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48章 见面
    ?“见!当然要见。”

    ?“生哥,于知秋很霸道,而且他手下的第一红棍于家宴,很不好惹的,到时候你真不会把老方的胳膊······”唐撼山面带难色地问道。

    ??“你们既然叫我一声生哥,我就要保你们周全。”傅余年沉声道。

    听到傅余年的话,方知有和唐撼山都低下了头,但心里满满的尽是感动。

    他目光一转,看向方知有,说道:“为了你的那几个兄弟,你觉得值得吗?”

    方知有先是低着头,两只拳头握的紧紧的,深吸口气,抬起头,正色说道:“生哥,既然我做了他们的大哥,而且兄弟们也信任我,那我就要尽职尽责。兄弟跟着我混饭吃,我就算拼了命,也不能让他们饿肚子啊。”

    “就像我叫你一声生哥,你护我周全,我的那些兄弟跟着我四五年,郭明的交情,他们叫我一声哥,我也要舍命保护他们啊。”

    是这个道理。

    傅余年眨眨眼睛,‘扑哧’一声笑了。

    黄霸天一时半会儿不知去向,也就任由他去了。

    傅余年从城南把张经邦叫了回来,让他带人对砂石厂全面核查一次,另外和路大叔,村民代表谈判以下,关于工厂开工之后的各种事情。

    砂石厂开工,附近的村民必然是主要的工人。

    他见张经邦有些憔悴,捶了捶他的胸膛,“以后跟兄弟们一起吃饭吧,这样也能吃得多一点。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大家一起吃的是饭,一个人吃的是饲料,吃饲料的身体怎么能健康呢?”

    “知道了生哥。”张经邦面色平静,等到转过身,鼻头一酸,差点掉下眼泪。

    到了晚上,方知有和唐撼山看到傅余年来了,二人一同迎上前去,异口同声地问道:“生哥,现在动身吗?”

    傅余年点点头,说道:“老方跟我一起去,唐撼山留下来带着兄弟们看着砂石厂,以免有人捣乱。”

    唐撼山听到傅余年的话,差点跳了起来,“生哥,你可别开玩笑,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带我去?!再说了,万一于知秋说话像放屁,对你们动手了怎么办?”

    傅余年等他说完,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含笑说道:“我若是想走,谁也留不住,但你必须留下来,防止于知秋釜底抽薪,扫了砂石厂。”

    方知有也点了点头,抬起头吩咐众人道:“我不在的时候,一切都听唐撼山的安排,谁敢私自行动,别怪我不客气。”

    “是!生哥!”

    傅余年环视众人,然后把目光落在方知有脸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问道:“九点在泽水园饭店见面,你怕吗?”

    ?“呵!生哥,你看我像怕的样子吗?”

    方知有自然明白,傅余年说这话可不是纯粹的安慰他,这一去就等于是把命交到傅余年手里了。

    他咬了咬牙,跟着傅余年,走出泽水园饭店。

    晚上九点,这个时候正是饭店用餐高峰,只不过此时的饭店中,虽然坐满了人,却安安静静的,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嬉笑打闹,一个个都挺直腰板,四目张望,气氛与往常的热闹景象完全不同。

    傅余年和方知有走进了泽水园饭店,那些餐桌坐着的人顿时精神一振,有些人交头接耳的嘀咕起来。

    傅余年两人走上二楼。

    在二楼餐厅最中央的主座上,坐着一人,正是于知秋。

    此人膀大腰圆,光头鹰眼,红光满面,正端起一杯茶,慢慢的放到了嘴边,却又放下来。

    于知秋旁边坐着一人,见到傅余年,顿时浑身一颤,他便是于家第一红棍于家宴。

    当傅余年和方知有上到二楼的时候,现场一片安静,但仅仅是过了两三秒,就听哗啦啦的桌椅移位之声不绝于耳。

    眨眼之间,几乎整个茶餐厅里的客人在同一时间都站起身形,不约而同的把魏大洲伸入了餐桌之下,更是怒目而视。

    于知秋早就布置好了人手,傅余年早就想到了。

    于知秋继续端起茶杯,吹吹水面的浮茶,浅饮了一口。

    就在这个时候,连喝了三杯咖啡的消瘦男子猛地站了起来,盯着走上二楼的傅余年,伸手指着他,“傅余年,还真是你啊?”

