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37章 无冕
    高良谋哈哈一笑道:“生哥,那我们这一次算是一石二鸟,既有了一个出色的草鞋兄弟,还有了一座大靠山,至少在江南市,可以为所欲为了!”

    傅余生摇头说:“不行,还是要规矩一点,不能闹得太大!”

    “嗯嗯!”高良谋也是个有野心的少年,不过听他这么说,还是有一点失落。

    傅余生哈哈一笑,“至少在城南,我们现在就是无冕之王。”

    两个人走出房家别墅,去了趟医院,胖子恢复的很不错,这让傅余生的心情好了很多,放松下来,才发现肚子有点饿了。

    两人找了一家餐厅,点了几个菜,两人正吃着,突然前面传来几声吼叫声,看来是有人打架了。

    见状,高良谋也是一愣,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傅余生。

    傅余生只是皱了皱眉,示意继续吃东西,餐厅发生这样的事情,许多就餐的客人匆匆甩下几张钞票就跑了。

    在餐厅中,有一伙人追着两人暴打,被追的那两人全身衣服撕烂,血迹斑斑,走路也一步三摇的,十分狼狈。

    傅余生和高良谋依旧不紧不慢的吃着东西,

    时间不长,一一高个一低个两人也跑到他们的近前,站立不住,一头扑倒在地上,他喘息着扬头看了看傅余生等人,颤声说道:“兄弟,帮我们一把·····”

    他话音刚落,就见两人的身后有十几个人狂奔进了餐厅,手里提着刀,凶神恶煞,嘴里骂骂咧咧的。

    这两人就站在傅余生餐桌的后面墙角处。

    高个子将小个子挡在身后,“丘壑,一会儿我拖住他们,你从窗户跳下去。”

    “哥,要死一起死。”小个子抓起了餐厅一张椅子,双手聚在头顶,咬了咬牙,擦去嘴角的血污,“要死一起死。”

    带头的大汉看着眼前的两人,笑呵呵的,挥了挥手中的刀:“跑啊,你们他·妈的怎么不跑了。”

    谢八斗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你别过来,不然我们从窗户跳下去。”

    “妈的。”大汉咬了咬牙,忽然眼神一转,一把将一个女服务员揽过来,一手扣住脖子,“你们敢跳,我就杀了他。”

    谢八斗和徐丘壑果然不动了。

    “嘿嘿······”

    大汉的刀刃抵在女孩子脖子上,隐隐有血珠子滴下来,大汉仰头大笑,“听说你们当过兵,很有正义感,我想知道你们见死救不救啊?哈哈哈······”

    高个子狠狠的跺了跺脚,“你······放了她,她是无辜的。”

    “没办法,你们太能跑了,我只能这样。”大汉做出一副很委屈的表情。

    高个子双目血红,“你们······”

    大汉笑了笑,忽然脸色阴沉下来,咬了咬牙,“我数三个数,你们还不束手就擒,我就当着你们的面杀了这个女人。”

    带头大汉扭了扭腰肢,扬起了手中的刀,在雪白的勃颈上比划了几下,一脸的轻浮,完全不把手中女子的命当一回事,“呵呵,记住了,这个女人要是死了,那可就是你们害死的呦。”

    “三!”

    “二!”

    ······

    “停!”

    小个子伸出手,喊了一声,“你他·妈的给老子停下。”

    徐丘壑说完,将高个子挡在身后,“放了这个女人和我大哥,我跟你们走。”

    大汉眼前一亮,“好啊。”说完,一把将女孩子推倒在地上

    带头的大汉走过来,一脚踹出去,整张桌子就飞了,桌椅板凳杯盏碎了一地,手指着傅余生和高良谋,“妈的,滚开,不然弄死你们。”

    高良谋有些生气,吃东西被人打扰也就算了,而且还遇到这么无耻的一伙人,泥菩萨还有三分脾气呢,夹了一口菜,道:“滚开。”

    那大汉显然也没想到高良谋居然会敢跟他顶嘴。

    傅余生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漱了漱口,整理了一下衣服,上前一步,似笑非笑地说道:“你们是谁?作风也太霸道了吧?”

    “两个狗·屁学生,在这儿充什么英雄好汉啊。”

    “都滚开!”

    带头的大汉打量傅余生几眼,又瞧瞧其余的众人,沉声说道:“这件事情和你们无关,滚开!”

    傅余生面色不悦,说道:“问题是你们打搅了我们用餐。”

    “要钱是吧?!”说话之间,那带头大汉拿出来几张大钱,毫不留情的甩在了傅余生脸上,笑嘻嘻的,“捡起来,赶紧滚蛋,别妨碍我们办事。”

    边上高良谋拳头紧握,双目通红,气喘吁吁,别人侮辱他可以,但绝不能侮辱傅余生,他一肩撞开眼前的大汉,“你们他·妈的找死!”

