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35章 手艺
    似乎是鸡蛋已经煎好了,放下手中锅铲,哼着娇嗲的小曲的小喵喵端过来,然后是青椒炒肉,凉拌木耳,紫菜汤加一个顺手做的水果沙拉。

    小喵喵端菜上桌,俯身之时,感受到那喘息粗重,鼻息灼热,伴随着一股浓烈男人身体特有的味道传到了小喵喵秀气娇挺的瑶鼻中,让她有一些迷醉。

    傅余年拿起筷子,加了两口,口感确实不错。

    小喵喵端上来两杯红酒,“小弟弟,姐姐的手艺怎么样?”

    傅余年有点窘迫,拿起筷子,笑嘻嘻的道:“喵喵姐,能不能换个别的叫法,别叫小弟弟了,让人想入非非啊。”

    “好的,小弟弟。”

    傅余年抿了一口红酒。

    “我的手艺怎么样?”

    傅余年大快朵颐起来,很快,几样小菜都被他吃完,擦了擦嘴巴,“好吃,真他·妈的好吃。”

    不过下一秒,小喵喵的脸色就晦暗起来。

    傅余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疑惑道:“喵喵姐,怎么了?”

    小喵喵身体微微颤,伸手慢慢擦去眼角的泪滴,转而又笑靥如花,“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我家的那个死鬼。我记得那个王八蛋第一次吃我烧的菜,和你说的话一模一样。”

    傅余年替小喵喵擦去脸颊上的泪滴,斟满酒,“对不起啊,喵喵姐。”

    真情流露的一刻,小喵喵是最真实的,也是让人心疼的,拥有爱情的女人最美丽,失去爱情的女人最让人动心。

    刚才的小喵喵,瞬间让傅余年心跳加快。

    小喵喵扬起雪白的脖颈,一口饮下去半杯红酒,慢慢擦干嘴角的酒水,“小弟弟,我有一个姐妹就是李大疆的情人,他们三五天就要密会一次,敲今晚就是约会的时候。我可以拿到李大疆圈圈叉叉的录像,明白我的意思吗?”

    傅余年心头一跳,很是激动,只不过他巧妙的掩饰住了自己的情绪,脸色平静,点了点头。

    收起情绪和妩媚的小喵喵,顿时成为了精明的女强人,竖起了两根手指头,“只不过我有两个条件。”

    终于说到正题了,傅余年点点头,“你说吧。”

    小喵喵芳心又羞又涩,霞飞双颊,竖起一根手指头,说:“第一个条件嘛,那就是你要做我的男人。”

    傅余年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

    小喵喵噗嗤一笑,“第二个条件,就是以后你们发展到哪儿,你们的场子里面都要是我的姐妹。”

    傅余年皱了皱眉。

    “放心,我的姐妹凭本事吃饭,倒卖面粉丸子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从来不敢干,谁要敢,我早就乱棍打死了。”

    傅余年点头,“好!”

    小喵喵伸展了一下腰肢,“我有一个梦想,就是要成为整个华夏帝国手下姐妹最多,服务质量最棒,口碑最漂亮的妈妈。”

    汗啊!

    傅余年脑海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样的梦想,还真他·妈的伟大。

    这一回倒是轮到傅余年扑哧一笑,“喵喵姐,你就这么相信我?万一我们中途夭折,发展不到全国呢?”

    “人可以不识字,但不能不识人。”

    小喵喵撩起额前的碎发,束在耳后,倒上两杯红酒,一杯递给傅余年,一杯举起来,双唇亲在杯沿上,“姐姐看好你。”

    “难道你就不怕李大疆那些手底下人的报复?”

    “姐姐有你,怕什么。”

    小喵喵柳眉凤目,瑶鼻桃腮,红红的嘴唇略微宽厚,却更添了几分性感,揉了揉揉胸口,说:“老娘也看李家那个贼窝子里的鼠辈很不爽了。”

    “但是这种事,只能有一次,因为信誉很重要。”在小喵喵的身上,除了狐媚和精明之外,还有一种义气,在某些时候,妈妈桑甚至也好像名侠一样,能够把生死荣辱置之度外。

    此刻的小喵喵,就是这样。

    两人一碰杯。

    喝酒的同时,小喵喵快速在傅余年耳垂上轻咬了一下,“你是我的男人。”

    咳咳。

    傅余年嘴里的酒水差点喷出来。

    小喵喵起身,脚踏着京剧小台步,嘴里哼着贵妃醉酒的调子,志得意满的走出小厨房。

    第二天一早,小喵喵就到了酒吧,“小弟弟,姐姐最近买了一套房,卧室的床有点大,正好缺一个暖床的人。”说完就把保存的录像给了傅余年。

    傅余年打了个哈哈,“喵喵姐,等我体内的洪荒之力觉醒了,我还怕你受不了,往外赶我呢。”

    小喵喵脸上一红,作势在傅余年腰间拧了一下,“你呀,就欺负姐姐。”

    小喵喵的姐妹,果然和她一样娇媚,一样勾人。

    不一会儿,床上的女人开始换衣,还有些娇羞地想掩饰住自己,看得出来,女人和浴室的李大疆还是有对话的。

    众人差点喷鼻血。

    过了一会儿,卫生间的门被推开了,李大疆大大咧咧的走了出来,脑满肠肥,笑呵呵的像个猪哥。

    ?“老公,好了没有啊?”