    于家宴的声音响起,等于是拉响了导火索,一楼二楼的所有人,都把藏在餐桌底下的钢刀抽了出来,明晃晃,就亮在了傅余年面前。

    面对周围这么多充满敌意的大汉,就连一向以沉稳斯文的方知有也被吓了一跳,整个心瞬间提到嗓子眼。

    这可真的是跳进了龙潭虎穴了。

    方知有悄悄抬起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傅余年。

    傅余年倒像是个无事人一样,对身边这么多虎狼壮汉的杀气毫不在意,脸上依旧浮着淡淡的笑容。

    “妈的,傅余年,今天是你自己找死,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于家宴一巴掌将拍在餐桌上,整张桌子应声崩碎,大手一挥,“兄弟们,给我宰了这个小杂碎。”

    于家宴在江南市龙头区也算得上是个人物,上一次在龙门镇,还没和傅余年交手,就被黑衣套头男打了一个狗吃·屎,这是他不能忍受的,所以一见到傅余年,于家宴杀心顿起。

    而且上一次,不仅丢了十亿的地皮,而且还输了六百六十六万的彩头,这让他在社团内的地位一落千丈。

    那些平日里对他毕恭毕敬的小弟,也开始在他面前大大咧咧的,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了。

    至今想起来都觉得脸上无光,好不容易今天逮着这个机会,自然要找回场子了。

    傅余年笑了笑,丝毫不在意于家宴的威胁,反而亮亮堂堂,大声说道:“怪不得你只能做一个打手,做个小弟,当不了大哥。”

    于家宴听到这话,顿时气的浑身一颤,“你个小杂碎,给老子闭嘴,看我怎么弄死你。”

    傅余年完全忽略了于家宴的狂吠,他环视一周,透过人群缝隙,看到餐厅中心主座上于知秋。

    傅余年向方知有投过去问询的目光。

    方知有点了点头。

    傅余年脸上的笑容更浓,对左右两边明晃晃的钢刀丝毫不在意,等到了于家宴面前,他伸手推开了于家宴,笑呵呵的走了过去。

    等到了餐桌旁,傅余年和坐了下来,然后问道:“于老大,身体还好吧?”

    ?“哈哈,我很欣赏你的这一份胆色,当年我和你一样年纪的时候,还只是个烂大街的小马仔呢。”说话之间,于知秋又浅浅喝了一口茶,抬起头来,看向傅余年,稍微愣了愣,问道:“很好!”

    于知秋两眼死死盯着傅余年,换了个坐姿,“年纪很小嘛。”

    ?“论资排辈的话,你是前辈。”

    “哈哈······”

    于知秋怔了怔,然后单手一拍餐桌,仰面大笑起来,似乎笑得肚子都疼,他边捂着肚子边向周围的大汉们笑道:“你他·妈是还没断奶的乖宝宝吧?老子在你面前,当然是前辈,哈哈······”

    于知秋哈哈大笑。

    周围那些手下自然跟着大笑起来。

    忽然,于知秋站起身,双目一沉,面色阴冷,他的手指就快要戳到傅余年的眼窝里了,伸手指着他,“老子不管你有没有断奶,今天你必须有个说法。”

    “我今天来,也是为了给于老哥一个说法。”

    于知秋拍了拍肚皮,笑呵呵的仰头大笑,然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上一次你驳了我的面子,没想到这一次变乖宝宝了。。”

    于知秋目光一转,瞥了一眼傅余年身边的方知有,随后,他向傅余年点点头,说道:“你很懂规矩。”

    稍顿,他侧头喝道:“家宴,动手,剁下方知有这个叛徒的一条胳膊,记住了,是右胳膊。”然后转过脸,绕到傅余年身边,笑眯眯的盯着他,“至于一百万赔偿,还有跪下奉茶认错,就轮到你来做了。”

    闻言,方知有心里一寒。

    于家宴嘿嘿一笑,脸上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放心吧,老大。”

    他朝着方知有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钢刀,刀锋宽而厚重,刀背上是尖利的锯齿,在灯光下闪着明晃晃的寒光。

    方知有身形一动,他身边冲过来的六七个汉子将他摁在桌子上,动弹不得,魏大洲撸起来袖子,就等着于家宴下手了。

    于家宴哈哈一笑,拿出钢刀在方知有手臂上晃了几下,他拧过头,“把刘祀叫过来,让他看看我是怎么替他报仇的。”

    “来了······”

    这时候,一个尖嘴猴腮,头发乱糟糟,魏大洲手臂包裹着大块纱布的青年走了过来。

    他一直低着头,眼神有些猥琐,先是有些惊惧的瞧了方知有一眼,然后点头哈腰,笑哈哈的道:“多谢老大,多谢家宴哥。”

