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50章 过去
    张经邦点点头,“嗯嗯,黄霸天已经成了过去式,我想和这些经理建立一个长期合作的关系。”

    “那你打算怎么办?”傅余年随口问道。

    “按照他们公司的实力,还有长短期的需求来敲定价格,长期的可以适当给于优惠。”张经邦一本正经的说道。

    傅余年笑了笑,道:“要论商业头脑,我不如你,可要论小聪明,我比你强太多了。”

    张经邦当然也不是死脑袋,听出来傅余年这话里面的意思,于是凑上前问道:“生哥,那你说说。”

    “大家坐在一起喝酒吃饭,价格透明,的确很和谐,可你现在就是一只貔貅,他们都指望看你的脸色吃饭呢,难道你就不想做点什么?再说了,要是让这些经理联合起来压低价格,到时候你怎么办?”傅余年也是饶有兴趣的问道。

    傅余年也不绕弯子,“吃饭的时候把他们一个一个约出来,单独告诉他们,蛋糕就那么大,想要多拿一点,要么价格高一点,要么就要有所表示。总而言之,就是内部分化这些经理,让他们相互猜忌,互不信任,这样你就能压得住这些人。”

    张经邦是个生意人,更是八面玲珑的心思,傅余年这么一说,他顿时就明白了,站起身,道:“生哥,我知道了。”

    要比商业天赋,傅余年或许比不上他,可要论对人性的了解和利用,傅余年高出他太多了。

    忙了好多天,此时也有了空闲,他也坐下来,倒了一杯红酒,一个人慢慢喝起来,他觉得社会这个大课堂里边的东西,要比课堂上的精彩许多。

    学校里教的东西,永远高大上,最后教出来的人不是书呆子就是理想主义者,而社会不一样,社会上的学习都是从苦难开始,更加接近真实的生活和人性。

    就在这个时候,砂石厂周围出现了一百多人,这些人手里拎着各种制式武器,从钢管到砍刀,从木棍到镐把,各种类型什么都有。

    唐撼山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是来捣乱的,不由的大怒,不一会儿便召集了七八十人,两帮人马开始对峙。

    带头的人悍然就是于知秋。

    于知秋腰腹挺拔,双臂抱在胸前,目光始终冷冷地盯着唐撼山,两人眼神中都是满满的杀意。

    现在整个江南市有点消息渠道的人都知道,城南新贵傅余年和于家兄弟不和,也知道迟早会有一战。

    “唐撼山,你不够资格,把傅余年那个小比崽子叫出来。”于知秋挥了挥手,态度十分的霸道。

    唐撼山眼神冰冷,握紧了手里的大砍刀,“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想见我们生哥。”

    “呵呵,他不会是怕的尿裤子了,不敢出来了吧?”于知秋仗着自己人多,有点肆无忌惮。

    傅余年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慢慢从办公室走了出来,“于老哥,好久不见啊。”

    于知秋瞅了一眼傅余年,大声道:“小比崽子,你胆子很大啊,为什么不给我们的工地供应砂石?”

    傅余年摆了摆手,呵呵一笑,说:“我不想做你们的生意,难道你能吃了我?”

    于家兄弟有一部分产业也在地产商,现在开工建设,正是急用砂土的时候,却突然遭到断供,工程进度每耽搁一天,损失的可不仅仅是金钱,还有在江南市的信誉和威望。

    这也是于知秋急不可耐的原因。

    于知秋说道:“我们之间,是该有个了断了。”

    傅余年眯着眼睛:“你想怎么个了断法?”

    于知秋捏了捏拳头,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在他身后,站着八个人,这八人看脸色气势,就知道是修行武道的人,而且实力还不错。

    他露出一丝的冷笑,“单挑!”

    “单挑?!”

    于知秋傲然指了指身边的八人,说:“我手底下有八个不成才的兄弟,你也找出八个人,咱们双方一对一单挑。”

    唐撼山跨前一步,想要提醒一下傅余年。

    谁都知道,于知秋身后的这八个人,师从于江山老先生,都有很高的武道实力,要论单打独斗,在江南市很少有人是他们的对手。

    傅余年眼神制止了他,胸有成竹,大声的道:“赌注呢?”

    于知秋的办法,正好是傅余年和方知有谋划的釜底抽薪那一步棋的重要一步。

    傅余年心里窃喜,不过脸上却依旧平静。

    最后,于知秋说:“为了公平起见,地点你选择。不过不要耍什么阴谋手段,想要在我眼皮子底下阴我,那不可能。

    “地点就定在城北那一片废弃庄园吧,那是个埋人的好地方。”傅余年点了点头。

    ?“你倒是会给自己选福地。”

    于知秋转过头去,带着众人哗啦啦往外走,走了几步,于知秋忽然回头,说道:“对了,方知有那个叛徒呢?”

