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创造一个大帝国 第251 闻言
    ,!

    唐撼山闻言长长松口气,脸上的神情也是一下子轻松下来,“生哥,说实话,我也就是代理一阵子,等社团完全成型之后,还需要专业的人员打理。我还是愿意跟在你身边,征战四方。”

    唐撼山看到了傅余年的能力和眼光,真心的愿意跟随在他身边,创建一番事业。

    “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傅余年舒展了一下筋骨。

    下午的时候,傅余年回到庐家。

    他见庐大观背着手,背靠墙,微微低头,目光注视着手里的杂志,似乎有些失落,看来还是昨天的事情对她的冲击太大了。

    傅余年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怎么了?生病了?!”

    “没事。”庐大观脸色有些苍白,情绪不是怎么高,断断续续的道:“凉生,我发现在利益面前,道德脆弱地就像三伏的冰淇淋,不光化了,还黏糊糊的粘一手流一地,恶心。”

    傅余年叹了口气,温柔的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我们不要这样好不好?”庐大观放下了手里的杂志。

    傅余年微微一笑,“好啊。”

    不知道她从哪儿找了几本博物杂志,还说这杂志好看,忽然庐大观叫了起来,“啊!这里有虫子!!!”

    “哈哈哈,这种杂志肯定有虫子嘛。”

    “可是我想看。”庐大观嘟了嘟嘴。

    “有透明胶带吗?”傅余年忽然笑嘻嘻的问道。

    庐大观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有啊?!”

    傅余年认真滴把有虫子的内容一页一页粘了起来,确认虫子都被粘住了,然后把杂志交到庐大观手上,“我把虫子封印起来了,你继续看吧。”

    阳光照在傅余年的侧脸上,庐大观心里一阵悸动。

    她的心被触动了,觉得自己柔弱无力,四处飘零,好像一根鸟羽,在狂风暴雨之中打转,她突然深呼吸然后噗噗噗的向傅余年的嘴里吹气!

    当天晚上,贵妃酒吧。

    胖子一脚踹开了门,手里提着一大袋子酱肘子,脸上笑哈哈的,“天空一声巨响,老子闪亮登场。”

    众人站起来,分别给了王胖子一下。

    胖子伤好出院,这对众人来说,是一个大好的消息。

    既然决定要创建一个社团,那就必须要有一个响亮的名字。

    晚上的时候,傅余年和唐撼山,高良谋以及王胖子等人聚在一起,思索着这件事情。

    “生哥,我觉得咱们就应该起一个霸气响亮的名字,最好是敌人一听,就能吓尿的那种。”王胖子满面红光,笑呵呵的说道。

    高良谋则认为还是应该低调一些,毕竟他们现在只是江南市地下大佬,和那些百年老牌社团,财阀豪门是没法比的。

    ?傅余年思前想后,琢磨了半天,给社团起了个名字,天启。

    从社团名字可见,傅余年之远见雄心。

    何为天启,便是秉承天启之意,创造一个新纪元。

    傅余年说出这两个字,高良谋顿时眼前一亮。

    “嘿嘿,这个名字好,生哥,顺口又霸气。”王胖子喜怒形于色,呆萌的脸上满是高兴神色,拍了拍手,“以后我们就开启一个天启元年,创造一个属于我们的时代。”

    唐撼山白了王胖子一眼,“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文化人。”

    ?“生哥,我说的不对吗?”王胖子呆呆地看着傅余年。

    傅余年打了一个响指,“就是这个意思。”

    王胖子嘿嘿一笑,回头白了唐撼山一眼,摇了摇头,有些心灾乐祸的道:“我说吧,没文化,真可怕。”

    傅余年说道:“那好,名字取了,那就说说社团的问题吧。”

    “嘿嘿,生哥,兄弟们早就等着这一天了。”王胖子无所顾忌,说起话来最为随意。

    高良谋也开腔,示意大家坐下,沉声道:“这一次把大家聚在一起,就要为以后的天启社团发展,立规矩,奠基础。”

    唐撼山大声说:“生哥,我们现在成了江南省底下地下大佬,把什么作为社团的收入?”

    王胖子哈哈一笑说:“生哥,咱们就打劫呗,无本的买卖,赚钱也来得快。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裤子脱下来,多爽啊。”

    歪嘴嘿嘿一笑,“我同意。”

    高良谋横了他们一眼:“你们,就这点出息?!”

    “那咱们喝西北风啊,光是靠镇守场子,一个月收入就算有几百万,也会被败光的。”王胖子也附和道:“就是啊!”