    “我们兄弟不是坏人,是他们要赶尽杀绝······”倒在地上的那人奋力抬起头来,有气无力地说道。

    “你他娘的该死!”那带头大汉拔出刀子,对准那人的后脑,恶狠狠地劈下一刀。

    当啷!

    随着一声脆响,那大汉手中的刀只剩下了半截,另半截弹射到空中,斜飞出去好远。

    傅余生屈指一弹,气机消散。

    “好强大的罡气,你精通武道······”那带头大汉双目圆睁,他面露骇色,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傅余生。

    大汉有点看走眼了,这个看起来像个高中生的少年,没想到居然是个武道修行者,而且看样子境界还不低。

    那大汉皱了皱眉,“我怎么看着你,有点眼熟啊。”

    “我就是傅余生,在我还没杀你之前,给我滚蛋!”傅余生一字一句的道。

    “你是······”那大汉听到傅余生的名字,下意识的后退了三步,嘴巴大张,有些惊讶,神色中还有些害怕。

    傅余生一夜之间覆灭李海潮,最近在江南市可谓是声名鹊起,许多人都知道龙头区有这么一个强悍的少年。

    大汉喉结动了动,“你······就是你干掉了李海潮?”

    傅余生表情倒是轻松,“你也可以这么认为。”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废话太多了。”傅余生话音落地,挑起眼帘,周身气机外泄,杀机蔓延,让人喘不过气。

    大汉身边的十几人只感觉天地之间顿时寒意弥漫,道道拳罡就在耳边缠绕,只要他们敢再进一步,恐怕立刻就会被无数拳罡砸。

    “傅余生,别以为你很厉害就可以多管闲事,你太装·逼了,你知道他们是谁要杀的人吗?是我们于老大,惹了于清秋,你就等着死全家吧。”

    傅余生缓步向前。

    那带头大汉边走边退,不断语言恐吓,最后见于清秋的名头也恐吓不住傅余生,十几人退出餐厅,向回跑去。

    看着那十几人落荒而逃的背影,傅余生冷笑一声,扭转回头,说道:“老高,问问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谢八斗喘息着说道:“这事儿说来话长。”

    高良谋挠了挠头,“那你长话短说。”

    谢八斗很顺口的道:“还得要从长计议。”

    高良谋有点无奈,说:“那你别说了。”

    徐丘壑见事情紧急,两人的处境还很危险,不想再啰嗦,瞪了瞪眼,打断了两人的饶舌,道,“今天真要谢谢你们两个。”

    两人身上的伤都不轻,只不过紧紧咬着牙齿,都能听见嘎嘎嘎的响声了,但他愣是没吭声,可见这人的心性应该不错。

    还不错,是条汉子!

    傅余生露出赞赏之色。

    “于清秋为什么公然追杀你们?”傅余生心思一动,就在一个小时前,唐撼山还说到了这个于清秋。

    傅余生想留下这两人。

    他想到,既然这两人是于清秋要除掉的人,那么一定知道一些有关于于清秋的信息,而这些信息,正是他想要的。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谢八斗吞口唾沫,说道:“谢谢兄弟你暂时救了我们的命,不过你们赶快走吧,不然你们也要跟着遭殃,没必要!”

    傅余生一笑,反问道:“我们走了,你们两个怎么办?”

    “先找个地方躲一躲!”

    “你们叫什么名字?”

    “谢八斗。”

    “徐丘壑。”

    高良谋笑了笑,“我看你就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名字倒是很文艺啊。”

    “嘿嘿·······”谢八斗惨笑一身,暗道:你们还真是心大,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

    傅余生笑了笑,说道:“老高,叫车,送他们去医院!”

    “好嘞。”高良谋拿起电话,开始叫车。

    “你是·······”徐丘壑惊讶地看着他。

    “我叫傅余生。”

    “傅余生?”谢八斗有些疑惑,思索了一会儿,随即眼前一亮,脑海一阵清明。

    傅余生几个人坐上车,还没走多远,就直接被人堵在了路口。

    路口周围停下来十多辆车,下来五六十人,黑压压的好大一片。

    这些人一下来,整个路口完全就被堵死了。

    原本还有许多人对堵车不满,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等那些路人看到是于清秋的人的时候,原本骂骂咧咧的纷纷闭上嘴巴,绕道走了。

    于清秋在江南市,那是惹不起的存在。

    为首的一人,三十出头的年纪,长得虎背熊腰,满脸横肉,往细了看,一对豹子眼闪闪发亮,尤其右边脸颊一道伤疤直通下巴让人印象深刻,一看就是个夜能止小儿啼哭的主儿。

    光是这长相,说不定还就真的能把孝子给吓哭了。

    看到傅余生等人,刚才被吓跑的十多人,手指着傅余生,怒声说道:“于老大,就是他们!就是他们救下谢八斗和徐丘壑,我看他们都是一伙的!”