    傅余年笑了笑,看来于家对方知有的怨念还很深啊,道:“他不在这儿。”

    “哈哈,不会是害怕的提前跑腿了吧?不管怎么样,到时候把方知有带上,老子要亲手宰了这个四姓家奴。”于知秋说完,大步流星的走了。

    唐撼山走了过来,“生哥,要论混战,咱们一点都不虚,可要单打独斗,咱们兄弟们虽然不怕死,但不占优势啊。”

    傅余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放心,我心里有数。老方传来消息了,到时候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唐撼山心里清楚,方知有这几天不在砂石厂也不在城南,肯定是忙一件大事去了。

    傅余年没有明说,他也不再追问,自从跟了后者之后,对傅余年的头脑那是心悦诚服,只要他说出来的话,就一定能实现。

    “老唐,你去通知八斗,小徐,让他们早点准备。”傅余年笑了笑,吩咐道。

    唐撼山皱了皱眉,“生哥,虽说决斗地点是咱们挑选的,可是于知秋也是个老江湖,他一定会派人再三确定没有埋伏的。”

    傅余年望着远方,于知秋一伙人消失的地方,“他们两人是侦查反侦察的高手,一定有办法的。”

    “我这就去办。”唐撼山点点头。

    与此同时,于知秋也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这一场决斗。

    于知秋挑选参加决斗的八个人,分别是:于家宴、于仁、于义、于礼、于智、于信、于孝、于悌八个人。

    于知秋豪言壮语,大声的说:“这一次决战,一定要把傅余年这边打一个落花流水,你们都给我记住了,有机会下重手死手,那就咬了对方的命。赢了,我给你们每人赏一间酒吧,赚的钱都是你们的,我一分不要。”

    “老大啊,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要论单打独斗,我看那群小杂碎没有一个是咱们兄弟的对手。”

    “是啊,老大啊,你就吃好喝好,到时候好好欣赏一下,我们是怎么虐菜的。”

    “于哥,你放心,我们一定全力以赴。”

    这场决斗的消息传了出去,许多的大佬也在私底下议论纷纷,在社团中讨论的沸沸扬扬的,很多人都一边倒,站在了于知秋这边。

    许多人都认为傅余年有点骄傲自大了,以己之短攻敌方所长,简直就是作死,原本看好他的人也都纷纷倒戈了。

    就连庐砚秋和张至诚,也打来电话问询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能这么轻率的就答应决斗呢?

    这不明显是中了于知秋这个老狐狸设计好的圈套了嘛。

    还有很多人,认为傅余年崛起的太快,过于自负,觉得这个年轻人膨胀了,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很多人,都等着看傅余年的笑话呢。

    无论怎么样,这一场决斗未战先热,在这个江南市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三天之期转眼就到。

    这天下午,傅余年把庐大观叫了过来,直截了当的说道:“我准备带你去决斗,你害怕吗?”

    “三岁的时候,我已经把害怕当成了手纸丢到了厕所里面。”庐大观撇了撇嘴。

    傅余年带着唐撼山、庐大观、闻人狗剩、谢八斗、徐丘壑以及方知有,七人来到了废弃庄园。

    与此同时,于知秋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双腿交叠,占据庄园另一边,眼含杀意的望着这边。

    两方人马的中间,便是一个足球场一样大的庭院,长满了绿油油的小草。

    整个废弃庄园没有任何闲散人员进来,消息也不会泄露出去,台面上的虽然得到消息,但是并没有赶来。

    对于他们来说,这些社会小垃圾多死几个才算好,而且这样的打斗,能把影响降低到最小,他们心里感激还来不及呢,肯定不会没事找事跑来瞎搀和。

    于知秋身后,八个弟子一字排开,双手背后,气势很强大。

    双方冷冷的对峙着,于知秋忽然哈哈一笑,点上一支烟,吐出来一个大大的烟圈,“哈哈,傅余年,你瞧瞧,你连八个人都凑不够,还凭什么和老子单挑,你带个小娘们算怎么回事?”

    “我一个挑翻三个。”傅余年嘿嘿一笑,冲着于知秋竖起了中指。

    于知秋猛地一拍椅子,突然说道:“于智,去,挑了对面的杂碎!”