    傅余年打断二人,说道:“每一个社团,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今天把大家聚在一起,就是要找出一种适合我们的社团壮大的发展方式。”

    王胖子一缩脖,站起身大声说:“生哥说的就是我刚才想要说的,我没有意见,坚决支持生哥的决定!”

    唐撼山打断王胖子的废话:“生哥,咱们也可以继续占领地盘,不断扩张,以战养战,不断壮大!”

    他的一句话把大家说醒来,也说到点子上。

    过了一会,高良谋对大家说:“我们的天启社团一旦成立,不会只是在江南省,肯定是要向外扩张的,所以,我们还是要做好准备。”

    “嘿嘿!”

    唐撼山笑道:“华夏帝国,西北五省,要数稷下省为龙头,要是我们能够扩张到那边,站稳脚更,前途一定很大。”

    傅余年看了看大家,问高良谋:“老高,我们占据的那些于家的产业,情况现在怎么样?”

    高良谋想了一下说:“生哥,于家的产业虽然多,但利润一般。表面看起来价值超过五六千万,但真正属于自己的财产并不多,要想长远支撑一个社团的发展和扩张,有点杯水车薪的意思。就算经邦兄弟接手经营,也需要一段时间扭转盈亏,才能赚钱。”

    傅余年摇摇头,这点地盘和钱财对于一个刚刚创建的社团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远远不够,考虑了一下,说道:“看来我们是该向稷下省渗透了。”

    傅余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所有人都心里清楚。

    谢八斗眼睛寒光一闪道:“生哥,你放心,我们兄弟就是干这个的,老本行了。”

    徐丘壑也点了点头。

    大家见傅余年做了决定,心理上虽有些惧怕,但是只要生哥说能做的事,从来没有不成功的。

    傅余年的威信早以在大家心里扎根。

    他们本来就是年轻人,也都向往做出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傅余年这么说,他们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傅余年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然后转头对高良谋说:“老高,你说说天启社团的制度吧。”

    高良谋向傅余年一点头,站起来大声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我们现在已经成立社团,就应该有个完整的体系和制度。在制度方面我就不多说了,这里有我列出来的必须要遵守的规矩,一会大家拿去看看。我说说社团里的体系吧!”

    所有人面色一正。

    高良谋喘口气,看看众人,见大家都认真听着,微微一笑道:“我们的社团的名字就定为天启社,正式的战斗堂口,分别是:天行堂、地坤堂、纵横以及八方四个堂口。还有两个非战斗堂口,草鞋堂以及执法堂。”

    “另外还有两个机构,分别是黑袍堂和白袍堂。上面刚才说的几个堂口的意思我想大家都明白,我解释一下黑袍堂和白袍堂。生哥为了能让我们获得更多情报,也是为了情报系统化,特意成立这个机构。”

    “黑袍白袍的工作范围是不择手段的调查一切对社团有用的情报,以后它就是我们天启社团的眼睛!这么说我想大家心里都清楚了吧!”

    高良谋说完,坐了下来。

    傅余年说道:“我来说一遍大家的职位吧。现在只是暂时的,以后会有变动。唐撼山为天行堂堂主,王胖子为地坤堂堂主,方知有为纵横堂堂主,庐大观为八方堂堂主。草鞋堂当属房漫道兄弟,至于执法堂,我先暂任,以后找到了合适的人选,我会让贤。”

    “白袍谢八斗,黑袍徐丘壑。”

    “大家都明白了吗?”

    众人一脸兴奋,齐声说:“明白了!生哥!”

    傅余年站起来说:“老高那儿有各自堂口人员的名单,大家一人拿一张,至于副堂主的人选,自己选定,一要忠于社团,二要心思机敏。”

    “知道了,生哥!”众人说道。

    他继续道:“小房,你的堂口就是专门挑选交际人才,笼络台面上的那些人物,编织一个巨大的人际网络。这个网络应该是上有权贵富豪,下有三教九流。这个工作看似简单,吃吃喝喝,但也责任重大,你要多费心。”

    房漫道笑呵呵的,“生哥,你放心,我的目标,就是让有用的人,都能成为你可以用的人。”

    傅余年点了点头,“经邦,以后所有兄弟,都要靠你吃饭,可不能让社团破产了,你要做好这个大管家。”

    “我知道了,生哥。”张经邦老脸一红,暗暗在心里告诫自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也不能辜负了傅余年的信任。

    事后,傅余年见闻人狗剩情绪不是太高,道:“是不是觉得自己是个副堂主,有点不高兴?”