    女人的声音很甜,有些腻,说:“坏老公,待会儿人家不会让你那么容易一杆进洞的,要惩罚你,罚你学鸭子叫。”

    咕咚。

    办公室的几个少年不约而同的咽了一口口水。

    李大疆摘下了眼镜,笑呵呵的爬上了床,五短身材的他,小妞妞就像煮熟的面条一样,软不拉几的,众人一阵鄙视。

    办公室里,各位牲口已经骂不绝耳。

    “我擦,李大疆那是啥玩意儿啊,火柴棒也比那硬啊。”

    “真他·妈的暴殄天物!”

    “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李大疆嘿嘿一笑,有点粗鲁的爬了上去,与此同时,摄像头调整一下角度,两个人的脸面拍的清清楚楚。

    接下来就是一分半钟的不可描述时间。

    李大疆闭着眼睛,身体在不断蠕动,动作剧烈了许多,不到一会儿,随着身体抖动了几下,软软地趴在了床上,好像案板上等待出售的猪肉。

    女人微微一笑。

    关闭了视频,众人沉默了一会儿。

    房漫道指着视频,“年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傅余年心里也一直在想着,怎么利用这段视频做文章,他转身问高八斗,道:“老高,你说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高八斗笑了笑,“年哥,应该先把李大疆叫过来,然后恢复酒吧营业。”

    酒吧一天不营业,里面的服务人员,陪酒小妹妹就没有提成,她们自然是不愿意在这儿呆的。

    这些小妹妹虽然碍着小喵喵的面子,暂时没有提出要辞职,不过时间一长,她们肯定是不愿意耗着的。

    傅余年点点头。

    他便让狗剩把视频调到某个关键处,紧接着我又拨通了李大疆的电话,办公室里所有人屏息而待,打开免提。

    李大疆便接起了电话。

    ?“谁?”他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问。

    傅余年的声音从容又淡定,“你好啊,我的年哥物,我是傅余年。”

    对面一阵沉默,“陈······什么?你是谁?”

    傅余年也不生气,哈哈一笑,“就是差点把你小儿子从三楼丢下去,把你大儿子打的尿失禁的傅余年啊,你不记得了?”

    ?“我还以为是谁呢,是你啊。”李大疆语气有点冷,开口闭口直之间充满了傲气,怒道:“怎么?你是准备给我赔罪了?”

    ?“不是。”

    ??“呵呵,那你打电话干什么?”

    ?“当然是有好东西给你听啊。”然后做了个手势,狗剩便按下了播放键。

    ?“李大疆,嗯······啊,老公,送我上天吧。”

    “嗯嗯,老婆,好爱你啊,送你上天。”

    狗剩摁下暂停键。

    在场的众人都是嘿嘿一笑。

    傅余年笑着道:“熟悉吗?我等着你的电话。”?挂了电话,他双腿搭在办公桌上,伸了个懒腰,对手就在自己掌控之中,还有比这更爽的事情吗?

    “年哥,我们的酒吧能凑出十万吗?!”

    马前卒眯了眯眼,“年哥,能凑出来。”

    “这样吧,你拿十万块送给小喵喵,然后帮助她把那个女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并且派几个兄弟保护,记住了,眼睛都不能眨一下,一定要保护好。”

    ??“我知道了。”马前卒立刻转身而去。

    房漫道敲了敲桌子,“年哥,我们现在干什么?”

    “等!”傅余年老神在在,闭目养神。

    临近中午,马前卒回来了。

    李大疆听完电话之后,立刻回头去找了小喵喵的姐妹,可惜那个女人已经不知去向,小时的无影无踪。

    他暴跳如雷,找到了小喵喵盘问。

    小喵喵自然是一口推脱,说最近根本就没有和自己的好姐妹联系过,自然也不知道去了哪儿了。

    这一下子,李大疆丧气了。

    大中午的,傅余年几个人在办公室吃饭,李大疆就来了,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气喘吁吁的。

    “年哥。”

    李大疆推开门,呵呵一笑,既真诚又亲近:“年哥,我来看你来了,一点小意思,呵呵,不成敬意。”然后把东西放在了门边,紧接着把一张卡推到了傅余年眼前。

    傅余年微微一笑,拿起了卡。

    李大疆见他拿起了卡,心里长出一口气,邀宠似的道:“年哥,里面有十五万,够你花一阵子的了吧。”

    咔!

