是顺从我了,我会放了那两个老小子。可你反抗我了,那就没机会了。不管怎么样,老子都要日了你。”

    众人一阵恶寒。

    这个少爷说话还真不是一般的流·氓。

    豹正义问道:“少爷,我们现在是不是过去支援一下兄弟们,顺手干掉傅余年,拿下双杀,瞬间爆炸。”

    李蛤蟆搓了搓手,有些兴奋的大声道:“干掉傅余年,走!”

    傅余年这边,又与众人交战两回,对面倒下去二十多人。

    李蛤蟆走在前面,趾高气昂,很快便到了测绘地点,见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差不多六十多人,一脸的不可思议。

    李蛤蟆哈哈一笑,指着战场中的傅余年,道:“傅余年,你立刻跪在我面前叫三声爸比,我今天或许会留你一条狗命。”

    傅余年微微一笑,“你刚才说什么?”

    “跪下来叫爸比。”李蛤蟆怒气冲冲的说。

    傅余年做出摸摸头的动作,“乖儿子,再叫一遍。”

    李蛤蟆也不傻,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顿时气的一阵面红耳赤,他转过头,瞧着蔡锦鲤。

    蔡女神,可以说是李蛤蟆的梦中情人,以前在夜不归酒吧的时候,他天天捧场,可惜人家对他从来都是爱答不理,连说句好话都欠奉。

    李蛤蟆阴沉着脸,“蔡锦鲤,你他·妈的是我老爹的员工,你居然帮着外人,信不信我弄死你?”

    蔡锦鲤吹了吹衣服上的灰尘,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老蛤蟆生的小蛤蟆,一窝子都不是好东西。”

    李蛤蟆最恨的就是别人当面叫他这个,蛤蟆两个字,简直成了他最忌讳的东西,没想到蔡锦鲤既然这样触碰他的底线。

    李蛤蟆气的跳脚骂娘,“兄弟们,干·死他们,打一拳五百,踩一脚一千,砍一刀五千,一根手指头一万,一条胳膊两万,一条腿三万。”

    在场众人听到李蛤蟆如此的豪爽大气,被打压下去的心气顿时提起来了,纷纷握紧了刀枪棍棒,望着傅余年与蔡锦鲤的眼神,血红血红,在这些大汉的眼中他们不再是人,而是大大的提款机。

    他们要做的,就是撬开提关机的壳。

    傅余年侧身睥睨了一眼蔡锦鲤,横刀在胸前,“锦鲤,可敢陪我一战?”

    蔡锦鲤眉目盈盈又含笑,同样横刀在胸前,“余年,我愿陪你一战。”

    傅余年单刀直入,一马当先,冲入上百大汉之中

    随着傅余年猛冲过来,对面的那些大汉叫喊着蜂拥而至,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上百余人,气势浩大。

    傅余年断喝一声,刀尖一挑,一道莹白的刀罡如弯弓一般崩射而出,身先士卒的三个大汉被刀罡波及,身前破出一道刺目惊心的伤痕,鲜血溅射。

    蔡锦鲤娇喝一声,单手持刀横扫,就听呼啦一声,三个大汉直接被锋锐刀尖划破虎口,惨叫声响成一片。

    她脚步轻点,轻盈如蝴蝶振翅,翩然而至,眼前有一个大汉双手举起棒球棍,准备当头砸下来。

    蔡锦鲤想都没想,抡刀一扫,棒球棍一断为二,她伸手抓住半截子棒球棍,‘扑通’一下直接塞到了大汉的嘴里。

    大汉双眼如牛眼,清晰的看到自己的门牙在眼前崩飞的样子。

    棒球棍塞在嘴巴,完全超过了口腔的容量,嘴巴张的老大,再过一会儿,恐怕要把的上下颚撑破了。

    大汉呜呜咽咽的惨叫,尝试着伸手拔出来,但试了两次都失败了,他后仰着身体,面部朝天,颤颤巍巍的向后退去。

    大汉像表演口吞长剑的杂耍小丑,场面一度十分滑稽。

    傅余年也是越战越勇,持刀突进,穿插到了小路边上,他紧咬牙关,继续向前飞奔了几步,企图撕开众人合围而成的包围圈。

    李蛤蟆自然看出来傅余年的意图,对身边大汉道:“你们也过去帮忙,记住了,今日的事,你死我亡。”