    “生哥,我本来就是条蚯蚓,是庐老大和你的提携,我才能变成个人,心里感激还来不及呢。”狗剩笑了笑。

    闻人狗剩,跟着庐大观,找到了战斗的热血。

    跟着傅余年,找回了兄弟和尊严,感受到了家庭一样的温暖。

    傅余年拍了拍他的肩膀,“庐大观终究是名门闺秀,以后肯定是要以学业为重的,八方堂的事务,你要多操心。”

    狗剩握紧了拳头,很不争气的眼泪就下来了。

    傅余年笑了笑,“男人就算要哭,也要背过身去。”

    闻人狗剩,从小就是孤儿,几乎没有感受过什么叫做家庭一般的温暖,刚才傅余年的一番话,说者无心,却恰趋中狗剩的心底柔软处。

    为了社团,为了这个大家庭,忍辱负重,万事皆可做。

    狗剩长舒了一口气。

    傅余年笑哈哈的,注意到了上官狗剩的神色,于是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作为男人,就算要哭泣,也要转过身去。”

    狗剩哭着笑了,望着傅余年的背影,咬着牙道:“生哥,狗剩以后,唯你鞍前马后。”

    天启社团现在才刚成立,人才严重不足,尤其各堂口之间除了堂主之外,没有人能扛得住大旗。

    而且在社团产业的管理的人才上,已经是捉襟见肘,只有张经邦一个人,而且还是个门外汉,确实也有些忙不过来。

    傅余年叹口气,这几天已经是好几次感觉社团缺少人才,不只是理财管理的缺,而且还缺少领导型的人才。

    傅余年心里决定,社团以后要多招纳贤良,网罗人才。

    下午放学的时候,傅余年道:“胖子,醒醒,跟我去接一个人。”

    王胖子谁的迷迷糊糊的,口水都沾到书本上了,“生哥,你还有几天时间就考试了,别浪了,好好复习。”

    啪!

    傅余年在他脖子上拍了一巴掌,“起来了,去接李三钱。”

    “就是那个能和你尬聊一晚上的李三钱啊?”胖子站起身,揉了揉呆萌的大脸,慢慢的清醒过来。

    傅余年点点头,“对,就是那个。”

    天气社团现在是创设初期,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上一次见面,他就知道这个李三钱很有想法,具备谋划的才能。

    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尤其是这种能够运筹帷幄的人才,更是难得。

    王胖子甩了甩脑袋,“生哥,你先去校门口,我去开车。”

    “不用了,咱们走着去吧。”傅余年收拾好了东西。

    “走着去?”

    王胖子眼睛睁的大大的,嘿嘿一笑,“生哥,我知道了,你这是照顾李三钱的面子,说的深奥一点,叫做礼贤下士。”

    傅余年有点好笑,“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两人来到小院子的时候,李三钱夫妇正在院子里吃饭。

    听到明月说:“三钱,我们两个晚饭吃了一百三十二,有点心疼。”

    李三钱听完,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明月的脸颊,温柔的说道:“没事,相当于咱们中午吃了六十六,晚上吃了六十六。”

    “这样就好受多了。”明月只是笑盈盈的,仿佛冬天正午的阳光,让日子变成暖暖的时光。

    她夹了一块肉放到李三钱的碗里面。

    李三钱吃完,笑呵呵的,“六六大顺,这不客人上门了。”

    傅余年才过去了两人打招呼。

    等两人吃完了饭,李三钱收拾好了厨房,服侍明月休息之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李三钱端着两杯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笑呵呵的走出屋子,“生哥,小胖子,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什么的。”傅余年坐了下来。

    李三钱这个时候,才算是先下下来,娓娓的道:我记得四年前的时候,我真是个穷透的大学狗,可偏偏在那个时候和明月爱得死去活来。

    一天晚上我俩看完电影回学校,晚上九点了还没吃饭。

    我俩身上只剩下没多少钱了,只能在学校后门一家小摊上吃蛋炒饭。

    两人,两小份,我心里十分难过,因为我知道明月想吃对面的那家牛蛙,可她丝毫没表现出来,还吃得津津有味。

    我俩正聊着天。

    突然,明月说了一句:我吃了蛋炒饭,还能吃根烤肠吗?

    我说,你先吃,我去买杯酸梅汤。背过身的那瞬间,我他·妈的再也控制不住不争气的眼泪了。

    幸好,经历了这么多风雨,明月还在我身边。

    李三钱说完,脸上洋溢出幸福的光芒。

    傅余年忽然想起大雪夜,和老焉头,小鹿儿三个人抢着吃火锅的情景,感叹了一句,“哭着吃过饭的人是可以好好活下去的。”

    “对啊!”