    叫于智的年轻人一抬头,走到了于知秋身侧,他手里攥着一把军刺,在残阳血色下十分的刺眼,一看就知道是个凶人。

    傅余年翘起嘴角,“谢八斗,去,把他给我砸碎了。”

    谢八斗手里握着一把短刀,步伐沉稳缓慢,走到了庭院的边上。

    于智没有走下来,依旧站在于知秋的身侧,握紧了军刺,“小子,报上名来,我不杀无名之辈。”

    “妈卖批。”谢八斗做出一个格斗的姿势。

    傅余年胸有成竹,看向了方知有,后者投过来视线,两人四目相对。

    方知有点了点头。

    “生哥,你说开场第一战,谁的胜算更大一些······”唐撼山,狗剩几个人不约而同的问道。

    唯有傅余年,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顿生,站在身侧的于智,并没有走下来,而是军刺前刺,直接从于知秋的后心刺入,穿透脏腑,破体而出。

    于知秋脸上的冷笑停滞,一个大大的烟圈还没有来得及从嘴巴里吐出来,他低下了头,两眼如牛眼,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他·妈的······”于知秋撕心裂肺的叫出了一声,双眼血红,踉踉跄跄的站起身,伸手就要打向于智的脑门。

    于智双手一拧刀柄,军刺在伤口处转了一个圈,然后猛地抽了出来,呼啦一身,带起一阵血肉翻飞。

    于知秋身上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了一样,木头一样坐在了椅子上,浑身颤抖,双手颤颤巍巍的想要捂住前后的窟窿,却发现已经无济于事了。

    他左手捂住前面,右手捂左面,满脸的难以置信和杀人的愤怒。

    方知有倒是憨厚一笑,“生哥,我在他身上花了八十七万。”

    于家宴尖叫了一声,瞧了一眼于知秋的伤口,顿时跳了起来,“狗东西,我他·妈的宰了你······”

    于知秋已经奄奄一息,“家宴,替我大卸八块了他。”

    于家宴点点头,挑起一把开山刀,刀尖凌厉,刺向于智的胸膛。

    噗!

    刀尖入肉的沉闷声。

    于家宴出手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缓慢的扭过头,看向了身后,眼睛睁的大大的,然后伸手摸了摸流出来的鲜血。

    于义有点轻浮的吹了口气,“对不起,家宴。”

    方知有呵呵一笑,“生哥,我在他身上花了六十万。”

    快要咽气的于知秋听到了动静,转过头去,只见于家宴背后插着一柄短刀,刀身没入身体,只剩下刀柄突兀的露在外面。

    于知秋双脚一蹬,浑身颤抖,从椅子上滚落了下去。

    其余的那些人一阵混乱,首先跳出来的是于仁,他就算是再迟钝,也知道内部出了叛徒,被人收买了。

    于仁为保证自己的安全,首先回头,死死盯着后面的众人,张开大嘴,红着眼睛怒道:“还有谁也被收买了?”

    后面众人齐齐摇头。

    于仁自以为解决了后顾之忧,先长出一口气,大怒道:“于义,于智,你们两个狗东西,今天我就宰······”

    咔咔!

    于仁身体打了个摆子,但是没有倒下去,他回过头,于孝于悌两人的开山刀,一刀劈在他的后腰,一刀劈在右边肩膀处。

    于仁的表情特别夸张,惊愕之意,无法言说,只是趴在地上颤抖,哆嗦着左手伸手指了指两人,“你们啊······”

    方知有嘿嘿一笑,“生哥,我在这两人身上花了两百万。”

    那边还剩下于礼、于信两个人。

    于礼浑身如筛糠,已经完全没有了战斗的心思,转身刚要跑,就被于孝于悌砍倒了。

    于信浑身颤抖,双手抱头,趴在了地上,“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可都是一起跟着于老先生学武的兄弟啊······”

    方知有拍了拍手,“这样看来,于孝于悌两人的性价比最高。”

    倒在血泊里面的于知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双手拄着刀站了起来,他浑身浴血,一步一步的跨过庭院,眼神之中的恨意像燃烧的火焰一样,不断的升腾,朝着傅余年这边走来,“傅余年,下来决斗,老子要亲手宰了你。”