    他身边那些大汉先前听到李蛤蟆的赏赐,自然也十分眼红,都想上去浑水摸鱼给傅余年一刀,赚他一笔零花钱。

    此时听到李蛤蟆的吩咐,个个嘻嘻哈哈的拿起刀,冲了过去。

    “傅余年,我陪你一战!”摆脱了控制的张至诚拿起了一把钢刀。

    ?“大战一场吧。”杜子腾一手捂着肚子上的伤口,一手提着刀。

    两人虽然挣脱了控制,但是却没有办法接近李蛤蟆,更没有办法救出庐砚秋,只好加入战斗。

    傅余年身边站着三人,再次扑向前面的九十多个大汉,看到四人主动冲杀上来,那些大汉也杀红了眼,举刀砍杀。

    杜子腾失血有点严重,打倒两人之后有些乏力,死死抓着前面一个大汉的衣服,一口咬着他的脖子上。

    那个大汉没见过这么无奈这么凶残的打法,疼得一阵撕心裂肺,也引起了大汉们的一阵混乱。

    有数个大汉猛地扑上去,抓着腿的,扯着衣服的,生生把杜子腾从那人身上拽开,与此同时,那人也一屁股蹲在地上,双眼发愣。

    杜子腾虽然被扯开,但嘴里依旧咬着一嘴的皮肉,沾满浓烈的鲜血,场面看起来十分恶心。

    站在那边的庐砚秋,哭的梨花带雨,一阵恶心呕吐。

    杜子腾被人一阵乱刀乱脚围殴。

    他眼见被人围困,要这样拖下去,恐怕张至诚也要交代着这儿了。

    傅余年断然提气,一个大汉被傅余年当场一拳击中小腹,另一个被削掉了一根手指头,惨叫未断,两个大汉便倒飞着趴了出去。

    众大汉见傅余年悍勇,第三个大汉虚晃一刀,刚刚转身欲逃,就被身后的蔡锦鲤一脚踹翻,一脚踹晕乎。

    左右那些大汉见傅余年一个呼吸间便打到了六七个,个个趴在地上失去了战斗力,这样的人,简直太恐怖了。

    好几个大汉想要扑上援救,傅余年深吸口气,提刀迎了上去。

    刚打一个照面,傅余年一矮身,随即弹身而起,刀身斜挑,大叫一声:“开!”