    傅余年手里的银行卡,应声而断。

    ??“滚。”

    他说完,继续拿起筷子吃菜。

    李大疆有些急了,从地上捡起银行卡的碎片,擦了擦汗,并没有滚,而是挤出一张笑脸,说:“年哥,以前都是误会,大水冲了龙王庙了,我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好商嘛。”

    ?“呵呵。”

    傅余年笑了:“两家酒吧,一家网吧,你居然要我无限期整改,你说我整改到一千年以后,你看怎么样?”

    ?“这······这个。”李大疆连忙说:“年哥,五十万,可以了吧?!”

    傅余年转头说道:“狗剩,带着他去转钱。”

    狗剩开心的一拍大腿,“我最喜欢干这个。”

    李大疆跟在狗剩身后离开了办公室。

    十五分钟,马前卒说收到钱了。

    李大疆胖胖的身体,上来下去的跑了两趟,已经有点吃不消了,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说道:“年哥,现在行了吧?”

    啪!

    马前卒立马甩过去一个大耳刮子,“妈的,我们还不能营业啊。”

    李大疆连忙掏出手机,拨了个号过去,说道:“豺正义,你们怎么办事的?怎么还让年哥的酒吧整顿,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久居高位,李大疆在下属面前,十分威严,这训斥别人的架势,看的在场的人目瞪口呆。

    电话那边的豺正义有点蒙圈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笑呵呵的道:“这个,停业整顿是你老人家指示······”

    “指示?谁指示的?让他给我站出来。”李大疆一手扶着腰,一手拿着电话,“立马让他们恢复营业,不然你就给我滚蛋。”

    “是。”豺正义答了一声。

    打完电话,李大疆又恢复了卑躬屈膝的样子,站在一边,一口大气也不敢出。

    没一会儿,豺正义打来了电话,口头警告了两句吗,就可以开业了。

    听到这,傅余年就笑了,对李大疆说:“这事儿暂时就这么了了,不过我告诉你,咱们之间还有打交道的机会。”

    ?“好,好,好。”

    李大疆答应着,伸手拿了录像的优盘,如释重负的长呼了口气,在这儿他多一秒钟都不想呆,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又想起来什么,扭过头来问:“你······你没有备份吧?”

    傅余年耸了耸肩,“我很讲信用。”

    ?“好,那就谢谢年哥了。”李大疆这才离开了酒吧。

    糖果酒吧重新开业,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气氛。

    十多个穿着咖啡女仆装的小妹妹招揽客人,那些熟客自然笑呵呵的走进来喝一杯,小喵喵手底下的姑娘们,也是越来越漂亮了。

    傅余年晚上看了胖子两回,病情稳定,他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下来。

    他们一伙人找了个小沙发,围在一起喝酒。

    马前卒举起酒杯,听着动感的音乐,“年哥,我们就这样放过他?”

    “妈的,那个狗犊子一直欺负咱们,我觉得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肯定还会用阴招对付咱们。”闻人狗剩喝的有点迷糊。

    房漫道和高八斗两个人都很清醒。

    傅余年背靠在沙发上,“老高,说说你的想法。”

    高八斗眯着眼睛笑了笑,“年哥,如果是我,最好是让李大疆彻底滚蛋,这样一来李海潮也就没有靠山了。”

    老高是也来越能理解他的心思了。

    傅余年竖起了大拇指,“老高说的很对,不能放过李大疆。”

    房漫道有些迷糊了,“年哥,可是你都没有备份,而且他给了咱们五十万了,这是不是在道义上说不过去啊。”

    马前卒双手捧着酒杯,在手里旋转,眼睛盯着酒杯里的黄橙橙的酒水,“我觉得老高说得对,应该斩草除根。”

    傅余年没有直接说明,而是转而问房漫道:“小房,要是把这录像交给你父亲,你觉得李大疆的下翅如何?”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房漫道一时间有点语塞,脸上火辣辣的烫,“年哥,这个······很难说,如果是想压下来,那就是作风问题,反省一下就行了。要是公开了,摆在台面上,就要走程序了。”

    傅余年点点头,做到心中有数。

    房雄关那也是个老狐狸,虽然两人看不惯,但估计不会直接拿这个来逼着李大疆滚蛋,最后的而结果就是利益交换,然后相互妥协。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傅余年笑了笑,“什么叫做道义?那是没实力的人拿来吆喝的东西,我敢肯定这一次放过李大疆,他一定会报复咱们,而且肯定是屠杀式的报复。所以,和一个不讲道义的人去讲道义,作死呢。”

    几个人凑了过来,“年哥,那你的意思是?”