    于知秋只是礼貌性的瞥了刘祀一眼。

    这样的小人物,他是根本看不上眼的,这一次要不是看着傅余年的人好欺负,而且还能敲一笔钱,不然他才不管这种小角色的死活呢。

    刘祀感谢完了,很识趣的站在了一边。

    于知秋笑呵呵的,脸上倍儿有面子,对傅余年说道:“你小子算是很上道的,懂得孝敬长辈,只要你把我定的这三个规矩完成了,这件事情就不追究了。我暂时不会找你们的麻烦。但是,方知有我是一定要弄死的。背叛我的人,从来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呵呵。”傅余年笑了,说道:“你这个前辈做的还真厚道。”

    “那是当然,提携后辈是我们的责任嘛。”于知秋得意洋洋的说完,深吸口气,大声喝道:“家宴,赶紧办事,完了就走。别把时间浪费在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身上。”

    于知秋这指桑骂槐,一语双关,丝毫不给傅余年面子。?

    于家宴提起了刀,点点头,他舔了舔嘴唇,看准方知有的手腕,举刀便要砍。

    这时,傅余年突然说道:“于家宴,先等一下。”

    于家宴把举到半空中的刀放了下来,回头不解地看着他,怒道:“傅余年,你别着急,等我弄死了这小子,接下来就轮到你了。”

    傅余年笑了笑,抬起头对于知秋说道:“于老哥,我这次带着兄弟过来,可不是搭上一条胳膊的。”

    “现在变卦,来不及了吧?”?于知秋扬起眉毛,皮笑肉不笑地问道:“听你这话,是要拼一把还是有其他的意思?”

    ?“大家提着脑袋混社团,不就是为了钱嘛。”傅余年耸耸肩,柔声说道:“我觉得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

    ??“这么说来,你是想赔钱喽?”

    ?“没错。”

    于知秋身子向后一靠,环抱着双臂,笑道:“说说吧,在一百万的基础上,你打算再掏多少钱?”

    “这个嘛······”傅余年伸手摩挲着下巴,仔细考虑了一会儿,然后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口袋中。

    慢慢的,傅余年的手拿了出来,与此同时,他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枚硬币,一枚一块钱的钢镚。

    嘣!

    傅余年把钢镚放在了餐桌上,慢慢推到了于知秋的面前。

    见傅余年的举动,于知秋和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鸦雀无声,有些愣住了。

    于知秋首先反应过来,怒吼一身,一双鹰眼死死的盯着傅余年,仿佛要把对方吞噬了一般,“傅余年,你这是什么意思?”

    于知秋语气阴冷,眼神阴鸷。

    傅余年依旧正襟危坐,语气平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这就是我对贵社团刘祀的赔偿款!”

    “赔偿款?!”于知秋身体一震。

    听闻这话,在场大汉们的眼睛都瞪圆了,一个个眉毛倒竖起来,手中的钢刀齐刷刷扬起,看着傅余年的眼神几乎要喷出火光,恨不得立刻就把傅余年剁成酱汁。

    于知秋指着傅余年,“小子,你这是在玩火!”

    完了!

    就连被人摁住的方知有都浑身冒冷汗,同时也有点不可思议,本来就是羊入虎穴了,情况危急,傅余年这个时候还偏偏调戏于知秋干什么啊?

    一向聪明的方知有都有些难以理解傅余年此举的用意。

    用一块钢镚来赔偿刘祀的一条胳膊,这简直就是打脸,当着众人的面赤·裸裸的打脸,不但打脸,还要站在头上拉屎撒尿。

    ?“嗯,哈······”

    于知秋重重的吐出两口浊气,红光满面的脸先是变得惨白,然后转黑,黑莲压城一般,阴沉得吓人。

    于知秋手指一颤,抓起餐桌上那一枚一块钱的钢镚,放在眼前使劲瞧了瞧,一字一句的道:“一、块、钢、镚,这就是赔偿?”

    傅余年一脸的和善。

    众目睽睽之下,他自顾自的倒上了一杯茶,然后慢慢的喝了一口,笑呵呵的道:“在我看来,贵社团的刘祀,差不多就是个垃圾,没用的垃圾就值这个价,甚至,我还觉得有点高了呢。”

    “你·妈的。”

    “弄死他!”

    “剁了他!”

    听闻傅余年的话,周围的大汉们再忍不住,直接暴怒,一个个气得拍案而起,哗啦一声,纷纷扬起钢刀,朝着傅余年的座位围拢过去。

    这个时候,被人摁住的方知有趁着众人注意力分散,猛然震开身边的三个大汉,蹦起身形,一个虎扑过去,将失神的于家宴撞开。

    方知有猛地抢过来一把钢刀,掀开了人群,提着刀站在傅余年的身前,钢刀平举,怒吼道:“谁敢过来,我就宰了谁。”

    “妈了个把子的。”

    “剁了这两个杂碎!”