    凶恶大汉脸色阴沉着,看也没看他们三人,等到傅余生一行人走至他前方不远处,他目光如电,在傅余生等人身上来回打量。

    此时傅余生一伙人也下了车,看他们的模样长相,没有一个是眼熟的,凶恶大汉面无表情地问道:“就是你们带走了我们要找的人?”

    傅余生多少已猜出大汉的身份,他上前几步,对凶恶大汉含笑点点头,说道:“那两个人就在我这里。”

    “傅余生,你真的要和我作对?!”

    “请问你是·······”

    “我就是于清秋!”凶恶大汉恶狠狠的吐出一句话。

    “哦,原来是于老哥啊,你的名声在江南市那可是响当当的!”傅余生笑了笑。

    十多年前,于清秋和于清廉两兄弟突然崛起,靠着敢打敢拼的作风,很快就有了自己的一片地盘。

    于清秋是个打架不要命的主儿,谁见了他都要让三分。

    于清廉武力一般,但是这个人很有商业头脑,巧壤夺了许多场子产业,在他的经营之下,规模不断壮大。

    短短十多年,于家的集团规模,已经可以和庐氏锦绣这样的百年产业相抗衡,可见于家两兄弟的能量之大。

    于清秋在霓虹灯下自习瞧了瞧傅余生,哈哈一笑,道:“前辈?那这么说,咱们不仅是同道中人,而且你还当我是个前辈?”

    傅余生心中冷笑,看来于清秋在江南市耀武扬威惯了,习惯了自己大哥的身份,他笑了笑,道:“您老是前辈。”

    “哈哈······”

    于清秋抱起大肚子笑了笑,这才说道:“既然你当我是前辈,那就把那两条狗交给我,我保证会记住你这个人情。”

    傅余生摇了摇头,面带笑容,不卑不亢,“不好意思,于老哥,这两人我不能给你。”

    “他们是你朋友还是兄弟?”

    “都不是!”

    “那你为什么护着他们?”

    “投缘!”

    “投缘?”

    于清秋仔细咀嚼着傅余生的这句话,眯起豹子眼,一张一合之间,有着精光寒芒倾泻,熟悉她的人都知道,于清秋这是动怒了,“你要知道,你是在江南市混饭吃的。”

    于清秋这话虽然没明说,但意思就很明白了。

    傅余生眉目含笑,摊开手掌,“是啊,混口饭吃。”

    “如果你乖巧的话,我可以赏你一口饭吃啊。”

    于清秋笑呵呵地,只是眼神之中充满着喷涌而出的愤怒,在江南市打拼十多年,早就名声在外,就算是台面上的那些人物,见了面还要叫一声于哥哥,哪一个敢拂了他的面子,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他已经起了杀心,只是保持着大佬的风度,朗声说道:“小兄弟,不要意气用事,像你这样的后辈我见的多了!拿鸡蛋碰石头,不知死活,他们的坟头草,现在都已经三尺高了。”

    于清秋和于清廉两兄弟,私底下自诩为于家龙虎,横行霸道,习惯了大哥风范,以势压人的做派。

    可惜这样的派头,在傅余生面前丝毫不管用。

    “呵呵。”

    傅余生抿着嘴笑,神情淡然,不卑不亢,“不好意思啊,于老哥。我想你也年轻过,当时也有前辈跟你这么说过吧,可你不是也安然无恙嘛。”

    “哈哈!”于清秋听了傅余生的话,仰头大笑三声,“小子,我喜欢你的这句话。”

    “多谢于老哥。”傅余生泰然自若。

    于清秋说着话,他抬起手来,向前挥了挥。

    有几个汉子上前,打算把车上的谢八斗两人抓走,可是高良谋等人都围站在车旁没有动,等于是把车子圈起来了。

    那几个汉子凑不上前,齐齐看向于清秋。

    于清秋咬了咬牙,挑了挑眉毛,暗暗不悦,面色也敷上一层寒霜,转过头对傅余生嘿嘿笑道:“傅余生,非要弄得这么僵吗?你在江南市是个新人,有些规矩,看来你还不太懂啊!”

    傅余生一笑,说道:“规矩能定,也能被推翻,于老哥你说呢?”

    于清秋一怔,过了片刻,他仰面大笑起来,说道:“那这样的话,我们两个势力之间,就只能存其一了?”