    这力破山岳的一刀,锋芒无匹。

    一个大汉举刀,迎面劈下的大刀还没落地,却被傅余年一刀磕的反弹了过去,刀背受到惯性,一下子反倒砸在了大汉的头顶。

    大汉双手捂着脑门,在地上打滚。

    又是一个回合,便有三人倒地,每人胸膛处都被鱼龙刀刀尖挑了一个口子,血流不止,这份骇人的武力让得四下周围的大汉一阵惊恐大叫。

    傅余年大笑一声,气势绝伦。

    傅余年这个移动提款机,他们没有从上面抠下来一分钱,反倒是他们这边倒下去十多个人。

    这一轮缠斗下来,算上新加入的十七个大汉,现在还能站起来的大汉,已经不足八十人了。

    而傅余年和蔡锦鲤,只是额头见汗,衣服湿透,却毫发无损。

    这两个移动提款机,不但不吐钱,反而吞钱,不但吞钱,还要小命。

    他们没有拿到一分钱,反而崩了牙口。

    地上躺着的人超过了八十人,万一迈步不小心就会被人绊倒,惨叫呜咽声那叫一个不绝于耳。

    此时,许多大汉已经萌生退意。

    在他们眼中,傅余年和蔡锦鲤像屠戮的机器,像茹毛饮血的野兽,反正就不像是人,在这些大汉的想象中,没有人能够单挑一百多人而且还能毫发无损的。

    但是今天,傅余年的强悍无匹的武力,睥睨一切的霸道气势,完完全全的刷新了他们的世界观。

    这些大汉还是奋不顾身的冲过来,纵目所望,到处都是剑气剑影,喊杀连天,远远近近都是挥舞着达大刀的人,像是潮水一般,一浪接着一浪,前赴后继。

    傅余年持刀冲入人群中,一通砍杀,完全撕裂对方的包围,那些大汉见傅余年太过于勇猛,开始后撤。

    一个大汉看准了傅余年最为悍勇,他举起了手臂,那隐藏在手中的匕首瞄准了傅余年的后背。

    他屏气凝视,窥准机会丢出匕首,只要这一下子能击中,那傅余年就算再能打也得跪下了。

    蔡锦鲤眼观六路,刚冲到傅余年身后,听见身后一声大叫,刚刚回头,冷不防瞥见眼前中光影一闪。

    她下意识地一闪,肩头一震,一把匕首正中肩头,她回头一望傅余年,幸好是自己帮他挡了这一刀,不然这一刀的方向,是奔着傅余年的头颅去的。

    傅余年已经杀倒了眼前的六人。

    蔡锦鲤大叫一身,一把推开了傅余年,心神一震还未及做出反应,那大汉冷冷一笑,第二把匕首又毫不迟疑地瞄准。

    蔡锦鲤正下意识地扭头看向傅余年。

    后知后觉的傅余年猛地一步跃起,直接到了蔡锦鲤身边,见她香肩中箭,心中震怒,一个箭步上前,眨眼之间,匕首便到了傅余年手中。

    “蔡锦鲤呀!”

    阴人的大汉大叫一声,转身就要跑。

    傅余年一手抓住他的肩膀,将那一柄匕首,直接插进他的锁骨处,一巴掌拍下,刀把都插入了锁骨。

    李蛤蟆见自己这边倒下的人越来越多,现在还能站起来的,不足五十人,折损了超过三分之二。

    而且那些大汉,明显已经失去了企图撬开取款机的热情,忌惮傅余年的勇猛,一个个都双腿大颤,眼神发愣,畏畏缩缩不敢上前,就算他出的奖金再高,也没有人敢上去拼命了。

    要这样耗下去,庐砚秋这边的救兵就会赶来,到时候来一个前后合围,他们就会被包了饺子。

    甚至有一些大汉,躺在地上装死,有的寻找逃跑的方向,无心恋战了。

    败相已露!

    李海潮千算万算,都没有料到傅余年会这么厉害,一人溜着一百多人,而且还能打赢,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李蛤蟆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必须要给众人打一针强心剂,提振一下士气,便对身边的豹正义道:“正义,你上去吧。”

    李蛤蟆知道,要是这样耗下去,说不定失败的就会是他们。

    豹正义提起一把军刺,冲入人群。

    豹正义手中举着一柄军刺,向傅余年竖起中指,狂笑道:“傅余年,欺负弱者有什么意思,敢和我打一场吗?!”