    傅余年眯起眼睛。

    这边除了庐大观之外,其他六个人奔向庭院,六把刀,齐齐的刺入于知秋的胸膛之中,抽刀,于知秋扑通一声倒地。

    六人奔向另一边,将于家宴、于仁、于礼以及于信四人来一个快刀斩乱麻,不到二十秒就就解决了。

    对面还站着于仁、于智以及于孝于悌四人。

    四人手里提着刀,有些呆呆的望着傅余年这边,他们心里清楚,此时他们的命,全都握在了傅余年手中。

    四个人砸了咂嘴,但没一个人敢首先开口。

    废弃庄园,陷入一片死一样的安静。

    甚至连地方眨眼的声音都能听见。

    此时,庐大观忽然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呕吐了起来,她忍不住的,胃里一阵痉挛,大概不是因为生死和血肉,而是因为人性深处的肮脏和龌龊。

    这个时候,于义先崩溃了,双膝扑通跪了下来,涕泗横流,道:“生哥,求你,饶了我,剩下的一半钱我不要了,放了走就行了。”

    于信,于孝于悌三人像一截木头一样,不过却微微的握紧了刀柄,准备随时拼命或者跑路。

    傅余年也在天人交战。

    他三天之前就吩咐谢八斗和徐丘壑两人,在附近埋伏好人手,现在只要他振臂一回,埋伏的人立马就可以蹿出来。

    到时候就算这四人有飞天遁地的本事,也得乖乖的趴在地上求饶。

    这时候,从刚才的一幕中回过神来的庐大观泪眼朦胧,走上前双手握紧了傅余年的右手,小嘴张开,往他的手心吹了一口热气。

    她抬起头,擦干了眼泪,怯生生的问道:“凉生,你信命吗?”

    “不信!”

    “我记得死去的父亲说过,做人,要怀七分恶意为生存,两分善意留子孙,剩下的一分正义,就当是人在世间走一遭,给自己的内心一个交代。”

    傅余年微微一笑,伸出右手食指,勾了一下庐砍王晶莹的鼻翼。

    他转过头,示意谢八斗和徐丘壑,把人撤了。

    同时,傅余年望向那边,“四位兄弟,我说话算数,剩下的钱会转入你们的账户。以后不该说什么,不该做什么,我想你们心里有个数。”

    “谢谢。”

    “谢谢,生哥。”

    “我们老了,该回去养老了。”

    四个人如蒙大赦,听到傅余年发话的那一刻,于义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掏空,直接趴在了地上,大脸贴地面,苦笑苦笑,笑出了眼泪。

    于知秋倒在了废弃庄园。

    一夜之间,唐撼山率人团灭于清廉,后者旗下的所有酒吧产业,全部落入傅余年的掌控之中。

    有了于家的大批资金和产业,贵妃酒吧自然要重新开张,那些昨晚被吓跑的酒吧员工想要重新返工,却被唐撼山毫不留情的辞掉了。

    傅余年到了酒吧,见人来人往十分热闹,问唐撼山为什么不要这些老员工。

    “生哥,你是帝王之才,观瞻的是大局,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你可能不太上心。”唐撼山笑呵呵的,指挥着众人做事。

    傅余年也听的有意思,笑呵呵的道:“那你倒是说说是个什么道理?”

    唐撼山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分别倒上两杯红酒,递给了傅余年,端起杯子,正色说道:“生哥,你也知道,像咱们混社团的经营酒吧,那更像是一个相互依存的大家庭,而不是上下级的企业管理,所以更要求员工的忠诚度。要是这些人遇到风险就跑,抛弃酒吧不管不顾,没事了又回来,反正我是看不起这种人的。所以,我也不会再用这种人。”

    傅余年觉得这种想法倒是新鲜,不过仔细斟酌,唐撼山说的话也有他的一番道理。

    ?他琢磨了片刻,说道:“于家旗下的这些场子,涉及社团的,我全部交给你打理,有关于商业的,让张经邦帮忙。”

    “生哥?”

    唐撼山吸了一口凉气,“于家的这些场子,加起来不下二十家,六千多万的产业啊。”

    傅余年拍了拍唐撼山的肩膀,“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

    ?“谢谢生哥,不过我只能暂时当这个家,以后社团招揽的人才多了,我就解脱了。”唐撼山心里一阵激动,同时也感激傅余年的信任和赏识。

    唐撼山做事沉稳,风格硬朗,而且大局观也很不错,把这些新打下来的场子交给他,傅余年很放心。

    傅余年在酒吧中走了一圈,道:“老高呢?”

    “老高正在商议创建社团的事情。”唐撼山有些兴奋的搓搓手,虽然以前他带领的人也叫社团,但连一个具体的名字都没有。

    但是这一次,大家商议确定是要成立一个登记明确,制度成熟的正规社团了。

    傅余年点了点头,“生哥,好好干,可别让兄弟们饿肚子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