    傅余年笑眯眯的,只是众人觉得那笑容当中,藏着令人害怕的阴谋,看来李大疆要麻烦了。

    他拿出了手机,“你们看本地新闻版块。”

    几个人拿出手机,打开本地新闻版块,顿时就愣了。

    堂堂副市长居然,不可描述······

    羞羞羞!扒一扒李大疆的从政生涯。

    自毁前程,怒其不争。

    几乎所有本地新闻的版面,都是这样的标题,文字加图片,有些是打过马赛克的,但更多的则是放出了李大疆的脸面。

    那一段视频,顿时成了爆款。

    傅余年笑呵呵的,“狗剩,这件事情办得好,你是怎么上传的?”

    狗剩笑了笑,“年哥,我让手底下的兄弟们复制了几百份,送往报社,媒体办公室,各种论坛尽量往上传。”

    “做得好,记一大功。”狗剩办事很聪明,这一点很让傅余年满意。

    ??一传十,十传百,江南市网络上瞬间旋起了一股李大疆不可描述热潮!

    仅仅一个小时时间,评论留言数就超过了万条,官媒纸媒,有关于这段视频的话题指数更是直线上升!

    这一段小视频,在短短一小时之内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李大疆正在豪华别墅里面饮酒,忽然,他的小秘书猛地撞开了房门,打扰了他的沉思冥想。

    他不禁皱了皱眉,威严依旧在,“小远,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叫小远的年轻人平时也是稳重得体,办事利索,很得李大疆的其中,这个时候怎么慌慌张张的,实在荒唐。

    “李先生······,完了,这一次麻烦了。”小远结结巴巴的,将手里的平板递到了李大疆的手上。

    李大疆顿时就萎了。

    啪!

    一瞬间,李大疆就感觉天翻地覆,脑子里一阵眩晕,身子一歪,跌倒在了地上,顺势将茶几上的红酒瓶子打翻在地,很像鲜红的血液。

    李大疆浑身颤抖,不一会儿转为抽搐,眼皮子嘴皮子都在颤抖,他心里清楚,他的人生已经完了。

    他猛地站起身,双眼血红,一拳砸在茶几上,发出‘砰’的巨响,身体打颤,“傅余年,你欺人太胜!”

    他一步三晃的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傅余年的电话,然后又挂断了。

    李大疆不想自取其辱。

    他抓起茶杯里一大杯凉水从头浇下去,冰凉的茶水从头到脚,让他慢慢的冷静下来,“小远,严重吗?”

    小远闭嘴不言。

    他不能说,也不敢说现在已经是满城风雨,想要掩盖,已经没有可能了。

    李大疆眼神呆呆的,颤抖着双手重新拿起平板,点开视频,点开报道,点开论坛,最后他双手拿起平板,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啪!

    平板没有出现预料中的七零八落。

    李大疆跳上去又狠狠踩了几脚,直到整个平板碎成了渣,他擦了擦脸上额头上的汗滴,呆坐了下来。

    他心里后悔的快要滴出血来了,还是小看了傅余年这小子。

    李大疆的算盘也打的嘎嘎响,本来以为用五十万暂时埋了平安,然后过几天找几个高明的杀手,直接把这几个人做了就可以了,到时候无论有没有备份,都不再重要了。

    可惜了,他还是棋差一招,低估了自己的对手。

    小远试着上前推了推半昏迷的李大疆,“先生,我们用不用······”他眼神示意李大疆开溜。

    李大疆笑了笑,“小远,走吧,离我远点,不然以后对你的前途有影响。”

    小远重新泡上一杯茶,鞠了个躬,悄无声息的走出房间,关好房门,离开别墅。

    马前卒一伙人都十分过瘾,这一下终于压了李大疆一头了,到时候在城南完全可以横着走了。

    “年哥,我们现在怎么办?”狗剩为自己能够参与到这件事中感到兴奋不已。

    傅余年笑了笑,“江南市哪家报社影响力最大?”

    “当然是江南日报。”房漫道不假思索的道。

    傅余年点了点头,笑着对马前卒吩咐了几句。

    马前卒狂饮了一瓶酒,笑着拍了拍胸膛,“年哥,放心吧,新进来的那一群酗子,打谁都不行,搞事第一名。”

    这一招釜底抽薪,完全就是诛心之举啊。

    傅余年倒上一杯酒,笑着环视众人,说道:“是不是觉得我做的过了?”

    “没有,年哥做的对。”众人齐声说道。

    “呵呵,你们给我记住了,不要天天幻想着什么狗屁的公平公正,你是狼,请上座品尝海鲜燕窝,你是狗,那么不好意思,这边排队,吃屎。”

    话虽然有点粗,但道理很深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