    “方知有,你这个叛徒,你完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处在暴怒的边缘,一旦失控,那就是一场血战,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到了极点,压得所有人都透不过气。

    傅余年笑了笑,将那一块钢镚收了起来。

    他抬起头瞧了对面的于知秋一眼,笑呵呵的,一脸的天真无害,“我说了嘛,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用钱解决,你们这么大动干戈的要干什么?”

    咔嚓!

    于知秋手臂一震,餐桌应声而碎。

    傅余年丝毫不以为意,笑眯眯的盯着于知秋:“于老哥,你觉得我说的在理吗?”

    ?“呵呵······”

    于知秋气的笑了,大笑起来。

    于知秋作为江南省社团势力的执牛耳者,走路都是迈着螃蟹步,横着走的,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侮辱过,而且是当着自己手下的面。

    而且,上一次傅余年也是这么侮辱他。

    有个再一再二,没有第三次,傅余年已经是第二次当众侮辱他了。

    最重要的,对面的傅余年,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少年,新进冒头的信任而已,自己居然被他如此羞辱。

    于知秋怒不可竭,猛地抬起手,“把他们两个给我剁碎了喂······”

    于知秋喂狗的‘狗’字还没说出来。

    就在这时,一名青年从外面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看到餐厅里的局势,他脸色微变,什么话都没说,先快步跑到于知秋近前,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于知秋脸色数变。

    过了大约半分钟左右,他猛地放下了手,环视众人,低沉着声音,道:“把家伙都收起来。”

    “生哥,我们剁了他。”

    “宰了这两人。”

    “生哥······”这里面,要数于家宴对傅余年最痛恨,眼见这么好的机会不动手,他急的瞳孔都有些红了,“生哥,让我剁了他。”

    于知秋恶狠狠的道:“你没听到我的话吗?”

    当啷!

    于知秋的话十分有威严,许多人也畏惧他那一股威严的气势,很快,许多人都把高举的钢刀收了起来,重新放在了餐桌底下。

    于家宴暗暗咬了咬牙,他五指并刀,做了一个划过脖子的动作,而后恶狠狠地指了指傅余年,但终究没敢发作。

    他虽然是社团第一红棍,但毕竟不是当大哥的,就算他心里七个不忿,八个不满,还是要遵从于知秋的命令。

    于家宴坐了下来,一双眼睛染上了一层血红,死死的盯着傅余年两人。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十分贵气的中年人走进了饭店,周围都是黑衣墨镜的保镖,气势森然。

    带头的一人抬头瞧见二楼这边的人,忽然眼前一亮,笑呵呵的走了过来,“陈少,你怎么在这里?”

    傅余年皱了皱眉。

    那中年人自来熟,哈哈一笑,特别和气,“江南市副市长,方子良。”

    傅余年一听这个名字,心里就有数了。

    李大疆落马,这个位置必然就空了出来,房雄关一个内举不避亲,几句话的事情,又一个姓房的轻松上位。

    傅余年也是顺杆往上爬,“恭喜房叔。”

    “说起来,你和小房关系很不错啊,那小子好几次在我面前说到你,还要我多关照你。怎了,这些人是做什么的?”房子良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傅余年虽然不知道方子良怎么会带着官场的朋友突然出现在这儿,但他知道,行房的一定是站在他这边的。

    本来傅余年打算趁乱控制于知秋,然后带人离开的,没想到方子良突然出现,帮她解了眼前的困局。

    傅余年瞥了一眼于知秋,笑了笑,道:“我的几个朋友在于老大那边喝醉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我过来接他们回去。”

    方子良看向他身后一个中年人。

    那人傅余年也认得,正是城南地中海的蒲所长。

    蒲所长眯了眯眼,“于知秋,真是这样?”

    于知秋是个老江湖,就算私底下如何霸道,但从不敢在这些官面人物前尥蹶子,民不与官斗,这是共识。

    蒲所长见风使舵,知道房子良是罩着傅余年的,心里有了底气,而且好不容易有了在副市长面前表现的机会,岂能放过,他眼神有点凌厉了起来,“于知秋,是这样吗?”

    于知秋是绝对不敢在这些人面前耍横的,于是笑呵呵的道:“没事的,只是喝醉了,我这就叫人把他们送回去。”

    “现在就打吧。”

    于知秋只要咬着牙,打电话吩咐手下,把那几个兄弟放了。

    房子良笑了笑,“我们今天要在泽水园饭店开个碰头会,没什么事的话就回去吧。等到了市里,咱们再好好聊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