    傅余生追问道:“我可以把他当做是一种威胁吗?”

    “随便你!”于清秋沉声道,随即咬了咬牙,火气已经上来了,转过身,“傅余生,我记住你了?”

    “好啊,多谢于前辈记住我,我想,你会记忆深刻的。”傅余生轻描淡写地说道。

    于清秋闻言脸色顿是一变,幽幽说道:“傅余生,最后奉劝你一句,还是不要以卵击石的好。”

    傅余生早就清楚于清秋的飞扬跋扈,今日一见,果然如此,耸耸肩,说道:“谁是石头,谁是卵·子,还不一定呢。”

    于清秋危险地眯缝起眼睛,斜眼睨着傅余生,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么说来,你是存心和我过不去了?”

    傅余生心中冷笑,拉拢不成变恐吓,现在是要直接翻脸的节奏啊,但他脸上依旧笑盈盈地说道:“于前辈,取决权在于你们啊,”

    “妈的!”于清秋突然怒吼一声,回手就要拔刀。

    傅余生手臂向前一探,按住于清秋正要拔刀的手腕,悠悠说道:“于前辈,路口这么多人就要动刀?影响不好吧?”

    李海潮的事情还没过去,于清秋不会这么愚蠢的。

    傅余生心中早就下定主意,一定要除掉于清秋,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完全控制整座江南市。

    于清秋凝视傅余生片刻,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扬起手臂,拍了拍傅余生的肩膀,笑道:“傅余生,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我是前辈,你是后辈,不和你一般见识的。今晚的事情,是个误会!”

    于清秋脸上笑着,豹子眼中,尽是杀气,说着,他转过身,示意众人把车开走。

    “多谢于老哥。”

    “呵呵。”

    于清秋咧嘴一笑,“碎碎个事情,这两条狗就当是见面礼送给你了。我想,我们之间合作的机会很多,不要因为这两条狗伤了和气,随后我会派人来和你谈的,合作才能双赢嘛。”

    他走在前面,脸色阴沉的都快发黑,长刀在他手里握得咯咯作响。

    傅余生这人,绝不可留!

    高良谋来到傅余生的身旁,看着于清秋的背影,他低声说道:“生哥,看来于清秋是被咱们给唬住了。”

    傅余生笑了笑,“他只是暂时忍了,恐怕报复很快就来了。”

    ······

    傅余生和高良谋在医院过了一夜。

    第二天,这两人就嚷着要出院。

    “不再观察一下?”傅余生问道。

    谢八斗呵呵一笑说:“没事,这点伤算什么,我们两兄弟受过伤的次数太多了,扛一扛就过去了。”

    傅余生暗中佩服他。

    这两人生死相依,而且很有正义感,是两条好汉子,说道:“不如这样吧,你们到我们酒吧坐一坐,大家交个朋友怎么样?”

    谢八斗爽快的答应了。

    几人在车上聊天,傅余生知道这两人是战友兄弟,只不过性格完全不同。

    谢八斗为人活络,说话不卑不亢。

    徐丘壑寡言少语,一般情况下,点头就是答应,摇头就是否认。

    原来,这两人因为几年前得罪过于清秋,双方结怨比较深,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那种程度。

    所以最近在江南市露面的时候,立即就被于清秋的人围堵了。

    今日要不是傅余生出手,他们恐怕已经死在于清秋的手中了。

    高良谋和谢八斗很投缘,两人的性格都很直爽,坐在车上天南地北的聊着。

    傅余生在旁静静的听他们谈话,心中另有打算,车子很快到了贵妃酒吧,四人下车走进就把经理室。

    傅余生问道:“谢八斗,你们今后有什么打算?”

    谢八斗听了叹口气,说道:“没什么打算,万一不行的话,就回老家吧。回家娶个媳妇,生个孩子,就过一辈子呗,还能怎么地。”

    谢八斗说话的时候,咬着牙,显然有些不甘心。

    徐丘壑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握着拳头,其用意不言而喻。

    高良谋自然也能明白傅余生想要招揽两人的意思,听了不以为然,大声道:“你们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生哥有句话说得好,好男儿应该身骑白马万人中征伐天下,你们被人追杀一两次,就这样消沉,真的是对不住裤裆里的卵·子啊。”

    高良谋这话说的谢八斗一阵面红耳赤。

    徐丘壑握紧的拳头嘎嘎嘎响。

    谢八斗拿起桌上的酒倒了一杯,一口喝掉,摇头说:“没有门路,没有根基,没有背景,我们也是没办法啊。”

    高良谋很同情的拍了拍谢八斗的肩膀,他转过头看着傅余生,看见傅余生肯定的眼神,高良谋很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