    傅余年补充了一句,“尤其是你身边还有这么一位漂亮的女士陪着你。”

    李三钱脸上幸福的光芒始终灿烂。

    两个人闲聊了一阵。

    李三钱才胸有成竹,“李家倒台,于家覆灭,唐撼山悍勇,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扫平江南省所有的杂毛小社团。庐氏有和你有渊源,只会合作,不会分裂,现在的天启社团,大概已经是江南省的无冕之王了。”

    “呵呵,什么无冕之王,只不过是身居北方的小乡巴佬而已。”傅余年对这些事情自然了解,只是心中疑惑,李三钱的这些消息是从哪儿来的,他只好点点头。

    “生哥接下来的目标,应该就是稷下身吧?”李三钱饶有兴趣的问道。

    傅余年不置可否。

    李三钱笑道:“生哥,既然你来了,就别多想,我也就是碎嘴子几句,帮你分析分析稷下省的形势。”

    傅余年心中一动,这也就是他来见李三钱的目的,倒要看看这李三钱能有什么过人的见解,他微笑道:“你说。”

    李三钱道:“稷下省作为帝国北方的经济中心,也是交通枢纽,那么各种关系错综复杂,社团势力盘根错节,每走一步,更要小心翼翼。”

    傅余年点了点头,这些信息他自然都知道,于是问道:“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李三钱眯起眼睛,“立足当下,稳定后方。”

    傅余年有些好奇,心中惊讶,微微一笑,道:“为什么这么说?”

    李三钱喝了一口茶,站起身,双目炯炯有神,和之前酒吧的那个服务员完全不同的风采,“天启社团发展过于迅速,根基不稳,虽然有张经邦的天才手段,但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消化。再者说,稷下省的那些老牌社团,自成体系,战斗力十分强悍,以天启现在的战斗力,根本不值一提。”

    “你说的很对。”李三钱说的这些话,每一句都戳中了天启社团的痛点。

    李三钱继续道:“你毕业之后,不会去燕京,而是要去稷下省的大学,我说的对吗?”

    对于李三钱的分析,傅余年很佩服,几乎和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其实这么打算的。”傅余年恭敬的请教道。

    李三钱道:“要知道,稷下省现在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你所带领的天气社团,是一股强大的外力。你想扩张势力,把天启社团带入到帝国北方的中心,这很有想法。”

    “一旦时机把握的好,左右逢源,渔翁得利,要是把握的不好,就会成为稷下省社团一致对付的对象,到时候天启社团就危险了。你也知道,北方人,一向是比较排外的。”

    傅余年深吸一口气,沉默了下去,仔细考虑着李三钱的分析。

    过了半天,他点了点头。

    李三钱低声问道:“傅余年,你的愿望是要北方的霸王,还是梦想成为一方枭雄,甚至有雄心成为帝国的地下皇帝?”

    傅余年身躯不由一震,双手握住李三钱的手臂,低声道:“你以为呢?”

    李三钱微笑道:“都说华夏帝国南方出财阀,北方出枭雄,果然是这样啊。”

    傅余年内心很激动,李三钱的确是个具备大才的人,尤其对形势的把握竟然如此的准确,此人的确是王佐之才。

    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帮助,那对他以后的扩张之路,必然有极大的助益。

    傅余年有些情不自己的握住了李三钱的双手。

    李三钱微笑道:“我们的话说完了,你还想要什么?”

    傅余年真诚道:“你明白的!”

    李三钱笑了笑,问道:“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说说看。”

    “你说。”

    “你扩张社团,是为了钱财、名声、权利、女人还是追求强大的武学力量?”李三钱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眼神中分明有一丝火热。

    傅余年沉默。

    逐渐的,李三钱眼中的那一丝火热消散暗淡下去。

    傅余年沉寂了下来,缓缓的开口,“我不追求无数财富、荣耀名声、无上权利或者成群的女人,甚至对于武道力量,我也可以放弃修行,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要的,是要证明在这个世界活过一次,轰轰烈烈的活过。我追求的,是身边有一群兄弟,能陪着我身骑白马万人中征伐天下,剑锋所指,所向披靡,攻城拔寨,无人能挡。无论我活着或者死了,要让所有人提起我的时候,兄弟们会尊敬想念,敌人们会心惊胆寒。就像那句墓志铭说的,我,长眠于此,过往的行人啊,不要为我哀伤,如果我活着,你们谁也活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