    傅余年拍了拍蔡锦鲤的香肩,“没事的。”

    他擎起鱼龙刀,“好啊。”

    豹正义一挥手,“都他·妈的闪开。”

    那些大汉自然知道豹正义深得李少爷的信任,而且实力也很强劲,此时说话,他们自然闪开。

    傅余年不知道豹正义的深浅,只好嘴上占点便宜,扰乱一下他的心智也好,“老东西,你来啊。”

    听得傅余年此话,那豹正义明显是愣了愣,一声大笑,戏谑的盯着眼前的傅余年,道:“看老子怎么收拾了你。”

    旁边的大汉都自动让出了一个圈,把那些躺在地上的受伤大汉也都抬走,他们刚才见证了傅余年的身手,又深知豹正义出手的悍勇,都不想被两人误伤。

    “既然老子出手了,就一定要见血。”

    豹正义嗤笑一声,身形猛的一阵急冲,龙行虎步,两个跨步便是出现在傅余年面前,五指紧握成拳,直接对着傅余年胸膛砸了过去,拳风凛冽,带着刺痛皮肤的寒意。

    豹正义也是武道之人,一出拳便要比普通人强大许多。

    “啪!”

    望着豹正义那充满力道的一拳,傅余年咬紧牙关,手掌探出,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与豹正义拳头硬碰硬的撞在了一起。

    拳掌交碰,仿佛有着大石碰撞的声音响起,拳风过处,如寒风扑面。

    “大宗师?!”

    这一交手,豹正义便是感觉到不对劲,他事先打听过,傅余年不过是国手境界而已,却没有想到短短几天,居然直接突破到了大宗师。

    想到这儿,豹正义心底暗叫不好,没想到这小子深藏不露。

    “吃我一拳!”

    豹正义拳式一收,突然猛吼一声,双拳齐出,露出的半截子手臂之上,青筋涌动,狠狠的对着傅余年当头砸去,势大力沉。

    傅余年以一个震脚闯步探身上前,使出金刚八势中的五岳朝天锥,劲道讲求崩、憾、的八极拳,拳风如山崩之势,震撼山岳,动作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

    发力瞬间劲如崩弓,发如炸雷,势动神随,疾如闪电。

    拳势刚劲有力,一招打出,清脆而响亮的声音,迅速传开,而与此同时,傅余年的拳头,也是与豹正义拳影碰撞在一起。

    “砰!”

    拳头刚刚接触,那豹正义身体便是一抖,一股极其霸道的劲力将其身体架空,他的拳头犹如砸在棉花上,无处使力,然后他便是骇然的感觉到,如木石般坚硬的双拳上,居然是传来了一阵阵的痛感。

    “八极拳?!”

    常言道: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可见人们对八极拳的评价之高,豹正义也曾修行过八极拳法,但无论劲力,拳势,都无法跟眼前的傅余年相比。

    “恭喜你,答对了。”傅余年笑道。

    面对着武道入门锻体武学中的上上拳术,那豹正义的撼山拳架势直接崩溃,脚步蹬蹬的急退,最后脚腕终于是一个踉跄,在周围那一道道目瞪口呆的目光下,直接被掀翻在地。

    “老大······”

    “老大,你没事吧······”

    见豹正义被掀翻在地,他身边还站着的四五个小弟立刻围上来,一个个开始聒噪起来。

    豹正义咬着牙,面目通红,他没想到自己在这个十六七岁的傅余年面前连十招都没有撑过,这要传出去,自己在道上就没法混了。

    豹正义呼出一口气,一个大步跨出两米远,当头一拳朝着傅余年面门砸了下来。

    一边吐气出拳,少年一边放声怒吼:“他·妈的,傅余年,老子揍死你!”

    一股恶风扑面而来,豹正义的拳风吹动了傅余年的发丝,一根一根发丝笔挺的向后拉直,扯得头皮生痛。

    好强的拳劲,豹正义的这一拳力量足可以崩土碎石,开山裂土。

    傅余年见恶风不善,没有硬接这一拳,而是选择闪身避过去,豹正义拳头砸空,猛地黏上来,与此同时,一把明晃晃的军刺出现在他手中。

    傅余年看得真切,那一瞬间,他就觉得后脊梁骨冒起一股寒气。

    军刺发出一抹寒光,带着撩人的寒意。

    锵!

    在他蹲下身形的同时,军刺在他头皮上掠过,他甚至都能感觉到刀锋划过头皮的那种寒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